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魏校长的名字很怪,全名叫作魏卫,听起来像个孩子。

    老魏生于50年代末,正是全国上下埋头苦干的黄金年代。家里勉强算是有个当官的,他爸是乡科级干部,在那个元帅、大将都还尚未陨落的年头,实在不值一提。所以家里人给他起这个名字,寓意也很简单,当个共和国的卫兵。如此而已。

    后来老魏到了上学的年龄,正好又遇上十年浩劫开始。东瓯市当时还不是市,行政规划上叫作“地区”。而整个地区范围内,当时只有1所小学还在坚持上课。老魏他爹头一天把他送进学校,第二天就被造|反|派抓了,斗了整整5年零8个月,最后发了疯,才被饶过一命。遭遇了这种劫难,老魏家后来自然一蹶不振。所以他也就没办法再去当时比较好的初中上学。小学毕业后,直接被按区域划进了离家最近的东瓯奋进中学。这所学校,后来改名为东瓯市第五中学。而人生就是这么神奇。谁也没想到,辗转过了几十年,老魏竟成了这所职高的校长。

    魏校长从一个落魄的小官员家庭出来,一路走到今天这一步,称得上呕心沥血。

    五中和十八中一样,行政上属于副科级的编制。

    魏卫文化水平不高,第一学历是中专,后来经过党校镀金,才勉勉强强凑了个在职本科出来。

    在教育系统中,以这样的学历,能做到副科级已经很不容易了。

    魏卫用了一生的心血,才勉强爬到了他父亲当年的级别旁边。但以他今年将近60岁的年纪,想在退休前再前进一步,却基本已经没有什么可能。

    实际上早在两三年之前,魏卫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

    而老魏又是一个讲究实际的人,既然升官无望,那就只能考虑发财了。

    老魏原先想着要升官,就一直憋着没敢下手。

    但当大前年老魏解放了思想,做了第一单权钱交易之后,后面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捞起钱来,简直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采购、学籍、建设、师资,学校的各项事务,老魏全都无孔不入。而且这老货老辣就老辣在,不仅自己致富,还带动身边的同志们一起致富,学校的高层和财务人员几乎尽数被他拉下了水,就连区教育局负责审计的科长,都成了他的扶贫对象,三年下来,前前后后二三十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学校吃学生,吃得油光满面、脑满肠肥,一直吃到今年,老魏终于觉得吃得差不多了。

    因为吃进去的油水,不仅已经够他潇洒地活完下半辈子,甚至都足够他活过下辈子了。

    近来口袋里有了钱,老魏有开始蠢蠢欲动,打算活动活动,试试看能不能再捞个正科级回来。

    捞不到也没关系,反正花的都是人民的钱。

    取之于民,用之于刁民,以德报怨,善莫大焉。

    不过就在这几天,老魏东奔西跑的时候,偶然间听别人说起了一个很耳熟的名字。

    秦风。

    小小年纪,才刚上大一,就坐上了瓯投理事会的席位。

    老魏虽然完全不知道瓯投是个什么东西,不会理事会这个词他还是懂的。

    然后觉着好奇地稍微打听了一下,差点没当场吓尿。

    老魏一直觉得,自己已经能耐挺大了,年轻的时候能靠拍马屁当上官儿,年纪大了还能带动同志们一起致富。但和秦风一比,老魏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渣渣。他在五中当了那多年的校长,原本一直以为,只有山无棱天地合,五中才会出一个二本的学生,结果谁又能想到,他还没闭眼呢,就先出了个妖孽,平时只挂个学籍在学校里,根本连课都不来上,可关键时刻却半点不手软,直接来个冲出一本线。说起来,要是没有秦风这个成绩,他老魏也没脸上去找人活动。

    但是!

    但是现在!

    这个小妖孽左脚才刚迈进大学呢,右脚居然就跨进市委大院了!

    人批人,批死人,这点不假。

    可人比人,才是真的能彻底把人给逼死。

    那个词叫什么来的?

    诛心!

    诛心啊!

    老魏当时跟市里的某位领导打听完秦风的情况,就差没给自己一耳光。

    他好恨自己当时没紧紧抱住秦风的大腿,以至于秦风换了手机号之后,现在连人家的联系方式都弄不到,要是以后想联络感情了,那该怎么办?

    在这般自怨自艾中,郁闷了几天。

    今天早上,老魏忽然收到风声,说秦风这家伙已经升天成佛,要被市里当作正面典型来包装宣传,市委宣传部可能会有人下来,向他了解秦风的在校情况。

    当时老魏接完电话,便急急忙忙把胡玫叫来。

    然后两个人很纠结地商量着——

    “跟他们说点什么好呢?”老魏问胡玫道。

    胡玫也懵逼啊,心里十万只***在活蹦乱跳,支支吾吾道:“秦风他……好像根本都没来学校上过几次课吧?他问的好些个题目,我们这边的老师都答不上来……”

    “妈的,一群废物!”老魏爆了粗口,说完看看躺枪的胡玫,改口道,“胡老师,我说的可不是你啊。”

    胡玫笑得勉强又无辜,说道:“校长,其实我有时候也答不上他问的问题……”

    老魏抹了把脸,焦躁地狂抖两条腿。

    五中出了个神人,但是从头到尾,他老魏紧紧只是提供了一个学籍而已。

    而且追究起来,这个学籍还是收了人家的钱,私底下卖给人家的。

    虽然后来又折算成奖学金还给人家了,可这顶多也只能说明,他老魏不算太糊涂。

    那么在领导面子,自己到底有什么可以夸耀的呢?

    “校长,我看干脆这样。”胡玫忽然有了主意,“反正领导想听的,就是秦风有多厉害,那我们干脆把老师都集中起来,跟这些领导说实话不就好了?就老老实实说,我们知道自己教不了秦风,就干脆给他一个宽松的自学环境,这样不就显得咱们学校教育有方了吗?”

    “诶?”老魏眼睛一亮,忍不住夸赞道,“胡老师,你这个思路……境界很高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