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三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温暖的室内和煦如春,总算摘掉收腰带的王艳梅,满脸倦容地窝在客厅的沙发里,抱着软乎乎的小果儿,感觉自己累得像条死狗。她昨天刚刚结束了月子,原本还想抱着小女儿出去走走,可是早上刚给果儿换好干净的尿布,正要出门呢,家里忽然就来了一大群秦建国他妈那边的亲戚,浩浩荡荡十几号人,特地组团来的。

    王艳梅刚开始还挺纳闷,心说离过年可还有两个月啊,要拜年是不是太早了些。不想人家一进门,就拿出了一份今天的《东瓯日报》,王艳梅一看,好家伙,整整一个半的版面,全都被秦风承包。很显然,要说上回秦风在东瓯电视台的晚间新闻里露面了几秒钟,个别人心里还存在拈醋泛酸的心思故意不去提,可今天这回《东瓯日报》这般声势浩大,秦风家的这群势利亲戚就不能再装瞎了。秦风忽然间变得这么有出息,这条大腿不紧紧抱住,怎么对得起党和国家?

    王艳梅其实很不乐意跟秦建国这边的亲戚接触,一来确实不熟悉,见了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二来对他们的印象也极差,且不说去年过年时撕破脸的事情,就说今年暑假那会儿,秦风小舅婆家的那俩熊孩子居然大半夜的爬去阳台偷听秦风和苏糖那啥,后来被秦风揍了一顿,秦风的小舅婆还觉得自家孩子没错,理直气壮地反过来说秦风的不是。就冲这家教,这奇特扭曲的大脑回路,王艳梅就一万个不愿意见这群人。

    只是这些人来都来了,王艳梅也不好伸手去打笑脸人,唯有打起精神招唿着,一面把秦建国从店里叫回来。然后就这一整个早上加下午,这群人就一直待着,磕着瓜子聊着天,天南海北一通扯,反正话题从能扯回到秦风和苏糖身上。尤其是秦风的小舅婆,脸皮厚到令人发指,像是失忆了一般,半点没为上次的事情感到尴尬不说,还反过来跟王艳梅打听,问她秦风有没有办法把她的两个熊孙子弄去京城上学,问得王艳梅心里冷笑不止。

    而在一旁陪着的秦建国其实心里也多少有点吃味。

    这么些年,他家里最困难的时候,这些人连个影子都没出现过。现在秦风才刚一出名,这就忙不迭地跑来拉关系。而最令他无法接受的是,他的亲妈,秦风的奶奶这老太太从将近40年之前开始,就一直偏心秦建业,一直到了去年,他辞职下海跟儿子创业,明明赚了不少钱,可过年那会儿,老太太还是在私底下跟他翻了白眼,结结实实地训了他一顿。另外还有跟王艳梅结婚的事情,老太太也是一万个不满意,说什么娶个这么漂亮的,早晚也跟人跑了,说他就是好色,只知道找漂亮的,不知道找个会过日子的。而对秦风,老太太就更没话说,在她心里,秦风这个孙子,多年来一直显得可有可无,辍学了也就是随口一问,仿佛只要秦风能养活自己,日后不去麻烦他小叔,就算是万事大吉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几十年来不问理由但就是看大儿子不爽的老太太,今天一整天,嘴里却一直跟抹了蜜似的,不住地说着好话。一会儿讲秦风小时候怎么怎么聪明,一会儿说秦建国娶了王艳梅真是上辈子的福气,连带着秦风现在连亲事都定下了,苏糖这孩子怎么怎么好,将来小两口一定能如何如何。还催着王艳梅说,让秦风和苏糖早点把孩子生了,她以后可以帮秦风和苏糖带孩子……

    秦建国听得简直都无语了。

    明明是亲妈,却献媚到了这种程度,足可见自己打小生活在怎样一个亲情淡薄的家庭里。

    好不容易熬过午饭,家里一直闹哄哄到下午4点多,老太太才领着她的一群娘家人,跟秦建国和王艳梅道别离开秦建国只能庆幸,幸好秦风和苏糖现在不回家住了,否则这群人真指不定会隔三差五地往他家里跑,那才真叫悲剧。

    “哎哟,累死了,总算安静了……”把午饭后一直没时间洗的锅碗瓢盆全都收拾干净,坐到王艳梅身边直喘气。

    王艳梅有气无力道:“幸好我妈昨天就回家去了,不然今天要是在这里,隔夜饭都得听吐出来。”

    秦建国叹了口气。

    王艳梅瞥了眼已经被她拔掉的电话线,然后拿起茶几上那份她一整天都没来得及看的报纸,奇怪道:“小风到底在外面干什么了啊,怎么忽然间就……我真是看都看不懂了,你儿子怎么这么有本事?这些本事都是从哪儿学来的啊?”

    秦建国笑道:“关键是种子好。”

    王艳梅白了他一眼。

    秦建国忽然有点口干舌燥,往王艳梅身上凑过去,百爪挠心地样子道:“艳梅,咱们……”

    “急什么呀,天都还没黑呢!”王艳梅好笑又好气道,“你刚才还跟我说累呢。”

    “怎么不急啊,你到肚子到现在都几个月了你知不知道?我以为我干嘛每天早出晚归这么拼命干活啊,还不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反正家里没人,秦建国说话要多直接有多直接,伸手就去解王艳梅的上衣扣子。

    这动作稍微有点大,小果儿被弄醒过来,睁着圆熘熘的大眼睛,盯着爸爸猴急的样子,忽然张嘴就哭。秦建国瞬间被她哭得欲念全消。王艳梅笑着把秦建国的手拍开,道:“先去洗澡!”

    秦建国一怔,紧接着回过意思,急急忙忙就朝卫生间跑去,嘴里喊着:“5分钟!5分钟就好!”

    “男人怎么都这德性……”王艳梅好笑地说着,抱着已经醒过来的小女儿,又要哄她入睡。

    小果儿早上和下午也是被吵得够呛,秦建国家的那些个亲戚,轮流着你摸一下,他摸一下,王艳梅怎么看都觉得那些人的手不干净,生怕把果儿的小脸摸出什么毛病。

    熟练地抱着孩子,有节奏地轻拍着,不一会儿,浴室里的淋水声还响着,果儿就先睡着了。

    王艳梅把果儿放进小摇篮里,一时半会儿闲着没事,便打开电脑,登上了微博。

    刚一上号,看了眼今天的微博头条,见到又是有关秦风的消息,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能找到这么个女婿,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其中一半,也多亏自家阿蜜是个好女孩,打一开始就没嫌弃秦风的意思。如果换了个别的女孩子,也有苏糖那样的条件,搞不好就看不上两年前的秦风。

    “你姐眼光好啊……”王艳梅扭头对摇篮里的果儿说道。

    点开头条,王艳梅把今天的签约仪式文字直播飞快地往下拉,这么长的文章,她一般是不看的,而且以她最近这几个月来的经验,评论往往要比正文精彩得多。

    王艳梅直接把文章拉到最底下,一瞧底下的留言,很快就弄明白了今天的新闻要点。

    第一,秦风又要搞大事情了。

    第二,那些想搞秦风的人,他们自己就要出大事情了。

    而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林手谈和汪大冲刚下了课回到寝室。

    汪大冲急急忙忙打开他刚入手的笔记本电脑就是参加新生杯抽奖活动中的那台,一瞧今天微博上又有大新闻了,再读到秦风在仪式上承诺的“将为提供线索者提供经济上的感谢”,立马激动无比地跑出寝室,在走廊里高声喊道:“彪哥!彪哥把你上次人肉出来的骂秦总的那个煞笔的资料发给我,秦总又要发奖金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