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五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中心区看守所的房间布局极为复杂,方思敏在年轻民警和两名辅警的押送下,穿过了三道由荷枪实弹的武警把手的铁门,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才从监禁区走到看守所的外部大厅,最后被带进了大厅旁的一个小审讯室。 .而方思敏原本惴惴不安的情绪,也转而多了几分期待。就在一个小时前,他的家人刚刚来见过他。几个从闽江省云山市远道而来的科级干部,给他带来了很多积极正面的消息,其实就包括告诉他,闽江省的政法系统已经在接洽曲江省这边的相关人员,相信很快就会放他出来。方思敏原以为这个等待的过程,至少也要持续个三五天,但现在看来,他貌似是低估了自己家里人的能耐虽然他的死鬼法官老爹已经死了有许多年了,可看样子余威还剩下不少。

    可惜啊,如果当年刚从美国回来,就马上找人安排进机关单位。以自己学贯中西、通晓古今、知文明理、文武双全的水平,现在就算没个厅级,至少也该是个处级干部了吧?

    方思敏很感慨地想着,然后就被年轻警察按在了椅子上。

    审讯室里,已经有两个人在里面等着。

    一个身穿便服大概年约三十岁的年轻人,另一个年纪起码在55岁以上,却穿了一身极为扎眼的白大褂。但是白大褂上并无任何单位的标识,叫方思敏弄不清他的来头。

    “【诺亚方舟】?”年轻人没问方思敏,而是望向带方思敏进来的年轻警察。

    年轻警察点了下头,微笑道:“对。”

    “行了,我来吧,你在外头等着就行,20分钟搞定。”年轻人说着,从地上提起一个电脑包,然后从包里拿出电脑,轻轻放在桌上,掀开屏幕,按下了启动按钮。

    年轻警察却没有要出去的意思,随手搬过来一张椅子坐下,笑着说道:“我看看你是怎么搞的。”

    “还能怎么搞啊,就是谈话嘛!”年轻人一脸无所谓地说着。

    方思敏见对方居然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心里又开始打鼓了。

    不是家里安排的人?

    那这货是谁?

    “那个……”方思敏城府有限得很,笔记本还没启动好,他就先忍不住问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人道,“你们是东瓯市检察院的?”

    “中心区检察院。”年轻人微笑道,“像你这种档次的嫌犯,还用不着麻烦市局。”

    方思敏忍不住道:“什么叫我这种档次?”

    “就是说你档次低呗!”年轻警察插话道,“你说你贱不贱啊?非要问这种问题?”

    “诶,诶,文明一点,要录音的呢!”检察院的年轻人说着,又从电脑包里拿出一个小话筒,接好了线,这才进入正题,调整了一下嗓子,沉声道,“方思敏,男,1967年出生于闽江省云山市,1991年以华侨子女身份,获得国家公费留美资格,1997获美国密州州立大学生物化学专业博士学位,1998年1月回国,待业至今。资料没错吧?”

    方思敏沉默了许久,轻声道:“我不是待业至今,我一直在为我们当地的杂志写科普文章。”

    区检察院的小年轻呵呵笑问:“有编制吗?”

    方思敏咬牙回答:“没有。”

    “那不就结了?没编制就是没工作嘛!装什么文学中年啊!”年轻的检察官一语道破。

    方思敏嘴角一阵猛抽。

    年轻检察官接着又问道:“【诺亚方舟】这个网络马甲,是你本人注册的吗?”

    方思敏又沉默了两秒,否认道:“不是。”

    年轻检察官微笑道:“但是我们的办案人员已经通过技术侦查,成功地从你的电脑硬盘里还原出所有你最近一个月来的上网痕迹。方先生,你现在在我面前抵赖,我个人是无所谓的,但等过些日子上了法庭,你再抵赖,那就属于违法行为了,你确定在物证确凿的情况下,还要继续睁眼说瞎话吗?”

    “那不是我的电脑。”方思敏的语速忽然加快起来,“而且你们获得物证的方法也是违规的!”

    “哦,好。”年轻检察官保持着十足的淡定,表情要多轻松有多轻松,说道,“随你的便吧,反正从你家拿的键盘和鼠标上,就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到时候上了法庭,你再跟法官和陪审团解释好了。那我接下来再换个话题。”

    年轻人说话的语速极快。

    方思敏的脑子还没跟上他的节奏,这边的频道就已经换了。

    年轻检察官问道:“秦朝科技的ceo秦风,你认识吗?”

    方思敏小心翼翼神情很提防地回答道:“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污蔑他?”

    “我没有。”

    “好,那再换个说话,你觉得秦风的论文是抄袭的吗?”年轻检察官脸上的笑容越发真挚,问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这个问题,你要小心回答哦,不然如果和你电脑里的记录出现逻辑冲突,后果会很严重的。”

    方思敏的眼皮猛跳了两下。

    他犹豫了许久,最终点了点头,道:“我认为是的,秦风的论文应该是抄袭的。”

    检察官步步紧逼地问道:“应该?还是肯定?是随便说说的吗?”

    方思敏身子微微一抖,完全不明白对方这是在干嘛,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我肯定。”

    检察官又呵呵一笑,问道:“那么你凭什么肯定呢?”

    方思敏正色道:“凭我多年的写作经验,还有我对秦风水平的了解。”

    “哦?”检察官面露疑惑道,“你刚才不是说,你根本不认识秦风吗?那有凭什么说你了解秦风的水平?”

    方思敏道:“了解秦风的水平,用不着认识他。我只要知道他高中读了一半就辍学这点,就可以判断他根本不具备那样的学术能力。”

    检察官低头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忽然头也不抬地冷不丁扔出一句,“可是根据你的上网记录,你明明又很看不起秦风写的论文啊,说他的论文水平很低。”

    “我……这只是一个相对的问题。”方思敏觉得自己被打脸了,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秦风本身没有写论文的水平,就算是他写的,那些论文的水平也很低!”

    “所以你这算间接承认,他的论文是自己写的?”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说他写的论文水平低?”

    “我是说如果。”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在你的这套逻辑中,秦风要么是论文代笔,要么就是水平很低?”

    “对。”

    “可是他的三篇论文全都发在了国家级的核心期刊上,而且是不同的期刊,这又该怎么解释?你总不能说这三家国内顶尖的学术机构,全都看不出文章好坏吧?”

    方思敏被检察官绕晕了,急得脑袋上都冒出了一层细汗,强行分辩道:“我的意思是……秦风本身是不可能具备写论文的能力的,所以他写的东西,肯定是找人代笔。但是那个代笔的人,水平也不怎么样,还有期刊那边的事情,你应该问出版社的人啊!”

    他激动地说了一大通,说完后不住地喘着粗气。

    检察官转头看了眼白大褂,白大褂点点头。

    年轻检察官微微一笑,继续道:“那么方先生,请问你又凭什么这么自信你自己的水平,已经达到了国家级期刊审稿人的高度?”

    方思敏缓了口气,说道:“我从没有这么说过。”

    年轻检察官道:“那你就是否认自己有能力去给别人的论文做学术评价咯?”

    方思敏稍微控制了一下情绪,慢慢说道:“专业性很强的学科,肯定是没有办法的,毕竟隔行如隔山。不过像秦风写的那种文科类的论文,是个人都应该能看懂吧?”

    年轻检察官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因为你看懂了秦风的论文,所以就能对他进行评价,平且准确地判断出,他是否代笔了?”

    方思敏直接点头:“对。”

    “那好。”年轻检察官把电脑翻转过去,屏幕朝向方思敏,说道,“这篇文章是秦风最近刚刚写的,已经发表。我这里截取的,是摘要和结论部分,一共加起来就500字。我给你10分钟时间仔细阅读一下,请你读完后告诉我,你觉得有没有可能也是代笔的?”

    方思敏看了看检察官,然后便伸手把电脑拖到跟前,装模作样地看起来。

    屏幕上的文字很简洁,属于那种一下就能看明白的叙述。

    方思敏只看了三分钟,便马上迫不及待道:“高中水平。”

    年轻检察官道:“你确定吗?”

    方思敏满脸胸有成竹道:“确定,确实是高中生的水平,比较符合秦风的学历。”

    “唉……”年轻检察官忽然叹了口气,摇头道,“你知道吗,这篇论文的作者,其实是我们国家最顶尖的经济学家茅以仕先生。”

    妈逼!你诓我?

    方思敏脸色骤然一变。

    然后就见年轻检察官,转头问身边的白大褂道:“杨主任?观察得怎么样了?”

    杨主任眯起眼,用一种很叫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打量着方思敏,沉声道:“从他的思维方式和语言逻辑来看,确实存在偏执型认知障碍的明显症状,而且很可能已经过了早期。再看他的身体体征,瘦弱、易怒、易激惹,是典型的甲状腺功能亢进,精神症状已经影响到了脏器功能,必须要依靠药物介入治疗才行了,完全符合收住入院的标准。”

    方思敏闻言一惊:“什么收住入院?”

    “别紧张。”坐在他边上的年轻警察轻轻一拍方思敏的肩膀,笑得很温柔道,“杨主任是我们东瓯市专业水平最高的精神心理疾病方面的专家,他一定能治好你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