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二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京城是天子脚下,那么二环差不多就是天子的脚趾缝。----能在这里落脚的,要么是祖上慧眼提前几百年就扎根皇城的老土著的后代,要么就是眼下共和国最精英的那一小撮阶层中的一员。

    郑跃虎觉得自己不算牛逼,顶多就是从小在京城最好的学校上学,一路从实验二小到八中,再从八中到人大附中,高考过后,不出意外地进入京华,继而留学普林斯顿,在外头镀完金回来,家里头的副部级大老爷就把他塞进了某部委,前前后后不是在好好学习,就是奔波在好好学习的路上。可是这样的日子过久了,难免也会觉得心累。毕竟全国上下根儿正苗红的也不止他们一家,而且那些从最底层挣扎上来的草根,一个两个又都生猛得要死,郑跃虎在机关里待了2年,熬到28岁才是个正科级,眼见着这辈子估计是要辱没祖上的光辉与荣耀了,到了今年,他被朋友一怂恿,再被媳妇儿一撺掇,干脆,直接辞了职,说下海就下海,跟朋友一起弄了家it公司,气得家里的老爷子差点没打算一把年纪再生个二胎继承家业。幸好,郑跃虎他妈不肯。

    不到三个月前,9527公司成立的那天,场面非常低调。

    除了他媳妇儿和另外6个出身和他差不多的合伙人,就没有别的什么人了。

    8个人在空荡荡的公司里摆了一桌酒,各种吹牛逼、各种画大饼,虽然还看不见前景,但所有人却都对未来充满信心。这年头,在京城创业的公司已经多得数不清的,但像他们这样,整个团队都由高级海归组成,并且家里的背景几乎涵盖全国大半片军区的,想来不会有第二家。

    不过郑跃虎没打算动用家里的那点老底,跟在一同创业的这几个哥们儿,同样没这种心思。

    这群在外人看来牛逼得不行的红二代和红三代们,也有着和身份等级的自尊心。

    靠真本事打天下,这算是郑跃虎他们这群良心尚在的二三代们的创业原则之一。

    开伙饭之后第三天,郑跃虎他们才确定了9527的主营业务。

    根据对海外市场的分析,郑跃虎和他的团队成员一致认定,某种有别于qq这种即时对话框的新型社交工具,在未来5到10年之内,必会成为市场主流应用。

    郑跃虎原本打算照搬k的产品设计,不过没等他研发出来,市场上却提前出现了一款名为“微博”的社交工具。郑跃虎在观察过微博的设计后,认为微博在国内的前景,应该会比k那样的产品更好,并由此推翻了之前的决策,决定改抄微博。

    而为了能抢在微博网羽翼丰满之前,尽可能快的抢占市场,郑跃虎决定提前进行融资。带着身上怎么遮都遮不住的光环,短短一个月之后,刚刚上市的百度便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以2000万人民币的价格,购入9527公司49%的股份。

    对于一家相当于空壳的企业来说,这笔钱几乎等同于白送了。

    郑跃虎的经商思路,继承自他爷爷的战略思路,就是如果手上的弹药充足,那就把火力往死里加大,不要怕浪费,只要弄死对手,前期的消耗早晚都能补充回来。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郑跃虎开局就放出了大招。

    9527公司刚把自己的微博产品放到网上,紧接着就着手把秦朝科技拉下马。

    先是在京城各大高校里,明着跟秦朝科技抢生意,秦朝科技搞抽奖送手机的活动,他们就搞抽奖送电脑,秦朝科技请嫩模去站台,他们就请三级女明星,通过不断地蹭秦朝科技的热度,再加上百度那得天独厚的渠道优势,9527犹如下山猛虎,一度在先期的烧钱对战中和秦朝科技势均力敌。到了半个月前,甚至隐隐就有要盖过秦朝科技的趋势。

    但转折,就在这时发生了。

    先是团队中有个新加入的煞笔提出,可以通过制造舆论来拉低秦朝科技的市场号召力。

    郑跃虎觉得这种阴招,搞不搞都无所谓。

    但怎奈那煞笔固执得很,不弄不舒服斯基,郑跃虎没办法,就给了他一笔钱,让他自己去弄。结果搞了两天才知道,感情那煞笔是看上了某个推手公司的女老板,郑跃虎见过她,名字听着很怪,叫作齐思丽,不小心听岔了,就跟“气死你”似的。

    不过长相确实没得挑,勾人得很。

    齐思丽接了活,干得也挺卖力,没几天功夫,就把秦朝科技的老板炒得跟强抢民女的禽兽似的。

    可是炒着炒着,网上的舆论渐渐就变了味道。一股第三方力量,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下子就把这一池水搅得跟粪坑似的,9527一夜之间就失去了对舆论的控制。

    到了第四天,郑跃虎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随着全网上下一起骂秦风的势头飞速扩大,微博这两个字,几乎和秦风这个名字等同了起来。再加上谁也想不到,秦风的女朋友居然是个九尾狐妖级别的祸水,几篇以她为女主角的18禁小说一现世,大批大批的18岁以下飞机男立马跟潮水似的往微博网跑。短短几天之内,9527的微博用户活跃度一降再降……

    “前几天苏糖在网上和超女的互动,又吸了好多一批春哥的粉丝,春哥这个热点,蹭得太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秦风在后面指点的。”此时9527的一干高管围坐在会议桌前,会议室里烟雾缭绕,物质层面上的空气和精神层面上的气氛,都显得极其沉闷,在华尔街干过2年精算师的这位哥们儿,手里夹着最便宜的玉溪,眉头皱得跟便秘似的,“我看这风向是转不过来了,芒果台那么大的影响力,跟微博网这么一搞,我们前两个月积累下的成果,马上就会消失殆尽。”

    “而且也不仅是市场战略这方面,我听说秦朝科技背后的瓯投,背景也很不简单。你们知道侯聚义是谁带回国内的吗?”另一个人故作深沉地问道。

    郑跃虎问:“谁?”

    “朝峰他爷爷。”深沉男笑着说了一个,这屋子里大家都知道的名字,然后紧接着又道,“还有,侯聚义他老婆,她老爷子88年授衔,戴的是两颗星。”

    会议室里一阵安静。

    精算师同志道:“说这些无所谓,我还得到一个消息,侯聚义承诺给秦朝科技投的第一轮资金是一个亿,百度那边,再怎么卖我们家里老爷子的面,也不可能平白拿这么多钱给我们烧着玩儿。眼下微博网的市场影响力又已经起来了,我们再拿微博出去讲故事,愿意投资的人估计也没几个了。都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有谁会明知道亏本,还往里面打水漂的。”

    “那照你们这么讲,咱们散伙算了?”郑跃虎满脸纠结。

    “马上散伙倒不至于,搞不好秦风那个小孩子顶不住压力,自己先崩了呢。”精算师同志抖了抖烟灰,表面上很平静,但心里头却并没有多大信心道,“再观望几天吧,市场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这次的舆论风波,要是没有绝对力量插手的话,我估计起码还得持续两三个月。这两天网上越吵越凶了,期刊社发了声明也不顶用,这群刁民,就是恨不得有钱人全部死光光啊……”

    “有钱人死不死,我倒无所谓,反正我家没什么钱。”深沉男笑嘻嘻道,“我现在就想把幕后的那几根搅屎棍找出来,妈拉个巴子的,要不是这几个狗东西,咱们也不至于搞得跟现在这样进退两难。”

    “草!”郑跃虎狠狠地一拧烟头,没好气道,“咱们公司要是黄了,老子就算把房子卖了,也要找人把那几个狗东西人肉出来,上门打断他们的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