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二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全场寂然。

    包括林啸东和安靖在内,没人能想到,秦风竟会这么突然地就说出这么一个不雅的词汇。饶是何老师主持经验老道,但在这种正式场合下遇上这么个情况,也算是生平头一回。他飞速转动着脑子,想要打圆场把这个关节给绕过去,可还没等他想好对策,那个“受了欺负”的娱记却是抢先发作起来,大声嚷嚷道:“秦总,你身为一个企业老总,难道就这点素质吗?”

    秦风心说齐思丽安排的这人反应挺快,转眼却发现另外有个人,满脸焦急地一边朝着他直摇头,一直不停地指着自己。

    秦风瞬间会意。

    我去?不是这货?

    秦风额头上挂下一丝黑线,暗暗腹诽齐思丽搞的什么暗号——现场来了这么多记者,有可能问苏糖是否整容这种问题的,没有十个也可能有七八个,这下好了,接头失败,炒作不成反炸锅。

    暗自蛋疼着,秦风只要硬着头皮,缓缓说道:“这位记者朋友,你看,我刚才只不过用比较不文明的口语,反问了你一句这关你什么事情,你就觉得受委屈了,受侮辱了,受欺负了。可你有没有想过,我跟你一样,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啊。而且轮年龄的话,你肯定比我还年长好多岁吧?你想一想,你比我大这么多岁,照理说肯定比我更有修养,更沉得住气,可结果呢,我说你一句,你照样急了。

    所以咱们将心比心,互相站在对方的立场来想一想。

    当你只有18岁的时候,血气方刚,压力还大,每天早上睁开眼,马上就想到有好几十人指着你吃饭,乱七八糟千头万绪的事情一大堆等着你去解决。然后就在这样的重压之下,好不容易一件事情上了正轨了,眼见着就要忙完了,这时候却忽然有个人打着采访的旗号冲上来,还显得特别为民请命的样子问你:诶,你老婆是不是人工的?我还充气的呢!

    这位记者大哥,说实在的,换了你在我这个位置,你恐怕就不止是说一句‘关你鸟事’这么简单了。还有,今天这是什么场合?这么大一个项目的签约仪式啊,你居然问我,我媳妇儿是不是整容整出来的,我的天,每年全国从县一级到全国,那么多明星大腕儿,你怎么就不去那边问问呢?大哥,你真觉得今天在这里,问这么低级又无聊的问题,这么做合适吗?”

    那提问的记者傻逼了。

    他这辈子见过能扯的人也不算少了,但像秦风这种能当着几百人面分分钟颠倒黑白的,还是头一个。而且最要命的是,刚才明明就是秦风犯的错,在场谁都看明白了,可秦风这一通说下来,愣是转而了道德制高点,气氛说变就变,反而倒打一耙,成了他的不是。

    提问的记者脑子有点乱。

    边上有好几个人,还在为刚才那句“充气的”偷笑不已。

    这头提问的记者正在犯晕,秦风那边又出招了,很娴熟地以退为进道:“这位记者大哥,刚才我也算一时冲动,爱老婆心切,你要是觉得不痛快,我先在这里跟你说声抱歉,对不住。不过咱们今天这场合这么严肃,类似的问题,接下来就不要问了,可以吧?还有其他记者朋友,我这招呼算是到位了吧?”

    底下众人面面相觑。

    刚才提问的那位,则是直接就淡出了他人视线,一场关公危机完美解决。

    秦风这边松了口气。

    何老师也跟着松了口气,暗暗跟秦风使了个“你牛逼”的眼色,然后赶紧说道:“秦总,刚才《曲江日报》这位记者提的第三个问题,您还没回答呢。”

    “嗯,好,那咱们就先言归正传。”秦风把话题拉扯了回来,“刚才提三个问题……”

    “微博网是否盈利,还有继续加大品牌宣传是否有意义。”安靖没拿麦克风,在底下喊了一下。

    秦风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对,是关于微博网盈利和市场拓展的问题。对这个问题,其实不用我回答,安老师应该心里也会有自己的答案。最近这几年,国内的创业热情很高,大量的投资人把钱投在it产业,以大资金对冲大风险。所以一个it公司早草创阶段,是否盈利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家公司是否正朝着预期的方向发展和壮大。而公司的收益,也并不在于它直接创造的产品价值,而是品牌做大做强后所带来的资本升值。

    至于微博网是否盈利,这个答案,很幸运是肯定的。

    依靠《开心菜园》这款附加游戏,微博网目前已经有了较为稳定的收入来源,不过由于我们的开销相对较大,这部分收益,目前还远远无法填补前期投资。但是我可以在这里负责任地说一句,微博网是目前国内最为优质的产品之一,上线2个月,注册用户超过1200万,日活跃用户超过800万,再等一年,我敢保证这么数字还能再至少翻两番。我们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注册用户破亿,日活跃用户数量,至少达到注册用户人数的60%。

    之所以有这个信心,是因为我们已经寻找到了最合适的产品推广方式,还有我们的团队,也在努力地升级改进用户体验。还有我们的投资方瓯投集团,会保证投入足够的资金,时刻维护网站的流畅运行。我今天在这里打个包票,哪怕一年之后,我们的注册用户达到2个亿,哪怕这2亿人同时在微博上偷菜,也绝对不会有一个人感觉网页变卡。

    如果你觉得卡,那肯定是电信的问题!”

    底下响起一阵笑声。

    赵佳佳的小助理,满脸欢乐地对赵佳佳道:“秦风他说话好逗啊!”

    “嗯。”赵佳佳应了一声,望着秦风的眸子里,充满了某种期盼的神色。

    要是自己将来的男朋友也能这么幽默风趣又潇洒该多好?

    赵佳佳不禁有点羡慕起苏糖来。

    秦风越说越来劲,又接着道:“今天这里要是有人开了微博做直播就好了,文字直播,然后最好是电信那边也正好开通了官方微博,正好又关注了这场直播。那电信那边,这时候就能直接跟我们做互动了。我说一句那是电信的问题,电信的人马上在底下抗议说这个锅我们不背!各位,这就是微博的优势啊。每个人,每个机构组织,只要你在做事情,你就可以自我营销,自我推广。所以我们秦朝科技做微博网有一句口号,叫作‘自己做自己的明星’。什么意思啊?就是在微博上,你自己就是一个中心节点,在所有那些关注你的人的眼里,你的一举一动都是有意义的。就跟哪个明星昨晚吃了什么,今天出门开什么车,家里养的狗是什么品种,这些东西,明明就是琐碎的生活日常啊,可粉丝就是喜欢看。你的粉丝关注你,明星的粉丝关注明星,这两者的本质,是一模一样的。”

    秦风这几乎都是在上课了。

    底下的娱记们听得入了神,个别人还真的傻乎乎地拿出笔记本电脑,准备用微博文字直播看看。

    何老师这时打断道:“秦总,还有一个问题,关于这次宣传是否有价值,这个问题您还没回答呢。”

    “哦,对!”秦风又回想起来,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安老师肯定同样也有自己的答案。那我的想法很简单,肯定有价值。中国现在有4亿网民,再过10年,这个数字起码能再翻一倍,8个亿。8亿体量的潜在用户,这是什么概念?全欧洲加起来也就这么多人。而如果我们能做到,让一个产品有8亿用户,这就不是简单的市场概念了,这将成为一个文化现象。文化品牌、文化价值,是不能简单地用钱来计算的。所以花几千万做一场能在最短时间内,让全国所有的潜在用户认识到我们这个产品的活动,这个投入有价值吗?肯定值。因为微博的定位,就是要成为网络上的联系工具,每一个微博帐号,就是网络时代的手机号码,不仅应该做到人手一号,而且还有可能一人多号。我们的服务目标,也不仅仅是一个固定区域上的固定群体,我们的服务对象,将是整整一代人甚至好几代人。相比这个目标,任何投资,都是值得的。”

    全场已经被秦风吹炸了。

    林啸东呆呆地看着秦风,觉得这孩子画大饼的能力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传销大师还销魂。

    秦风微笑着看着安靖。

    安靖懵了一会儿,忍不住轻轻鼓起掌来。这掌声很快感染了场下其他的人,随着各个角落开始有人跟着鼓掌,掌声很快就响彻了整个演播室。

    礼湘躲在后台,满脸见鬼的模样,对维嘉道:“这个人也能说了吧,要是天底下的嘉宾都这样,咱们俩都可以失业了。”

    维嘉呵呵道:“要是没这口才,怎么可能拉得来投资啊,我听说马老板也特别能说会道。”

    礼湘问:“哪个马老板?”

    “当然是淘宝啊!”维嘉调笑道,“你怎么这都不知道?怎么年纪轻轻的,做人就out了啊……”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