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二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阿嚏!咳!咳咳咳……”在一阵咳嗽声中,剧烈呛咳着的方思敏猛地掀开被子,然后明显感觉到刚刚被喷出口腔的口水,犹如细雨一般落在自己的脸上。

    他明明已经七八天没洗过澡,体外比体内不知肮脏多少倍,但此时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恶心。只是刚才喷嚏刚喷出去的一刹那,由于神经反射过度,他又不小心把一小部分的口水吸进了气管里,所以这时候能边咳边喘息以免自己窒息死掉,完全顾不上个人卫生。如是在精神和*上同时痛苦了将近一分钟,随着咳嗽渐渐止住,方思敏总算从濒死的临界线上缓了回来。他深吸一口气,咳出气管里的最后一点口水,一双眯缝的小眼睛里,终于透出了一丝生气。

    房间里依然冷飕飕的,方思敏在床沿上坐了一会儿,其实已经不怎么想睡了,但看了眼床头的时钟,见时间才不过晚上9点,距离他平时的起床时间,还有将近两三个小时。于是他固执地决定,至少要再躺足120分钟,以保护他精致的大脑不受伤害。

    钻回仅剩下些微余温的被窝里,方思敏又狠狠地打了个冷颤。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最近这两三天以来,他的健康状况,明显又比以往更差了一些。

    三天前,三家权威期刊社发表了声明,这件事情,让方思敏在网上变得相当被动。

    很多他原本的支持者,一部分选择了完全倒戈,另一部分则变成了骑墙派,方思敏为了统一这些人的口径,这几天连赖以为生的科普文章都不写了,专门就在网上劳心劳力地制造“期刊社是秦风的利益伙伴”的“证据”,同时还要清理一批不听他话的前任队友,所以每天在网上发帖的时间,比平时至少多了三四个小时。

    通过日以继夜的不懈努力,这三天来,方思敏终于成功地留住了一部分拥趸。

    看那些粉丝的架势,方思敏有理由相信,就算自己现在告诉他们美国人每家每户都能买得起飞机,中国人还有九成吃不饱饭,那些人也是绝对会相信的。

    至于为什么要如此抬高美国并且贬低中国——呵!不这么说的话,他这个留美海归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留美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回国之后,能在广大文盲面前装个逼吗?

    方思敏丝毫没有注意到,蕴藏他潜意识里的追求是多么的低级。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心心念念着该怎么搞死秦风,幻想得越厉害,肚子就越饿,肚子越饿,就越是屎尿俱来。拖拉着死活不肯下床,憋了足有将近半个小时,方思敏觉得腹中的堆积物似乎就要冲破某个关口喷涌而出了,终于憋无可憋,忍无可忍,匆匆忙忙跑去了厕所。

    披着一条外套,方思敏随手拿了本不知道已经被翻过多少遍的少儿读物——这本书,是他上初中的时候,因为期末考试拿到全班第一被奖励的,距今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书的扉页上有他当时班主任给他的寄语,内容不外乎小方同学日后必成大器之类的话,所以方思敏一直珍藏至今。将这本薄薄的课外书从第一页翻到差不多快中间的时候,方思敏终于停了下来。

    坐在马桶上太久,他的腿已经麻得不能再麻了。自诩医学水平很高的方思敏觉得,再这么坐下去,可能会引发心脑血管疾病,只能恋恋不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把课外书放到一旁,打算下次上大号的时候,再接着把后半部分看完。

    磨蹭着刷牙洗脸完毕,方思敏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头发虽然掉得没几根了,眼窝也深深地凹进去,黑眼圈更是重得像肾亏晚期,但他依然从某个角度觉得,自己长得不错。毫无自知之明地自恋了半分钟,方思敏空着肚子坐到电脑前,打开电脑,时间刚好是晚上11点。

    肚子已经饿过头了,方思敏也懒得去厨房找吃的。登上熟悉的论坛,他先看了眼今天的头条,然后一下就瞧见了《秦朝科技与湘南卫视重磅联手》这条帖子。

    方思敏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

    现在他判断事务的标准很简单,凡是对秦风有利的,全都是假恶丑,凡是支持他声讨秦风的,全都是真善美。世界就是这么黑白分明。

    不用二话,方思敏立马亮出他那个已经驰名各大论坛的马甲【诺亚方舟】,用一关的阴阳怪气,在底下留言道:“难怪好多人说湘南卫视的节目就是给小孩子看的,看样子没错。有这种智商不达标的领导,怎么可能做得出符合成年人智商标准的节目。”

    留言完毕,在屏幕前苦等了十几分钟后,终于等来了一条来自盟友的回复。

    【社科专业教授】:“哈哈,方博士说得好!湘南卫视的人,就是一群弱智。我从来就不看他们的节目。”

    方思敏大为满意,心情大好之下,马上便又发了新帖子:“秦天才看来是被我弄急了,这几天又是收买出版社,又是联合湘南卫视,这是狗急跳墙呢,还是黔驴技穷呢?只剩下拿钱砸人的本事了吗?果然骗子就是骗子,上不了台面。”

    发完这条,方思敏很是沾沾自喜,他觉得自己这段话绝对是戳中了秦风的痛处。

    不料等了几分钟,等来的第一条回复,竟是骂他的。

    【闪电侠】:“煞笔,你想多了吧?秦风被你弄急了?你算哪根葱哪头蒜啊?人家秦风每天忙着几千万几个亿的生意,你以为人家是你这种无业游民,有那时间从早到晚一整天都窝在电脑前打飞机玩儿?就你这蠢样还博士呢!看你发的帖子,撑死了也就三流小专科的水平,装你妈啊!你要是博士,老子都能当博导了你信不信?”

    无业游民?

    打飞机?

    三流小专科的水平?

    方思敏颤抖了。

    戳心窝啊!戳进心窝里还拧一下啊!

    “艹你妈的小杂种,你个biao子养的狗东西……”方思敏完全无意识地念出来,盯着屏幕,心里酝酿着回复的内容。

    但话还没想出来,底下【社科专业教授】就来支援了,学着方思敏平日的口吻,回复【闪电侠】道:“看样说话的样子,我就知道你是个没文化的瘪三。方博士的水平,就算是100个秦天才加起来也不可能比得过。水平高就是水平高,方博士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秦天才的骗局,也是不可否认的。秦天才已经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你们这些人,怎么狡辩都没有用。”

    方思敏一看到这条,心头的怒火陡然消散。

    不过由于想不出该怎么反驳,所以他只能在下面回【社科专业教授】道:“不用跟这种睁眼说瞎话的人计较,他们不知道他们自己有多愚昧无知。”

    “卧槽……”瓯医寝室里头,林手谈无语地对汪大冲摇了摇头,指着屏幕道,“这狗日的,根本没有脸皮这个概念啊,能自说自话到这种程度,算不算精神病?”

    “当然算啊。”汪大冲聚精会神地操作着自己的兽族小苦工,头也不回地说道,“所以你没事跟这种极品扯淡,你是不是脑子也出问题了?”

    “滚。是你先上的论坛好不好?”林手谈没好气道。

    汪大冲淡淡道:“对,不过我已经下了。”

    林手谈磨了磨牙,又自言自语道:“妈逼的,这些人,你跟他们讲道理,他们就装瞎打滚;不跟他们理论,他们又说自己赢了。感觉真是无解啊!我现在好想按照彪哥给的那个地址,直接找去这个【社科专业教授】和【诺亚方舟】的家里,把他们摁在地上暴打一顿。”

    “得了吧,这些人你要是动他们一根头发,他们包准能赖你一辈子。”汪大冲一边操作一边说道,“一个在网上发发帖子,就觉得自己搞赢了一家大公司老总的人,连思维方式都是变|态的,正常人怎么可能搞得过?”

    “妈的,我就是气不过啊……”林手谈愤懑难平道,“我要是秦风,估计现在买凶杀人的心都有了。杀这种人,真的是完全没有负罪感。”

    汪大冲道:“秦风要是连这点忍耐力都没有,还当个毛的老总啊。那么大一家公司,以后哪天不被别人喷才叫不正常。再说了,搞不好秦风还真就没把这些人当回事。路边有疯狗在叫,就让它叫嘛,早晚会有专业的打狗人去处理了。自己动手的话,风险成本大,又没有收益,搭理它干嘛?”

    林手谈被汪大冲教育得无话可说。

    他默默打开微博网的贴吧,又见到一群张靓影和苏糖的粉丝在底下骂秦风是陈世美,中间还夹杂着许多类似【诺亚方舟】的生物,仿佛找到秦风“出轨”的铁证,就等同于找到秦风“论文代笔”的铁证一样,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

    林手谈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秦风真是越来越风骚了啊,连超女都勾搭上了。”

    汪大冲问道:“春哥吗?”

    林手谈道:“不是,另外一个。”

    汪大冲道:“不管是春哥还是秋哥,反正都是我的哥啊我的哥。”

    ……

    林手谈和汪大冲很自觉得扯到晚上10点半,就关灯休息了。

    但方思敏却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抽空吃了点东西后,体能稍微上来一些,终于想到了该怎么反驳林手谈的留言。然后一口气从10点钟开始,一直不停地给林手谈发回复,直至将近12点,才说无可说地停了下来。这中间,见林手谈一直没有还嘴,方思敏便单方面宣布,自己又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加上【社科专业教授】一干人在底下捧臭脚,方思敏的心情终于彻底好转。

    眼见论坛上已经没有敌手,方思敏便又转移了战场,登上了贴吧。

    今晚的贴吧显然要比平时热闹不少。

    由于秦风的“出轨”,张靓影的粉丝和苏糖的部分粉丝选择了阵前倒戈,虽然并不支持方思敏这伙人,但共计秦风的火力却不弱。

    方思敏看得笑逐颜开,心说果然是得道者多助,再坚持几天,秦风肯定就要倒了。

    到时候秦朝科技不用说自然就要倒闭,秦风也会被学校开除。

    然后就是那些出版社的领导,一定会被处分,而他方思敏,虽然并不会从中获得任何利益,但是,历史将会记住他的马甲——【诺亚方舟】。

    方思敏越想越兴奋,意淫得不可自拔。

    他耍了一下f5,发现页面上又蹦出了一条新帖子,标题是《风雨夜我和美女校花的二三十》。

    这么值得鉴赏的文章,方思敏想都不想,直接就点了进去。

    扫了两眼,发现竟是以苏糖为女主角的18禁激情小说,顿时如获至宝。

    他秉着呼吸看了一会儿,体内渐渐有了某种冲动。

    强忍了三秒钟,方思敏终于没能忍住,飞快打开苏糖的微博首页,点进她的相册,导出一张身材曲线最明显的,然后急匆匆脱下裤子,将罪恶的手,伸向了桌上的卷纸……

    大概15秒之后,随着一声长长的喘息,方思敏提起了裤子。

    他盯着屏幕上的苏糖,满脸惋惜地叹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方思敏觉得,像苏糖这样的美女,即便不嫁给他,至少也不应该跟了秦风。

    如是一想,方思敏不由感到有些吃味。

    生理上泄压完毕的他,百无聊赖地坐在电脑前,不仅对自己的下半辈子毫无想法,就连下顿饭该吃点什么,也半点不在意。

    就那么跟个植物人似的发呆了足有半个小时,方思敏陡然坐直了身子,新建了一个word文件,在上面飞快地敲下了一行字——秦风已经涉嫌刑事犯罪。

    这个念头,显然是方思敏脑洞泄漏的结果。

    但这并不妨碍他一边脑汁外泄,一边搜肠刮肚地找“证据”往秦风身上贴“**犯”的标签。

    没错,方思敏此时的想法,就是苏糖很有可能就是被秦风诱骗的。

    这个全新的攻击角度,让方思敏又燃起了久违了创作*。

    他写得很慢,一边查找之前盟友们给出的证据,用以复制粘贴,一边细细阅读刑法的有关条例,打算将自己的学术水平秀出新高度,好展现他精通文理、学贯中西、知古明今的一面。

    就这样一边抄、一边抄、一边抄,方思敏拼拼接接了足有三个多小时,一直写到快凌晨5点,才终于完成了这篇“史诗级巨作”。

    得意洋洋地用【诺亚方舟】这个马甲把帖子往所有他有注册过帐号的地方一发,方思敏打了个哈欠,觉得今天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相当有成就感。

    从桌子底下掏出一包吃了一半的饼干,又去倒了杯水,方思敏盯着屏幕,边吃边喝,也不知道这顿到该算午饭还是晚饭,同时在心里默默感慨,像自己这么优秀杰出的人才,为什么国家和政府就不懂得珍惜他。反而像秦风那种投机取巧的,却能取得成功。

    “不是我的错,是这个社会有问题啊……”方思敏长叹一声。

    ……

    清晨5点半,方思敏用膳完毕。

    这个时段,网上几乎不存在秦风的支持者,所以在方思敏眼里,现在才是舆论最真实的时候,各大论坛形势一片大好。

    苏糖的贴吧毫无悬念的又被攻占了。

    今晚的爆吧主题非常少儿不宜,全都是各种限制级的小剧本。

    方思敏饱暖思***看得不行不行的,于是又搭上几张手纸的成本,花了半分钟脱裤子再穿裤子,爽过之后再眼睛发花地出面装好人道:“大家要克制,这个女孩子本身也是无辜的,只是上当受骗了而已。我们做人要有原则,要对事不对人。”

    可惜苏糖的贴吧里,这个点的人也不少,而且今天发帖的速度又快,不等盟友们找到他,方思敏的帖子就先被刷了下去。见此情况,方思敏不由摇了摇头,怀着满满的鄙视之情和身为博士的优越感,自言自语道:“还是盲流太多啊,中国人确实整体素质太低……”

    嘟囔着,随手刷新了一下页面,忽然又跳出一个新帖子,标题吓了方思敏一大跳——

    《大家注意点,政府好像也被秦风买通了》。

    方思敏忙点进去,里面只有一个链接。

    方思敏生怕中毒,先确定了一下链接的连接方向,见上面有“weibo”这个拼音,这才点了进去。

    页面跳转,跳出来的竟是《曲江日报》的官方微博。

    上面最新的一条,发表于今天5点30分整,明显是定时发布的。

    但是对方思敏来说,这条微博的发布时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标题确实很值得品味。

    “加强网络舆论管理,谨防逆历史潮流而动……”

    方思敏逐字默念出来,然后微微锁着眉头,开始往下读。

    读完第一段,方思敏觉得刚才那个网友说的没错,曲江省政府应该是被秦风收买了。他开始构思,等明天睡醒之后,该怎么把曲江省政府也骂进去。

    读完第二段,方思敏觉得写这篇文章的人,就应该拉出去千刀万剐。

    “什么记者,妓者还差不多……”方思敏满脸戾气,隔着电脑,别说区区一个《曲江日报》,就算曲江省省委他也不怕,大有一种“有种跨省来抓老子啊”的气势。

    然而,这气势却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短短十几秒之后,当读至文章的末尾,方思敏见到“有关部门及时出面”、“通过司法途径”、“追求法律责任”这几个字眼时,眼皮猛然跳了几下,刚才的那点戾气转瞬间就转变成了恐惧。

    他的心跳毫无征兆地地加速起来,本已渐渐出现的困意,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思敏紧张地赶紧把网页关掉,然后满地图开始删帖。

    只是现在删帖,显然已经太晚了。

    他今晚上花了3个多小时搞出来的那个帖子,这会儿早就转发得满世界都是,至于前些天发的那些,更是不晓得已经倒了多少手。

    “冷静,冷静,查不到我身上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网民而已……”方思敏这时终于觉得自己是普通网民了。

    眼见着删帖已经不不可违,帐号又是不能注销的,方思敏急急忙忙断开网络,再自作聪明地把之前的上网痕迹全都擦除掉,打算这几天暂时先不上网,避避风头。

    方思敏关了电脑,连刷牙洗脸都忘了,就匆匆钻回冰冷的被窝里。

    他瑟瑟发着抖,满脑子都是忽然有一群人冲到他家破门而入的场面,越想越怕,越怕越想,心跳久久降不下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