当前位置:

第六百零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王俊伟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低头捧着诺基亚板砖机,双眼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而在他的左右两侧,一字排开文佳斌、刘俊杰、林一鑫和沈聪几位仁兄,也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瓯医规定大一新生不准带电脑,至少在第一个学期严令禁止。虽说这规定对眼视光专业的那群神人根本就是个屁,但像经管系这些在站在瓯医专业鄙视链最下方的学渣,还是没那个胆子向眼视光学院的学霸们看齐。

    电脑没得玩,剩下的就只有手机和MP3。而万幸05年的手机和MP3已经有了一定的数据存储功能,存下一本百来万字的网络小说根本不是问题。于是一时间,各类无脑一**的种猪文在经管系中大行其道,意志力稍差的学生,更是深陷其中、欲罢不能,白天上课看,晚上睡觉看,一天可以少吃两顿,但是精神食粮却绝不能少。

    谢尚书属于秦风班里少数几个还有点克制力的,但最主要是这货最近泡上了班里一个小妞,每天晚上忙着压马路、看电影、谈情说爱,所以生活充实,用不着靠意|**|小黄文来填补内心的空虚,所以对于这些网络小说,谢同学表现出了相当的不屑。

    他坐在长桌的最外面,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距离这节课下课还有3分半钟,等这堂课结束,下午就没课了。

    然后就是星期五,又可以愉快地回家玩耍,顺便——上微博网瞧一瞧秦风被人骂得怎么样了。

    关于秦风在网上挨骂这件事,秦风班里的同学基本上都是知道的,但是出于某种介于嫉妒和摆酷之间的心理,大家平时都装得很无所谓,偶尔有人提起来,话题也会被很快带走。

    男生这边尤其如此。

    谢尚书显然要比半里其他男生心理成熟得早些,他在认清现状,看到秦风背后的巨大能量后,就马上断掉了要和秦风争个长短的心思,转而便想着,该怎么才能跟秦风搞好关系。只可惜秦风这货自打开学起就神龙见首不见尾,隔三差五地请假不说,关键平时还根本就不和他们住在同一幢楼里,连串门的机会都不给一个。

    “唉……”谢尚书轻声一叹。

    就在这时,小教室的后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大概二十五六岁。

    讲台上正打算下课的讲师,看了对方一眼,索性就此打住,问道:“你们找谁?”

    “你好,我们是《东瓯日报》的记者,请问这里是05级经管1班的同学吗?”鲁建波问道。他在螺山镇和大学城的交汇处下了车,便同红燕、阿斌两个人分开办事,他带着诺然过来采访秦风,那两人则去螺山镇政府找秦建业了解情况。

    讲台上的老师没回答,教室里一群学生先抢着说道各种确认,此起彼伏地“是”、“没错”、“对”这样喊着。

    鲁建波笑了笑,然后环视教室,没发现秦风,不由奇怪道:“秦风今天没来上课吗?”

    “大哥,他过来上课才不正常好不好?”王俊伟放下手机,转头对鲁建波道,“他都一个多星期没来了,一直在请假。”

    鲁建波和诺然对望一眼,心有灵犀——导演,这段掐掉。

    “你们过来采访是吧?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下课吧。”上课的讲师不想被记者拖住问东问西,直接闪了人。

    距离下课还有2分钟,半上一群人互相张望,有点拿不准这种情况下,自己到底是该走还是该留。集体陷入迷茫间,赖佳佳起身道:“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可以来问我,我是秦风班里的团支书。”

    谢尚书一听,赶紧也开口道:“我是班长!”

    鲁建波就站在谢尚书身边,听他一喊,忙笑着道:“好好好,那就你们俩,其他同学……呃……你们下课了吧?”

    这话一出口,教室里一阵轰响。

    林一鑫眼睛盯着手机,一边单手收拾书包一边嘟囔:“我还以为又要留下来了……”

    教室里的人分分钟走得一干二净,鲁建波把教室的门一关,拿出一个看起来很专业实则已经不知道落伍多少代的录音器,开始询问道:“秦风在学校里,有什么比较……正面积极的事情可以说一下吗?”

    赖佳佳显得挺为难道:“就是挑好的说对吧?”

    “对。”诺然忍不住笑道。

    赖佳佳装着认真思考的样子想了半天,却最终摇了摇头:“好像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和他接触的机会很少,他平时在学校露面的时间也不多。我听说他午饭都是去瓯大吃的,陪他女朋友……”

    鲁建波听得蛋碎,看得出这个女生应该是说不出什么好话了,转头又问谢尚书:“同学,你觉得呢?”

    “我觉得啊……”谢尚书倒是真的挺认真,缓缓道,“秦风……好像英语挺好的吧,有一次我们上英语课,老师让他念课文,还说他发音很完美,perfect啊!”

    鲁建波递给诺然一个眼神。

    小记者已经飞快地在本子上记下来:“学术研究能力远高于同龄人,能无障碍阅读外国文献。”

    鲁建波瞄了眼,瞬间吃不消道:“太过了,太过了,稍微谦虚点……”

    ……

    同一时刻,秦建业这边刚接完邹雅丽的电话,才返回主席台坐稳,红燕和阿斌就走进了螺山镇的大会议室。

    此时会议室里连领导带临时工,满满七八十号人。

    红燕和阿斌亮出身份,说明了来意,秦建业直接会都不开了。

    红光满面地把两个记者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叫人赶紧泡茶接客。

    双方坐定,秦建业不等红燕开口,自己就先入了戏,感慨万千道:“要说小风这孩子,从小就聪明懂事。退学这件事吧,说起来也不能怪他,主要我……我大哥,他也不懂教育,做人也没什么主意。不过现在说这个没什么意义了,我家小风不是都考上大学了?自学了两年,还比他的那些同学早了一年毕业,高考考得还挺不错的,过了一本线,我记得是580多分吧。

    你们说十八中这么多年,别说是一本,就是二本都没出过几个,好不容易给他们一个苗子,结果还跑了。这事情,说起来也挺有趣是吧,哈哈哈哈……

    哦,对了,你们可别乱写,说这些话都是我讲的,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