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五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那儿,那边,二楼扶手边,看到没?”

    “嗯嗯嗯,看到了,看到了,真人比照片看起来更好啊……不过好像确实有整过的样子……”

    中午时分,瓯大1号食堂的某个角落里,两个小女生望着十几米开外的苏糖,窃窃私语着。同样的场面,这些天以来不知已经上演过多少回。有一直坚持不懈24小时跟拍的专业狗仔,也有住在瓯大本地,打着看望同学的名义,特地跑来围观“微博女神”的年轻人。好在苏糖从小就是被人围观大的,所以这些天的围观程度虽然又提高了好几个等级,不过她勉强还顶得住。而且随着同样的事情日复一日的发生,慢慢习惯了这种生活环境后,苏糖也就不怎么反感了。

    她照样该吃吃、该睡睡,听老公的话,安安分分好好上课,老老实实参加学生会的各种无聊例会,跟寝室里几个小丫头的课外生活也没落下,淡定从容,不急不躁。然后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情,一共就两件。第一,自拍;第二,秀恩爱。

    当然,通常这两件事情,都是同时发生的。

    “来,张嘴,啊……”

    就在满世界的眼睛全都盯着苏糖的时候,这丫头却根本不去理会,完全沉浸在自己和秦风的二人世界里,光天化日之下,丧心病狂地在一群单身狗面前,慢动作互相喂饭。秦风其实心里也很无奈,可大庭广众的,他总不能跟在家里一样,直接把苏糖的筷子拨开,只能张大嘴,跟弱智似的吃下苏糖夹过来的菜。同坐一桌的洋洋、思思和慧慧早已见怪不怪,没脸没皮跟来的汪大冲和林手谈,却看得眼中含泪,麻痹的,这对狗男女就不能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吗?

    然则林手谈和汪大冲并不知道,喂饭只是开胃菜,苏糖和秦风双剑合璧使出的终极虐狗大招,其实是他们俩的对话——

    苏糖:“我这个月大姨妈比上个月来晚了三天,我还以为中招了呢,吓死了。”

    秦风:“你平时不是挺准的吗?”

    苏糖:“不知道啊,说不定就是被你吓的,老说什么怀孕怀孕的,吓得大姨妈都不敢出来了。”

    秦风:“是不是上火了啊?”

    苏糖:“嗯……说不定是这个月吃补了吧……”

    秦风:“你还是运动量不够,你看我就没上火,吃进肚子的东西都代谢掉了。”

    苏糖:“你怎么知道你没上火?你又看不出你大姨妈有没有推迟!”

    秦风:“……”

    同桌全体:“……”

    苏糖:“我们是不是吃的东西不一样啊?”

    秦风:“不会吧……上个月差不多每顿饭都是在一起吃的啊……”

    苏糖:“有些东西你又吃不到……”

    秦风:“……”

    同桌众人:“什么东西?”

    秦风闭上眼,揉了揉额头。

    思思忽然秒懂,表情变得好丰富:“难道……”

    郑洋洋奇怪道:“是什么?”

    “乖,别问。”思思摸了摸她的头道,“好好吃饭,就当这两个人不存在……”

    林手谈却弱弱地举起了手,小声道:“根据中医理论,上火应该是大姨妈提前,你这个推迟的,应该是宫寒……”

    苏糖面露慌张,惊声道:“宫寒是不是就是怀孕困难?难怪我一直怀不上!”

    这嗓子喊得有够高调,原本都强迫自己不去看苏糖的几百号人,这下全都望了过来。

    然后只听咔嚓咔嚓两声,埋伏在食堂里的几个狗仔,全都现了身。

    秦风摇摇头,叹口气:“感觉今天的娱乐版头条又有内容了……”

    ……

    秦风的生活终于慢慢变成了他想要的那个样子,抛开每天被狗仔跟拍这件事,这种闲适安逸的日子,确实是他日夜期盼的。每天早上6点出头醒来,洗漱过后拉上媳妇儿去操场跑两圈,然后一边散步去小吃街,一边通过电话,把今天需要办的事情安排给周珏、罗进和王佳佳几个人,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上都用不着他多操心。

    周珏的办事效率很高,螺山镇“爱情公寓”地块的竞标已经结束,她很顺利地帮秦风拿到了土地开发资质,和螺山镇前山村村委会的产权交割手续,也办得妥妥当当,就差把钱打给人家。

    眼下周珏正拿着项目书向银行要钱,农行东瓯市分行这边已经初步同意贷款800万,年利率6%,分两年偿还,不过周珏没马上提钱,还在找别的银行了解情况,打算货比三家之后再出手。毕竟秦风的个人财务状况其实很不咋滴,万一“爱情公寓”落成之后不赚钱,那就真的只能靠苏糖出卖色相来养家了。

    除此之外,就是联系建筑团队的事情。

    根据秦建业的消息,螺山镇这边的征迁工作很快就要完成。1月份之前,整片规划区域的居民应该就能全部搬走,要是有哪家敢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秦建业表示一定会让所有的钉子户过一个终生难忘的年。很强很暴力,但身为一个万恶的初级资本家,秦风对秦建业的做法表示支持和赞同。想来区里和市里也是相同的立场和态度。

    午饭过后,秦风几个人从食堂出来。

    林手谈和汪大冲中午都还有正经事要忙活,便匆匆回瓯医去了。苏糖和秦风下午都没课,秦风便打算先回一趟市区的家,看看好久不见的爸妈,还有小果儿。

    两个人不嫌腻歪地手牵着手,一边往苏糖的寝室楼走去,秦风一边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那头响了两声,结果接电话的人却是王安。

    秦风闻声一怔,问道:“舅舅,你怎么旷工了?你怎么不在店里啊?”

    “我刚刚就想跟你说这件事呢!”王安满肚子委屈的口吻道,“东门街到处都在搞装修,油漆味重得要命,昨晚我们门都不敢开了!”

    秦风沉默了一会儿,说:“所以你就旷工了?”

    “哎呀,小风……我!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王安在电话那头抓耳挠腮。

    “店里现在谁在看着?”秦风沉声问道。

    王安回答道:“有静静呢,还有那个王佳佳也过来了。”

    “行了,我知道了,等我回家再谈吧。”秦风说着,便挂了电话。

    苏糖问道:“舅舅又怎么了?”

    “没什么……”秦风摇了摇头,轻叹道,“日子太悠闲,老毛病又犯了。看来是该给他找点事情做一下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