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二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铃铃铃……”

    瓯大音乐学院专属的教学楼,早早地就响起了下课的铃声。

    莺莺燕燕的姑娘们,三五成堆地陆陆续续从教室里出来,虽然都已经换上了厚实的冬衣,但由于搭配得都相当不错,所以风景依然亮眼。

    苏糖和郑洋洋手牵着手,思思和慧慧跟在她俩身后,像往常一样说说笑笑着,打算下午去市区逛街。今天下午和明天早上她们全都没课,生活幸福得简直要开花。

    苏糖拿出手机,给秦风打了个电话,但听到提示关机,不由嘟了嘟嘴。

    “才几天没见啊,要不要这么骚?”思思在苏糖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赞道,“哇,手感真好。”

    “干嘛呀?”苏糖蹙着眉头嗔怪道。

    慧慧立马帮苏糖说话,责怪思思道:“你不要这么色好不好,老板娘要是被你摸出感觉了,找哪个来泄火?庞思思同学,你还想不想拿工资了?寒假还想不想去京城拍电视剧了?”

    “啊……我错了,我错了,女王,啊不,女神……”思思演得特别浮夸,特别狗腿,拉住苏糖另外一只手,不停地摇啊晃啊。

    苏糖却不理她,自言自语地嘀咕道:“怎么这几天老是关机。”

    思思立马又犯了贱,说道:“男人总关机,肯定是有外遇。”

    苏糖瞬间被思思说得心神不宁。

    郑洋洋这时忍不住道:“思思,你干嘛啊,老这么胡说八道的……”

    思思见苏糖满脸愁眉不展,连忙又对苏糖道:“阿蜜,我开玩笑的啊,你别这么认真好不好?秦风他又不是脑子被驴踢了,怎么可能放着你这么漂亮还身材好的不要,脑子进水去找别的女人?”

    “思思,他到底是脑子进水,还是脑子被驴踢了?”苏糖满眼幽怨地看着思思问道。

    思思道:“先被驴踢到头,然后掉进水里。”

    苏糖继续幽怨道:“你干嘛好端端没事地诅咒他?”

    思思弱弱道:“他不是出轨了吗……”

    苏糖沉默了两秒:“你走开,本宫不想再见到你。”

    宫廷剧演了一路,苏糖在回寝室的路上连续给秦风打了13个电话都没打通,回到寝室,马上拿半人高的娃娃撒气,在床上甩来甩去练散打。秦风昨晚上没给她打电话,这是两个人认识这么久以来,苏糖第二回和秦风失联超过24小时,因此内心相当焦躁。

    郑洋洋不理这个神经病,很有自己节奏地打开电脑,登上微博。

    然后扫了眼头条,迷蒙蒙的眼睛,倏然亮了起来。

    “阿蜜!我找到秦风了!”

    ……

    网络的神奇在于,只要有一个中间节点,你总能连接到你想要的东西。

    赵佳佳真的在演播室现场做起了微博网络直播。

    而由于她和东瓯市委宣传部是互相关注的,市委宣传部又是和微博网的官微互相关注的,于是当远在京城的刘慧普发现了这么个直播的玩意儿,立马就和赵佳佳取得了联系,最终通过赵佳佳的连线,实现了微博网官微的对外直播。有鉴于微博网官微在微博用户中的关注度,秦风和湘南卫视的这场签约仪式的下半场,便清清楚楚摆在了全国网民的面前。

    虽然只是文字,但还是引来了数量极多的一群吃瓜群众。

    秦风回答完安靖的问题后,受秦风之前的话题限制要求,各路记者一时间就很难问出有技术含量的问题。由于不能擦秦风私生活的边,娱记们转而把关注度都放在了林啸东身上,不过问来问去,大多也都和今年的超女有关,要不然就是明年湘南卫视的节目安排之类的。

    一直过了好久,等到某位娱记忽然开窍,问起了秦风最近有关网络骂战的问题,大家伙儿才纷纷反应过来,这个话题和私生活没关系,场面才重新热闹起来,问题也都回到了秦风身上。

    秦风见招拆招,对论文造假、入学违规、为富不仁这些老套的谣言,又做了一次现场澄清,等回答完最后一个记者的问题,何老师正要宣布今天的签约仪式暨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秦风却忽然又要过了话筒。

    “我最后再说一件事情。”秦风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舞台的正前方,神色严肃道,“关于最近这段时间,有一部分不明身份的人,在网上散布不实信息,故意抹黑我个人以及秦朝公司形象这件事,我今天早上已经正式向东瓯市公安局报案,相信不久之后就会得到公安机关的回复。如果能顺利立案,我会在第一时间在个人微博上告诉大家,到时候希望社会上有能力的正义之士,可以通过不违背法律的办法,帮助我们找到躲在屏幕后面,无端造谣、传谣,恶意攻击我们的那些不法分子。对这些人,秦朝科技一定会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追究他们的责任到底,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段文字,通过微博网的官微,火速被发往全国各地。

    与此同时,瓯大女生宿舍里一片尖叫。

    苏糖捂着嘴,一双大眼睛里满是诧异。

    这是要宣战了?

    被骂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要动手了?

    “早就该报案了!”郑洋洋愤愤不平。

    思思推了一下眼镜,有点不看好道:“这个不好找吧,网上发的帖子,就算被抓到了,也可以打死不认啊……”

    慧慧很残忍道:“那就直接打死吧,这些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

    湘南卫视1号演播室现场,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娱记们,这下可真是炸了。

    自打有了网络以来,每年被黑的明星几乎是呈爆炸趋势在往上飙。

    尤其是今年的李雨春,与其说是被捧红的,倒不如说是被喷红的。

    “春哥纯爷们儿,铁血真汉子”,这句打油诗,眼下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现场的娱记封了,差点让演播室的秩序崩掉。

    何老师喊了半天,才堪堪控制住场面,但现在时间不早,而这节目又是今晚之前就要剪出来的,于是便约法三章道:“各位,最后三个问题,问完就结束!”

    “我!我!”赵佳佳安静了一整场,这会儿终于来劲了,使劲喊道。

    秦风看到她,直接点名:“请把话筒交给东瓯电视台的那位记者。”

    现场工作人员马上把话筒传过去,赵佳佳拿到手,就语速飞快地说道:“秦总,请问你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报案,而且是向东瓯市公安局报案,而不是在京城报案。”

    秦风道:“之所以现在报案,是因为之前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更重要的事情急需处理,现在那些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我们到最近这两天,才总算腾出了足够的人手和时间。另外一点就是,我们之前也已经向外界做了许多澄清,国内的三家期刊出版社,也都给出了权威的、官方的证明,我们原本是寄希望于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可以自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那么如果能及时收手,我们也不会再做追求,这其实是给双方一个和解的机会。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期刊出版社的声明发出来之后,个别人对我们的污蔑反而变本加厉了。所以对于这部分不可理喻的人,我们只能采取法律手段。所以我也希望,有人能为我们提供有效的证据,秦朝科技公司会对为我们提供证据的网友,给予合理的经济上的感谢。至于说为什么在东瓯市报案,这个原因就更简单,因为秦朝科技的注册地址就是在东瓯市,京城那边的办公地点,是我们的分公司。”

    现场众人恍然大悟。

    而千里之外,东瓯市行政中心,政法委大楼内,徐毅光甫一收到消息,立马就把公安局的政委和第一副局长召唤过来。

    仨人神情凝重地围坐在局长办公室的茶几前,茶几上摆放着早就准备好的材料。

    那是一份名单。

    长长的一大串,大概有20多人。

    为首的几个,最近几天在网上声名赫赫。

    分别是【诺亚方舟】、【社科专业教授】、【检察官】、【刑事案件律师】……

    “曲江省境内的有8个,其他的全都是外省的。”政委指着名单说道。

    副局长道:“跨省抓捕,有难度啊,而且容易出问题……”

    徐毅光沉声问道:“立案了没?”

    副局长道:“刚刚完成立案。”

    徐毅光沉默片刻,眉头紧锁道:“既然立案了,那就组织人手开始行动吧。发帖比较少的那几个,就不要抓的,抓发帖比较多的那几个。”

    他拿了支笔,思考了一下,直接在第十个人后面,画了一条横线,想了一想,又把线涂掉,往上挪了几个位置,敲打道:“抓前6个,6个应该够了。如果有反抗的,或者报警的,那就直接押回来,带回东瓯市再审。”

    副局长问道:“抓回来以后关哪里?”

    徐毅光想了想,回答道:“有传播yin|秽内容的,就关进中心区看守所,当刑事犯罪处理;那些发造谣贴的,先关进劳教中心吧。”

    政委道:“徐局,劳教中心这几天关满了。”

    徐毅光目光一凛:“边上不是还有一幢楼吗?”

    政委嘴角直抽抽。

    劳教所边上那幢楼,芳名康宁,正是东瓯市的精神病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