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惠琴早上的规定上班时间是10点钟,但她今天早上8点不到就出了门。

    事实上不止是今天,从大概一个月半之前开始,她就一直这么干。

    这倒不是她有多爱岗敬业,关键是自打微博网上线运营,惠琴就迷上了偷菜游戏。不过她家里没电脑,平日里上班的时候,更是根本没机会用一下店里的那台,所以只能趁着早上这点功夫,抓紧时间过把瘾。虽说每天只有短短一两个小时的机会,但越是如此,惠琴就越是感到乐此不疲。现如今她在游戏的固定好友一共有三位,一个是秦风,一个是苏糖,还有一个是王浩。

    秦风和苏糖前期加好友的时候,基本是来者不拒,所以到现在为止,微博上互相关注过的好友,多得根本数不过来,惠琴混在其中,存在感相当于零。

    而王浩略有不同。这个好友,是王浩主动加的惠琴。至于王浩的目的自然也很单纯,就是在偷菜游戏开通的初期,单纯为了能添加一个可以让自己偷的对象。

    所以眼下惠琴玩偷菜游戏,互动其实少得可怜。

    首先是她可以偷的对象很少,只有仨,然后是偷她的人更少,只有王浩。

    可即便如此,每当看到页面上提示王浩光顾了她的菜园子,惠琴还是会感到异常高兴。哪天要是王浩不来偷她的菜,惠琴就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仿佛今天少赚了几块钱似的。

    至于苏糖和秦风那边——自家老板和老板娘的菜,惠琴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是偷不着了。

    通常情况下,苏糖菜园子里的东西只要一成熟,往往不到5秒钟,就会被人偷满限额;而秦风的受关注程度要稍微差点,但最多也就是半个小时的功夫。反正无论如何,就是不可能会让惠琴这种早上8点多才会上线的玩家得手。

    惠琴对这种情况相当无可奈何,但她内心的感慨,却远远不止是偷不到菜那么简单。

    惠琴每天蹬着自行车,吹着江风从自家的出租屋往店里骑的路上,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很多关于小老板和小老板娘的事情。顺带有的时候,也会回想自己这一年多以来的变化。

    回想头一次见到秦风,仿佛已经过了很久,但细想之下,其实也只是一年半之前的事情而已。

    那时秦风开在十八中后面的店铺才刚刚开张,秦风原本用的那辆小推车,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处理掉。店里忙碌的时候,那辆推车一度还成为了店里做活动用的道具。然后过了大概半年,店里不需要再靠大胃王之类的赔本活动招揽客人了,秦风又把车子改装成了摊煎饼的灶台。再后来店里卖的东西越来越多,生意从早忙到晚。暑假的时候,秦风叫了好些个初中同学过来帮忙,工资开得比她们这些正式工还高,不过当时也没人抱怨。再往后又叫了好些个阿姨,帮着处理早上的杂活。各种各样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有些人到走的时候,惠琴发现自己甚至都没记住他们的名字。更别说现在了,别说名字,就是模样都想不起来了……

    店面仿佛一直在装修。

    然后刚装修完毕,就又被拆了。

    接着没过一个月,便搬来了东门街。

    东门街这边的生意每天都在变好,店里的规矩也越来越多,不过她的福利待遇也提高了——她居然和那些在机关单位上班的人一样,有了全额的社保,而且还是店里出100%的钱,相当于一个月平白多了1000块钱的工资。用她妈妈的话来说,巴不得每天去求神拜佛,保佑秦风店里的生意能更好一些。在这样的店里干活,干上一辈子都行。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妈妈甚至有一度还怀疑过,秦风是不是对她有意思,所以才给她开了这么高的工资。直到近来惠琴把苏糖的照片存在自己的手机里拿回去给妈妈看,她妈妈才死了心。

    抛开钓金龟婿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惠琴的想法其实和她妈差不多。

    她今年虽然才19岁,可如果生活能一直这么滋润地过下去,惠琴希望等自己29岁、39岁的时候,依然是在秦风的店里打工。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能当上店长,这样工资能高一点……

    在惠琴想来,自己的生活已经足够白云苍狗了。

    只是比起秦风和苏糖,她的世界,改变的速度还是慢了点。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消息,仿佛转瞬之间,小老板和小老板娘就成了名人。

    现在随便在谷歌或者百度上一搜,就能搜出几十万条有关两个人的内容。

    最近一个星期以来,惠琴晚上在店里忙活的时候,总能听一些穿着打扮非常贵气的客人,有意无意地聊起秦风最近又干了什么,瓯投怎么怎么样了,秦朝科技又怎么怎么样了。

    他们说的话,听起来都很高深,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但更令惠琴感到光荣的是,在这些人的口中,秦风明显要比他们更高深、更有文化。

    但惠琴同时也觉得,自己离秦风越来越远了。

    远得好像就算面对面站着,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小老板开口说话。

    至于小老板娘,给她的感觉就更加遥远。

    惠琴记得自己离苏糖最近的一次,就是在去年店里开年会的时候。

    那时秦风把苏糖带到了店里,大家一起吃了顿饭,后来还做了几个游戏。惠琴还记得很清楚,当时自己拿到了一袋明显已经被拆开过的零食,打开一看,里头却是好几百块的现金,高兴得一晚上都没睡着。她当时又蹦又跳的,还抱了抱苏糖——话说小老板娘的身材,真的是好火辣,正面抱她,就像被大海包裹了一样……

    但惠琴估计,自己以后应该是没什么机会再和苏糖那样拥抱了。

    小老板娘现在可是明星了,每天随便发几张照片上去,就会被登到各个网站上面。最近好像还和李雨春成了朋友,前些天在某份发行量不小的报纸上,她甚至还看到了一条关于苏糖的新闻。内容很脑残,说是张靓影插足秦风和苏糖。当时为了搞清楚状况,她还特地牺牲了早上玩偷菜的宝贵时间,花几分钟在谷歌上搜索了一下。结果真相没查出来,却看到了茫茫多人在对喷。

    惠琴沿着面貌日新月异的城市主干道骑行了大概20分钟,一路浮想联翩着,不知不觉间,便到了江滨广场。

    广场不远处的建筑工地,半个月前也已经全都撤去了围墙。

    新的小区已经盖好了,正陆陆续续的有拆迁户搬进去。

    她骑过刚刚油漆好没几天的斑马线,下了车,慢慢推进东门街的小巷子。

    小巷子的最外头,一滩半干不干的水泥就堆在路边。

    巷子口的一间老房子,也不知什么是在哪天被卖掉的,现在里面正在装修。

    王安去打听过,听说是要做餐馆。

    看着好像是打算跟小老板的店打擂台的意思,但王安在店里装大仙的时候说过,对方这只是来蹭客流量的。凭秦风和苏糖这两块金字招牌,糖风瓯味在中心区的小吃行业,现在基本上已经不可能有什么对手。

    惠琴觉得王安的卦辞没错。

    因为最近几天,店里的烤串通常不到凌晨1点就卖得精光了。

    只有他们来不及做的情况,没有客人来不及吃的可能。

    ……

    惠琴小心翼翼走过锯末横飞的巷子口,来到自家店门前。

    她掏出钥匙,打开小门,把车抬过门槛。

    刚回身关了门,惠琴就听到屋里有点轻微的动静,似乎想这音乐。

    “谁这么早就来了吗?”惠琴心头微微一惊,赶紧锁好自行车,快步走到前厅。

    她推开门,就见到王安正坐在前台后面。

    “嗯?你这么早过来干嘛?”王安抬头看了眼惠琴,同样很是奇怪怎么会有人来这么早。

    惠琴知觉心头在暗暗滴着血,哭丧着脸,言不由衷地扯淡道:“我……早上睡不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