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四十四章

    “人类发展繁衍至今,如何获取异性青睐,早已成为一大课题。 而在我国古代,就有一位著名的女人,道出了泡妞的五字箴言,叫作‘潘驴邓小闲’。说这句话的人大名鼎鼎,便是那位撮合了西门庆与潘金莲的王婆……”

    所谓人性之贱,最为经典和集中的一大表现,莫过于平时不想起,周末睡不着。

    周日早上6点出头,屋外还一片漆黑,候开卷的小房间里已经亮起了灯。

    猴子同学把笔记本搬进被窝里,大清早就盯着最新的网络小新闻开始了一天的美好生活。

    其实他一开始并不是为了看新闻,最主要还是想把最新的偷菜活动任务给做过——昨天微博网又推出了开心菜园的一大新举措,就是如果能连续7天偷到同10个人的菜,就能免费获得【福神保佑】的使用期3天。候开卷近来零花钱受到了极大压制,关朝辉把他的银行卡全都交给了小保姆周珏保管,而周珏显然并不是真的保姆,说是候开卷的半个姐姐还差不多,所以候开卷完全拿她没办法,平日在学校里只能省吃俭用,嘴馋了想下个馆子,都得拉上秦淼那个二货给他买单,所以给偷菜游戏充值这件事情,他根本想都不要想。

    为了能完成这个偷菜任务,候开卷近来已经养成了清晨5点半准时开机的习惯。

    因为班上的牲口太多,稍微再晚半个小时的话,他的偷菜朋友圈里基本也就只剩残羹剩饭了。

    今天早上运气不错,候开卷刚好偷满了10个人,不多不少,想来再晚个5分钟,任务就要失败。

    这种踩着线过关的感觉,让小猴子同学瞬间精神大好。

    等任务做完,候开卷已然彻底清醒,再一想昨晚上已经被周珏那个小娘们儿,逼着把这个星期的作业全都做完了,今天既然可以休息一整天,干脆就从床上开始。

    于是候开卷很自然而然地就点开了昨天的微博热点,头条是某港区天王巨星,昨日已经正式回函微博网,将出席年底的全球华语娱乐盛典。

    候开卷瘪着嘴说“秦风这煞笔就会拿我爸的钱出去扎台型,真是不要脸”,内心深处酸得倒牙,然后一想要秦风,立马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苏糖。正是青春萌动、身体发育的年纪,这小子虽然嘴里老揶揄苏糖已经是秦风用过的“二手货”,可心里却又忍不住要朝思暮想,有的时候晚上偶尔梦醒,也会暗自嘀咕其实“爱情还是应该宽容一点,不是处|女又怎么了?”然后默默合计,要挖倒秦风的墙角总共需要分几步,最后通常会合计得面红耳赤,至于他脑子里当时都想了些什么,秦淼应该能感同身受。

    候开卷翻了10分钟的微博,昨天有关秦风和苏糖外出开房的信息,微博上已经找不到了,想来是被技术部强行从热搜上撤了下来。

    候开卷明明对此类消息十分吃味,可他贱就贱在明明不爽,但还是非要多看几眼。

    于是这小子干脆就从百度上搜,结果一搜就是重磅消息。

    相比微博上的一片和谐,百度热搜这边,几乎已经把秦风和苏糖的开房事件做成了擦边的黄色小论坛,名义上打着娱乐新闻的旗号,但内容却极其十八禁。

    候开卷很有NTR的情节,对此类新闻越看越兴奋。

    眼下他正在看的这一段,就是某狗仔博客上刚刚更新的“微博女神开房事件全记录”。帖子不仅材料详尽、图文并茂,甚至连格式都做得规规整整,恨不能写成论文的样子。而在广大八卦网友的支持下,短短24小时,这个帖子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10万,转发量突破2万。就冲今天这势头,这个博客要是经营好了,《环娱咨询》的这位狗仔博主,妥妥的将成为下一个网络红人。

    “那么俘获‘微博女神’芳心的秦总,是否满足以上的几条标准呢?

    首先说‘潘’。潘安是古时候少有的美男子,传闻潘帅哥每次上街,都会被很多女人偷摸,如果背个空竹筐上街,从街头走到街尾,筐里就会装满各种水果蔬菜,人气丝毫不输现代的偶像巨星。再反观我们秦总,虽然长相还过得去,但是和潘安相比,显然还有不小的距离。至少笔者身为女性,在面对面见过秦总之后,就完全没有要倒贴的想法。不过,秦总的外形条件总体来讲还是过关的,比起许多大肚、秃头、满脸油的中年老男人,肯定要好得多,只是身高上略有缺陷。所以白白净净的秦总,在这一条上可以勉强予以过关。”

    这段写完,下面附了一张这位狗仔不知从哪里挖出来的,秦风的大学入学证件照。

    摸着良心讲,确实谈不上帅,不过跟茫茫多的拍得跟抢劫犯似的男生证件照相比,秦风的证件照,已经可以算得上一股清流了。

    候开卷看都不想看,切了一声,赶紧拉到下面第二段。

    第二段十分劲爆。

    “第二个要素是‘驴’。对于秦总的这一性征信息,我们当然无法通过常规方法获得,但是我们可以从某些侧面,获取秦风的身体信息。就在今天上午,我跟我的同事不远千里前往东瓯市,在秦总和微博女神昨晚过夜的宾馆楼下,对两位进行了直接采访。采访结束后,我们又通过宾馆方面的授权,进入秦总和微博女神昨晚过夜的房间,进行了实地探访,最后发现套房内的2张床,昨晚都被使用过,还在垃圾桶里找到了某些一次***用品,数量共计4只,秦总的身体状况,从中可窥一二。想来我们的微博女神,平时的生活应该还是比较性福的……”

    “妈逼的,这些人真是……”候开卷看得身体都颤抖了,一边鄙视狗仔写东西毫无下限,一边自己都激动得要死。

    “我操!我操!我操!”他浑身发烫地掀开被子,下了床又叫又跳。

    只是还没蹦两下,明明已经反锁的房门,就被周珏推了开来。

    周珏穿着件薄薄的睡衣,可惜身为一个平胸,丝毫不具备美感。

    候开卷心里有鬼,虽然什么都没干,但还是下意识地捂住了裆部,惊声道:“你干嘛?”

    “我还想问你干嘛呢?天都没亮,你鬼叫个什么呀?”周珏直接从进来,拿起了放在枕头边的笔记本。

    “还给我!”候开卷大喊着冲上去要抢,周珏抬腿就是一脚,把这货踢回了床上。

    然后飞快地瞟了一眼,冷笑道:“行啊,发育得差不多了,想女人了是吧?”

    候开卷被周珏一说,也不吭声了,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这一点,跟侯老板年轻的时候还是挺像的……

    “打飞机了吗?”周珏放下电脑,走到候开卷跟前,戳了一下他的脑门。

    候开卷摇摇头,很不好意思地看着周珏,坦白道:“上个月遗精了……半夜偷偷起来洗内裤……”

    “我说你那天晚上怎么半天3点抽风起来洗澡,原来只是洗小弟弟啊……”周珏猛得不行。

    候开卷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双手捂住了脸。

    周珏叹了口气:“唉,可惜我年纪大了啊,不然干脆给你泄泄火,嫁给你就好了。”

    “滚,我不要平胸……”候开卷欠抽道。

    周珏眉毛一抬,伸手抓住候开卷的耳朵,使劲一拧。

    候开卷尖声道:“呀!痛痛痛痛痛!要死了!要死了!耳朵要扯下来了啊!”

    “你就是欠收拾。”周珏松开了手。

    然后站起身来,走到电话机前,拨出了一个号码。

    候开卷摸着耳朵,奇怪道:“你打给谁啊?”

    “秦风。”周珏道,“这个家伙也是欠收拾,都快一个月没过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整天就知道和女朋友出去开房。”

    “就是!简直就是一只zhong|马!”候开卷含恨道。

    ……

    秦风最近几天早上的主题,基本可以概括为四个字——

    不想起床。

    抱着软乎乎、香喷喷的媳妇儿,秦风恨不能永远这么安睡下去。

    昨晚他和苏糖就留在了厚福山庄,晚上7点多才吃饭,吃完后原本想去游游泳,可是山庄游泳馆昨天人比较多,秦风怕媳妇儿被人占便宜,就放弃了这个打算,转而去看了场正在热映中的《哈利波特与火焰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看完电影,等散了场,白天喝多了还没完全把酒精代谢干净的苏糖,已经困得不行。所以回到房里,小两口也就没再加练,简简单单洗了个澡,便躺下睡了。

    说起睡觉这件几乎要占人生三分之一时间的大事,秦风最近对自己和媳妇儿的睡姿又有了新发现。通常情况下,他和苏糖一开始都是面对面交颈而眠,而到了后半夜,就会变成他从背后抱着苏糖,或者苏糖从背后抱着他,再到快接近清晨的时候,又会变回两个人面对面。

    所以秦风每天早上都是感受着苏糖的呼吸醒来。

    现在两个人年轻,身体还好,呼吸也没什么气味,可等几十年后上了年纪,恐怕这气味闻着就没那么舒服了。所以这么一想,谈恋爱果然还是得趁年轻啊。不然要是到了睡觉都不得不分床的年龄,就是你想弄出点激情,客观条件也不允许。

    “嗯……”秦风在梦里呓语着,搭在苏糖腰上的手,不自觉地往上游移出一段距离,攀住了一座隆起的高峰。

    苏糖的呼吸在那么不到半秒的时间里稍微急促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正常,从秦风腋下穿过的白皙玉臂,微微一用里,把秦风和自己抱得跟紧了一些。

    秦风缩在两人之间的那只咸猪手,这一下子动作就有点别扭。

    他不由得睁开眼,想把手从无数男人都想摸一下的大白兔上拿下来,可稍微往后一退,苏糖就跟橡皮糖似的贴上来半分,叫秦风怎么抽都抽不出手来,急得直叫唤道:“阿蜜,你压到我的手了……”

    “嗯……”苏糖完全是在梦里回答,没有做任何动作。

    秦风也是半睡半醒的,稍微习惯了一下,就保持着这个不适的姿势,重新陷入了沉睡。

    “帅哥!接电话啦!帅哥!接电话啦!”

    就在秦风差点就要完全睡着的时候,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秦风和苏糖都被吵醒过来,苏糖往后一退,秦风终于把已经有点发麻的手从苏糖胸前拿出来,一边嘀咕着到底是哪个神经病这么早来电话,一边翻身拿过了手机。

    可苏糖却趁着秦风翻身,马上又黏了上去,一只手搭在秦风腰上。

    秦风眯着眼看着手机屏幕,左手握住苏糖翻山而过的小手,见是周珏的来电,一脸无语地按下了通话键:“周珏姐,什么事啊……”

    “你今天有事情吗?”周珏反问道。

    “今天……应该没什么事吧……”秦风道。

    “没事你就早点过来吧,你都一个月没来了。”周珏直截了当。

    “啊?”秦风脑子有点宕机。

    周珏紧跟着又道:“你女朋友跟你在一起吧?”

    “嗯。”秦风继续宕机。

    周珏道:“那正好,把你女朋友也带来,咱们下午出去野营!”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秦风这边正迷糊着,周珏那头,转过身对候开卷微微一笑:“你的微博女神要来了,要不要帮你准备"mi yao"?”

    “迷你妹啊……我们家哪里有那种东西……”候开卷一脸无语。

    周珏大声道:“所以如果有的话,你就打算用咯?”

    候开卷面露惊喜道:“真的有吗?”

    周珏道:“有你妹!”

    候开卷往床上一扑,脸朝下埋进被子里,以示崩溃。

    周珏走到他身边坐下,摸着他的头,柔声道:“以后肯定会有和她一样好的小姑娘,出现在你的生命里的……”

    候开卷半死不活地转过头,看着时钟的时间指向6点10分,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就是初升的太阳,以后……就日不动了……”

    啪!

    周珏直接给他后脑勺来了一巴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