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谢依涵正趴在办公室的桌上午休。 .

    自从怀了老王家的种,她就一直挺没力气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孩子遗传了亲爹的懒人基因,反正只要逮到机会,就特别想躺下来睡一觉。不过好在以王安现在的收入情况,再加上她在学校里旱涝保收的工资和奖金,小两口以后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万一以后肚子里这个家伙真的不上进,她和王安还可以考虑再生个二胎。反正现在政策也松了,交个几万块钱的罚款就行。这点小钱,轻松得很。

    陈旧的办公室里没有空调,大冬天的只有两个电烤炉。

    一个就摆在谢依涵的脚边,另一个则放在夏晓琳身旁。

    谢依涵常年只带毕业班的学生。

    而夏晓琳,今年则是终于把自己的学生带到了高三。等再过几个月,这些两年多前刚刚入学时看起来还十分稚嫩的孩子,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

    所以三年等一回,谢依涵也算是十八中里头,一台不大不小的人型计时器。

    夏晓琳对自己的教学成绩还是比较满意的,虽说不能保证这次一定有人可以考上二本,不过具备上二本实力的孩子,在她心里大概也有四五个。

    这个数字,对所有教学力量正常的高中而言,已经可怜得能让校长上吊,但在以“中心区学渣集散中心”闻名全市的十八中,这样的教学成绩,俨然已经可以用成绩斐然四个字来形容。校长不仅不会觉得崩溃,反而还会感到欣慰。而一旦真有学生能考上一本,他甚至能有脸在市教育局的全市中学校长大会上,拍着胸脯说“在这么严苛的教学环境下,我们能克服种种困难,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学生,我感动由衷的自豪和骄傲”。

    只可惜这句话十八中的校长一直从他30岁憋到今年36岁,眼看着和自己同期的教育系统培养对象都升官了,他还是没能把这句话当众说出来。最可惜的是之前原本能有一次机会,但是被周海云那个泼妇给搅黄了。要不是觉得十八中缺了周海云,别的人可能镇不住学校里茫茫多的渣渣,校长同志早就把周海云踢去刷厕所了。但现在,他为了安抚周海云的情绪,反而还不得不让她升上来当个副校长。有时候半夜失眠想起这件事,他都觉得心绞痛。

    而这两年要是再出不了成果,他就只能指望十八中被别的学校吞并了。

    不然这辈子估计都逃不出这个牢笼。

    ……

    趁着午休的这点间隙,夏晓琳抓紧时间,打算把早上刚考完的文学常识综合试卷批改掉。

    她随手抽过放在最上面的试卷,校对着自己昨晚做过的那张卷子上的正确答案,视线左右交替着,红笔在学生的答卷上飞快地圈圈叉叉下来。

    短短十几秒钟,夏晓琳就改完了第一页,把卷子翻了个面,看到后页上头一道题目,她的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

    “《诗经》六艺指的是哪六艺?”

    学生的答案上写道:“《诗》、《书》、《礼》、《易》、《乐》、《春秋》。”

    “唉,搞什么啊,说了几百次风雅颂、赋比兴了……”夏晓琳眉头一皱,觉得这个被她认为是具有考上二本实力的女孩子,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她特地把正确答案写上去,想了想,又补充了一下,“《风》是指《国风》,比如《秦风》……”

    “秦风……”夏晓琳愣住了,她抬头看了眼正一手当枕头,一手贴着小腹的谢依涵。说起来,好像谢依涵是秦风的舅妈吧,听说家庭关系特别复杂。先是秦风的爸娶了谢依涵老公的姐姐,然后她姐姐的女儿又跟秦风成了一对,再然后就是还没订婚之前的她,身为她现在的老公的姐姐的女儿的班主任,和她现在的老公谈起了恋爱。夏晓琳觉得,自己能在百忙之中,把这种足以饶死韩剧编剧的人物家庭关系梳理清楚,也真是挺不容易的。

    而这个人物关系图谱中的秦风,又恰好是她带的学生当中,第一个退学的。

    嗯,很有纪念意义。

    最近几个月一直忙于为学生备战高考的夏晓琳根本没时间上网,所以她完全不晓得,秦风的退学何止是有纪念意义。秦风的存在,对十八中的所有教职员工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意义。

    十八中,冥冥中注定要湮没在中心区的教育史中,连地方年鉴,都耻于收录……

    “铃铃铃……”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让夏晓琳从短暂的走神中惊醒过来。

    夏晓琳生怕吵到谢依涵休息,赶紧起身接起了电话。

    座机那头,传来周海云浑厚雄壮犹如爷们儿的声音,但音量比平时弱了许多:“谢老师在吗?”

    “在。”夏晓琳转头看了眼谢依涵,“不过再睡觉呢。”

    周海云用不容拒绝的口吻道:“让她先起来,到行政楼来一下,有两个记者说要采访她。”

    “记者?”夏晓琳怔了怔,但还是马上答应道,“好。”

    挂了电话,夏晓琳走到谢依涵身边,轻轻在她耳边唤道:“谢老师,谢老师……”

    “嗯?”谢依涵抬起头,睡眼惺忪地看和夏晓琳问道,“怎么了?”

    “周校长找你,说有两个记者要采访你,让你现在就去行政楼。”夏晓琳传达了周海云的话。

    “有记者要采访我?”谢依涵先是一头雾水,但转念一想,却霍然间清醒了过来。

    她身为舞蹈老师,平时本来就课少,所以一闲下来,除了逛街就是上网。

    秦风的微博刚在运营的时候,苏糖就已经加了她的关注。

    对于偷菜游戏,谢依涵的痴迷程度几乎可以和郑洋洋相提并论。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谢依涵对这些天网上关于秦风的事情,可以说从头到尾都了如指掌。而且不仅是她,就连她爸妈,还有王安一家子,也都一直在关注事情的走向。要不是秦建国死活不同意别人打电话去问东问西,秦风的手机肯定早就被她们这些亲戚给打爆了。所以从这点上来讲,谢依涵觉得秦建国有的时候还是挺厉害了,虽说明面上的办事能力的确不行,但骨子里头,却十分明白什么叫大局开玩笑呢,现在几个大家子的富贵都指着秦风一个人,谁还会没事就打个电话过去跟秦风扯闲篇,瞎耽误人家干正事儿的时间。

    谢依涵勐地一个激灵直起了身子。

    夏晓琳被吓了一跳,问道:“谢老师,怎么了啊?”

    “没什么。”谢依涵说着,理了理头发和衣服,问夏晓琳道,“我看起来怎么样?”

    夏晓琳看着谢依涵比去年稍微圆润了一下圈的脸,笑道:“很好呀,还是十八中第一美女。”

    “那是外甥女毕业了。”谢依涵笑着说着,从放资料的柜子上面拿下脸盆和毛巾,快步走进了卫生间。见客之前,先洗把脸还是有必要的。

    ……

    谢依涵往楼下走的时候,周海云正被红燕问地左支右绌、进退失踞。

    她没想到,红燕居然要看当时秦风退学的档案记录。

    周海云一再说没有,可是激动之下喊声稍微有点大,不料居然把王道安那煞笔炸了出来。

    然后完全没搞清情况的王道安,张嘴就给了红燕送了人头:“档案啊?当然有啊!全都在办公室里呢!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没有啊?你们进来,我找个你看!”

    周海云浑身冰冷,她隐隐觉得,自己的政治生涯可能是要到头了

    虽然貌似都没有真正开始过……(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