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午后三点的阳光绵柔如酒,照得人懒洋洋的。张开神情悠然地摆弄着茶几上的高级茶具,动作熟练而舒缓地为两位来客,冲了一壶不知价钱多少、但绝对不便宜的龙井。

    茶叶在滚水中甫一泡开,室内便瞬间充满了香气。

    梁文金端起茶杯,闻了一闻,笑道:“张部长,这茶叶,一斤少说得千把块钱啊,哪天纪委的要来搞你,这茶叶就是证据。”

    政府大院里,纪委的玩笑是开不得的。但梁文金和张开相识相交二十多年,利益上从没有过冲突,便成了难得的至交好友。再加上平日里话不多、但一到这种环境话就会变多的黄秋静——眼下只有身处这个三人小团体中,张开才能说话不过脑子。人这辈子,其实很难遇上几个这样的朋友。而张开无疑是幸运的,身在政府要害部门,却照样能有好几个可以交心的对象。

    “茶叶算什么,老梁,你这个眼界还是不够大啊。”张开笑着敲了敲茶几,“你看,我这个茶几才值钱,清末传下来的古董,你看这雕花,这手艺……”

    “清末是不假,可惜木头不好,而且也不是什么大师弄出来的。”梁文金摸了摸桌子,揶揄道,“这东西白送给我我都不要,放在家里还占地方,哪天我老婆心情不好了,指不定就拿去称斤卖废品了。”

    “所以这就是你到现在还在开破车的原因你知道吧?”张开道,“你呢没眼光,你老婆呢不会过日子,整天就知道抠那几毛卖废品的钱,一点投资理财的眼光都没有。哪像咱们黄老板,今年又赚两千万了吧?”

    “我要一年能赚两千万,早移民去国外了,还用整天这么辛辛苦苦的干嘛?”黄秋静笑了笑,微微啜了一口滚烫的茶,拿着杯盖在杯口轻轻划拨着,淡淡说道。

    梁文金小声道:“瓯投上回开董事局大会,你怎么没被叫去?不应该啊……”

    “有什么不应该的,人家大老板拿你当人,你就是个人,不打算拿你当人了,那你说算什么呢?”黄秋静沉声说道。

    梁文金叹了口气:“唉,那个小孩,还是你介绍进去的呢,结果没过一年就爬你头上去了,这命也太好了。”

    黄秋静不作评论。

    张开说了句公道话:“命是好命,不过本事也是好本事。他那三篇论文我看过,确实眼光超前,思路一流。照理说啊,像那孩子的出身环境,那样的家庭背景,完全没可能在这么小的年纪,就锻炼出这样的眼光和能力。这种事情,说到底也是娘胎里带出来的,也不能说是天才吧,不过秦风这孩子,确实正合适活在这个时代,又正好抓住了时机,遇上了秋静和侯聚义。这就是赶上了吧,天时地利人和,随便缺哪一样,他现在都还在开他的小吃店。”

    梁文金点头表示同意,又好奇地问黄秋静道:“你们当时,是怎么注意到这个孩子的?”

    “起先是因为徐国庆。”黄秋静简单地回答道,“大概前年年底的时候,有一天阿庆楼的徐国庆突然找到我,说想通过候总的渠道贷一笔钱,张嘴就是5000万。那天刚好候总也在我那儿,不过徐国庆不认识候总。候总当时就问他,这笔钱打算用来干什么。徐国庆就跟候总聊了半天的电商,不过说得不是特别细,很多候总问的问题他也答不上来。他当时就跟我们讲,如果是他店里头有个小孩子过来说,肯定能把这项目说得特别清楚。候总那个人,你们也知道嘛,好奇心特别强。徐国庆那天没拿到钱,可候总却把秦风的名字给记住了,还让我有空观察一下,要是觉得孩子不错,就培养看看。”

    “呵呵,这么巧。”张开笑道。

    “是啊,就是这么巧……”黄秋静又补充道,“其实候总前些年就想做it这块产业,但是当时判断国内形势还比较复杂,回来有风险。美国人那边呢,那些鬼佬又靠不住。候总心里还是想,最好要用就用东瓯市的本地人,年纪还要小,不然怕思路太死,也跟不上时代。等了好些年,好不容易遇上个条件还可以的,也算是运气吧。原本我听说,南乐清那边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把资金全都投进楼市里。所以要不是突然冒出来一个秦风,候总可能都不会打算成立瓯投这个实体。没有项目、没有能掌舵的人,这个空壳也没什么用,还不如灵活机动一点,在中国地图上转一个大圈,捞一比快钱就走。”

    梁文金听得直摇头:“你们这些大生意,我想都不敢想。”

    张开呵呵笑道:“这就是为什么你一把年纪了,还在这里跟我吹牛逼;人家小孩今年18岁,就满世界指点江山去了。秦风那文章你看了吧,推测十年之内,国内电商单日的成交额能突破100个亿,还说得有理有据的。”

    “单日100个亿……”梁文金直咧嘴,“国家|领|导|人也就这口气了吧?”

    黄秋静道:“领导人是不是这口气我不知道,不过秦风那孩子跟我说过,这个数字还是保守估计,以后单日突破300亿、甚至500亿都有可能。”

    “十年之内?”梁文金确认道。

    黄秋静点了点头:“对,十年之内。”

    梁文金啧啧叹道:“这牛逼吹得也太大了吧,那他这公司总部要是设在东瓯市,他这一家公司,不就能拉动全市一年至少三四成的gdp了?”

    “不是他的公司,他说的是淘宝,杭城那个。”张开纠正道。

    “哦,对对对。”梁文金回想起来,又道,“不过吹了半天,都是在替别人家吆喝,这有什么意义吗?”

    “怎么会没意义?”张开道,“真要能弄出那么大的体量,政府的政策都得跟着变,还有其他的配套产业也会跟着发展,老梁,你这个问题,提得太业余啊。”

    “是不是业余,还得等电商这个产业发展起来再说,现在牛皮吹得响,等过几年要是搞砸了,死的可不是一两个人。光是侯聚义今年投给那个孩子的钱,少说就好几千万了吧,这窟窿到时候怎么填啊?”梁文金道。

    黄秋静笑道:“这还不简单,到时候先在国内上市,股票一卖,倒手就把本钱捞回去了。”

    梁文金一脸苦笑道:“你们这**商,刚才还骗我投资理财。要是天底下的庄家全都是你们这样吸人血的,就我身上这几两肉,扔进市场里头,够你们吃几口啊?”

    “所以为了黎民百姓,咱们吃公家饭的,才更得为候总和秦总保驾护航啊。”张开半真半假地说着,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晃了晃鼠标,跳出来一个论坛的页面,说道,“你们瞧瞧现在的人,这才只是吆喝两声,都还没赚钱呢,就巴不得你早点破产了,要是等什么时候开始盈利了,这些脏水还不跟黄果树似的从头上淋下来啊?”

    梁文金道:“放心,我这边的人都已经派出去了,真相明天就能见报。”

    “什么真相不真相的,真相这种事情,根本就无所谓。”张开挑明了道,“你这边也用不着这么着急,省里都还没发声呢,咱们有什么好咋呼的啊?网上这些盲流,就算把嗓子喊哑了,瓯投也不可能被伤到半根汗毛。秦风那孩子,只要他自己心里不着急,这些下三流的手段,也压根儿也什么用。老梁,咱们现在站在局外,首先自己不能脑子发热。你听我的,文章可以先准备好,但是什么时候发,还得看信号。不过我估计吧,也用不着几天,听说《曲江日报》的记者已经飞去湘城了,搞不好明儿一早,《曲江日报》比你这边动作还快。到时候咱们就老老实实跟着省里的步调走,该宣传就宣传,该喊口号就喊口号,总之这件事,舆论大旗不能由我们市里来扛。乖乖交给省里头,他们个子高,天塌了,有他们顶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