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零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鲁建波在教室里问了赖佳佳和谢尚书两个人大概半个小时,结果不但连个毛都没问出来,自己反倒还差点被赖佳佳洗了脑,秦风“逃课超人”的形象简直就要深入人心。爱玩爱看就来 。。至于秦风到底去了哪里,这两位就更是一问三不知。鲁建波无可奈何地放弃了这俩采访对象,一脸蛋疼地走出教学楼,正寻思着是不是要去东门街的烤串店看看情况,报社里梁文金忽然打来电话,说秦风已经去湘城了,让他不用再到处找。

    “湘城?”鲁建波有点混乱,觉得秦风这活动能力也算宇内无敌了,去京城他能理解,毕竟秦朝科技的真正总部就在那边。去杭城他也能理解,毕竟瓯投的总部在那儿。再有哪怕是去沪城,去羊城,总归这些超级大城市,都还存有去谈大项目的可能性。

    但是湘城有什么?

    难不成去参加《快乐大本营》吗?

    鲁建波在肚子里开着地图炮,把人家堂堂一个大省会城市和一档综艺节目对等起来。芒果台的领导如果晓得外地同行对他们都是这种想法,估计也是免不了蛋碎。

    “那我要跟过去吗?”鲁建波第一时间想到了紧急出差。

    “不用了,东瓯电视台的人已经过去了,咱们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梁文金显得很淡定地说道,接着又爆了个新的大料出来,“刚才市委宣传部那边,又下了个紧急红头文件。市里要求,这回要把秦风创业的这件事,当作一个正面典型来宣传。要我们借这次舆论风波,把东瓯市的经济建设成果和素质教育成果,展现给全省、全国来看。你们几个人啊,今天就不用回报社了,把所有能想到的地方,能找到的人,全都给我认真走一走、找一找。今天下班之前,再把所有找到的素材汇总过来。明天早上,这篇特稿就要见报。建波,这回可真的是组织上交给你的任务啊,别的说话就不用我多讲了吧?哈哈。”

    鲁建波被梁文金笑得都快喘不上气了,激动得直浑身哆嗦,攥着拳头回答道:“懂,懂,梁总你放心,这事情我保证办好!”

    内心激动地挂了电话,鲁建波抬手看了眼手表,吩咐诺然道:“你直接去秦风的寝室楼,等他的舍友下课,中午随便找个地方吃一下,就不要回报社了,下午你去秦风家里,采访一下他的爸妈。”

    “那你呢?”诺然问道。

    鲁建波道:“我现在去瓯大,秦风的女朋友还在学校,我去采访她。”

    “交给我吧。”诺然抢着道,“我这边采访完秦风的室友,中午就直接去瓯大吃饭,正好顺路,下午再去市区。”

    “也好。”鲁建波道,“那车子我就开走了,红燕她们那边,你给他们两个打声招呼,让他们下午去十八中采访一下,我现在去东门街,要是下午谁还有空,就抽时间再多去一趟五中。”

    说到这里,鲁建波仔细地回忆了一下,问道:“还有别的什么地方吗?”

    诺然笑道:“你都想不到了,我怎么可能知道。”

    鲁建波微微一笑。

    这话倒没错,要说全市范围内哪个搞新闻的人对秦风最熟悉,估计也就是他了。

    鲁建波交代完事情,就匆匆离开了学校。

    诺然等他一走,整个人就放松下来,报社的任务很紧急是不错,但再紧急,也得先吃饭啊!

    她和鲁建波一样,早上可是空着肚子出来的。

    晃悠去小吃街,用很便宜的价格买了两块分量很足但卖相很差的菜饼,诺然一边吃一边在瓯医学校里逛,逛到半路把大半块吃不下的饼扔进了垃圾桶。看看手表,这离着学校下课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寻思着这么浪费时间,不如先去打听打听苏糖住哪儿,干脆便直接把秦风的室友扔到脑后,心情愉快地奔着瓯大去了。

    她现在特别想看看已经被炒成“东瓯第一美女”的苏糖长什么样子。

    是不是像传说的那样,男人看一眼就会起不良念头。

    ——想来应该不会吧,如果这是这样,秦风早应该死在她肚皮上了啊,怎么还会有心思创业?更别说脑髓都被榨干了,还怎么能写出那三篇论文来?

    炒作!绝对是炒作!

    这两个月来一直没用上微博、没看过苏糖照片的诺然姑娘,坚信一切传说都是扯淡。

    10分钟后来到瓯大音乐学院大门外,诺然随便找了个路人甲一问,对方就很明确地指出了苏糖所住的那幢寝室楼。

    诺然找上门,给宿管阿姨看了记者证,那宿管阿姨操着家乡的口音直嘀咕道:“那个女娃儿啥时都这么出名了撒?连记者都找上门儿咯?”

    她领着诺然,找到了苏糖的寝室门口。

    诺然一路上来,被瓯大学生宿舍的奢侈震得肝都在颤。

    二人间不说,独立卫生间也不说,最可气的是居然还尼玛有空调!

    想想自己当年,6个姑娘挤在一个屋子,到了夏天,公用水房一旦停水,满屋子姑娘只要2天不洗澡,彼时屋子里的味道之独特,完全能让那些在网上求购原味内|裤的死变|态,直接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思思和慧慧的房门开着,屋里头有四五个女孩子,正在叽叽喳喳说着八卦。

    诺然敲了敲门,喊了声“苏糖”,这些女孩子立马全都安静了下来。而宿管阿姨则站在诺然身边,扭着身子冲思思和慧慧她们挤眉弄眼,表情很兴奋地指道:“记者!记者来了!”

    苏糖这会儿正在微博上和秦风私信互动,内容越来越十八禁。正聊得耳根发烫呢,猛听到屋外有人喊,吓得顿时什么想法都没了,心虚地把笔记本一合,然后深呼吸了几下,才红着脸答应道:“来了,谁啊?”

    她走出去,打开门,见到一个陌生的女生站在自己跟前,只是表情看起来,好像有点呆。

    ……

    诺然个子不高,大概157、158左右,放在东瓯市,属于平均水平。

    所以面对最近一不小心又长高了零点几公分的苏糖,需要稍作仰望。

    然后就被惊艳得有点移不开眼睛。

    前些年看某火遍全国的辫子戏,里头两个演格格的主角,全国都说那两位长得漂亮。

    但今天拿苏糖一对比,诺然觉得,那两位确实“漂亮”,而苏糖这一款,应该叫作“美”。

    诺然从上到下,来来回回打量了苏糖好几遍。

    一双长腿又细又长、笔直健美,踩着拖鞋,身高绝无参假。

    腰很细,屁股很翘,咪咪很大……

    各种没有破绽的黄金比例、曲线动人,完美得简直不科学。

    “那个……你找谁?”苏糖被诺然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弱弱地问道。

    诺然回过神来,赶紧掏出记者证,飞快道:“我是《东瓯日报》的记者,你是苏糖同学吧?我能采访你一下吗?”

    “采访我?”苏糖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诺然却已经从苏糖身边挤过去,胳膊还故意在她胸前用力蹭了一下,然后心里奋然高呼:“软的!纯天然的!!居然不是隆的!!!”

    苏糖见对门一群人正看着她,忙又把门带上。

    屋里头正在微博网上苦战新推出的“风暴消消看”的郑洋洋,转头瞥了眼诺然,毫无防备心地说了句:“你好。”

    “你好。”诺然先入为主地看了苏糖,再见到郑洋洋这种标准的7分级别的漂亮妞,就没那么大反应,不过为表对美女的尊敬,还是诚实地奉承了一句,“你们俩住一间,挺合适的……”

    苏糖和郑洋洋这俩货自恋日久,都非常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表扬,像诸如“过奖”这类的标准回复,无论是在心里还是在口头上,全直接省略掉。

    不懂待客之道的两个丫头,也没有要给人家记者同志泡杯茶的意思,而屋里一共就两把椅子,郑洋洋完全不想挪动屁股,苏糖干脆往床沿上一坐,问道:“你要采访我什么?”

    郑洋洋听到“采访”两个字,淡淡然地看了眼诺然,然后继续自己的消消看事业,音响里不断地发出各种合成的机械音,还有个旁白“awesome”、“spectacular”、“amazing”地不停喊着。

    这游戏是秦朝公司半个月前新开发的——因为偷菜游戏的间隙,玩家基本就是在等待,所以公司开发这款游戏的初衷,就是为了尽可能长时间地让用户把时间花在微博网的页面上。属于赤|裸|裸的精神鸦片。而秦风在拍板的时候,还喊了一个口号,叫作“榨干用户的每一秒”,深得公司上上下下的支持和拥护。大家都觉得,老板能这么不把用户的时间当时间,当真是搞IT的天才,这口号喊得太特么英明神武了。

    诺然听得挺好奇,没坐下来,而是走到郑洋洋身后,问道:“这什么游戏?”

    “微博……”郑洋洋头也不回,手速极快地拖着鼠标。

    诺然奇怪道:“微博不是发信息的吗?”

    “网页自带的游戏嘛……你难道没玩过偷菜?”郑洋洋依然目不转睛。

    “听倒是听过,不过实在没时间玩。”诺然笑着回答,然后干脆就顺着这个话题,转头问苏糖道,“秦风是什么时候创办的这家公司啊?我听人说,秦风好像是2年前才从学校退学,当时还摆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路边摊,他开公司的资金是哪里来的?”

    “资金啊……”苏糖头一回听别人问这种问题,认真想了一想,才找到了答案,“有人给他投资啊。”

    话一出口,脑子里顿时跟着闪过一个念头——

    等一下!等一下!

    话说这几个月的有钱人生活都是幻觉吧?

    我家老公的口袋里,原来根本就没几个钱……

    “喂。”诺然伸着指头在苏糖眼前晃了晃,“你在想什么?”

    苏糖没头没脑地来了句:“我以后一定要勤俭持家!”

    什么鬼?这思维要不要这么跳脱?

    诺然一阵无语,但同时心里又平衡了许多。

    老天爷貌似给了苏糖一切,不过还好,好像忘了给她脑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