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三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刘瑜交代了半天,才交代出瓯大新晋著名成人小说作家的名字叫赵文迪,秦风仔细回想了一下,才记起来那货是哪个,然后便觉得赵文迪做出这样的事情,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说是不生气,那是扯蛋,但秦风的气愤程度并不算太过剧烈。

    毕竟像苏糖这样的姑娘,被人视作性幻想对象完全不出意料。别说别人,就是秦风自己上辈子青春期那会儿,也没少对苏糖意|yin过。所以将心比心,以己度人,秦风觉得赵文迪这小伙子犯下点这样的错误,也是人之常情。只是把想法用文字记录下来,自己私底下爽爽也没问题,可眼下发到网上,搞出这么大的影响力,那就有点让人不痛快了——想是一回事,但在公众场合表示我要睡你媳妇儿,这显然就有点挑战秦风男性尊严的底线。

    即便秦风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在对这件事情的具体操作上,还是得有所表示。

    至少,肯定不能随随便便就把赵文迪那小子给放了。

    “刘老师,我先让人去公安局了解一下情况吧。我待会儿还有点事情,这件事情,我过几天再找时间联系你。”秦风没跟刘瑜多掰扯,直接挂了电话。

    从床头捡起苏糖的bra和保暖内衣,秦风走到卫生间,站在苏糖身后,先给这个热爱****的丫头,把她的32d罩上,一边关心道:“你怎么都不怕感冒啊?”

    苏糖把吹干的头发一甩,转过身,又让秦风把保暖内衣给她套上,笑着说道:“感觉像小时候爸妈给我穿衣服一样。”

    秦风笑了笑。

    苏糖又问:“刚才跟谁打电话呢?”

    “你听见了?”秦风很惊奇吹风机的声音那么大,两个房间隔得又那么远,这丫头居然也能听得到。

    可苏糖却没羞没臊地回答道:“我猜的啊!像我这么光溜溜地站在这里你居然都不出现,肯定不是在打电话就是在打飞机。”

    秦风满脸黑线。

    私底下没人的时候,这丫头的羞耻感已经是负数了。

    啪!

    秦风在苏糖"qiao tun"上一拍。

    苏糖嘻嘻笑着,反而贴上去,在秦风嘴上亲了一下,满口刚刷完牙的清香,道:“思思昨天跟我说,你打飞机就是对我的侮辱。”

    秦风无语道:“思思已经没救了,以后别跟她玩儿。”

    苏糖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秦风正色道,“我这么帅、这么猛、这么有钱,打飞机简直就是对人民币的侮辱,肯定是直接出去"zhao xiao jie"啊!”

    苏糖直接一口咬在秦风肩上。

    小妮子这下是来真的,咬得秦风呼天喊地,却把苏糖抱得更紧了些。

    苏糖半天后松开嘴,看着秦风肩上那一圈发紫的牙印,又心疼地低头舔了舔,说道:“你以后要是敢出去"zhao xiao jie",我就割了你的小丁丁泡酒。”

    秦风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那一定要找个大点的瓶子,不然装不下。”

    苏糖被这自恋又作妖的回答逗笑了,捶了秦风一拳。

    然后,彻底把最开始的问题忘在了脑后。

    秦风乐得苏糖健忘,这种被学生会同学当作高h黄文女主角的事情,还是不要被她知道的好。

    不然以这个丫头的脾气,她真的有可能会去找赵文迪单挑。

    摸摸抓抓、亲亲抱抱了半天,两个人总算把该穿的衣服都穿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门铃响起。

    秦风去开了门,果然是宾馆的服务员把早餐给送来了。

    “多少钱?”秦风掏着口袋问道。

    “6块。”服务员回答着,却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一边说道,“秦总,楼下来了好多记者啊……”

    “记者?”秦风颇为意外。

    “嗯。”服务员连连点头道,“都是一些娱乐报纸和杂志的记者,听说是昨天晚上,大老远从外地飞过来的。要不是我们经理拦着,现在肯定都跑到你门口来堵你了。”

    秦风打趣道:“搞这么大的阵仗来捧我,这样我做人容易膨胀啊。”

    说着,递给服务员一张10元的钞票。

    “啊,10块啊?我没零钱呀!”服务员眨了眨眼。

    秦风很干脆道:“当小费。”

    服务员更干脆:“谢谢秦总!”

    接过装早餐的塑料袋,秦风正要转身回去,想了一下,又指了指对门问道:“这间房,退房了没?”

    那服务员转头看了眼对门,奇怪地指着问道:“这间?”

    秦风见她一头雾水,估计秦建业昨晚上就应该已经退房了,笑了笑,道:“没事了,就是随便问一下,你先回去吧。”

    “哦……”服务员说着,又朝屋里多看了眼,可惜没看见苏糖。

    秦风转身关了门,打开塑料袋看了眼。

    除了两瓶牛奶,还有两个大肉包。

    “阿蜜,吃饭了。”秦风跟喊宠物似的。

    苏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起来,这会儿正盯着电视,来回换频道。

    秦风坐到她身边,把牛奶和包子递了过去,随口提醒了一句:“楼下来了好多记者,等下下楼的时候,要淡定点。”

    “记者?”苏糖接过牛奶和包子,插好吸管,边吃边问道,“怎么又来记者啦?”

    “不是你平时电视里看到的那种,这回是狗仔队……”秦风自己也觉得挺新鲜的,说道,“应该是来采访娱乐盛典的事情的。”

    秦风一说起这个,苏糖立马就有兴趣了,来劲道:“诶,诶,你们那个盛典什么时候办啊?哪些明星会去?”

    “时间现在还定不下来。”秦风道,“现在除了湘娱公司的那几个,别的好多明星,档期都还没定下来呢。还有到时候的颁奖流程、各种环节这些,连个具体的策划都还没弄好,反正湘南卫视那边是有的忙了。另外还有赞助商的事情,京城那边,慧普他们也还得到处跑,到处谈。筹备时间至少得一个月吧,拖得晚一点,一直拖到年前也说不定。”

    苏糖笑道:“那最好拖到大年二十九,跟春晚比比,看谁的收视率高。”

    秦风开玩笑道:“不敢比啊,要是上头不高兴了,明年不让办就完了。说起这个,这么大的活动,审批下来应该也挺麻烦的。京城那边要是不让弄,恐怕就只能在湘城找场地了。”

    “干嘛不在我们自己这里弄啊?”苏糖奇怪地问道。

    “东瓯市市政基础不行,搞不定这么大规模的活动。”秦风无奈道,“到时候有几百个大明星要过来,光警察、保安就得安排千八百人,这样市里的压力太大了,陈书记他血压吃不消。”

    “那就在杭城弄嘛!”苏糖又建议道,“反正你们集团的总部也在那边。”

    秦风笑道:“你考虑过曲江卫视的感受吗?”

    苏糖嘟了嘟嘴,小表情显得好纠结,说:“你们这么做人也太累了。”

    秦风揽过苏糖的肩,灌鸡汤道:“当一个人觉得累的时候,正说明他在走上坡路。”

    苏糖一手抓着包子,一手握着奶瓶,作沉思状想了几秒,然后很认真地说:“我最近这两个月,应该是在朝地心冲刺……”

    秦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苏糖很入戏地喊道:“夫君,我要堕落了,怎么办?”

    秦风道:“那就果断放弃人生吧,抓紧生个娃,好好教育,将来后代还能有点希望。”

    苏糖白了秦风一眼。

    “帅哥,接电话啦!帅哥,接电话啦!”秦风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

    秦风拿出来一看,是安靖打来的。

    他接通电话,安靖那头明显就是在机场大厅,对秦风道:“秦总,我要上飞机了。马老板那边我们已经在联系了,最快可能下个星期就能把时间安排下来。”

    “好的,那就辛苦安老师了。”秦风道,“直播的事情,你们可以直接跟酷浏网联系,或者找我们的副总刘慧普、王慧都可以。”

    “行,好的。”安靖连声道,“那您就等我们的通知吧,不见不散啊!”

    “嗯,不见不散。”秦风微笑道。

    机场那头,安靖挂了电话,转头看了眼老吴,还有精神莫名萎靡的邹雅丽,随口问道:“雅丽,最近两天在家里玩得太累了吗?咱们回杭城又要有的忙了,你可得打起精神呀!”

    “嗯……”邹雅丽听安靖和秦风通话,心里既不安又郁闷。

    天晓得这世界为什么这么小,她不过随便睡了个男人,居然就被人家的侄子看到了。

    而且更糟糕的是,秦建业的侄子居然是秦风,而以秦风和安靖的关系,接下来还有长达将近半年的实习期内,自己和秦风见面的机会,恐怕不会是一般的多……

    这个在别的实习生看来珍贵得不得了的工作环境,却让邹雅丽如临深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