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那个……网上还在骂啊?”惠琴走到王安跟前,没话找话地问了句。

    王安淡淡地嗯了一声,没正眼看惠琴,他低头吃着饭团,视线已经回到了屏幕上。

    年初差点致命的那一下,显然并不足以让王安脱胎换骨,随着伤势渐渐康复,他又自然而然地变回了曾经的那个样子。相比之下,反倒是谢依涵的肚子里的孩子,才让王安有了些真正意义的改变。自打一个月前从家里搬出去,开始正式和谢依涵同居之后,王安就再也没有睡过懒觉,每天按时上下班,抱怨少了,耐心多了。

    只不过这些耐心,王安潜意识里绝不可能同样用在惠琴他们身上——

    就像这个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那样,王安心知肚明自己其实也就是个屁,但这并不妨碍他鄙视比自己更低一级的人。并且毋庸置疑的是,全球九成九以上的人,差不多都是这个德性,区别只在于有的人乐于去控制自己的内心想法,有的人则完全懒得花这个力气。

    惠琴见王安态度不怎么友善,便也很识趣地走开。

    王安用眼角的余光盯着,等惠琴从侧门走进了厨房,内心微微有点小埋怨地叹了口气。

    他今天一早过来,本就是打算“让灵魂沉淀一下”。

    不过现在被惠琴这么一打扰,刚刚酝酿出的那点伪文青的状态,算是彻底没了。

    他又吃了几口饭团,觉得没什么胃口,剩下半个,就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随手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喝着还烫嘴的豆浆,这下腾出一只手来,终于可以操控一下鼠标。

    连着一个多星期在网上和别人互喷,王安其实喷得已经有点精神疲惫。

    他虽然有的时候挺固执,但和那群死咬着秦风不放的准精神病人相比,精神状态明显还是正常的。前天国内的三家出版社发了声明之后,王安就很少再打字,不管对方说什么,他来来去去就是一招——发截图。就算对方再怎么睁眼说瞎话,连续把出版社的声明复制黏贴几十次,那些满地打滚的人基本也就滚不动了。

    关掉偷菜游戏,打开猫扑论坛。王安找到自己昨天发的那条帖子,进看见下面有个煞笔还在高喊:“秦风无耻,出版社无良!花钱收买出版社,权钱勾结,罪该万死!”

    对着这种脑子里进水银的货色,王安连解释一下的心情都没有,随手回了条:“嗯,对,下一步打算收买白宫和五角大楼,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他了。”

    回帖完毕,又扫了眼论坛上刚刷出来的几个热帖,见全都是没营养的对喷,王安实在觉着无聊,索性便不看了。

    他走出前台,晃悠到厨房。

    惠琴这时已经换上了工作服。就是一身白大褂,上面印着糖风瓯味的商标,除此之外,还有白帽子、白口罩和一双塑料手套。这些东西,都是秦风特意找厂家订做的。此外,店里的工人平时出去送外卖的时候,还有专用的小马甲和安全帽,再配上外卖专用的自行车,俨然透着大公司的专业范儿。不知道的人,还当秦风已经开了几十家连锁店了。但谁又能想到,眼下名噪四方的秦总,真正的家底也就这么一家烤串店而已。

    除了神奇,王安完全想不出可以用别的什么词来形容现在的秦风。

    惠琴对王安的到来视而不见,她正咬着牙,努力把一箱起码四五十斤重的牛肉,从冰柜里搬出来。王安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站在边上看着,等惠琴把东西扛下来,才不咸不淡地说了句:“这么早就开始干活啊,先休息一下嘛,离上班还有2个来钟头呢。”

    还不是抢了我的电脑……

    惠琴暗暗嘀咕着,神情很憨厚地回答道:“来都来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听静静说,前天晚上才1点多东西就卖光了,白白浪费了一晚上时间,少赚了好多钱。”

    王安笑了笑,打趣道:“少赚也是店里少赚,你又不会被扣工资。这么勤快干嘛,难不成打算给秦风做小老婆啊?”

    惠琴在店里混得久了,扯淡的功夫也长进不少,想都不想就回答道:“店长,下回等小老板娘过来,我就告诉她这话是你说的。”

    “哟?”王安颇为惊讶惠琴居然敢这么跟他还嘴。

    惠琴一边呼哧呼呼地继续干自己的事情,一边又转移了话题,问道:“店长,你今天早上干嘛这么早过来?”

    “我啊?”王安想了想,然后微微摇头道,“我也睡不着啊,愁啊……”

    “你愁什么,每个月赚那么多钱,接下来又快结婚了,有什么好愁的啊?”惠琴真心羡慕地说道。

    “我那点工资叫什么钱啊。”王安浑然忘了2年之前自己还在啃老的事情,对眼下一个月超过5000块的净收入还颇为不屑的样子道,“接下来混子啊、生孩子啊,哪一样不用钱啊,最近房价又在涨,我赚的这点钱,也就够吃吃喝喝的。”

    惠琴背对着王安,暗地里瘪了瘪嘴,心说你这么高的工资要是只够吃喝,我们这些人早该饿绝种了。嘴上却道:“那不是还有谢老师么,她们当老师的工资都那么高,而且买房还有公积金呢……”

    “她啊……”王安忍不住挠了挠头。

    谢依涵家里的二老,全都机关单位的科员,虽然都不是什么领导,不过几十年混下来,在中心区也算混得不错,要不然也不可能轻易把谢依涵塞进十八中,还弄到一个正式编制。

    前不久,王安刚去见过未来的岳父和岳母。他看得出来,谢依涵的父母对他不算十分满意。

    二老说话不怎么客气,明里暗里,都在揶揄王安是靠这张脸才把他们的宝贝女儿骗到手。而且他手里的那100万的存款,说到底也不是靠本事得来的。觉着未来女婿没什么大本事,二老看在谢依涵肚子的份上,就劝王安稳妥一点,趁着现在中心区的房价涨得还不算离谱,抓紧先把婚房买下来。好歹将来能有个遮风挡雨、安身立命的地方。

    但王安却不这么想。

    他一直在等秦风回来,好赶紧和秦风商量商量面馆的事情。

    在王安想来,只要有秦风这块招牌,一旦品牌连锁店开起来,肯定财源滚滚。到时候别说婚房了,他早晚连别墅都能买下来。

    双方在买房子的问题上出现了巨大分歧,谢依涵跟家里人吵了一顿,就搬出来跟王安同居了。只是她从小好日子过惯了,现在租了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月光租金就要3500元,再加上其他花销,一个月下来能不从王安这里拿钱就算不错了,更别提支援王安买房。

    “唉,不说这个了,你慢慢干活吧。”王安和惠琴没说上几句,就又回到了前厅。

    闲着没事,先把店里的账目又核对了一遍。

    核对完毕,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来做,王安又只好登上微博,刷F5打发时间。

    屋里两个人各干各的,浑浑噩噩混到9点半出头,店里其他的几个员工终于陆陆续续来了。

    越来越潮的静静,今天打扮得特别花枝招展,一看就知道晚上肯定要和男朋友出去约会。

    王安其实很好奇静静是否已经和她的男朋友出去开过房了,更好奇如果秦风那个身材极其魁梧的朋友如果知道了这件事,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店长,厨房有个水槽好像有点堵住了,你找师傅过来通了吗?”静静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认真,包都还没放下,就先问起了王安。

    “哎呀,忘了,现在就打电话。”王安连忙说道。

    静静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来打吧,等下刘师傅要过来收货款了,店里的钱不够了,要不你先去银行把钱拿出来吧。”

    “也行。”王安很干脆地答应道。

    静静又道:“顺便路上买两个节能灯的灯泡回来,昨天有客人说,二楼8号桌上面的灯有点暗。”

    “灯泡也要我去买啊?”王安有点烦躁了。

    静静笑着哄道:“谁让你是店长嘛,能者多劳啊。”

    王安直接被“能者多劳”四个字说服,笑道:“行行行,我去买,真是不知道这里你是店长还是我是店长。”

    “你就当我是你的秘书好了。”静静甜甜地笑着,“专门提醒你处理这些小事情,这样你才有时间做大事啊!”

    “我去,你这嘴……”王安明知道静静这是在奉承,可还是被她哄得不要不要的。

    拿上银行卡,王安微微瘸着出了门。

    ……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王安磨磨蹭蹭回到店里,差不多已经接近饭点。

    厨房里头,小赵正在忙活着午饭的四菜一汤。

    不过这样的好事,很快就要到头了。根据秦风最新的想法,是每个员工平均每顿饭补贴10元,干脆每个月多发300元的餐饮补贴。让员工们自己出去吃饭,或者干脆就叫盒饭,省时省力不说,还能让店里的预算更加透明。不过具体怎么弄,还是得等秦风回来才能决定。

    他走到正在帮忙穿串的静静跟前,问道:“下水道通了没?”

    “嗯。”静静应了一声,很专注地继续干自己的活。

    王安原本是想让她上楼去换灯泡,可见她这么认真,就不好意思开口了,环视了厨房一圈,忽然发现有个小孩不在,又问道:“小东哪里去了?”

    “出去送外卖了。”赵云笑着回答道,“现在的人,吃东西都不讲时间了。10点来钟吃烤串,也不知道是当早饭还是当午饭。”

    “搞不好是夜宵呢,正常人晚上12点睡觉,他们中午12点睡觉……”王安说着以前的自己,心里挺有感触。不过他宅在家里的时候,貌似更惨一些,至少人家现在还能吃了烤串再睡,他那会儿,只能喝白开水冲胃酸。

    看了眼手里的两个灯泡,从小就动手能力堪忧的王安,只能自己亲自动手。

    只是刚转过身,前台的外卖电话又响了起来。

    赵云惊喜道:“哟,今天生意开张挺早啊!幸好惠琴来得早,不然晚上东西肯定又不够卖了,白白便宜了阿炼和阿豪那两个家伙。”

    王安却嘟囔道:“这些人,早上吃这么多油炸的东西腻不腻啊……”

    说着,快步跑到了前台,随手把两个灯泡往桌上一放。不想匆忙间东西没放稳,直接掉下来一个,王安反应不及,眼睁睁看着灯泡落地,发出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妈的!”王安咬牙切齿,心里暗怪这个打电话的人是煞笔,然后拿起话筒,没好气道,“喂,你好!”

    那头被王安的语气吓了一跳,安静了一秒,才说话道:“请问……是东门街糖风瓯味小吃店吗?”

    废话啊……

    王安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灯泡盒,态度很焦躁道:“对,请问需要点什么?15元以上起送。”

    鲁建波松了口气,笑道:“不好意思。我是《东瓯日报》的记者,现在要去你们店里采访一下,请问负责人在吗?”

    王安一听对方居然是《东瓯日报》的记者,什么灯泡不灯泡的,立马就滚边了。

    他瞬间态度一变,语气变得无比谄媚道:“哦……记者啊?在!在!我就是负责人!你什么时候过来?”

    鲁建波想象着王安现在的状态,心说秦风怎么找了这么个不靠谱的,淡淡说道:“我现在从大学城过去,大概40分钟左右能到你们那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