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五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阿嚏!”方思敏忽然间鼻子发痒,赶紧一扭头,连饼干带口水喷了一地。 .

    坐在他斜对面的赵文迪下意识地挪了挪身子,可是屁股微微一动,就已经靠到了墙角。没法子,东瓯市公安局最近正在搞年底大突击,所以路面上但凡是有点案底的惯犯,这会儿差不多都抓紧来了。看守所的监室人满为患,所以他眼下正和跟他同来的5位难兄难弟,挤在这一处小地方。听在看守所里跑腿的临时工小辅警说,他们要一直住到有人过来担保,或者等到法院宣判下来,才会被释放或送往其他地方。

    “方老师,昨晚感冒了吧?”缩在蹲坑旁的老刘,关心地问了句。

    方思敏早上刚见过他的家里人,此时已经恢复了身为“高级知识分子”的从容,他淡淡一笑,他那仿佛被磨砂纸伺候过几百回的公鸭嗓,故作高深地回答道:“没关系,感冒大多是由病毒引起的,就算真感冒了也不用担心,多喝点水就自愈了。我平时感冒从来不去医院,国内的医生水平根本就不行,就会乱开抗生素。儿科医院就指着这些病赚钱呢。”

    赵文迪完全不理解方思敏这到底是什么脑回路,人家只是随口一问,他居然都能扯到儿科医院上面去。然而网名为【社科专业教授】的老刘却对方思敏的这套说辞十分赞赏,叹道:“方老师不愧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人呐,不像我,当年家里成份不好,初中毕业后就只能自学了,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水平,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赵文迪听了这话,忍不住低下头,偷笑了一下。

    退休工人在网上冒充教授也算了,可现在明明老底都被人揭开了,居然还要往自己脸上贴金。

    初中毕业当然就是初中以下水平?

    不然你还真以为自己能去大学当教授咋滴?

    赵文迪暗暗鄙视着老刘,再偷偷打量了方思敏一眼,果不其然,此时方思敏的脸上,也透着很明显的优越感,显然是在间接鄙视这位冒牌教授。不过相比赵文迪的“鄙视一笑”,方思敏在做人这方面,就要成熟得多或者换句话,是虚伪的水平比较高。然后只听方思敏又侃侃而谈道:“刘师傅,你也用不着妄自菲薄,其实我看你的水平,已经不比国内的本科生要差了。”

    赵文迪闻言,不由笑容一收。

    方思敏却根本不在乎赵文迪的情绪,紧接着道:“至少相比很多所谓的大学生,你的逻辑能力和思辨能力,明显是过关的。不会像那些学文科的二傻子一样,会被秦天才骗得团团转。”

    老刘得到留美博士的肯定,不禁坐直了身子,瞬间里呼吸都顺畅了不少,身边蹲坑里的气味,闻得清清楚楚。

    他赶紧挪到方思敏身边,投桃报李地捧方思敏的臭脚道:“方老师,你在美国的时候,是做什么研究的?”

    “这个啊,呵呵……”方思敏干笑了两声,回答道,“我是做生物化学这块的,和医学上的一些基础学科也有点交叉,这个东西说起来比较专业,像你这样在生化方面零基础的,我说了你估计也听不大懂,还是不要说了。”

    可是话音刚落,对面床铺上的【检察官】小李就不带脑子地紧跟着说道:“方教授!你就讲讲嘛!我们这屋子里,除了小赵和你,全都没上过大学。反正现在闲着也是没事,不如听你上上课,提高一下境界好了。”

    “对,对。”【刑事案件律师】小王也笑着附和道,“这样等我们过几天出去,还能在论坛里吹吹牛,说自己在牢里还上过博士的课。”

    “还是不要了吧……”方思敏还在死撑,“这里连块黑板都没有……”

    “没关系啊!”【刑事警察】老孙大声道,“反正我们也不考试,你随便讲,我们随便听就好了,就当听你讲故事了。”

    方思敏这下就有点骑虎难下了。

    要说专业这种东西,一年不碰忘一半,三年不碰忘光光,而他从美国灰溜溜地回来,距今都快有十年了,虽说平日里为了写文章还会偶尔去差一点资料,但通过复制黏贴得来的记忆,事实上根本顶不了毛用啊!

    他望着监室里这些双充满期待的眼睛,环顾一圈,忽然发现赵文迪满脸无所谓的模样,一下子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道:“小赵,要不你给他们讲讲吧。”

    “讲什么?”赵文迪一愣。

    方思敏笑道:“随便讲什么都行,你不是学土木工程的吗?高中应该是学理科的吧?随便给他们将点基础的生物和化学知识好了。等你讲完了,我再给你做点评。”

    赵文迪露出一个“你有病吧”的表情,不乐意道:“有什么好讲的啊,现在人都关牢里了,我哪还有那心情啊?”

    “小赵,你该不会是不会吧?”房间里唯一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刑事警察】老孙,胆气十足地嘲讽道,“我听说你是写****给关进来的,你在高中里学的,是不是全都学进裤裆了?”

    站在此监室内方思敏鄙视所有人,而他赵文迪鄙视除方思敏之外的其他的人鄙视链上,赵文迪根本都懒得搭理【刑事警察】这个小学毕业的小餐馆老板

    赵文迪之所以知道老孙是干嘛的,是因为前天刚进来的时候,【社科专业教授】就已经把狱友们的职业和学历全都问了个遍。后来结果非常令他欣喜,因为他的学历在监室里排名并列第四,仅次于方思敏的博士,赵文迪的本科在读,以及【检察官】小李的大专毕业。而且按照【社科专业教授】老刘的逻辑,他的初中文凭在他这个年龄段,还是相当不错的,如果放在今天,他最起码也能上个本科。阿q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

    见赵文迪不答话,老孙又继续酸他道:“说起来,现在国内的大学生真的是不行了,有些大学生赚的钱还没我多呢。就是一群死读书的,什么本事都没有,说真的,我店里要是招人,宁可要老刘、小王你们这样的,也不要那些什么本科生,屁的用都派不上!”

    赵文迪这下就忍不住了,冷声道:“问题是人家愿意去你那儿上班吗?我们本科毕业的,好歹能去考个公务员,你就算想去考,也没那个资格。而且别说考公务员了,就算让你去街道当个临时工,你有那水平吗?我怕你连个应聘临时工的表格都填不起来吧?”

    “哟哟哟哟哟!”老孙被赵文迪说到痛处,一下就从床上翻了起来,嘴里拌蒜地嚷嚷,“就你了不起是吧?你跟我牛逼什么呀?人家方教授美国留学回来,人家博士都还没说我呢,你算哪根鸡8毛啊?”

    方思敏完全不去纠正“教授”这个错误的称谓,一副我是高人我淡定的模样,微笑摆手道:“博士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多读了几年书而已。”

    “听听!这才是有学问的人呢!”老孙怒吼道。

    赵文迪被这蠢货搞得连反驳的心思都没了,翻个白眼,冷冷一笑,就不说话了。

    老孙喘着粗气坐下来。

    监室里安静了一会儿,气氛正纠结着呢,【社科专业教授】老刘忽然冒出一句:“方老师,小赵他反正也不想说,你就来说说吧,给大家解解闷儿。”

    “就是,方老师,说给有些人听听!也让有些人知道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什么叫人外有人!”老孙继续没好气地挑衅。

    赵文迪鸟都不鸟他。

    只是这下,方思敏就有点骑虎难下了。

    他硬着头皮,想了一想,终于还是经不起怂恿,磕磕巴巴道:“那我就给你们讲点简单的生物学基础吧。讲点什么好呢……”

    小王点歌道:“讲细胞吧!我平时看电视,就爱看这些!”

    “呃……行,那就讲讲细胞。”方思敏抓了抓脑袋上稀疏的毛发,语速极慢地回忆他的大一课本,“细胞啊,主要结构就是细胞膜、细胞质、细胞核,这个细胞膜呢……生物学上,微观观察下,他的结构又很特别,是一个膜结构。”

    “双层膜结构。”赵文迪忍不住补充道。

    老孙不服地看了眼赵文迪。

    方思敏却是激动得差点连眼泪都快出来了,赵文迪这助攻,简直太及时了!

    “对,很正确,就是双层膜结构。”方思敏的回忆,一下子从脑海深处涌出来,就算他这博士有水分,可肚子里多多少少还是剩了点库存的,“细胞膜的主要成分,是一种很常见的物质,叫做磷酸。磷酸其实很容易在实验室里合成。我举个平时最常见的东西当例子,猪油,肥肉。这些大家肯定都知道吧?”

    老刘、小王和老孙三个人连连点头。

    而拥有“大学生之骄傲”的小李,就稍微矜持一点,保持着知识分子的聆听状态。

    方思敏舔了舔嘴唇,按照自己的记忆,继续往下说道:“构成猪油和肥肉的最主要的成分,就是脂肪,而如果我们将脂肪分解,就能得到脂肪酸和甘油。那么脂肪酸和甘油,跟磷脂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很简单,只要将脂肪酸和甘油放在一起干燥,那么我们就能获得磷脂。”

    “噗!”正在喝水的赵文迪一口娃哈哈喷到了方思敏脸上。

    坐在床上的小李也是听得浑身的肥肉一振。

    “你干嘛!?”老孙见不得自己最崇拜的“方教授”受此大辱,气急败坏地从床上跳下来,虎躯凛凛地走到赵文迪跟前,瞪圆眼珠子怒吼道,“找事情吗?”

    方思敏没吭声,神色阴沉,拿纸巾把脸上的水擦干。

    赵文迪却一边呛咳一边摆手道:“妈的……不是,他刚才是在胡说八道……”

    “方教授胡说八道?人家是留美博士!你算什么呀?”老孙来来回回就这句话。

    赵文迪咳了好一会儿,总算把气管里的液体咳出来,喘着气道:“他刚才说的都是错的,正常人想想也知道啊,怎么可能光用猪油和肥肉就能合成出细胞膜。还有,磷脂里明显是有磷元素的,猪油和肥肉里连磷元素都没有,怎么可能合成出磷脂?”

    “放屁!你懂什么?”老孙咆哮道,“你说了算吗?你说猪肉里没有那什么元素就没有了?是人家方教授懂得多,还是你懂得多?你才读过几年书啊?”

    “老孙,别急,别急,有话慢慢说,咱们听方老师说不就行了,你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现在的小孩,就是一桶水不满,半桶水瞎晃。”【社科专业教授】老刘忙起身当和事佬,把【刑事警察】老孙拉开。

    赵文迪正要反驳,坐在他旁边床铺上的的【检察官】小李,这时居然支吾着声援他道:“那个……方博士好像是说错了啊。我大学学的就是生物专业,先别说猪油里有没有磷元素,就说方博士刚才讲的那个步骤,也有问题。他说干燥后得到磷脂,这个说法肯定是不正确的,因为干燥就是脱水啊,如果只是脱水的话,是不可能形成新的物质的。要形成新的物质,必须是化学键的断裂和重组。”

    “我就是这个意思!”方思敏忙道,“我不是怕你们听不懂嘛,就说得稍微浅显点。老孙和老刘他们,哪知道什么化学键呀!”

    “就是!”【刑事警察】老孙道,“人家方教授这是因材施教,你懂个屁!”

    【社科专业教授】却很奸猾地没有表态。

    果不其然,小李被老孙这么一说,立马就炸了,大吼道:“我懂个屁?你才懂个屁好不好?老子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

    “你是个逼的大学生!破大专有钱就能上,你当老子不知道吗?”老孙不仅半步不退,还去揭小李的伤疤,对吼道,“你那种破文凭,白送老子都不稀罕!你大学生?你一个月挣几块钱?老子一个月能挣2万!你这样的,就算来给老子打工,老子都不收你!你还不如那个写黄书的呢!人家好歹是正儿八经的本科生!”

    “我艹你妈……”小李暴走了,一把掐住老孙的脖子。

    可是就那他小身板,根本不是老孙这个五大三粗的厨子的对手。

    【刑事警察】老孙只是稍微一使劲,就把【检察官】小李从床上拉了一下,直接摔在了地上。

    小李被摔得呲牙咧嘴,正要起身反击,牢门外忽然走来两个狱警,见状就吼:“干嘛呢!?”

    三个字,犹如一道巨雷,震得屋里头6个人都差点吓尿。

    狱警开了门走进来,老孙急忙放开小李,喊道:“他先动的手!”

    小李犹然不服,指着老孙道:“煞笔,等出去了,你特么别跑。”

    “出你妈啊!”狱警直接一巴掌呼到小李头上,满脸鄙夷道,“就你这两斤肉,都被人家打趴下了,还狂你妈个逼啊!”

    小李被狱警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

    老孙正得意呢,狱警又瞪了他一眼。

    老孙被吓得直接打出一个嗝来。

    打人的狱警很满意,冷冷一笑,问道:“刚才谁挑的事啊?”

    众人面面相觑。

    狱警见没人说话,随手一直老刘,呵呵笑着嘲讽道:“教授,你给我们讲一下。”

    “警官,您就别埋汰我了,我那都是假的……”老刘点头哈腰道,“刚才就是……方老师在给我们讲课,好像有个地方讲错了,就闹起来了……”

    【社科专业教授】这概括能力也是强的一逼。

    狱警听完马上把方思敏拎起来,问道:“所以是你挑的事对吧?”

    方思敏瞬间都懵逼了,和狱警深情对视着,哑口无言。

    边上另一个狱警则对老刘道:“他算什么方老师啊,屁的老师,工作单位都没有的,他跟你一样,现在也是无业游民!”

    方思敏瞬间像是心口被插了一把刀,喊道:“你这是侮辱人格!”

    “你这种事也知道人格?”狱警都懒得跟方思敏多话,他冷哼一声,转头对监室里的其他人道,“说说话也能打起来,你们头顶上那东西不是尿壶知道吗?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懂不懂?一点理智都没有!难怪就特么知道整天在网上和人吵架!以后都给我老实点知道吗?再让我看见你们闹,后果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正训着话,外头匆匆又跑进来一个年轻警察,跑到那狱警身边,看了眼方思敏,然后小声道:“检察院的人来了,说要审一下。”

    狱警抬手一看表,然后点点头,沉声道:“那就交给你了。”

    年轻警察笑了笑,跟方思敏勾了勾手指。

    方思敏愣着没动。

    年轻警察忍不住道:“你特么猪脑子啊?我让你跟我出来!”

    方思敏这下回过了神,可听着年轻警察的话,心里还是不忿,小声反驳道:“同志,请你说话稍微客气点,怎么说我也是个博士……”

    “博你妈。”年轻警察笑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博士都要量产好了吧,也就你这种找不到工作的,还拿这玩意儿当个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