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三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光学材料研究基地的大项目,最近这段时间螺山镇上下全都忙成了狗。为了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负责主持全镇日常工作的镇长董希伯咬了咬牙,一口气新招了十几个临时工过来,其中3个是专门为秦建业服务的。一个文字秘书,一个专职司机,一个今年刚研究生毕业的高级助理,镇里的财政一时间压力山大。

    而就在董希伯为了全镇的工作差点累趴下的时候,秦建业却生活得非常滋润。不过这种滋润是浸在骨子里的,表面上看起来,秦建业也跟大部分人一样,每天都奔波在工作的前线——不是去市里和区里找领导们汇报工作顺便聊天、喝茶、吃吃饭,就是去其他兄弟街镇找同行们取经、学习,顺便聊天、喝茶吃吃饭。至于镇里的日常事务,需要开会的,他就去主持一下,或者听一听下面的报告,有需要讲话的地方,让秘书和助理凑一篇讲话稿出来就好。

    秦建业整天屁股不沾椅子,觉得自己也是为中心区的社会主义建设操碎了心。

    然而就在工作如此繁忙的情况下,我们的秦书记依然没有忽略自己的生活,把家里的老婆和孩子安排得井井有条。

    今天下午4点左右,体恤下属的秦书记,特地跟今天晚上要留在镇里值班的严晓海副镇长换了班,借口是工作太多,打算晚上在镇里秉烛办公。深知秦建业底细的严晓海瞬间想岔,还当秦建业是不是跟叶晓琴吵架了,露出一脸过来人“我懂的”的样子,点了点头,然后乐呵呵地闪了人。

    秦建业这边搞定了严晓海,转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关上门,就给叶晓琴打了个电话:“晓琴啊,我晚上在镇里值班,就不回去了。你随便带阿淼出去吃一下,嗯,嗯,忙啊,我这边你又不是不知道,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么多,市里盯得又紧。放心啦,明天星期六,有的是时间休息,我的身体你还用担心?”

    吧啦了五六分钟,秦建业挂了电话,脸上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他拿出钥匙,打开自己办公桌的抽屉,从空荡荡的抽屉里,取出了一盒未拆封的超薄小雨伞。

    这是他昨天中午,从市区回来的路上买的。

    而回想昨天中午那段美好的时光,秦建业就不由越发地期待今晚的重逢——哦,不对,是值班。

    嗯,就是值班!

    独自在办公室里坐到下午下班,秦建业装得跟没事儿人似的,又拖了十几分钟,才叫起今晚和他一起值班的几个人,先出去吃晚饭。

    螺山镇近来治安环境比较复杂,为了保证巡防力度,镇里头现在每天一共安排5个人值班。

    一个带班领导,一个中层干部,一个非干部的正式工,一个临时工,还有一个外聘的保安。这样出去巡街的时候,就显得比较有声势。代班的领导,也会觉得比较有面子。

    不过实际上,有的时候个别带班领导其实是不愿意这样,像个戴红袖章的居委会大妈似的,在街上闲逛的。好歹也是有级别的人,这种工作,难免会让他们觉得丢份。尤其是镇里的三大正科级巨头——书记、镇长和镇大任主任,这三位大哥如果不想出门,谁也不敢说些什么。

    所以今天晚饭过后,秦建业很理所当然地就没有从镇政府大楼里出来。

    剩下的城建办主任陆博,就只好笑嘻嘻地说:“那我逛一圈就回来。”

    秦建业当了官儿就不认人,在这位老朋友面前,摆谱摆到天上去,很不用用鼻孔看人家地回答道:“也不要太不当回事,发现什么问题,还是要及时报上来。”

    “对,对,那是。”陆博一边在心里骂开了花,说你个狗娘养的也不就是仗着侄子牛逼,给你混了官当当,人家又不是你儿子,你拽个丁丁啊!但脸上却是笑容灿烂,还很狗腿地点头哈腰道,“书记说的对。”

    陆博带着人一走,秦建业在办公室里坐了不到5分钟,就把小雨伞往上衣口袋里一塞,匆匆出了办公室,顺便锁了房门。

    漆黑的夜色下,螺山镇前山村一片萧条。

    整条大街已经开始在动作,路面被挖得坑坑洼洼的,居民们差不多已经全都搬走了,只剩下螺山宾馆还灯火辉煌。

    镇里晚上值班,领导原本是应该在办公楼里过夜的。

    不过这年头像螺山镇这种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当领导的总归还是特权不减。

    在螺山宾馆的顶层,秦建业特地让董希伯给他批了一间常住的套间。

    平时遇上需要过夜的情况,他通常都是在这里睡觉,所以就算这个点去螺山宾馆,宾馆里的工作人员也不会感到怀疑。

    像往常一样,秦建业刚进一宾馆的门,前台的服务员就笑着跟秦建业打了声招呼:“秦书记,今晚又值班啊?”

    “嗯。”秦建业微笑着回答,伸手接过了他那个房间的门卡。

    正要转身离开,那服务员忽然又叫住他,眼里闪着略显激动的亮光,问道:“秦书记,听说秦风是你侄子,是真的吗?”

    秦建业微微一顿,然后不由自主地露出相当得瑟的笑容,却又勉强装出半分淡定,回答道:“对。”

    “啊!真的啊!?”那服务员大声尖叫起来,“我就一直觉得,有一对经常来我们这里开房的小情侣,那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长得跟苏糖超级像的,一直都不敢确认,原来真的是他们两个!”

    “秦风……经常来这里开房?”秦建业瞬间笑容一收,显出一丝警惕。

    前台小姑娘点头道:“嗯,最近两个星期,差不多每个星期都会来开一次房。他们两个人,好像都是在这里读书吧?一个星期一次……也算挺正常了,有的学生就是没钱,不然恨不能每天都出来开房呢。秦风那么有钱,苏糖又那么漂亮,一个星期一次,我觉得……也挺克制了。”

    前台小姑娘满脸兴奋,什么该说的和不该说的话,统统忍不住地往外说。

    秦建业站在原地迟疑了半天,心想秦风现在还在外地,今天应该不会过来,淡淡一笑,道:“我上去了,有什么人找我的话,先打电话上来。”

    “好!”前台小姑娘激动不减,大声回答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