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厚福山庄的面积极大,建筑又很分散,小电车开了十几分钟,才到了吃饭的地方。 .

    和上回来时的室外小竹屋不同,这回狄晓迪订的房间私密性很强,是一间装修风格比较居家的包厢,让人进门后不由自主地想要脱鞋子。

    之前没露面的市重点办掌门人稽洪利,已经早了秦风他们一步到场。闻着满屋子的茶香,秦风估计这位在市委三大办公室居首的大老爷,就算这里等了没半小时,至少也有二十分钟了。

    “小狄,等你这顿饭可真是不容易啊,要不是害怕付不起包厢费,我都想逃跑了。”众人一进屋,稽洪利就拿着狄晓迪开涮。

    狄晓迪忙跟稽老爷赔不是,然后又分别把秦风和苏糖给对方介绍了一下。

    稽洪利眼睛发亮地上下打量了苏糖一番,笑道:“咱们的大明星,真人看起来比网上的照片更漂亮啊!”

    苏糖不好意思地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离明星还差得远呢……”

    “小姑娘,这就别谦虚了。最近半个月,我每天早上只要打开电脑,网页上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你。你要不是明星,还能有谁是明星啊?”徐毅光笑着说道,径直走到稽洪利对面坐下,然后拿过了他跟前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可他倒了却不喝,只是用来清洗了一下茶具,接着居然又还了回去。这赤|luo|裸的老子就是拿你当根毛的举动,让眼力劲儿向来十分不错的秦风,马上就意识到这两位官爷可能是平日里不太对付。

    稽洪利虽是低职高配的正处级干部,但对面市委常委头衔加身的徐毅光,也确实没有什么办法。

    他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旋即又露出微笑,起身招呼秦风道:“秦老板,我可是等你好多天了,你要是再不现身,我都打算去大学城找你了。”

    秦风顾及着徐毅光的情绪,便不好对稽洪利太过热情,和他握了握手,客客气气地微笑道:“稽主任想找我,打个电话就是了。”

    就这么寒暄了一句,便马上放开了手。

    这顿饭连菜都还没上,秦风就觉得有点心累了。

    要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比跟领导吃饭更累的,恐怕就是跟一大群领导在同一桌上吃饭了。即便不是公门中人,秦风也能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笼罩在这个饭局上的压力。更别提往日里在领导们身边陪吃陪喝的所以别看那些中层股级干部个顶个的肥头大耳,可人家哪里是吃胖的,摆明了是明明吃不下还要硬吃,硬生生撑胖的。

    狄晓迪马上就让服务员把午餐的菜品端了上来。

    材料基本都是厚福山庄周边现成的野味,素菜是山下乡民们种的,绿色天然有机得很。

    而重点关照的酒水果然也没丢份,上了两瓶1斤装的飞天茅台。

    徐毅光利索了开了瓶,先给坐在身旁的秦风和苏糖倒上,然后才给自己倒了杯。倒完后把瓶子一放,狄晓迪又马上接过去,依次给稽洪利、包哲和牛本昌倒好,全程神情淡然,没半点受委屈的样子,相当能屈能伸。秦风总算知道,为什么这群人在一起吃饭必须喝酒,妈的就这种官场规矩,不稍微喝高点,怎么可能聊得出干货?

    “今天承蒙各位领导赏光,我先干为敬。”秦风勉强能算这个饭局的东道,举起酒杯,便一口饮尽。贵得离谱的茅台,果然入口很柔,微微发烫的液体顺着喉管进入到胃里,秦风哈了一口气,连鼻腔里都充满了酒香。

    “小秦,用不着这么客气,将来一起吃饭的机会还多得很呢!”徐毅光捧着秦风,紧跟着也把自己那一杯一口闷了,说道,“刁书记都说要全面学习领会你的文章了,市委的领导班子前些天还在研究,要不要请你给我们好好上一节课。”

    这话都把秦风听怕了,忙连声道:“别别别,我这肚子里也就半桶水晃悠,真要讲课,你们还得去找姜文教授。我那文章是姜教授帮着修改的,这回纯属躺着赚名声了。”

    “看看,越有本事的孩子就越知道谦虚!”徐毅光指着秦风,对桌上几个人道,“我这么多年,真是从没见过一个像小秦这么有本事的孩子。要文化有文化,要水平有水平,要能力有能力。写文章,出手就上国家核心期刊,提的建议连省里都重视。做项目,一搞就是市重点工程,几个亿的资金,就把整个螺山镇都给挖开了。哪像我家里那两个,也就比小秦大个两岁,前年上了大学,哎哟,那真是走路眼睛都看天了,平时看什么都不顺眼,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我就跟他们两个讲,你们要是这么不满意,就去把问题解决了啊!抱怨谁不会啊,对不对?可他们解决得了吗?自己挣钱养活自己都还做不到呢,每个月生活我都得给他们打两回!”

    “年轻人嘛,都是这个样子。再说像小秦这样的年轻人,天底下又能找出几个来?”牛本昌接话道,“我家的那个也差不多,平时跟我说点新闻时事,听他的口气,牛皮吹得都要飞上天了,怎么处理、怎么解决,想法一大堆。可你要真让他办点要紧事情,他自己一个人还真拿不下来。今年都快30岁了,说起来比小狄还大2岁呢,可现在连个正股级都还没提上去,哪像小狄这么有能力,年纪轻轻就提干了。我家那个要有小狄的一半,我这下半辈子可就省心了。”

    狄晓迪淡淡然笑了笑。

    包哲却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今天怎么酒还没开始喝,话就这么多了。徐局,你们家那两个可是在沪旦大学读书,将来毕了业,起点就不知道比一般人高到哪里去了。还有老牛,国税局里那么多老头子不退休,全市一年才招2个人,硬性指标又高,你儿子能考进去就不容易,想升上去哪有那么方便?要我说,我家那个才是真的让我睡不着。考个破瓯大,去年毕了业就一直待在家里啃老。我现在每天半夜醒过来,都想去他房间里抽他两嘴巴子,可是那小子半夜不睡觉啊,我连抽他的机会都没有!”

    苏糖捧着酒杯半天不知该怎么下嘴,听到这里,不由幽幽插了一句:“我也是瓯大的……”

    酒桌上忽然一静。

    旋即爆发出一阵笑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