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呜啊……”林手谈闷哼着,在温暖的被窝里舒展开蜷缩了一夜的四肢,厚厚的棉被露出几处缺口,让隔绝在外的冷空气飕飕吹进来。大冬天的,做这样的动作其实非常有违人性,不过作为起床的起步动作,这么干确实能有效提高下床效率。林手谈哆嗦了一下,瞌睡直接没了大半,然后缓缓坐起,靠在床头发呆了小半分钟后,就一声大吼,很干脆地下了地。

    越到期末,眼视光专业的学习任务就越是沉重。昨天打完最后一把魔兽之后,林手谈已经把游戏从电脑里删掉了,决心从今天开始,每天要把省出的1个小时的游戏时间,用来和万恶的《高等物理》死磕。顶着从门缝下面吹进来的冷风,林手谈利索地赶紧把衣服裤子袜子鞋子全都套上,十几分钟后洗漱拉撒完毕,浑身稍微暖和起来,他坐下来看了眼时间,此时刚好是早上6点20分,和他昨晚上算好的早起收菜时间分毫不差。

    匆匆登上微博网,进入偷菜游戏,立马有信息提示汪大冲那个贱人已经在15分钟前过来收割过,正是趁着他蹲大号的空隙。

    “大葱你个贱人!算着老子拉屎的点来偷菜,有种的连屎一起吃了啊!”林手谈也不管隔着两道门,汪大冲那边是不是能听见,扯着嗓门大喊道。喊完之后,赶紧把剩下的菜全都收了,然后有一家偷一家地把所有好友的菜园子都逛了一遍,收获颇丰。

    心满意足地完成了今天的任务,林手谈还有点舍不得马上关机。

    根据日程安排,他早上这会儿出了寝室,就要等到晚上晚自习结束后才会回来。中午那段时间,是要去实验室给老师看小白鼠的——这是他最近新接的一个活。由于瓯医学生的水准普遍没办法跟一流院校的本科生相比,学校里的老师们想做点课题又骗不到研究生,通常就会拿“社会实践加分”和“SCI论文第二作者”这些不用花钱的东西,来诱拐年幼无知的眼视光专业的大一新生。而林手谈明知这些玩意儿没什么用,可是鉴于眼视光学院的学年奖学金竞争激烈,所以他也不得不紧紧把握住每一个可以加分的机会。像汪大冲那个不要脸的,眼下已经钻营到了社会部那边,正打着秦风的幌子,跟一位博士刚毕业的讲师在研究该如何发掉他们那篇写了足足两万字却仿佛什么都没讲的垃圾论文。另外泡面哥、眼镜兄还有彪哥、阿毛他们,也都是各显神通到处找加分项。剩下的出手慢了的,就没办法只能去学生会当干部了。羞耻啊!

    尽管一天到头都在忙,林手谈这些天还是在坚持关注网上的舆论动向。

    最近几天,“讨秦大军”已经渐渐解体了,骂人的当然还有,而且数量依然不少,不过支持声援秦风的声音,却增加得更快。尤其是当《曲江日报》和《东瓯日报》出手之后,秦风获得了不少来自官方机构的正面力量。比如瓯医的校长办公室和教务处,前天早上就联合发出声明,证明秦风入学及在校期间的一切事宜,都是符合学校规定或获得学校批准的,不存在违规入校或者无故旷课等情况。虽说明显晚了好多天,很有一种“看你赢了我就帮你”的贱气,但总算没有沉默到底。

    林手谈先看了一眼昨天的微博头条,内容大体都是某某明星已经收到秦朝科技邀请,确定将出席“微博网2005全球华语娱乐盛典”,稍微下面一点的,就是微博网的法务部又发出书面警告,要求各大网站停止转载并马上删除秦风和苏糖“开房痕迹”的照片。

    林手谈心里其实是很想点进去看一下的,但是他也清楚这点进去估计就停不下来了,于是咬牙坚持住,直接把网页往下一拉,转而去看好友们转发的一些消息。

    滑动着鼠标的滚轮,林手谈一目十行地往下看。

    翻过十几个好友,忽然间,一条牛逼到不行的消息,吸引住了他的眼球。

    那是一条曲江大学人事处的声明,证明秦风三篇论文的第二作者姜文,原是曲江大学的哲学教授,学术水平和学术品德有口皆碑,但是姜教授已经于10年前辞职,所以如果谁再敢拿秦风的事情来间接抹黑曲江大学,曲大将不保证不弄死你。

    “我艹,这群煞笔疯了吧,连曲大都敢惹?”林手谈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理解网上这群蛆虫的脑回路了。搞秦风就搞秦风吧,搞着搞着,莫名其妙就搞到苏糖身上,再然后又是三家出版社,又是姜文,又是曲大的,好像不把秦风满门抄斩就不痛快似的。但问题是,你特么就算要连坐,也得事先查清楚户口本啊!这么见人就咬、见屎就吃,和疯狗有什么区别?

    林手谈在这条新闻上停顿了几秒,然后随手一转发,继续又往下拉。

    一直拖动到昨日更新的最底端,见没什么猛料了,正要关机,屋外忽然有好些个人大喊大叫起来,汪大冲更是跑出来,狂敲他房间的门,高声道:“小林子!刚刷出来的微博头条!你看到了没?!”

    刚刷出来的?

    林手谈没去开门,而是一按F5,页面刷新了一下,就见微博网官方刚刚转发了一条来自东瓯市公安局的消息。

    点进去一瞧,林手谈瞬间忍不住嘴角上翘。

    只见上面写着东瓯市公安局已经依法逮捕了6名在网上非法造谣的嫌疑人,东瓯市检察院已经介入调查取证,如果罪名成立,这6个人中的主犯,将面临“扰乱社会治安”、“传播"se qin"**|秽”、“煽动**”、“诽谤他人名誉”、“破坏企业生产”等多项罪名,最高将面临3年以上有期徒刑。

    林手谈这下热血沸腾了,他激动地站起来,跑去开了门。

    走廊上,一群牲口正把脸盆和杯子敲得哐哐作响。

    为了秦风在网上和一群贱人们对喷了半个月,每个人都憋了一肚子的气,到了今天,这件破事总算能放下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