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周校长,你当初给秦风的这个处分,是不是有点过于草率了?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明明看见你自己就坐在草坪上啊。秦风踩过去就要被处分,你坐在上面就没关系,这不是双重标准么?”

    “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规矩是会变的嘛!”

    谢依涵走到行政楼,刚踏上政教处办公室外的台阶,就听到了里头周海云高声争辩的声音,而离着不远处的地方,则站了好些个学生,探头探脑地朝里面看,也不知周海云到底是在和谁吵架。谢依涵定了定神,走到办公室门边,敲了敲开着的门。今年刚被提拔成政教处主任的曾志文听到动静,忙从里面走出来,见是谢依涵,连忙说道:“谢老师,请进,请进!”

    谢依涵走进政教处,绕过相当于玄关的墙角通道,便见到了红燕和阿斌。

    周海云正站在两个记者身边,面前摆着一个文件夹,面色红滚滚的,显然已经气炸。

    她心里头其实一早就清楚,在这件事情上,她绝对是理亏的。

    但学生处分档案这种东西,如果不来做政教处的工作的话,一般人平时根本看不到,而且就算看到了,也不见得刚好就能翻到秦风这一页。再更加退一步来讲,就算翻到了秦风那一页,谁又会无聊到,非要重新研究一下秦风当时被处分的具体情况,然后再反过头来,找她周海云的麻烦?能这么干的人,除了秦风自己,剩下的就应该是脑子有病的吧?

    周海云原本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但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居然就真的有两个《东瓯日报》的记者,在这种陈年旧案上跟她较上了劲儿。所以不管对方有理没理,已经被压力逼得开始控制不住情绪的周海云,现在就是觉得红燕和阿斌脑子有病!

    身为当事人的周海云很焦躁,红燕和阿斌此时此刻却相当激动。

    市里要求把秦风当作正面典型来宣传,报社这边,自然就该把秦风往高大上、光伟正的方向去写,但问题是,在秦风短暂的18年中,退学这件事,是无论如何都很难写出花来的。毕竟以全社会的主流目光来看,这件事本身就不是非常光彩。

    但是现在呢,秦风的处分档案,却为这个污点,提供了极佳的洗白机会。

    原来秦风不是主动退学的,是在遭受了不公正待遇之后,才选择了离开十八中。

    原来所有的罪过,是在周海云这个滥用职权的老师身上!

    红燕和阿斌都觉得,这回算是挖到猛料了。虽然这条猛料不能原原本本地登在报纸上,以免误伤了东瓯市教育系统内的其他友军,但是把周海云这只隐藏在十八中的害群之马拎出来单独做一下文章,想来问题还是不大的。只要写得隐晦一点,委婉一点,把重点放在秦风并非“因为叛逆而退学”而是“含冤退学”上,那么想来社会的怒火,也就不会撒在教育局那群老爷身上。至于周海云个人的结局,红燕和阿斌是不关心的。有那心思,还不如关心一下这次任务结束之后,自己年底能多拿几块钱奖金。

    “周校长……”谢依涵走到周海云跟前,弱弱地喊了一声。

    以周海云的彪悍,即便是学校的老师,有时候看到她也觉得怕怕的。

    周海云和红燕还在对峙,看都不看谢依涵一眼。

    红燕却转过头来,见谢依涵是个大美人,不由眼睛一亮,露出了微笑:“你是谢老师吧?”

    谢依涵点点头。

    红燕转头吩咐阿斌道:“拍张照。”

    阿斌那叫一个贼,拿起相机,直接对着档案拍了张。

    周海云一瞧情况不对,直接扔了智商,伸手就要去抢阿斌手里的相机,大声咆哮道:“你干嘛?拍什么!我说过让你拍了吗?”

    只可惜阿斌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抬起腿来就往周海云肚子上一蹬,怒目对吼道:“你干嘛?连记者的相机都敢抢?你是校长还是土匪啊?”

    周海云被阿斌踹得往后退了两步。

    王道安忙扶住她。

    可周海云确实是气昏了头,竟做了件绝对无法补救的事情,她反手就抽了王道安一巴掌,吼道:“不用你扶!你个憨逼!”

    这一瞬间,整个政教处办公室都安静了下来。

    愤怒是把刀,专切人脑。

    火辣辣的疼痛感,慢慢从脸颊的末梢神经,传入大脑皮层。

    王道安惊愕地看着周海云,却完全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反应。

    而平日里自诩精通处理紧急事件的曾志文,这会儿也彻底歇菜了。

    这种副校长当着党报记者的面扇老师耳光的事情,他这辈子别说没见过,当真是听都没听过。

    谢依涵下意识地往门外地方向退了几步,生怕几个人混战起来,会伤到她肚子里的孩子。

    一群人发呆了至少有三五秒,在这充斥着尴尬和残念的气氛中,红燕首先回过了神,赶紧往外走去,一边对谢依涵道:“谢老师,咱们到外面说吧。”

    阿斌见状,连忙也跟了上去。

    周海云没有阻拦,她面若死灰地看着红燕和阿斌离去,心中万念俱焚。

    ……

    谢依涵把红燕和阿斌带进了学校的舞蹈房,这里中午时间没人。

    没人打扰,采访进行得很顺利。

    只是谢依涵对秦风的创业经历同样不甚了解,建议两位记者去跟王安打听一下。

    红燕这时就比较无奈了,东门街那边,已经被鲁建波提前承包了。

    不过谢依涵也不是完全什么都没说,至少她给出了三点旁证。

    第一,秦风在店里的时候,确实每天都有很认真地自学,这说明秦风的高考成绩肯定是真的。

    第二,秦风做生意确实很有一套。类似“大胃王”、“学生包月套餐”之类的活动,写在报纸上肯定趣味性十足。

    还有最后一点,就是秦风和苏糖的恋爱过程,谢依涵很详细地跟红燕讲了讲两个孩子的家庭情况,听得红燕都差点以为谢依涵是在讲故事。

    收获如此丰富,即便意外遇上了周海云那出闹剧,红燕和阿斌走出校门时,心情依然相当愉快。

    “这回有的写了。”阿斌站在马路边,观察着来往的出租车。

    红燕微微一笑,掏出手机,先拨了个114——

    “你好,我想查一下,东瓯市第五中学的电话号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