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三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螺山宾馆名义上挂着三星级的招牌,但其实也就比普通的招待所稍微高档点。

    因为是八十年代建的,纵然后来又装修了好几次,可规模总归没办法再往上提高,想尽办法扩建之后,依然只是个不伦不类的四层半的建筑。

    多出的半层,就是专门用来服务领导和贵宾的顶楼套房。

    秦建业承包了其中一间,电梯直通上去,走廊上连监控都没有,私密性相当大。

    不过最近几年,随着有钱的大学生越来越多,这边的半层夹层,也已经开始对外开放。

    秦建业只盼今晚最好没人上来。

    进了自己的房间,秦建业稍微把气息缓了一下,就马上拿出手机,给邹雅丽打了个电话。半分钟后,宾馆三楼的一间房间打开,一位妙龄少女,背着包从里面出来,进了电梯,却是往上面去——邹雅丽昨天回了一趟家,然后到了今天下午,就按照秦建业的吩咐,先到螺山宾馆开了房间,并且特地开在了三楼。

    半分钟后,邹雅丽出现在了秦建业的房间门前。

    按了一下门铃,秦建业立马就开了门,把邹雅丽拉进了房间里。

    连最起码的开场白都没有,秦建业把邹雅丽拉进怀里,直接就上手。

    胸部被秦建业重重地揉了两把,邹雅丽却欲拒还迎地把他推开,娇声道:“别急啊,你洗澡了没?身上怎么都是小饭馆的气味?”

    “洗什么呀,我都想了你一整天了……”秦建业腾出一只手,去扯邹雅丽的裤子。

    邹雅丽也不敢把动作做得太大,只能抓着秦建业在底下乱摸的手,撒娇道:“不要嘛,难闻死了,兴趣都搞没了……”

    “唉,真是麻烦。”秦建业很是有点不耐烦,但抬头一看邹雅丽娇滴滴的小模样,还是动了点小感情,他放开邹雅丽,又在她脸上摸了一把,道,“要不要一起洗?”

    “我洗过了。”邹雅丽笑道,“知道你晚上一定会来找我,我下午5点多就洗了。”

    “洗得这个早,今晚我要不来找你,你也会去找我吧?”秦建业道。

    “讨厌,你这人真坏……”邹雅丽娇嗔道。

    秦建业哈哈大笑。

    等秦建业进了房间,邹雅丽把刚才把秦建业摸得皱的衣服整了整,然后很自觉地脱下来,放好。浑身上下只留了内衣裤,然后乖乖地进了卧室,爬上了床。

    躺在柔软的酒店大床上,邹雅丽听着外头若有似无的水声,目光清冷清冷的,盯着床头灯呆。

    此时此刻,她并不觉得有多羞耻,但也不是完全不要脸。

    她自然知道秦建业是有家室的人,可她压根儿也没打算破坏秦建业的家庭——如果和别人的老公睡觉,不算是破坏家庭的一种方式的话。

    邹雅丽的想法很简单,她只是想通过秦建业这个渠道,用最省心省力的办法,找到一个能安身立命的地方。她家算不得贫穷,但也不富裕,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人家,爸妈很多年下岗后,一直靠给一些小企业打工赚点工资。她从初中成绩一般,高中成绩也一般,高考的时候水平挥了一下,踩着线上了二本,就去了杭城。

    在迷茫的三年多的大学时光里,她一直不知道自己毕业后该前往何方。而在这迷茫的过程中间,她和许多的小姑娘一样,在大学里找了个男朋友。男朋友很帅,除此之外,貌似没什么别的特长。大二暑假之前,她把自己的童贞交了出去,原本很想以后能一直和男朋友在一起,但去年分配实习单位的时候,男朋友被分回了外省,临别前,他请她吃了一顿麻辣烫,然后就提了分手。

    邹雅丽当时可想而知很痛苦。

    但她的男朋友很坦诚地告诉她,半年前他家里已经给他安排好了亲事,所以他其实已经和那个姑娘谈了半年的远程恋爱。这半年来,他一直在脚踏两条船。他还告诉邹雅丽,说他仍然爱她,但是他真的没办法养活她,还请邹雅丽原谅他。

    邹雅丽最终没能留住初恋男友,在杭城的小出租房里哭了三天。

    哭完后第四天,就找了个新的男朋友。

    新男友自称家里背景无敌,跟邹雅丽打包票说工作这种事情,他家里随随便便就能安排。

    邹雅丽信了他的邪,跟他睡了一个星期后,忽然听人说这货他家里就是个开小市的,他爸是个老赌棍,他妈是赌棍的媳妇儿,所以就算以后真嫁过去,日子也不见得能过得好。

    邹雅丽私底下偷偷调查了一下,确认自己的第二任只是吹牛逼了,立马就穿上裤子甩了他。

    到了这一步,邹雅丽就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不那么十分认真严肃了。

    她开始积极转变念头,觉得人生在世,还是本本分分过日子比较好。最好就是毕业之后,能找个稳定的单位,混一辈子也好,老老实实工作一辈子也行,反正总该让爸妈脸上有点光。至于结婚的问题,想来以自己的外形条件,找个踏实的男人,应该还是不难的。

    有了这种想法,邹雅丽还特地去买了国考和省考的参考书,打算一边实习,一边备战。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还没等到考试的报名时间,却先等来了秦建业。

    国庆节跟安靖回东瓯市的那天,秦建业请她和安靖吃了顿晚饭,晚饭之后安靖马上回了房间,而秦建业却敲开了她的房门。后面所以生的,反正就是一个膨胀到无视家庭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小女孩之间,水到渠成的一些内容。

    秦建业告诉她,螺山镇可能很快就会撤镇改街道,最不济,也应该是从螺山镇改成“螺山经济开区”,总之用不了几个月,镇里马上就会进行人员改组。到时候他会管编办多要几个编制,想来市里也不可能不给。

    然后后面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

    秦建业甚至跟她讨论起了操作的细节——

    先放出几个事业编制的招考名额,招一个内勤。

    招考要求分几点。第一,必须是应届毕业生,这样就帮邹雅丽刷掉了不止一半的竞争对手。第二,要求必须是文秘、新闻或者中文专业本科,这样既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同时又帮邹雅丽再次刷掉一部分对手。第三,要求政治面貌必须是党员。邹雅丽在大学里很乖,所以等今年实习期一过,就能稳稳地把预备党员的身份转正。这一条,至少又能干倒好多一片人。而要不是看在邹雅丽英语六级没过,秦建业说其实还能再多加好些限制条件。除了不能光明正大地要求招女性外,其他方面,完全可以按照邹雅丽的模版,蹭蹭把报考人员剔除掉。

    这样一来,在笔试之前,全市有资格报名的人,就已经少了一大堆。

    而在审核报名资格的时候,秦建业完全还可以利用审核的权力,先把一部分看样子就知道水平比较高的报考者挡在外面,操作上也很简单,只要回函说报名资料有误或者干脆回复报名审核未通过,对方便会被拦在门外。反正是镇里头自主招收的事业编制人员,区里就算知道有什么猫腻,这时候肯定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谁家还没干过几回类似的事情?

    如是这般一个萝卜一个坑地挖出来,邹雅丽这颗萝卜还没到考试,半只脚就已经踏进了体制内。

    等笔试成绩出来,只要不是挥得特别烂,她基本也就进面试了。

    而如果她进了面试,后面的事情,还需要担心吗?

    被男人骗了两次的邹雅丽觉得,秦建业这次应该不是说谎。

    堂堂一个国家干部,犯不着冒着被她举报的风险,跟她许下这样的承诺。

    所以邹雅丽睡秦建业,睡得心安理得。

    她不求什么,她只是想要过得轻松一点,而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