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三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10点出头,夜风越来越大。

    苏糖搬了张椅子坐在阳台上,跟望夫石似的盯着楼下的动静。

    这个点,宿舍区的小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楼下的宿管阿姨正掐着表等关门,然后洗洗睡觉。

    而更远处一点的保安亭里,年轻的保安也开始打起了哈欠——毕竟不是夏天,室外连虫子都不叫了,人生难免失去目标,只想一睡了之。

    “阿蜜,你进来等啊……”饱受冷风之苦的郑洋洋倚在门边,可怜兮兮地对苏糖道,“要不你先把门关掉行不行,我好想开暖气……”

    “嗯,你关门吧。”苏糖头也不回,很干脆地答应道。

    长长的头发在黑夜中飘啊飘的,叫郑洋洋很担心她如果等不到秦风回来,就会想不开从头上跳下去。这可是6楼,掉下去死不死倒是其次,关键是如果脸朝下毁了容的话,那才叫悲剧。

    “你进来等嘛,你不冷啊?”郑洋洋走到苏糖边上。

    老娘现在浑身热血沸腾……

    苏糖内心深处有个声音说道,嘴上却淡淡回答:“不冷。”

    “啊……受不了你们两个啊……”郑洋洋直接把秦风也包括了进去,“我不管了,我要开暖气了!”

    话音刚落,住宿区的大门外,慢慢停下了一辆轿车。

    车灯闪了两下,门口的年轻小保安走上前,低头跟车里的人说了句话,然后便快步跑回岗亭,给车子开道放行。

    “来了!”苏糖欣喜地喊道。

    小丫头从六楼飞奔到下楼时,秦风的车已经到了宿舍楼门口。

    宿管阿姨已然彻底对秦风和苏糖这俩货没了想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苏糖从楼里溜出来,坐进秦风的车里扬长而去。她目送车子远去,摇着头,叹了口气,然后随手关上了宿舍楼的大门。

    “那个小伙子,又把女娃子接走啦?”同住在楼里的楼管大叔,问自家婆娘道。

    宿管阿姨大声道:“什么小伙子哦,人家可是大老板,都上报纸上电视咯!”

    楼管大叔羡慕道:“卖**的,有钱就是好……”

    宿管阿姨神反应,直接听出这句话中潜在的“要是老子有钱也要包个漂亮女大学生”的意思,反口就问:“你想得美!就你这瓜皮样,给你钱你也讨不到这么漂亮的女娃子!”

    ……

    安靖中途改变了主意,改去了市区的王朝大酒店过夜。而关彦平在螺山镇的出租房也被清退了,秦风就让他中途下了车,先回市区的家里休息几天,然后自己开回大学城。

    当然,依然是无证驾驶。

    所以眼下车里只有秦风和苏糖两个人。

    苏糖坐进副驾驶座,车子缓缓驶出宿舍区,开上空无一人的大学城马路。

    然后慢慢驶到一盏路灯下,秦风停下了车。

    没有半句话,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汇,两人便同时转过身来抱住对方,秦风吻住苏糖的唇,甩了半天舌头,才放开了苏糖。

    苏糖眼里满是喜色,笑嘻嘻地挽过秦风的胳膊,把脑袋靠在秦风肩上,明知故问道:“想不想我?”

    秦风道:“不想。”

    苏糖不做声。

    果然秦风紧接着就来了句:“每天闭上眼都能看到你,根本用不着想。”

    小妮子明知秦风这是哄她开心,但还是忍不住真的开心,抬起头来,又在秦风脸上亲了一下。

    两个人就这么在路边腻歪了半天,秦风才重新发动车子,慢慢朝镇上开去,一边问道:“肚子饿不饿?”

    苏糖道:“不饿。”

    秦风道:“那直接去宾馆?”

    苏糖很坦然道:“嗯。”

    秦风又道:“现在不吃点,待会儿肯定会饿的。”

    苏糖道:“饿了就点外卖嘛,小吃街都搬到后山村去了,晚上照样营业的。”

    秦风点了点头,笑道:“前山村这么一搞,直接搞得跟鬼片片场似的。”

    苏糖道:“前几天本来还有人在前山村做生意的,不过全都被城管赶走了。”

    秦风道:“基层工作不容易啊……”

    苏糖笑道:“我看你小叔都快胖成猪了,哪里不容易了?”

    “阿蜜,看问题不能看表象啊。”秦风道,“你知道看到他表面上体重增加了,但本质上呢……”

    苏糖眨眼道:“本质上怎么了?”

    秦风道:“本质上那是三高加脂肪肝,身体压力相当大啊……”

    苏糖瘪嘴道:“这笑话好冷……”

    秦风握住她的手,认真道:“现在冷一点,待会儿热起来才有感觉。”

    苏糖神色娇羞地给了秦风一记卫生眼。

    开过螺山镇的鬼屋一条街,车子在螺山宾馆前稳稳停下。

    秦风和苏糖手牵着手,推开宾馆的大门,走到前台,秦风对正闭着眼打瞌睡的前台小姐轻声道:“你好,开间房。”

    前台小姑娘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到秦风和苏糖,先是一怔,旋即忽然两眼发亮,满脸激动地问苏糖道:“你是苏糖吧?”

    “啊?”苏糖虽然在网上很红,可生活中,仿佛明星似的被人这么喊出来,却还是头一遭。她看着服务员兴奋的样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下头,小声道,“是……”

    “我就知道是你们!”前台服务员嚷嚷道,“秦风,我今天在电视里看到你了!芒果台那个,是你吧?你早上不是在湘南吗?坐飞机回来的吗?”

    秦风满脸淡漠,有点无语。

    苏糖则尴尬地保持着微笑,不知该怎么把这位兴奋过去的群众哄下去。

    “小洁,你喊什么呢?”酒店的大堂经理被炸了出来。

    前台服务员指着秦风和苏糖大声叫唤:“经理,你看,秦风和苏糖又来开房了!”

    此话一出,秦风眼皮都跳了。

    干嘛呀?

    不过就是来啪啪啪而已,至于向全世界广播吗?

    看来爱情公寓必须得尽快建起来,螺山宾馆估计是不能久住了……

    “哦~秦总……”大堂经理想必也是没少看娱乐新闻的人,见到秦风和苏糖,状态并没有比前台小姐号多少,眉飞色舞着忙迎上来,赶紧和秦风握手,一边还嘘寒问暖道,“秦总,要开大床房吧?我们顶楼的大套房还空着一间,今天刚好打折,要不就那间吧?”

    “我们今天有打折吗?”前台小姐很疑惑地问道。

    经理默默地看她一眼。

    小姑娘终于会意过来,演得很浮夸道:“哦,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有!有打折!”

    秦风无话可说,淡淡笑道:“那就顶楼吧。”

    苏糖站在一旁低头不语,羞得满脸通红——虽说估计现在满世界都已经知道,她早就和秦风“千啪百睡”过了,但像这样被人指指点点着说开房,她脸皮上还是相当吃不消。

    前台小姐找出顶层的房卡,交到秦风手里。

    秦风淡淡接过,拉上已经快要把头埋进胸里的苏糖,快步然上了电梯。

    等电梯门关上,前台小姐笑容灿烂,赶紧低头给宾馆的同事发短信,满心八卦之火地传递秦风和苏糖正在螺山宾馆开房的消息。

    值班经理往前台上一靠,问道:“秦书记今晚好像也住在这里吧?”

    前台小姐嗯了一声。

    值班经理笑着说道:“现在这个时代,真是不一样了。我们那时候,别说开房了,和女孩子牵牵手都会脸红。要是和女孩子一起走在路上,被家里的亲戚看到了,脑子都会傻掉。你说等下秦风和秦书记要是在楼里撞见了,你猜他会不会好意思说,自己是和女朋友来开房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前台小姐很淡定道,“他们两个谈恋爱,全中国都知道了,现在谁谈恋爱还不出来开房啊?再说他们都订婚了……”

    “所以我说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生活作风就是随便。”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的值班经理,老气横秋地说道。

    ……

    秦风和苏糖来到顶楼的小半层,踏上软绵绵的地毯,苏糖双颊的绯红稍微消退了一些。

    她眼里水汪汪的,小声道:“感觉好难为情啊……”

    秦风很直男道:“没事,等以后生了孩子就稳了,保证你能光明磊落地跟人家讨论到底是超薄好还是螺纹好。”

    苏糖捶了秦风的胳膊一下。

    嘻嘻闹闹着走到房门口,秦风拿出房卡,在感应器上刷了一下,正要开门,身后的房门却先打了开来,然后就听一个女人嗲嗲地说道:“我累死了,下楼吃宵夜去了,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带吧!”

    秦风和苏糖闻言,不由转过了身。

    见到邹雅丽,秦风微微一皱眉头。

    邹雅丽却是惊讶得忘了说话,正懵逼间,她的房间里面,又走出来一个白胖子,语气中透着得意道:“我还没怎么用力了,你就吃不消了啊?”

    话音落下,刚好走到门口。

    秦建业抬望眼,正面撞见秦风,惊愕中差点仰天长啸。

    叔侄俩相视三秒,无语凝咽。

    秦风先回过神来,什么都没说,果断把苏糖拉进房间,直接关上了房门。

    秦建业却愣愣地呆住,脸上血色全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