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笑声和酒,都是良好的气氛调节剂。

    几杯酒下肚后,当一直没捡到机会说话的稽洪利,都把自家“不成器的女儿”拿出来调侃过后,这顿酒基本也就喝开了。其实这群人明显都是在装逼,徐毅光家的双胞胎宝贝儿子自不用说,牛本昌家那位学金融的硕士也不用多提,即便是包哲想要半夜赏赐耳光的那位,虽然是瓯大的,可也是瓯大里的佼佼者——在学校里当了两年的校学生会主席和三年的校社团联主席,因为能力太过出众,以至于今年的继任者们都没能得到良好的锻炼,周志超一群人顶上来后,全都显得跟煞笔似的。除此之外,他在校期间学业和各种兴趣爱好也没落下,年年起码二等奖学金,篮球更是打得风生水起,差点就带领校队干进CUBA,还两次代表学校去参加全国级别的英语演讲比赛,即便所有的比赛最终都没能取得太好的名次,但综合素质已经可见一斑。

    只是这几位生的儿子,和稽洪利家的女儿一比,档次又有所差距。

    要说以曲江省的高考之难,考上沪旦大学还勉强属于人类的范畴,稽洪利家那位以全省文科总分第7名的成绩被京华大学录取的大小姐,那就真的是学神级别的存在。只可惜那年还有一位更妖孽的某男子,抢了这位大小姐市文科状元的头衔,而这位男子眼下就坐在稽洪利边上,不然的话,稽主任还能把牛逼吹得更响亮一些。

    狄晓迪和稽洪利的女儿,选择了两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狄晓迪大学毕业后,当年就通过省考进入了东瓯市市委工作。稽洪利的女儿则是继续留校读研,去年又转战去了日本,做中日文化比较研究,听名称就知道是个需要花一辈子时间去钻研的大命题。据稽洪利说,他女儿接下来打算考取东京大学的博士,如果能考上,日后的导师就是某位全日本人文学术系统中最顶尖的学者。其在日本学术圈的地位,大致相当于民国时期胡适之在国内的地位。

    秦风每次听这种话题,都会觉得自己是个渣渣。

    而苏糖则是完全没有反应——生活圈子离得太远,别说那些能留学世界顶尖大学的神人,就算是只能考国内985的,对苏糖而言也基本相当于外星人。

    胡吃海喝狂扯了个把小时,秦风见吃得差不多了,终于把正题摆上了桌面。

    稽洪利今天心情不怎么好,醉得也比较快,秦风刚一开口问螺山镇商业地块招标的事情,稽洪利马上就醉醺醺地笑着回答道:“小事情,小事情,你现在在市里头想办什么事,谁还敢不开绿灯啊?这样,你明天叫个人到市里,我让我这边的秘书带他把该走的地方都走一圈,标书该怎么写,基本也就清楚了。哪里要是还有问题的,就再去老牛和老包他们局里问一下。钱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你这个是自己的私人项目吧?”

    “嗯。”秦风点点头。

    “那我就教你一招。”稽洪利笑道,“等招标会结束,这个标给你弄下来,你就直接拿这个标书去银行贷款。螺山镇这回的商业用地,卖的是土地使用年限。小狄在规划上给你留的那块地,刚好一亩,我们和螺山镇前山村订的协议,是一亩地每年补偿2万,时限40年,你那块地加起来也就80万。算上盖楼啊,装修啊,还有别的乱七八糟,撑死了成本也不到300万。到时候这块地就属于可增值资产,银行不是傻子,这钱肯定会贷给你。等拿到了钱,你也别急着马上动工,先去重新注册一个皮包公司,再找个愿意接手的,把银行债务和项目全都转让掉,卖多少钱随便你,但关键是你接下来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至少能有三五百万进账。”

    秦风早知道房地产业暗道重重,可是这么光明正大空手套白狼,确实有点让他吃惊。

    按照这玩儿法,有关系的人一年赚个几十亿也不是梦啊!

    难怪前世那会儿侯聚义那群人都跑去炒房了,想来以关朝辉家的红色人脉,还有侯聚义手里掌握的巨额资本,这对夫妻档要是行动起来,就算没关系,也能硬生生拿钱把关系砸出来吧?

    从短暂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秦风摇了摇头,笑道:“我不卖,留着自己用。”

    “自己用?”稽洪利有点讶异。

    这回螺山镇竞标,东瓯市的政府和资本双方,心里都明白这是一笔一锤子买卖。

    东瓯市和中心区想要的是今年的GDP数据和光学材料研究基地的政绩,社会资本要的是把快钱赚到手。此外,东瓯市第一建设集团将拿到高额的建设费用和省里的补助,螺山镇的村镇两级也将吃得满嘴流油。至于项目牵头方的瓯投,在这个过程中捞热钱的机会反而不多。而最后真正为房价买单的,则是最底层的普通人。

    “我觉得做生意,还地看长远。竭泽而渔的一锤子买卖,不是我的投资思路。”秦风简单地说道。

    稽洪利呵呵一笑。

    牛本昌和包哲对视一眼,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

    午饭吃到下午2点半,又多喝了一瓶茅台才结束。

    牛本昌和包哲都有自己的司机,便先行离去,顺便带走了稽洪利。

    秦风和苏糖打算留下来过夜,见苏糖已经醉得双眼迷离,秦风就先让山庄给安排了一间大床房,把她抱**后,才在客厅里跟徐毅光接着往下聊。

    倒上两杯白开水,徐毅光笑着对秦风道:“今天在这里开房,应该不会上新闻了。”

    秦风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微博太好用了,随便一条什么消息,都能炒得很热闹。”

    “是啊。”徐毅光道,“我最近就打算,是不是让局里也弄个官方微博,有什么要对公众讲明白的重大消息,直接就可以通过微博发布,中间不知道能省多少时间,效果又好。”

    “我回头让人给弄你们一个。”秦风吸了一小口滚烫的白开水,“以后全国每个大大小小的机关,迟早也都要弄一个。”

    徐毅光道:“要不你毕业后考公务员得了,把生意还给侯老板,以后混个副部级,比现在舒服。”

    “副部级太遥远了……”秦风没把徐毅光的随口胡扯当回事,淡淡道,“日子还长着呢,没必要这么早就把自己框死了。再说这个世界也是会变的,谁知道将来会是什么形势……”

    徐毅光沉默了片刻,笑道:“你想问题的样子,真不像只有18岁。”

    秦风笑道:“我早熟。”

    徐毅光道:“别早衰就好。”

    秦风呵呵一笑。

    徐毅光接着又说:“网上那些人,我们这边已经抓了不少了,打算星期一正式向外通报。”

    秦风先是一怔,随即豁然想起刘瑜的嘱托,说道:“哦,对,对,听说还抓了个瓯大的学生是吧?”

    “你哪里收到消息的?”徐毅光笑着问道。

    “瓯大的一个老师打电话告诉我的。”秦风道,“再说你们动作也挺大的,现在社会上应该传开了吧?”

    “嗯。”徐毅光点了点头,“网上已经有人在说这件事了,网络时代,真是一小消息都瞒不住啊。”

    秦风笑了笑,道:“徐局,我麻烦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

    “就是那个瓯大的学生,能不能不要通报?”

    “放了?”徐毅光问道。

    “不是。”秦风摇了摇头,轻声道,“该法办还是要法办,该严惩还是要严惩,不过最好不要提到瓯大,这回这件事,人家学校也挺无辜的。”

    徐毅光嘴角一扬。

    心说这小孩办事也挺心狠手辣的,不过也好,不讲情面总比虚情假意和妇人之仁要有出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