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二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走进的会议室,他自然而然地坐在首席的老板椅上,左右两边,全都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忽然,一道不知从何处打下的光,忽然照亮了会议长桌的远端,一张精致绝伦的面孔,就那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灯光之下。伴随着前世听过的某成人用品广告片的配乐,跪在桌上的苏糖,扭动着性感的身姿,一步一步朝着他爬去。室内仿佛有风吹过,吹起苏糖乌黑的长发,这时秦风才恍然发现,她居然只穿了一件雪白的衬衫,大开着的领口被风一吹,便露出了里头一片雪白的风光。

    秦风本能地喉结一动,咽下一口口水。

    眼见自家的性感小野猫越来越近,秦风感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往某处集中。

    秦风忍无可忍,推开椅子猛站起来。

    正要动手解裤腰带,苏糖却已经到了他的跟前。

    她直起身子,双手捧住秦风的脸,眼神迷离而魅惑地望着他,红润温软的嘴唇微微张开,浑身上下所散发的气息,拨弄着秦风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秦风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肢,胯部往前一顶。

    “嗯~”苏糖一声嘤咛,听得秦风瞬间兽血沸腾。

    这场面,没法忍了。

    “阿蜜……”他轻声唤着,另一只手已经从苏糖那件敞开的白衬衫的下摆伸进去,重重地抓住了一只柔软的大白兔。

    苏糖的身子微微一颤,说道:“帅哥,接电话啦!帅哥,接电话啦!”

    “我靠,搞什么啊,大清早的……”秦风眯着眼嘟囔,把夹在双腿间的抱枕踢了出去。

    放在床头的手机不住地响着,吵得秦风简直蛋疼——他难得做了个可以解决生理烦恼的美梦,谁想到正在关键处,就被不知道哪个煞笔给搅和了。

    忍着起床气外加欲求不满,秦风把手伸出被窝,闭着眼摸索了一阵,终于摸到手机,拿到耳边有气无力地接听道:“喂,谁啊……”

    “秦总,还没起床吗?我是章钊平,去年过年的时候咱们见过的,和你小叔一起……”

    “章钊平?”秦风先是迷糊了几秒钟,然后在脑子里找了一圈,忽然想起来对方是谁,顿时猛地一个激灵,瞬间就清醒了,大声道,“哦……章书记!章书记是吧?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

    5分钟后,秦风放下手机,困意算是彻底消失了。

    他掀开被子,光着身子坐在床沿上发呆了大概有两分钟,然后看了眼时间,见是早上8点40出头了,便给罗进打了个电话。

    过了几秒钟,罗进那边用和他刚才差不多的调调——显然是没睡醒的声音,接起电话道:“喂,秦总,什么事情啊?”

    秦风很直接道:“你现在去公安局报个案,随便在网上找个最近跳得最欢腾的,告他诽谤。”

    手机那头安静了整整三四秒,罗进才回过魂似的问道:“今天?”

    秦风道:“现在,马上。”

    “哦……哦……好……”罗进懵懵的,连说了几个字,然后又奇怪道,“秦总,怎么忽然就要……”

    “你别问那么多,直管去报案就是的。”秦风很粗暴地打断道。

    打完了这个电话,秦风紧接着又给关朝辉打了一通。

    不过这次对话的时间就很短,一共就两句话——

    “阿姨,省里的意见下来了,东瓯市的公安局动看来打算要抓人了,有进展我再联系你。”

    “好,我知道了。”

    ……

    把该说的话全都说完,秦风呼出一口气,揉了揉还有点发涨的太阳穴。

    昨晚上吃得太补,喝得太多,加上连日劳累,看样子是有点上火了。

    秦风从床上下来,没去拉紧闭的窗帘,而是打开了房间的灯。橘红色柔和的微光,让眼睛感觉很适应,秦风打算等以后买了新房子,就按照酒店的装修来弄,贵不贵不要紧,关键是要住得舒服。

    套上外套,走到卫生间洗漱了一番。

    然后坐在屋里发呆了一阵,门铃就被按响了。

    湘南卫视的办事效率,要比秦风想象中的高得多。昨晚上和电视台的大领导确认了合作项目的几条关键细节后,当时酒还没喝完,人家就已经把任务布置下去。

    秦风多少倒是能理解湘南卫视的焦急,眼见接下来就是年关了,全国各大卫视基本都已经偃旗息鼓,准备明年再战——至于说跨年晚会和地方台春晚,那应该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这年头,年底基本还是央视的天下。所以如果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搞出哪怕一点点小动作,湘南卫视也能轻松愉快地把其他地方台的风头改过去,甚至搞不好还能多吸引到许多计划之外的赞助。

    更不用说,这次秦朝科技开出的筹码,是保底2000万预算的超大型晚会。湘南卫视再家大业大,面对这种规模大到足以和春晚正面硬刚的项目,也不可能淡定得起来。

    秦风走出玄关,打开门,赵小洲和关彦平已经穿好了正装,两个人都精神奕奕的。能参加这么大场面的签约仪式,不兴奋简直说不过去。

    “秦总,车子准备好了,你是先吃饭还是马上就过去。”赵小洲问道。

    “马上走吧,去餐厅拿点包子,路上吃好了。”虽说大多数酒店都有自助餐厅的食品不准外带的臭规矩,但那些规矩显然是对一般人而言,到了秦风目前的这个段位,这种小规矩,就属于可以商量的范畴了。

    十分钟后,秦风坐进湘南卫视特地为他安排的礼宾车,吃着热乎乎的肉包,喝着暖烘烘的牛奶,悠哉悠哉往湘南卫视的总部大楼进发。

    在他身后,安靖和赵佳佳两拨人,各自打了一辆出租车,紧紧跟在秦风身后。

    关彦平今天打扮得人模狗样的,甚至又戴上了头一次见到秦风时穿的那双白手套,从上车开始,情绪就无比激动,不住地念道:“秦总,无敌啊,一个字签下去就是好几千万啊。怪不得资本家都该拉去枪毙啊,你说你们这些人,真是太遭人恨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坐在关彦平身边的赵小洲忍不住笑道,又问秦风,“秦总,这边签了字,咱们今天就能回去了吧。”

    “嗯。”秦风三两口把包子解决了,说道,“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还不少,咱们的宣传时间不多了,很快就要过年了,好多明星的档期问题也得考虑,还有赞助商现在一个都没拉来呢,我可是和湘南卫视的老总谈好了,他们负责拉明星,我们负责拉土豪,分工得明确。这些多事情,全都得赶在春晚之前一个月弄好,省得央视看咱们不爽,接下来这个月,你可是有的忙了。”

    赵小洲笑道:“你给我多发点奖金就行。”

    秦风直接耍起了无赖:“发奖金那得候总说了算,我也是工薪阶级啊……”

    ……

    半个小时后,车子缓缓驶近湘南卫视总部大楼。

    大楼外居然做了戒严,放眼望去,茫茫多的警察和保安,在距离大楼正门还有50多米的地方,就设下了护栏,一条红毯,从护栏入口处铺开,一直铺到大楼门口。护栏两侧,全都是手持长枪短炮的各路记者。虽然签约仪式的通知,是昨晚上11点才发出去的,但还是有为数不少的国内顶尖娱乐媒体,从京沪这些大城市赶过来捧场。

    跟在秦风后头的两个出租车里,安靖和赵佳佳反应各异。

    安靖很安静,发自肺腑地鄙视这些没文化的娱记。

    赵佳佳则是鄙视,皱着眉头很不客气地吐槽道:“这些跑娱乐新闻的是不是每天都打了针过来的,至于搞得这么热闹吗?我看那些明星就是被这些人给惯的,一个两个还当自己真是什么人物。”

    ——看,这就是体制内老员工对体制外大明星的真实态度。

    在绝大多数体制内工作人员的眼里,除非当明星的能混到省一级政协委员或者人大代表这样的高度,不然一律都可以无视。有那闲功夫关心小鲜肉昨晚上又和谁谁谁开房去了,倒不如把这个时间花在了解领导的业余爱好上。什么最佳年度新人,有我们家科长了不起吗?

    在湘南台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关彦平稳稳地把车停在了红毯外。

    车门一开,秦风走出车子,微微一抖赵小洲不知从哪里给他弄来的西服,刚要继续摆造型,就见十几个娱记一窝蜂地奋不顾身扑上来,长枪短炮恨不能往秦风嘴里塞,七嘴八舌地开始各种提问。湘南卫视和附近民警处理此类情况的经验丰富,保安人员马上护住秦风外里头走,匆匆忙忙跑完50米的红毯,走到大门口,湘南卫视的台长早就恭候大驾,和秦风握了握手,两人便相携进了楼。

    秦风边走边问道:“林台长,特地为我一个人搞个红毯,是不是太浪费了?”

    “怎么会浪费,接您这样的企业家,我们还嫌红毯太短了呢!”龙小姐在一旁很厚颜无耻地拍马道,浑然不顾秦风的主业其实是卖烤串的现实,然后又补充说“还有待会儿湘娱公司的艺人也会过来亮个相,让春春、笔笔、靓影她们,也来沾一沾您的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