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零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以苏糖的毫无城府,诺然想从她嘴里套出点故事,简直比吃饭还容易。

    随随便便问几句,都用不着怎么引导,苏糖就把自己和秦风相识相恋的过程,一五一十地全部都说了出来。只是这故事情节听着实在有点曲折离奇,刚一开始说到秦风英雄救美、以一敌三,把她从交通灯三流|氓手里救出来,郑洋洋这边就没办法再继续把游戏玩下去。

    郑洋洋索性搬过椅子,坐在苏糖身边认真听。而诺然原本还是打算用笔记的,可是一瞧苏糖这是打算说一段长篇评书的架势,赶紧又把录音笔拿出来,并且很好奇地问道:“秦风一个打三个?”

    “嗯!”苏糖直接忽略了串串,反正狗狗没人权,“他还被人捅了一刀呢!要不是那天医院的人来得快,就死在那间屋子里了。”

    郑洋洋和诺然很配合地给出了吃惊的表情。

    诺然问道:“所以你这算是……以身相许?”

    “也不是啦。”苏糖露出一脸娇羞道,“反正就是很巧,我和秦风都是单亲家庭,我妈后来没过多久,就和他爸爸结婚了。我们算是重组家庭……”

    诺然眼睛都冒光了。

    这特么要是写成新闻,那报纸不得卖得跟小说一样火啊……

    两边你一问,我一答。

    问到后面,诺然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嘴,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都往外跳。

    诸如同居是从上大学开始,还是大学之后才开始的?一开始在爸妈眼皮子底下偷偷摸摸谈恋爱是不是感觉特别刺激?秦风给你买过最贵的礼物值多少钱啊?

    这些话苏糖憋在肚子里好久了,眼下诺然这么一撩拨,苏糖说起前尘往事,显得格外兴奋。

    “那秦风他每天花这么多时间陪着你,他又是哪来的时间学习和做生意的呢?”诺然扯了半天八卦,终于问了个比较靠谱的问题。

    “其实不耽误的。”苏糖道,“有的时候店里事情不多,他就会在二楼做题,我们两个人一起做题,然后我做完了就让改。”

    “你不是比他还大一届吗?”诺然道,“秦风学习能力有这么强?”

    “他这人很聪明的!”苏糖抢着要给老公正名道,“而且他也很用功啊,每天早上都是6点不到就起床背单词、背古文。那时候我们的店就开在学校后门嘛,然后早上卖早点的高峰期一过,我在学校里面上课,他就在学校外面上课,每天做的题比我做的还多,又不懂的地方,就会专门去请教五中的老师,还找过家教,好像没几个月就把高一高二的东西全都学完了,进度比我们在学校里上课快多了。”

    “这么说来,智商很高啊,而且特别自律对不对?”诺然在本子上记了几个要点。

    苏糖笑逐颜开道:“对,就是特别自律。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特别管得住自己。”

    “那就难怪了……”诺然了然道,“我就说一般的男孩子,有你这么个女朋友,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学习。看样子秦风能有现在的成绩,确实本身就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啊。”

    苏糖听诺然夸秦风,比听别人夸自己还高兴,笑着说道:“所以我说了啊,我们是日久生情,我就是看他特别……特别好,做人又踏实、又上进、又认真,又……”小妮子大概是太多天没跟秦风恩爱过了,说着说着,忽然脸上一红,声音也忽然小了下去:“反正就是不管哪方面,他都特别好……”

    诺然看着苏糖羞涩的神情,竟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聊了大概将近快40分钟,中午的饭点都快过去一半了,诺然才结束了对苏糖的采访。

    虽然还有好多问题没问透,不过对于拿到手的这么多素材,诺然已经非常知足了。

    这玩意儿别说写特稿,拿来当连载小说都够用了。

    至于这其中到底有多少能放到明天的版面上,那就是主编的事情。

    站起来跟苏糖握了握手,诺然走到房门口,忽然又想起秦风室友那边还没搞定,便随便问了句:“你们有秦风寝室的电话号码吗?”

    “我有他室友的手机号码。”郑洋洋说道。

    诺然这下高兴了,连忙问过来,然后再三道谢,才离开了寝室。

    ……

    20分钟后,诺然在瓯医的食堂见到了林手谈和汪大冲。

    然后,就听这俩货说起了对口相声。

    “你问我们秦总啊?秦总还用问?瓯医上上下下,哪个不服?你看,要钱有钱吧?要事业有事业吧?要女朋友……他那个女朋友没得挑吧?虽说没我长得帅,也没我长得高,人也没我聪明,但是我服啊!”汪大冲很激昂。

    林手谈用死鱼眼盯着他道:“妈逼,你到底哪里服了?”

    汪大冲充耳不闻,继续盯着诺然道:“自从遇见了秦总,我才懂得了生命的真谛!”

    林手谈道:“交配吗?”

    “不!”汪大冲道,“是有钱!只要有钱,你就能获得全世界的尊重!记者姐姐,你说我这话有没有道理?”

    “呃……你们还在上学,学生嘛,还是得有点理想……”诺然好想哭。

    汪大冲拍桌道:“我的理想就是有钱啊!我已经决定了,毕业后立马投奔我们秦总!这年头当医生能挣几个钱啊?跟着秦总这样的老板混,人生才有盼头!”

    林手谈道:“煞笔,反正你也不打算当医生了,专业于你如浮云啊,要不今年就不要跟我争奖学金了。”

    汪大冲言简意赅:“滚!”

    林手谈翻白眼道:“你当爹爹考不过你吗,爹爹这是给你一个下台的机会。”

    诺然苦着脸问:“那秦风平时在寝室里,跟你们相处得怎么样?”

    “很不错。”林手谈指了指身边的汪大冲说道,“这个家伙,开学前两个月,差不多每天都在用秦风的笔记本,就差打包邮寄回家了,不过秦风跟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半个字都没抱怨过。秦风确实心胸特别大,不会跟我们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而且我觉得特别难得的是,他做人也很低调。这次网上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他写了三篇论文的消息,还是我们帮他说出来的,他自己压根儿就没跟别的人提起过。

    你想啊,才上大一啊,在国家级的核心期刊上发了三篇论文,还都是第一作者,这种事情,随便换了哪个学校的学生,肯定早就恨不得拿个广播满世界叫唤了。可秦风真是……特别稳,特别沉得住气,就这一点来说,我真的是相当佩服他。要是我的话,要是能在核心期刊上发哪怕一篇,哪怕不是第一作者,我肯定都觉得光荣死了。也就是秦风,能不拿这么大的事情当事情。

    还有开学的时候,我问他家里是干嘛的,他跟我说家里是卖烤串的。一开始还跟我说打算在大学城开烤串的分店呢,结果你看现在,那分店倒还没起来,不声不响,微博倒是先做起来了。所以说吧,甭管到底是谁在背后支持他,我是觉得,秦风能做到这个程度,最关键还是自己的素质够硬。能跟这么个人做室友,我心里其实特别骄傲、自豪。”

    诺然听林手谈说了这么一大通,情绪上稍稍调整回来一点。

    正要接着问点别的,不想汪大冲又开口表了个态:“对,秦总就是这么个胸怀世界的男人,理想特别远大,跟我们这种苟且偷生的完全不一样。”

    “煞笔,苟且偷生是这么用的吗?”林手谈立马鄙视道。

    汪大冲反鄙视道:“老子这是夸张的修辞方法你懂不懂?”

    诺然捂着额头想哭了:“那秦风在学校里,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我们秦总还需要做事情?”汪大冲喊道,“我们秦总躺在寝室里睡觉都是传奇!他需要做什么事情?”

    林手谈忙道:“有的,有的,前些天还赞助我们搞了个瓯医魔兽对战比赛,还有瓯大那边,上个月还弄了一个很大的篮球新生杯活动,弄得很热闹,花了不少钱。这个活动,秦风自己公司里的员工也有参与。”

    诺然忙问:“哪里的公司?”

    “当然就是这里的啊!”汪大冲道,“不然还特地从京城喊人过来忙帮不成?”

    诺然有点不想在瓯医待下去了,这里的学生,精神好像有点不正常……

    向林收摊问了罗进的手机号码,诺然便匆匆离去。

    林手谈看着诺然远去的背影,对汪大冲道:“你刚才演得发力太过,看起来就跟躁狂症似的。”

    汪大冲叹道:“做人不浮夸,就是一坨渣,我这不是为了给记者姐姐留下深刻印象么。”

    林手谈一摊手,“嗯,印象很深刻,她这辈子估计是不会再来了。”

    汪大冲疑问道:“你说我刚才拍的那些马屁,秦总能在报纸上看到吗?”

    林手谈道:“怎么滴?你还真打算毕业后给秦风打工去啊?”

    汪大冲点了点头:“要是工资足够高,完全可以考虑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