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一不小心半只脚踏进娱乐圈的秦风,理论上和娱记们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前世看多了有关狗仔队的负面新闻,心里却也多少有点先入为主,不怎么待见这个群体。从电梯里出来,想象中的闪光灯闪瞎眼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坐在前堂等候的大概五六家媒体的记者,全都出乎意料地保持着斯斯文文的状态,并没有一拥而上,而是让其中一家较大的媒体做代表,上前跟秦风套起了近乎。相当有组织性和纪律性。

    秦风不好伸手去打笑脸人,毕竟人家也是连夜从沪城飞来的,虽说打了三折的机票不值几个钱,可人家花在这上面的时间和精力,还是值得尊重一下。不过被推举为代表的《环娱咨询》的记者,仅仅只是问了秦风和苏糖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又要求拍了一张秦风和苏糖在宾馆大堂的合照,便马上结束了采访。秦风有点看不懂这个套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没功夫去深究,索性也懒得多想,拉上苏糖便走。

    娱记们完全没有要继续跟踪的意思,目送着秦风的车子远去后,终于露出了本性。

    四五个记者举着相机,火速飞速奔向电梯,打算进房间实地勘察秦风和苏糖昨晚上留下的战斗痕迹。另外有两个则跑到前台,问前台小姐秦风昨晚上的消费状况,张嘴就是“他们用了几个套套”,问得前台的服务小姐面红耳赤。然而面对这群拿研究名人下三路情况当事业的专业八卦人员,宾馆的经理非但没有制止,反而很配合地把秦风和苏糖的开房记录全都贡献了出来。

    好在秦风和苏糖的关系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相比之下,反倒是无证驾驶这个硬伤比较要命。

    但是幸好,这些千里迢迢跑来关注秦风和苏糖的闺房之事的娱记之中,貌似没有一个人没注意到这点。

    秦风没有回学校的打算,出了宾馆,便一路朝市区驶去。

    刚才刘瑜的一通电话,让秦风总算回想起自己还有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没办。半个月前狄晓迪特地叮嘱过,让他尽快去见一见市重点办和建设局的领导们,把“爱情公寓”地块的投标和其他相关事宜落实一下。但是由于微博网的舆论风波,这件事被一拖再拖,直到现在,秦风还没和这些领导们见过面,而让罗进和王佳佳负责草拟的标书,也迟迟没送到他跟前。

    秦风不敢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所以下楼之前,就已经通知了罗进,让他先跟狄晓迪打听一下,重点办的几位领导今天是否能约出来。

    等车子开出螺山镇,进入南郊工业区,罗进的回电就来了。

    苏糖帮秦风接了电话,然后听罗进说道:“老板娘,你跟秦总说一下,狄主任那边已经把几个领导请出来了,现在正往厚福山庄去,他让你们现在一起过去吃午饭。”

    “厚福山庄?”苏糖对这个高配版农家乐的名字已经没印象了。

    秦风却是记得很清楚,侯聚义送他的那张高级会员卡,可都一直在他的钱包里放着呢。

    “跟他说,知道了。”秦风转头对苏糖道。

    “知道了。”苏糖原文转达。

    挂了电话,苏糖努力想了想,问秦风道:“是我们暑假去过的那个地方吗?”

    “对。”秦风目视前方,微笑道,“看样子我们这个周末,又有免费的酒店可以住了。”

    “对哦……”苏糖有点小遗憾的样子道,“早知道昨天晚上直接过去就好了嘛,那边设施高档多了,还不用花钱……”

    秦风笑道:“姐姐呀,开车过去2个多小时,中间十几个红灯,要担风险的好不好?”

    苏糖听秦风说起这茬,马上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考驾照啊?”

    “其实什么时候都可以,关键是得有空闲。”秦风道,“我原先是打算等到寒假,带你一起去把驾照考出来。不过今年你是没办法了,等期末考完试,马上就要进剧组,我这边年前肯定也还有好多事情要忙活,搞不好连期末考试都得请假。”

    苏糖幽幽道:“我也好想请假不去考……”

    秦风转头看了苏糖一眼,问道:“你有逃过课吗?”

    苏糖弱弱道:“已经两次了……”

    秦风忽然很认真道:“以后别逃课了,要好好学习。”

    苏糖不服道:“你都逃半个学期了,还好意思说我?”

    “我跟你不一样,我是天才啊!”秦风语重心长地吹牛逼道,“上课于我如浮云,奖学金于我如粪土。可你不是我啊,再说瓯大也不是什么好学校,你要是在大学里混四年,等混到毕业了,水平反而还没高三毕业那时候高要有这四年闲工夫,还不如留在家里给我生孩子呢!反正一孕傻三年,算算这个投入产出,还是生孩子比较赚。”

    “你干嘛呀,这两天老是生生生的……”苏糖表示烦躁道。

    “我只是隐隐有种预感,你可能要怀孕了。”秦风叹道,“都这么多次了,没理由不中标啊……”

    苏糖安静了一下,小声问道:“我要是现在怀孕了,会不会很怪啊?我们连20岁都还没到……”

    “这有什么,农村里18岁当爸妈的多了去了。”秦风一脸理所当然。

    苏糖却质疑道:“不过合法生育年龄,好像是男的20岁,女的20岁吧?要是18岁就生下来,孩子不就是黑户了?”

    “也对哦……”秦风恍然,又奇怪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应该是上课的时候教的吧,《思想品德与法律基础》……”苏糖不太确定地说道。

    正说着,前方忽然有个交警朝着他们招了招手。

    秦风忍不住我操了一声,心里几万只神兽奔腾而过。

    常在河边走,终于还是湿了……

    他慢慢地把车停在路边,交警走上前来,敬了个礼,说道:“你好,请出示一下驾照。”

    秦风无语地捂住额头,正打算坦白从宽,身后忽然响了两声鸣笛。

    那交警扭头望去,就见到一辆挂市府牌照的车里,走出来一个帅得没天理的年轻人。

    狄晓迪走到秦风车旁,朝里头看了看,和秦风对视一眼,马上直起腰来对交警道:“这车怎么了?”

    那交警一愣。

    狄晓迪已经把工作证掏出来,递了上去,对那交警道:“你们徐局就在后面,马上就过来了,有什么事情,改天再处理行吗?”

    交警再次发愣,傻傻问道:“哪个徐局?”

    狄晓迪微微一笑:“你们这一块,有几个徐局啊?”

    交警没啃声,低头看了看狄晓迪的工作证,见上面写着市发改委政策处副主任,心想市领导得罪不起,默默地退了一步。

    “下次开车小心点,你刚才并线了。”交警对车里的秦风说了句,然后把工作证交还给了狄晓迪,执法水平相当经得起考验。

    狄晓迪没多话,跟秦风点了下头,转身便走。

    秦风松了口气。

    然后苏糖来了句:“好帅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