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瓯医地方小,上课的教室始终都安排得很紧张,所以经常性都会有跨专业的班级,在同一层楼里碰上。2o9寝室的王俊伟三个人,一路吃着肉包,从小吃街走到今天上课的教学楼,路过一处楼梯拐角时,正好遇上林手谈几个人正在角落里练口语。双方互相一瞥,王俊伟有点不自在地加快了脚步。上了一层楼,王俊伟小声对文佳斌道:“刚才那几个,是眼视光的吧?”

    “不知道。”文佳斌无所谓道。

    谢尚书则点了点头,确认道:“和秦风住一个寝室的,我见过他几次。”

    “眼视光啊……”王俊伟表示羡慕又佩服地摇了摇头,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仿佛是把瓯医的眼视光专业和京华大学给等价了起来。

    时间还早,三个人不紧不慢地一直走到5楼楼顶。

    走进上课的小教室,里头已经有不少女生,叽叽喳喳的,说得挺热闹。

    谢尚书直接脱队,甩开王俊伟和文佳斌这俩货,径直走到赖佳佳身边坐下来,笑着问道:“说什么呢,讲得这么开心?”

    赖佳佳对谢尚书心里的那点小心思清楚得很,但是每每看到他,又忍不住要拿来和秦风做比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说秦风呢。”赖佳佳笑着道,“他上电视了,你知不知道?”

    “当然知道啊!”谢尚书把书放下来,“这几天网上铺天盖地全都是他,秦风现在真是算出名了,连我爸妈都知道他了,还说让我有机会就请他回家。”

    “请回家干嘛?相亲啊?”坐在赖佳佳另一侧的潘佳佳笑道。

    赖佳佳紧跟着就补刀:“秦风已经有女朋友了,谢尚书你没机会了啊。”

    谢尚书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摆手大喊道:“我爸妈就是想看看活人好不好!”

    这话歧义满满的,很容易让人误会谢尚书他们家是住在坟堆里。

    赖佳佳正琢磨该怎么吐槽呢,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大喊:“秦总回来啦——!”

    教室里顿时一静。

    与此同时,边上两个教室里,一下子就跑出去很多人,凑着热闹往楼下跑。

    谢尚书盯着外头看了半天,转头问赖佳佳道:“我们要不要出去迎接一下?”

    赖佳佳想了想,很犹豫的样子,支吾道:“用不着特地出去接吧,他又不是什么领导人……”

    楼下的声音越来越大,不一会儿,秦风就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走进了教室。

    一直坐在教室里装矜持的二十来号人,此时忽然又陷入了一阵更加诡异的沉默,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表情。

    汪大冲跟在秦风身边,手里提着个大袋子,明显是帮秦风拿的。

    秦风没半点拖泥带水,大步流星走到讲台上,朗声道:“大家好久不见,我从京城那边带了点小纪念品回来,小型加湿器,是开心菜园抽奖活动的奖品,咱们上的同学每人一台。冲哥,你干脆帮忙一下吧。”

    要换了林手谈喊汪大冲“冲哥”,这贱货保证直接就“好的,盈盈”这样回过去了。

    但在秦风面前,汪大冲半点不敢耍贱,只是说道:“秦总,你给我也一台啊,好歹是住一幢楼里的!”

    “下次吧,我这次就带了这么多回来。”秦风说着,直接走下了讲台,把礼物给教室里的每个同学下去。

    不少跟着秦风跑到5楼的其他专业的学生,站在门口傻看了半天,见轮不到自己,也就慢慢恢复理智,不凑这个热闹,说说笑笑地回去了。

    等秦风和汪大冲把东西完,今天上课的老师也到了。

    汪大冲对秦风道:“秦总,中午一起吃饭啊?”

    “行。”秦风很干脆地答应道。

    汪大冲笑了笑,跑出了教室。

    刚进门的任课老师跟着打趣道:“秦总,欢迎回来上课,东瓯人民想死你了。”

    秦风呵呵一笑,道:“我也想东瓯人民。”

    任课老师咧咧嘴,见还没到上课时间,便走到前排桌前,要过赖佳佳手里还没拆开包装的加湿器,问秦风道:“给同学的礼物吗?”

    秦风道:“对,加湿器,公司外包定做的。”

    “这东西的成本是多少?”任课老师半点不含蓄。

    秦风也够直接,回答道:“成本大概也就二三十快吧,公司抽奖用的奖品,太贵肯定不可能。”

    “哈哈,原来是便宜货,那我就不要了~”任课老师很欢乐地说道。

    底下二十多个学生却是神情各异。

    王俊伟一开始还觉得这东西挺稀罕,一听才值二三十块,直接就塞进了桌子里,小声揶揄道:“真小气啊,还不如不送呢……”

    “就是,都这么有钱了,也不送点好东西给我们,他好意思吗……”文佳斌半真半假地跟着附和道。

    秦风和老师闲扯了一会儿,上课铃就响了。

    见教室里还有不少空位置,他就找了个靠边的空座坐下。

    许久没来上课,秦风多少有点感怀。

    他的课本几乎是崭新的,连页角都还平平整整。

    不管是专业课还是公共课,全都不知道已经落下了多少节。

    如果这四年一直都要这样过的话,秦风自己觉得,这个大学似乎也确实没什么意义,还不如干脆点直接退学,反正对现在的他来说,这个文凭貌似也不怎么重要的。唯一的作用,也不过就是为了拿来堵住天下的悠悠众口——这世上永远也不会缺少那些拿他当案例,劝其他人别读书的蠢货;也少不了另一部分打着正义旗号往他身上泼脏水,说他带坏小孩的恶人。反正不是真蠢就是真坏,为了应付这两类人,人这一生总得花心思,浪费一点生命,就为了图个耳根清净。

    “帅哥!接电话啦!帅哥!接电话啦!”

    讲台上的老师刚刚开讲,秦风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瞧,是京城那边打来的,秦风有点无奈,跟老师示意了一下,道:“接个电话。”

    老师很淡定地点点头,微笑道:“下次上课的时候,记得调成振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