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楼里并不是所有人都起得那么早,林手谈和汪大冲几个人清晨扰民的煞笔行为很快就遭到抵制,昨晚上背单词到12点才睡的阿毛,不顾冬日的寒冷,光着膀子跑出来,无差别攻击地破口大骂了一通,林手谈和汪大冲终于才收了手。汪大冲放下了脸盆,彪哥收起了刷牙的杯子,细细回味一番后,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简直是low的一逼。各自收起起心情,已经被吵醒的骂骂咧咧地起床洗漱,已经洗漱好的,就结伴下来。现在时间还早,吃完早饭早点去教室,还能再做一个小时的四级英语真题或者把教材再温习一下。

    ……

    当眼视光学院宿舍楼里的学霸们,大清早地零零星星往外走的时候,秦风经管系的同学们,大多数还睡得跟死尸一样。

    13楼209寝室,王俊伟被尿憋醒。

    他难受地睁开一只眼,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时间,6点40分。

    “草,又不拉窗帘,我说怎么这么亮……”王俊伟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下来,先把窗帘拉上,一边嘀咕道,“昨晚上谁特么最后一个上床睡觉的?”

    但是寝室里另外三个人,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王俊伟憋得急,赶紧先跑去卫生间放了水,然后哆嗦着用冷水洗洗手,又小跑着爬回了床上。

    早上的上课时间是8点整,理论上,他还可以再睡至少40分钟。

    重新拿被子把自己卷成一个春卷,王俊伟大大地打了个呵欠,这时对面卧铺的文佳斌,忽然开了口:“我草,真妈|逼吵啊,你起这么早干嘛?”

    “我特么够小声了好不好?”王俊伟皱起眉头,马上反驳道,“还不是你们当中有个煞笔,昨晚上又忘了把窗帘拉起来,我是被外面的光照醒的!”

    说话的声音有点大,谢尚书也被吵得睁开了眼,问道:“几点了?”

    “6点40。”文佳斌从枕头下面拿出手机,看着上面6点43分的时间说道。

    “那可以起床了啊……”谢尚书搓了搓脸,完全没睡够的样子,挣扎着坐起来。

    虽然他们都很听话地没有在第一个学期带电脑过来,但是没有电脑,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娱乐活动了。昨晚班上有个同学过生日,他们班除了秦风之外,所有人都跑去小吃街搓了一顿,一直吃到将近10点才散场。身上黏着一股小吃街的气味回到寝室,自然又得挨个洗澡。然而浴室电热水器的供热是有限的,王俊伟第一个洗完后,热水基本就已经告罄。谢尚书和文佳斌不想在大冷天里冒险洗冷水澡,两个人干脆就摆了盘象棋,一边等热水一边打发时间。就这么洗一个再等一会儿,谢尚书愣是一直磨蹭到12点出头,才总算躺下来。

    所以不用说,王俊伟口中昨晚上忘了拉窗帘的那个煞笔,毫无疑问就是他。

    “起个鸡毛啊……”王俊伟翻了个身,脸朝着墙,闭着眼睛道,“时间还早得很,那么早去教室干嘛,又没事情可以做……”

    “早死早超生……”谢尚书是纯正的乖孩子,不敢迟到。他慢吞吞地爬下床,套上一件外套,梦游似的进了厕所。过了七八分钟,就在王俊伟和文佳斌隐隐又要进入熟睡状态的时候,一阵响亮的冲水声,又把这俩难兄难弟给拉回了人间。

    “我操啊……”王俊伟忍不住骂道,又拿起手机看了眼。

    7点差6分钟。

    这是个很尴尬的时间段。

    起床吧,不甘心,不起床吧,不放心。

    他又翻了个身,看了眼对面铺位上的文佳斌,见文佳斌还闭着眼,心想反正要死一起死,干脆也不起床,就躺着耗时间。

    谢尚书从厕所里出来,紧接着又开始刷牙洗头洗脸。

    声音不算大,但水龙头哗哗响个不停的节奏,却足以让人没办法安心入眠。

    大概15分钟后,谢尚书收拾完毕,坐在书桌前,拿出面油,开始做出门前的最后准备。

    这时文佳斌忽然翻身坐起,大喊道:“尚书!等我,我们一起走!”

    王俊伟一听,终于也躺不住了,掀开被子,满肚子起床气地抱怨道:“我操,大清早的吵你妈啊,还让不让人睡了?”

    文佳斌动作极快,王俊伟话音刚落,就已经从床上下来,飞奔进了厕所,抢占了宝贵的坑位。

    王俊伟的早起步骤被打乱,不爽的感觉立刻升级。

    但出于想报复却又无人可报复的现状,他最终只能拿自己的身体出气,穿着薄薄一件保暖衣下了床,不去穿外套,却先拉开窗帘,打开了阳台的门。

    清晨凌冽的寒风呼呼刮进来。

    王俊伟浑身筋骨一缩,喊道:“爽!”

    谢尚书转过头,用看弱智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但还是忍不住说道:“你不冷吗?”

    “精神一下。”王俊伟赶紧穿衣穿裤。

    谢尚书忽然叹了口气:“听说秦风住的1号楼,房间里有空调。”

    “妈的,他家有钱嘛!”王俊伟说得咬牙切齿,而且语气中带着一丝很没道理的唾弃。

    谢尚书笑了笑,随手翻开早上要上的专业课的课本,随便地翻着,忽然说道:“我前天在电视新闻里看到秦风了。”

    王俊伟一愣。

    谢尚书和他不一样,谢尚书是东瓯市本地人,周五和周六是住家里的。

    “电视里?”王俊伟一脸懵逼,完全没法相信的样子问道,“什么新闻?”

    “什么新闻都有,东瓯电视台的晚间新闻放了,还有曲江台的娱乐频道,还有芒果台,网上也有一大堆他的新闻。上个星期五《东瓯日报》登了一个半的大版面,全都是秦风。”谢尚书一句一句地说着。

    王俊伟的眼睛越睁越大,“他又干嘛了啊?”

    “好像要弄个晚会,还请了一大堆明星。”谢尚书简单解释道。

    王俊伟听完沉默了半天,接着忽然嘴角一咧,还是老话:“呵!真有钱!”

    哗~

    文佳斌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见王俊伟和谢尚书好像是在谈论什么,随口问道:“讲什么呢?”

    “尚书说秦风搞了个晚会,请了好多明星,都上电视了。”王俊伟用一种谁都听得出的“老子不服”的口吻,笑得很勉强道,“有钱就是爽啊,要是看上哪个明星,还可以上床来一发,也不知道苏糖愿不愿意跟他一起玩双飞。”

    “行了,你有什么好酸的啊?”谢尚书毫不留情地直接戳穿,笑着道,“你跟秦风都挨不着边,你在这里眼红有什么用啊?”

    “谁特么眼红了?”王俊伟眼里满是淡淡的血丝,有点恼羞成怒地转身就进了厕所。

    他啪一声甩上门。

    谢尚书刚要摇头,卫生间里又传出了王俊伟的骂声:“文佳斌!你特么脑子里进水吗?拉个屎都瞄不准洞!一半拉在外面,恶心不恶心啊!”

    谢尚书眼皮一条。

    正在洗头的文佳斌闭着眼睛大喊道:“喊你妈啊!自己擦掉不就行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