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安靖一行人结束了对秦风的采访,出了房间,马上就又做了分工。

    安靖提议,副总编和责编两位领导先回去,跟报社里商量对秦风和马老板的访谈事宜,如果能再个别的重量级嘉宾过来,那就更好不过。安靖和老吴两个人,则留下来等秦风的项目签约仪式。副总编觉得这么安排也未尝不可,一来邹雅丽他肯定是睡不到了,二来安靖已经人老珠黄,他也不想睡,三来这次的行程时间并不确定,如果秦风明天就要去参加那个签约仪式,他简直连在湘城公费旅游的时间都没有,这么一计较,江副总编觉得,倒不如早点回去把正事儿办了,也好让省里知道知道,他江建中可不是只会搞接待和拍马屁。

    两个领导风风火火的,说走就走了。

    安靖耳边少了两只苍蝇,感觉整个世界都清静了不少。

    她和老吴先下楼去开了两间房,上楼的时候,恰好在电梯里碰到了东瓯电视台的赵佳佳。

    赵佳佳显然是对她没什么印象了——两个人虽说同在体制内的媒体机构工作,但报纸和电视台毕竟分属两个系统,再加上安靖常年在全国跑,赵佳佳却是每年至少有11个月坐在演播室里,两位工龄不短的台柱子,此前愣是没见过面。所以两个月前在东瓯市行政中心的匆匆一面,让赵佳佳根本就没来得及记住安靖的模样。但由于赵佳佳的外形条件颇佳,所以级别更高的安靖,反而记住了赵佳佳。

    安靖盯着赵佳佳看了两眼,对她微微一笑。

    见赵佳佳客气地报以同样的笑容,却没有开口打招呼,安靖也便没有多话。

    电梯果不其然地在秦风下榻的那层楼停下,赵佳佳一行人走出去,等电梯门合上,安靖才笑着对老吴道:“东瓯电视台的。”

    老吴奇怪道:“你认识这个女的?”

    “嗯。”安靖点点头,“见过一面,不过她好像没记住我。”

    老吴笑道:“看来你还不够红啊!”

    安靖道:“红了有什么用啊?又不加工资。”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人的名树的影,红了总比不红的好。别的不说,你看曲江卫视,级别也跟咱们一样,他们的主持人一年收入多少?少说三五十万总该有吧?咱们也是累死累活的,每年拿到手的钱,有他们一半那么多吗?”老吴露出点老愤青的气势。

    安靖笑话道:“那你干脆跳槽好了,像你这么有才华的人,人家电视台肯定要你啊!”

    “我倒是想跳……”老吴摸了摸鼻子,欲言又止。

    电梯这时又停了下来,安靖和老吴的房间不在同一层,她先出了电梯,说道:“晚上吃饭叫我一下,咱们一起出去吃,我先把稿子发回去。”

    老吴嗯了一声,电梯门缓缓合上。

    踩着走廊上软绵绵的地毯,安靖满心疲惫地走进自己的房间。

    放下包,匆匆洗了把脸,就抓紧投入了工作。

    此时是下午4点,距离排版截止时间,仅剩下1个半小时。这么点时间,安靖自然没办法写出一篇大稿子的,但事实上,她压根儿也没打算写一篇特稿出来。今天早上出来之前,总编就跟她交代过,这次的主要任务,一是面对面向秦风核实网上舆论的背后真相,二是大致问清楚秦风对这件事的态度。

    至于秦风到底是怎么发家致富的,这种内容,还轮不到往《曲江日报》上登。

    身为老油条的安靖,自然知道这种情况下,文章该从哪个角度切入。

    安靖闭上眼,花了10分钟时间,把今早坐飞机过来时就拟好的腹稿,重新翻出来琢磨了一下,思路梳理完毕,打开电脑,便一气呵成地把文章写了出来。这是一篇评论文章,从头到尾没有指名道姓地提到任何一个具体的人,但有心人只要读完前两句,就能猜到文章所指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以及省里头对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态度。

    安靖的用词很犀利,不仅把最近这十来天时间里,在网上泼秦风脏水的人全都骂了一遍,文章的末尾,甚至还正大光明地来了一句:“针对此类现象,有关政府部门理应及时进行制止和处理,净化网络舆论环境,确保我省致力于it产业发展的杰出企业家不受恶意舆论伤害。如有必要,更应追究造谣传谣者的法律责任,通过司法途径,维护网民的个人正当利益。”

    短短800字左右的一篇小文章,安靖只用了20分钟左右便写完。

    然后稍作检查,便直接发回了报社的总编邮箱。

    ……

    千里之外,《曲江日报》的总编路竟成,差不多是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安靖发回来的稿子。

    他今天早上去省委宣传部跟省里的领导们商量过后,就已经把这次的回应内容做了限定。

    首先省里虽然决定要表态,但绝对不能明确选边站——即便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回是要站在秦风这边的,但文字上,绝对不能为秦风个人撑腰,绝对不能指名道姓。毕竟是党报,必须得就事论事,政治正确。其次是篇幅绝对不能太长,以免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另做文章,避免舆论扩大。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就是绝对不能提及这次骂战的前因后果,只能用春秋笔法来写,所有细节一笔带过,只要突出态度和立场,至于真相什么的,完全用不着去澄清。

    省委宣传部给省里的笔杆子们全都套上了锁链。

    从中午开始,路竟成陆陆续续收到省委办公厅各处的文秘们发来的稿件,到目前为止,一共收到了13篇。路竟成每一篇都仔细看过,文笔确实都是一等一的硬,可惜这群坐办公室的小年轻毕竟不是专业记者,写出来的东西,多少总显得有点重点偏斜,不是骂得太狠太凶,就是文字上太过小心谨慎。路竟成留下其中的两篇,一篇是省委办公厅政务信息处的大才女写的,另一篇却是从东瓯市发过来的,署名狄晓迪,竟是东瓯市发改委的人。原本路竟成想着,如果安靖不能及时把稿件发回来,或者发回来的东西不能用,就把这两篇全都发给宣传部,让宣传部的领导自己挑。反正这次的大铁锅,《曲江日报》坚决不背。

    路竟成此时见到安靖发稿回来,急急忙忙就在邮箱里打开。

    瞥了一眼,见文章居然没有标题,路竟成眉头一皱,但还是耐着性子认真读下去。

    800多个字,他足足读了十几分钟。

    读到最后的时候,路竟成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嘴角露出了微笑。

    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任凭省委里的那些年轻人再天分卓绝,可在忽悠广大人民群众这件事上,果然还是不及安靖这些专业人士。

    除了没标题外,安靖发来的这篇短评,可谓滴水不漏。

    “标题……”路竟成挠了挠头,盯着安靖文章中的一句“通过断章取义、歪曲事实、伪造证据等卑劣行径,无端打击和抹黑他人形象,造成恶劣网络舆论影响,严重违背建设和谐社会的精神思想”看了半天,忽然福灵心至,在文章最上方敲下几个字:“加强网络舆论管理,谨防逆历史潮流而动。”

    路竟成拟好标题,越看越觉得自己真特么天才。

    这次的舆论口水战,那些人不是喜欢给人扣帽子吗?

    这回《曲江日报》结结实实地给他们扣一顶“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帽子,就差明着喊“wen|革余孽”了,但凡有点脑子的,看到这篇报道,都应该会吓尿了吧?

    路竟成把文章又检查了一遍,觉得甚是完美,赶紧又写了个函件,连同正文打印出来,匆匆传真去了省委宣传部。

    等了约莫20分钟,办公室里的传真机终于吱吱作响,滚出一份回复函。

    上面简单地回道:“妥。请尽快印发。”

    宣传部一把手亲笔签字,底下还盖着省委宣传部的大印。

    路竟成长舒一口气。

    忙了一整天,这破事总算办完了。吹个大气球9说书里的这一天,我在现实时间里写了足足半个月,就问你们服不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