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二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以《曲江日报》的发行体量和行政级别,自然在全省所有的地级市,都有专门的分支印发站点,而这些印发站点,通常就是地级市的党报印刷厂。

    《东瓯日报》的印刷厂,就办在自家大楼的三楼。这层楼几乎全天不停电,每时每刻不是在印刷,就是在准备印刷,所以一年下来,机器的损耗也相当厉害。不过以东瓯市报业集团的财大气粗,区区几台万把块的印刷机根本不放在眼里,每年真正占支出大头的,还是各类行政费用,以及各种打着“外出采访”和“外出学习”旗号的旅游费。

    梁文金下午从市行政中心回来后,一直就没有回家。

    爱岗敬业地在办公室里吃过晚饭后,梁文金一边等消息,一边刷微博,刷到8点,有人敲响了他的办公室房门。

    梁文金拿起桌边的遥控器,把电子锁打开,伴随着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文印处主任推门进来,毕恭毕敬地对梁文金道:“梁总,《曲江日报》明天的版面发过来了。”

    梁文金马上问道:“有秦风的消息吗?”

    “不好说,没有具体点到名字啊……”文印处处长道。

    梁文金道:“发过来给我看一下。”

    处长回答:“已经发到你邮箱里了。”

    梁文金二话不说,立马收起网页,把邮箱打开。

    文印处处长走到他身边,指着屏幕道:“喏,就是这个,《加强网络舆论监管,谨防逆历史潮流而动》,是一篇评论。”

    梁文金把文件打开,飞快地阅读了一遍,读到一半,就已经确认了省里的意思,又问身边的处长道:“这个登在哪一面上?”

    处长笑道:“头版。”

    “好!”梁文金这下心头大定,吩咐道,“《曲江日报》马上开印吧,咱们自己的,再重新排个版,把今天建波、红燕他们写的那些内容,全都加上去,明天的社会版加开两个版面,要是凑不够的话,随便放几个广告上去,就当卖顺水人情了。”

    “梁总,我看用不着广告,建波和红燕今天拿来的材料多得很,我看两个版面还不见得能装得下。”处长笑道,“不过咱们搞得这么大张旗鼓的,是不是有点过啊?”

    “过个屁!”梁文金略微有点兴奋过度,“人家刁书记都批示全省各政府部门一起学习了,要不是秦风现在人不在东瓯市,咱们市领导早去请人家讲课了你信不信?”

    处长听得咋舌道:“那个小孩有这么厉害啊?”

    “别小孩小孩的了,再过几年就大学毕业了,到时候正式上了台面,咱们还指不定有没有资格和他平起平坐呢。”梁文金叹道。

    ……

    早上7点半,黄秋静的车子稳稳地在中心区区府大门前停下。身怀六甲的金明月,困难地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然后和黄秋静挥挥手,便转身朝大门里面走去。门前站岗的保安,很是谄媚地做了个要搀扶她的动作,金明月微笑着摇摇头,然后说了声谢谢。

    政法委的办公室,就设在门楼里,省去了金明月不少的脚程。

    她早饭在家里吃过,所以直接就上了楼。

    这个点区里的年轻人们基本都还没来,所以楼里异常安静。

    金明月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前,推门进去,屋里还留闷了一晚上的空气,桌子上也乱糟糟的,显然没人帮她收拾。

    她走到窗前,先把窗户打开。

    然后自己拿了抹布,花几分钟功夫,把室内清理了一番。

    政法委的工作很忙,每天都有大量的“冤情”要处理,各种鸡毛蒜皮,相当疲于应付。

    但是金明月没办法。想在体制内好好生活下去,也为了将来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咬牙忍着。等过些日子到了预产期,以她现在的级别,接下来可以一次性带薪休假6个月,所以再熬一熬,苦日子也就到头了。

    收拾完办公室,金明月坐下来想了想今天的日程。

    早上有一个廉政建设的会议要开,下午已经安排好要接待一个重点信访对象,然后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还要去中心区刚刚落成的劳改中心看看,听说那个劳改中心的隔壁就是精神病院,所有劳动教育不过来的对象,全都可以关进医院里去电疗。整套作战计划简直完美。

    如是把今天的工作梳理了一番,金明月又拿起桌上的一份发言稿,细细地看了起来。稿子是区委办秘书科的小同志写的,听说前天晚上加班熬到凌晨2点多才回去,也是下了一番苦心。只是谁也没想到,原本说好明天要开的会,又被临时延迟到了今天,那个夜,算是白熬了。

    正看着发言稿,开着的房门被人敲了两下。

    每天早上负责分发报纸的保安,微笑着走进屋里,把三四份机关单位必订的报纸,放在了金明月的桌上,满脸灿烂的笑容道:“金书记,每天都来这么早,这么辛苦,要注意身体啊。”

    “嗯,谢谢。”金明月对谁都是可客客气气的。

    保安也不敢再多说几句,发过招呼,就马上出了门,朝隔壁房间走去。

    金明月盯着外面看了一会儿,慢慢放下手里的发言稿,然后抽出一份《曲江日报》。

    先扫了一眼今天的头条,上面的内容是省委一把手昨天的关于曲江省2005年经济建设工作总结会议讲话。金明月只看了几个加粗的大标题,大概体会了一下省里的意思,就马上放到了一边。反正距离她管经济这方面的工作,前头还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十年之内,肯定是轮不到她来带领中心区人民奔小康的。

    走马观花地解决完省里的报纸,金明月又拿起了东瓯市本地的报纸。

    相对于政治意义更大的省委党报,自家的报纸,金明月其实才真的感兴趣。

    因为报纸上的那些人,她基本上都认识,读起来相当于有归属感。

    拿起《东瓯日报》,金明月明显感觉今天的报纸厚度,和以往有所区别。

    她很聪明地直接把报纸的整版全都翻了一下,翻到中间的社会版时,果然有意外发现。

    只见报纸的第七版和第八版,整整一个半大版面上,铺天盖地全都是关于秦风创业的故事,最开头的大标题,更是惊悚得让她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立功、立言、立德——青年商业骄子秦风,开创我市又一先河》。

    金明月长吸一口气,然后连忙细细阅读起上面的内容。

    对于秦风是怎么发家的,全市上下恐怕没有人会比她这个黄秋静的枕边人更清楚,但金明月读下来后却发现,原来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还挺多。

    比方说秦风退学的原因是受到学校的不公正对待,在酒店里打工的时间也只有短短一个多月,后来在路边卖烤串,一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十八中后巷的那间店铺,居然是间“鬼屋”……

    鲁建波的文笔确实很好。

    秦风普普通通的初期创业生涯,被他写得相当有趣。

    而后半段秦风在获得“投资人”投资的那一段,就明显是梁文金的风格,春秋笔法运用得相当纯熟,写了一大堆,明明关键人物都没点到,但就是能让读者看懂,秦风确实是“独自担纲”,一手搭起了秦朝科技的台子,也就是现在网上正热的微博网。

    金明月看得不快也不慢,不知不觉,等她看到结尾处,一笔带过地提到秦朝科技即将和湘南卫视展开合作后面的那个句号时,时间已经过了8点20分。

    金明月看了眼时间,连忙把报纸收拾起来,准备要出门去开会。

    可刚打算起身,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她的顶头上司,中心区政法委书记何元科匆匆走进来,显得很焦急道:“明月,早上的会我们不用去开了,你先跟我去一趟似的,市政法委说要紧急研究一个问题。”

    金明月奇怪道:“研究什么问题?”

    何元科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嗓门道:“市里打算要抓几个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