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周珏说让秦风马上过去,秦风显然办不到。翅膀已经明显长硬的秦总,关掉手机就钻回被窝,抱着苏糖一觉睡到8点半左右,才舒舒服服地起床,然后洗个澡,吃个早饭,这才悠哉悠哉地上路。不过这回秦风老实了,为了避免再遇上交警查车这种破事儿,他特地让厚福山庄给他安排了一个临时司机,稳稳当当从中心区的最边缘慢慢吞吞往市中心开,直到2个小时后,中午11点出头,才到了候开卷的住处。

    在大楼底下按响了门铃,候开卷接起话筒就吼:“你是掐着时间来吃午饭的吗?”

    声嘶力竭,歇斯底里,很愤怒、很炸裂。

    秦风呵呵一笑,苏糖来了句:“小猴子,开门。”

    那头沉默了片刻,楼下的门锁忽然发出了弹开的响声。

    对付小朋友,美人计这种技能,随便加1点就够了。

    上了楼,屋里周珏正在准备午餐。

    秦风和苏糖换上拖鞋进屋,周珏挺客气地招呼道:“你们先坐一下,很快就开饭了。”

    苏糖没见过周珏,小声问了一下秦风。

    秦风有点不好解释,便对她道:“周珏,你叫她姐姐就行。”

    苏糖点了点头。

    这时候开卷一脸“本太子驾到为何不跪”的欠抽德性走到秦风跟前,随手搬了张小矮凳子坐下来,仰着头,对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秦风说道:“听说你最近很出风头啊,狐假虎威爽吧?台型扎够了吧?”

    “还行。”秦风微笑道,“就是每天被记者拍,稍微有点不习惯。”

    候开卷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指着秦风的鼻子问道:“你要脸吗?”

    秦风却完全没和他在一个频道上,一本正经道:“看情况吧,该要脸的时候必须要脸,该不要脸的时候肯定不要脸,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候开卷傻逼了两秒,翻白眼道:“你脑子有病,我不跟你说了……”

    然后扭过头,偷偷瞄了苏糖一眼。

    不成想苏糖竟忽地伸过手来,在候开卷的头上摸了摸,笑道:“你好像长高了点。”

    候开卷被苏糖摸傻了,耳根发红,说话结结巴巴起来:“啊……有点……对,是高了点,反正……以后肯定比他长得高……”一边指了指秦风。

    秦风很淡定道:“无所谓,反正我已经有老婆了,身高于我如浮云。”

    砰!

    小猴子阵亡。

    ……

    周珏今天特地多做了两个菜,两荤两素一汤,色香味俱全,厨艺相当有功底。秦风和苏糖吃得赞不绝口,候开卷则是郁郁寡欢地扒了一小碗饭,就垂头丧气地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把房门一关,也不知道是不是哭去了。

    “他怎么了啊?”苏糖很奇怪地问道。

    周珏低头看着苏糖挺拔的胸部,微笑道:“大概是想妈妈了,这孩子从小就缺母爱……”

    秦风忍着笑把头扭到一边。

    周珏又马上道:“秦风,你最近挺忙的吧?平时有跟阿姨联系吗?”

    “当然有啊。”秦风又把头转了回去,看着周珏道,“每个星期至少得汇报两次工作吧,跨国长途,手机费高得我都想哭啊。”

    周珏问道:“那她有没有跟你说过,等过几天会和叔叔回来一趟?”

    “要回来吗?”秦风有点小惊讶道,“她没跟我说过啊。怎么突然又要回来了?”

    “回来很奇怪吗?”周珏笑道,“又不是出去了,就住在那儿了,阿姨她可没有移民。再说就算移民了,国内还有这么大的摊子,总不能一直让外人给他们守着吧,换了你能这么百分百放心啊?”

    秦风微笑不语。

    周珏接着道:“叔叔和阿姨出去这几个月,外面的事情应该办得差不多了。听说收购k还是你的建议?”

    “我就是随口一说……”秦风有点心虚地摸了一下鼻子。

    周珏笑道:“你随口说出来的项目还真不少。”

    秦风道:“我在说话这门艺术上,造诣比较高。”

    “包括骗小姑娘?”周珏指了指苏糖。

    苏糖好羞涩地低下头。

    秦风厚颜无耻道:“主要还是靠我英俊的外貌。”

    周珏翻了个白眼,然后又露出拿秦风没办法的表情,道:“你现在是得势了。我从小在叔叔和阿姨身边长大,真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像你这么快就上位的。就算是狄晓迪,侯叔叔也至少观察了他2年时间。你大概就花了2个月吧?”

    秦风继续睁眼说瞎话道:“我说了,关键是靠我英俊的外貌。”

    “要脸吗?”周珏拍了桌子。

    秦风眼皮一跳,苏糖忍不住偷笑了两声。

    “唉……”周珏又叹着气,摇了摇头,问道,“你有没有做过打算,想过30岁之后要干什么?”

    秦风问道:“干嘛问得那么远?”

    周珏慢慢说道:“照你现在的发展速度,我估计你到30岁的时候,身家搞不好都有几个亿了,那时开卷差不多也要准备全面接班了。几个亿啊,这要再攀上个别的贵人,变成几十个亿也就是一眨眼的事情。所以人生规划还是很重要的,是吧?”

    秦风又是眼皮一跳,他抬手摸了摸,正大光明地扯着蛋转移话题道:“早上被你一个电话吵醒,后遗症到现在都还没消。”

    周珏却根本不上套,三两口吃完碗里的最后一点饭,然后舀了半碗翡翠敲鱼汤,慢条斯理地尝了尝味道,接着说话的语速,更慢了一些:“叔叔和阿姨,对你比对一般的孩子要好得多,对彦平也就这样了。”

    秦风怔了一怔:“关彦平?”

    周珏笑道:“你不知道?”

    秦风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好像依稀知道一点……”

    周珏捅破窗户纸道:“彦平是阿姨的亲侄子。”

    秦风恍然大悟。

    他说关彦平那*怎么就能给军分区司令当贴身司机,感情是个血统纯正的红三代!

    周珏慢慢说道:“阿姨家里兄妹三人,彦平他父亲,是阿姨的大哥。彦平3个月大的时候,他父亲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后来他妈太想他爸,大概不到一年之后吧,也自杀了。彦平小时候是阿姨带大的,一直带到高中快毕业,阿姨嫁给叔叔去了国外,两个人才分开。后来阿姨的二哥,就把彦平安排进了部队。大学都没上就当兵去了,在我们这一辈里头,彦平这种情况算是比较少见的。”

    秦风表示同意地点了点头。

    纯正的红三代,几乎没几个是低学历的。

    最差最差,至少也应该是国内的名校本科毕业。

    像关彦平这种高中学历的,搁在这个社交圈里,想来基本上就属于文盲档次。

    “阿姨的爸爸,70年代被打断了一条腿,还弄出了一身病,大哥又为国捐躯,不能说国家欠他们一家吧,不过叔叔和阿姨要真想做点事业,某些方面的人,只要能帮得动,肯定还是会尽量去帮的。说到底,都是枪林弹雨一起走过来的,各家各户之间,打断骨头连着筋……”

    周珏说得很隐晦,秦风却听懂了。

    她传递的信息很简单:关朝辉的家族很强大,强大到有可能侯聚义都是她的家族扶持起来的。所以秦风以后要想混得好,还是得认清形势、抱紧大腿。

    那么——

    “头可断、血可流,老婆不能送。”秦风搂住苏糖的腰,很坚定道。

    周珏立马沉下脸道:“我们家可没你想得那么下作。”

    秦风松了口气,说:“只要能保住老婆,别的都好商量。”

    苏糖轻声抗议道:“胡说八道什么呀……”

    周珏忽然问道:“秦风,你现在还缺个私人助理是吧?”

    秦风点点头。

    赵小洲又被派回京城了,他现在在东瓯市,确实就是一个光杆司令。

    周珏淡淡道:“那你干脆也不用再找了,就我吧。”

    秦风愕然道:“你确定?”

    “有什么不确定的?”周珏笑道,“不过工资得从你自己口袋里出,我要当你的高级私人助理,不但是瓯投的工作,还有你自己的私人业务,我也全都要——给你帮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