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从天黑到天亮赶了一路,到了湘城进了酒店,又跟苏糖聊了差不多一个上午。原本考虑到今晚湘南电视台这边还有一顿接风宴,到时候台里的主要领导都会过来,必须得打起精神应付,所以午饭过后,就打算好好睡一觉。结果没料到才躺下来不到一个小时,大概下午一点半左右,《曲江日报》的一行记者就到了。安靖火急火燎的一个电话,又把秦风从床上叫了起来。

    彼时秦风正抱着枕头,梦见和媳妇儿翻云覆雨,被吵醒后精神相当不振作,眼圈发黑,妥妥的各种生理不满。

    “秦总,真是抱歉,打扰你休息了吧?”胖得跟肉山大魔王似的副总编,一进房间的门就拉着秦风瞎寒暄,净说些说了等于没说的话。秦风看得出来,这货应该是纯粹的官僚,因为既没有半点技术人才应有的傲骨,也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政客所应该有的妥贴和风度,只知道一味地跟人套近乎,除了面皮厚之外,别无其他优点。能在《曲江日报》这种级别的媒体混到这种高度,要说不是靠拍马、行贿上去的,秦风打死都不信。

    “还好,我早上9点多到的这里。”秦风微笑着回答,“晚上还要和湘南台的领导吃顿饭。”

    安靖听话听音,马上意会出秦风这句话里“老子现在又累又忙,你们抓紧给老子滚蛋”的意思,她顾不得自己其实也困顿得想死,连忙陪笑着说道:“秦总,这回省里的领导对你的事情挺重视的,我们也是急着想过来了解一下情况。既然您的日程安排得这么紧,那咱们抓紧开始吧,就几个小问题而已。”

    “行。”秦风保持着微笑,也不敢真甩脸子给这些省报的记者们看,一边给几个人搬椅子,然后从冰箱里给几个人拿水——话说要不是关彦平这货坚持非要让秦风住高级套房,这会儿秦风还真不知要拿什么来接待,毕竟酒店里的杯子,天晓得里面都曾经放过些什么鬼东西……

    领队的副总编跟秦风道着谢,心里对秦风稍微多了一丝好感。他很年轻的时候就进了报社,少年成名的小孩不是没见过,不过大多数要么就是完完全全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叫待人处世;要么就是性格上有点缺陷,或自大或自闭,反正就是完全不拿别人当回事,让人喜欢不起来。不过像秦风这种年纪轻轻,却就知进退、懂规矩的,着实没有几个。

    几个记者坐定,秦风自己也捧着一瓶饮料,正坐在安靖正对面。

    安靖拿了支录音笔,开门尖山道:“秦总,最近这些天网上出现了一些针对您个人,还有您目前所取得的一些成绩的负面言论,关于这些负面言论,您有注意到吗?”

    “有。”秦风用很平静的口吻,慢慢说道,“我想安老师你们肯定也都清楚,秦朝公司目前的主营项目就是微博。微博的主要功能,就是用于信息的发布和交流,既是可以视作一个单独的媒体平台,也可以看作类似于qq的社交工具。所以对于网络舆论,我们秦朝科技应该是目前国内,包括所有传媒在内,敏感度最高的机构。”

    安靖闻言愣了愣,旋即不由笑道:“秦总这时候还想着给自己的公司打广告,看来对这件事情,心里一点都不慌张啊。”

    秦风笑道:“谁说我不慌?我当然慌!”

    “那您所慌为何呢?”安靖马上笑着接道,“据我所知,刊登‘秦三篇’的三家期刊社,《中华社会科学》、《中国政经通讯》还有《经济研究》,他们在三天前已经对外发表了声明,力证您的论文并不存在网上所传的造假和代笔的情况,应该说您的声誉危机已经解除了啊。”

    “我个人的声誉并不重要。”秦风微笑道,“相比这些空穴来风的负面消息,我更在乎的是在这个舆论传播的过程中,秦朝科技的微博,是否有可能会有其他同类产品趁虚而入。”

    安靖紧随问道:“所以您的意思是,这场舆论,可能是竞争对手故意制造的?”

    “我没有说过这句话,不过我也并不排除这种假设。”秦风先表了态度,紧接着又道,“但是,不管是竞争对手故意抹黑,还是另有小人从中作梗,接下来,秦朝科技都会对事情展开调查。对所有那些故意抹黑秦朝科技正面形象的个人或者机构,我们都会向检察机关提交诉讼申请,并且提供相关证据。”

    安靖问道:“要打官司?”

    秦风很明确道:“必须打。”

    安靖又问:“不怕舆论再进一步激化?”

    秦风淡淡一笑:“再大还能比现在大吗?官方学术机构都已经发表声明了,网上照样还是有人在死缠烂打,安老师,你觉得这些人真的在乎真假吗?”

    安靖安静了两秒,盯着秦风的双眼,很认真地问了个傻问题:“那到底是真是假呢?”

    秦风同样认真地回答:“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安靖微微点头,说道:“好吧,那关于对这件事的态度,我们先说到这里。另外网上除了说您论文造假的事情,还提到了您大学入学手续违规的问题。这件事……”

    “这件事安老师您应该去问曲江省教育厅。要是省教育厅认为我考进瓯医的程序是违规的,请您马上去当地公安报案,只要有证据,我愿意承担所有法律责任,并且绝不上诉。”秦风的口气稍微强硬了一些,“不过如果查不到,请您帮我向省教育厅也申请一个声明,最好通过微博发布,我这边可以为省教育厅以及国内所有其他行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免费提供官方微博帐号,现在加一个vip认证的收费是一年10元,你们要办,我一分钱都不收。”

    “10块钱我们还是拿得出来的,要不我个人掏钱也可以,就当为单位做贡献了。”摄影记者老吴忍不住吐槽道。

    安靖也情不自禁地嘴角上翘,说道:“秦总,你这广告打得也太见缝插针了啊。”

    “那是,难得《曲江日报》来采访我,平时想请你们都怕请不来,现在不打广告,还等什么时候啊?”秦风笑着回答,逗得领队的副总编开怀大笑,直呼等回了杭城,老哥一定要请你吃个饭。

    秦风等人家开心完了,才又接着道:“不过还是那句话,对于一切故意抹黑的个人或者机构,如果我们查处散播这个谣言的源头,一定会向其追究法律责任。还有关于我和我未婚妻的那个谣言,安老师,你下一个问题是这个吧?”

    安靖点点头。

    秦风举起左手,秀了一下无名指上的戒指,笑道:“要不您拍张照,我就当昭告天下了,让大家知道一下,我和我家阿蜜的感情有多好。”

    老吴二话不说举起相机就是咔咔两下。

    责编小声道:“党报上放这种照片不合适吧……”

    “谁说让你当报纸上的?我们不也有电子版的吗?放到网上不就好了!”副总编道。

    秦风马上补上来,说:“开个微博吧,你们的电子版网站,估计一天的浏览量还不到三位数,而且都是自己人在点击。”

    副总编被秦风的推销精神折服了,忍不住问道:“秦总,如果我们报社用你们那个微博来做宣传,日访问量能有多少啊?”

    “那得看你们具体怎么对待这件事了。”秦风一本正经道,“首先,你们得先学会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标题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