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三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方思敏又醒了。

    睁开眼的时间,是晚上9点半出头。

    他觉得身体很疲劳。

    今天一整个白天,一直都是睡睡醒醒的,一方面是吓的,《曲江日报》上的那篇评论,让他一直提心吊胆的,差不多一睡着就会做梦。另一方面则是饿的,最近这半个月,他除了在网上喷,几乎没干半点正事儿,没有稿费,吃饭也只能省一点是一点,一天只吃两顿,每顿只吃一包便宜的饼干。不过由于昨天没出门,家里的饼干也吃完了,所以懒得出去的他,就一直饿到现在。

    方思敏虚弱地掀开被子,先摸了摸额头。

    然后自认为医学水平天下无敌的他,并不能摸出自己是否有高烧或者低烧,被从窗缝里透进的冷风吹了吹,他赶紧放弃这份无用功,哆哆嗦嗦先把衣服穿起来,然后跑进了厕所。

    既然在这个点醒来,方思敏也不打算再接着睡了。

    反正也根本就睡不着。

    他空着肚子,明明完全没什么东西可以排泄的,但还是坐在了马桶上,顺手取过了那本儿童科学读物,打算把昨天没看完的后半部分看完。

    过了大概2o分钟,卫生间里响起冲水的声音。

    方思敏艰难地提起裤子,兴趣缺缺地把那本儿童读物扔到了一边。

    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浪费时间了,还有多好国家大事,急需他去处理。

    饿得双手颤地刷牙洗脸完毕,方思敏感觉精神稍微好了一些。

    他习惯性地坐到电脑前,盯着屏幕半天,但还是没有勇气开机。

    然后又犹犹豫豫了2o分钟,他终于决定,先出去吃顿饭。

    从杂乱不堪的抽屉里,拿出仅剩的几十块零钱,方思敏走到卫生间,先梳理了一下他的地中海,然后找出一身以他的审美感觉还不错的衣服,穿上皮鞋,出了门。

    晚上1o点多钟的小县城,气温已经很低。

    方思敏的衣服又不够厚,走出住宅楼,晚风一吹,他不由得狠狠打了个哆嗦,然后连续几个喷嚏,喷得鼻子生疼,飞蝇症都出来了。

    出了小区的门,沿着马路,方思敏心里颇有点抵触地朝着不远处正热闹的路边摊走去。

    他觉得那些大半夜在路边摊喝啤酒、吹牛逼的社会中年,简直就是社会的累赘,这些平均学历不到本科的渣渣,就应该老老实实去工地搬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生活过得比他堂堂的留美博士还滋润。

    这个社会的财富分配机制很有问题!

    方思敏如是想道。

    到了摊子前,方思敏咬牙跟老板要了一碗牛肉面,然后挑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片刻之后,面条上来,方思敏见里面的牛肉只有寥寥几块,又咬牙切齿地诅咒全世界的路边摊全都倒闭破产,明天这个摊子就被城管抄家。

    怀着如此剧烈的深仇大恨,饿极了的方思敏,呼哧呼哧飞快把一碗面条吃完,最后连汤都没剩下,喝得底朝天。

    填报了肚子,方思敏对社会的仇恨减弱了许多。

    他又改变了想法,觉得这摊子还是不要查抄的好,因为他家方圆5oo米内,这家店铺是唯一通宵做生意的,而且相比门店,这里的东西,价格要便宜不少。

    可以说最近这十年以来,他一半的命,就是靠这家店给续着的。

    ……

    吃饱喝足,方思敏在回家的路上,又顺便用仅剩的几块钱,买了几包饼干。

    回到家门口,有着轻微被害妄想症的方思敏,掏出钥匙,轻轻把门推开,生怕门后有人埋伏,然后见门后没动静,他才蹑手蹑脚走进去。关门,开灯。方思敏在丁点大的屋子里走了一圈,确认刚才半小时内没人进来过,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百无聊赖的他,又坐到了电脑桌前。

    这回他只犹豫了半分钟,就打开了电脑。

    口头上的开机理由很正当,他要工作,他要写文章吃饭。

    但实际上,这很明显就是网瘾综合症。

    indos的开机音乐,让方思敏仿佛找回了灵魂。然而开机归开机,就在方思敏打算连网的时候,那未知的巨大恐惧,又迫使他掐掉了这个的念头。

    “不行,最近几天最好还是不要冒头比较安全……”方思敏自己也清楚,就凭他最近这半个月在网上造的谣,如果秦风真要追究他,肯定一抓一个准。当前形势下,装死是最好的办法。

    深吸了一口气,方思敏新建了一个ord文件夹,想要写点可以换饭吃的东西。

    然而这些年来已经习惯了先上网“搜集素材”,然后再“加工创作”的他,此时大脑里却是一片空白。没了网络,他感觉自己连半个标点符号都敲不出来。

    “秦风,我艹你妈……”方思敏把这一切罪过全都推在了秦风身上,他狠狠地骂着,抓了抓头皮,忽然间,眼睛一亮,匆匆跑去卫生间,拿来了一大捆儿童科学读物。

    天无绝人之路,果然还是有东西可以参考借鉴一下的。

    方思敏兴冲冲地随手翻开一页,但看到上面他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内容,再加上卧室毕竟不比厕所,缺少看书的客观环境,他一下子又没了激情和动力。方思敏把这一大堆课外读物扔在一边,仰天长叹了一声:“唉,国家真是不重视人才啊……”

    然后盯着略微霉黄的天花板看了半天,又坐直身子,在空荡荡的桌面上点来点去。

    他本身就不怎么玩游戏,所以电脑里也没有什么经典的单机游戏可以消磨时间。

    想了半天,方思敏闲着没事,最终又点开了每个男人电脑里都有的某个文件夹。

    很快,在这宁静的黑夜里,方思敏的小屋里,便响起了充满原始激情的喘息声。

    半分钟后,喘息声停止。

    方思敏勤俭持家地抽出三张纸巾,又放回去一张,窸窸窣窣一阵后,提起了裤子。

    “呼……”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不知怎么的,又好想上网去看看苏糖的微博。

    但是思来想去,还是认为不保险。

    就这么漫无目的地磨磨蹭蹭着,到了将近12点的时候,方思敏忽然在c盘现了新大6。

    扫雷!

    已经闲到蛋碎的方思敏,几乎是一下子就沉迷进了这个游戏。

    他先是花了1个小时,靠着持之以恒碰运气的战略思想,把低级扫雷玩到了3秒,破掉了他6年前创下的5秒钟纪录。

    然后又花了2个小时,靠着慢慢提升手加碰运气,把中级扫雷玩到了41秒,破掉了他8年前创下的48秒纪录。

    最后,他又饿着肚子,从凌晨3点半,一直玩到了天色亮,虽然没有破掉他1o年前创下的78秒的高级扫雷纪录,但是一晚上解开2o多把高级扫雷,还是让方思敏自得不已。

    “能力啊,这就是缜密的逻辑推理和计算能力啊……”方思敏觉得相当有成就感。

    眼见屋外都亮了,他赶紧去把窗帘拉上,不让阳光透进来。

    然后坐回到电脑前,随手关掉扫雷,下意识地就连上了网络,并且打开了网页。

    方思敏眨了眨眼,一下子又愣住了。

    自己怎么就……又连上了?

    方思敏心里惴惴不安的,迟疑了3秒之后,终于没能忍住上网的诱惑,一面在心里安慰自己,绝对没有理由出事,自己只是一个中年失意男人而已,一面又战战兢兢,登上了平日里最经常上去的那个论坛。只是这回,他特地先退出了帐号,以游客的身份上去。

    页面跳转,方思敏一眼就瞧见了今天——不对,应该是昨天的头条。

    上面的内容是,秦朝科技正式与芒果台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方思敏心里又泛起了酸,恨不能秦朝科技今天就倒闭,但是又忍不住手贱,点进了帖子。

    帖子不长,一共就三小段。

    方思敏飞快地浏览下来,读到末尾的时候,脸色刷一下就变得惨白。

    他浑身上下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不敢再在网上停留半秒钟,赶紧关掉网页,关机,拔网线,拔插头。要不是实在没闲钱,他甚至想把电脑都给砸了。

    心跳的度,比昨天看到《曲江日报》上的那篇文章时还要快得多。

    方思敏脱了衣服钻进被窝里瑟瑟抖,脑子里满是秦风已经报了案、搞不好很快就会有警察来抓他的念头。

    不得不说,被害妄想症这东西,有时候确实挺有预警意义的。

    只可惜,方思敏根本没别的地方可以去,他现在连火车的站票都舍不得买……

    巨大的精神压力和一整夜的通宵,让早已疲惫不堪的方思敏,很快就在不知不觉中睡去。

    天地间一片安详,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方思敏吵得醒了过来。

    “半夜”被人吵醒,方思敏的智商还没有完全归位,他没有马上起床,而是烦躁又恼怒地大声问道:“谁?!”

    屋外安静了两秒。

    温仲华眼圈有点黑,可眼神却是十分兴奋。

    他忍着笑,大声回答道:“社区的!社区送温暖!”

    方思敏听到“送温暖”三个字,还真以为社区过来送东西了,急急忙忙穿上衣服,走到门口,刚一把门打开,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就伸了进来。

    温仲华一把将方思敏按倒在地,反剪过他的双手,麻利地用手铐拷上。

    然后拿出一团早就准备好的布,塞进了他的嘴里。

    方思敏惊慌失措地呜呜叫着,另外两个人已经跑进屋里,半分钟不到,就把电脑主机搬了出来。

    方思敏眼见吃饭的东西被劫,不要命地扭动起来。

    温仲华直接一巴掌甩在他脸上,喝道:“老实点!我们是警察!”

    方思敏闻言,瞬间全身僵硬。

    他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这不科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