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五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五十四章

    05年年底的东瓯市中心区,从内到外都散发着暴发户的气息。

    在这个制造业与房地产业双双蓬勃发展的美好时期,全区的资金都在飞速滚动,新兴的中产阶级们不仅极度热衷于投资,而且消费水平也在飞速提升。基于东瓯市强大社会资本的诱惑,以及城市居民消费能力如同开挂般提升的刺激,一时间国内外各种知名或不知名的连锁品牌纷纷潮涌入东瓯市中心。在短短不到一两年的时间里,那些在中心区半新不旧的老街上优哉游哉存活了二三十年的老店,便成片成片地被充满现代时尚感的外来商铺取代。人们还来不及回味从九十年代残留下的时代气息,便在资本和政策的裹挟之下,懵懵然一头撞进了信息产业时代。

    老房被拆、马路扩建、高楼崛起、产品迭代、生活节奏飞快,朝着全国现代化大都市目标大跨步前进的局面看起来那么美好,东瓯市宛如饕餮般吞吃着一切可以拉动城市GDP的资本要素,经济总量隐隐然已经超越国家重点扶持的甬州市,可谁又能想到,这片火树银花不夜天,其实已经是东瓯市经济十年绚烂的终点。前世这个时间尚在十八中的危房里埋头做卷子的秦风,当时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刚上了大学,东瓯市就被房地产泡沫和民间借贷危机给拖垮了。

    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投机的小老板太多,接盘的煞笔终于不够用了……

    午后1点多,周珏坐在中心区学院路的一家“雍和豆浆”的店里,细数着从外面街上经过的百万级别的豪车。不远处,刚刚落成的东瓯医学院的附属眼视光医院外,则挤满了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求医问药的人群,他们大多穿得十分破旧,与眼下正充满资本元气、外表光鲜亮丽的东瓯市,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在周珏视线的斜对面,一个乞丐光着上半身,跪在一个积着脏水的小坑旁,背部高高隆起,明显是有着某些方面的身体残疾。在不到10度的湿冷环境下,他不停地给来往的人群磕着头。但大多数衣着笔挺的人,会装作无视地从他跟前径直路过,甚至走过他身前的时候,脚步会变得更快一些,然后无心地带起一点小水花,溅到那乞丐的身上。只有个别学生模样的孩子,以及外表看起来并不比那乞丐好多少的病人家属,才会弯下腰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微不足道的钢镚或者一张皱巴巴的小额钞票,轻轻放进他的碗里。

    “唉……”周珏轻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来了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坐在桌对面的罗进和王佳佳,不由抬起头来,奇怪地看了周珏一眼。

    然后马上又不约而同地假装什么都没听到,更懒得去问,低头继续吃面。

    周珏注意到两个人的动作,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几天时间,周珏过得异常忙碌,先是把糖风瓯味的整体经营情况排摸了一遍,然后得出的结论是,秦风这破店能一直盈利到现在,简直是天大的奇迹。在周珏的眼里,糖风瓯味的管理水平之LOW,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从人员配备到日常管理,从市场营销到产品开发,从财务监管到利润分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所有的环节,到处都充满了漏洞。

    尤其是店长这个岗位,周珏觉得王安的存在感甚至还不如摆在前台架子上的那只塑料招财猫,也不知道秦风每个月花4000块雇他是干嘛用的。所以周一当天过去,顶着高级私人助理头衔的周珏,直接就架空了王安。话说得很不客气,大致内容就是,您该上哪儿玩就上哪儿玩去,要不去厨房穿串或者到外面送外卖也行,好歹算个劳动力。

    王安被周珏损得脸都青了,当天就怒而罢工,因为走得太急,连拐杖都忘了拿,然后飞奔出东门街,才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腿已经彻底痊愈了,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福祸相依。

    从店里回来,周珏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重新写了一份关于糖风瓯味的管理办法,内容涵盖市场战略、产品策略、人事体系、企业行政、财务管理、政商关系建立和文化形象建设,用四号字体打印出来,足有厚厚的96页。

    而这,还仅仅只是简!化!版!

    真要逐条逐条地细细研究,光是各种工作条例,她就能搞出几百页来。

    不过这么大的工作量,周珏肯定是不会自己动手去干的。

    罗进和王佳佳这两个劳动力,必须有效运用起来——虽然在周珏看来,这俩货除了学历之外,其他每个方面都不合格,但秦风好歹每个月花了7000块钱在他们俩身上,所以不把他俩弄到过劳死的边缘,周珏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自己。

    “下午我就不走了,你们两个人分头,把这个街道所有的小街小巷,全都给我走一遍,大概的人流车流情况,还有商业经营情况,尽可能细的全都给我记下来。明天早上,交一份学院街道的街面市场调研报告给我。”周珏收回了目光,淡淡地对罗进和王佳佳说道。

    罗进和王佳佳跟王安一样,这两天已经被周珏收拾得相当服帖了,连忙答应。

    不过王佳佳又觉得很奇怪地问道:“我们这么做,有什么用吗?”

    “不管有用没用,先做了再说,要是连了解一下整个中心区的人文地貌的耐心都没有,还谈什么把生意做遍整个区?”周珏说道,“你们两个,也别觉得让你们干这种事有多屈才。咱们公司现在能干活的,就算把秦总那个舅舅算进来,一共也就四个人。不然你们还指望店里头那些服务员和厨师,来给公司出报告吗?”

    罗进和王佳佳无话可说。

    周珏又轻声道:“你们也别着急,做大项目就是这样,越是前期,事情就越是细碎,有些东西,也不是花钱就能搞定的,该出力的时候,根本没办法偷懒。我们现在就好比是在打地基,等地基打牢了,造房子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明年这个时候,我保证你们俩回家过年都能脸上有光。”

    罗进心里暗叹又来一个画大饼的高手。

    王佳佳则是有点动摇,要不要找秦风托托关系,好让她去微博网上班。

    想想看,同样是秦风名下的产业,微博网现在已经名动八方了,可餐饮这块,却还苦逼得需要公司高管亲自深入一线搞调研,这安排很不合理好不好!

    “宁静的夏天~”

    王佳佳正纠结着,周珏的手机忽然响起。

    周珏不紧不慢地接起来,听那头的秦风说完,很从容地嗯了一声,回答道:“我也要去。”

    那头显得很无奈,叹道:“好吧……”

    周珏笑了笑,挂了电话,转头就吩咐罗进道:“你下午先别干活了,帮我去订3张飞杭城的机票。”

    罗进毫无反抗之力地木然点头。

    王佳佳忙问道:“那下午我一个人?”

    周珏反问道:“一个人不行吗?”

    王佳佳支吾道:“行是行……”

    “那就没问题了。”周珏很干脆地打断道,“我周末要和秦总去一趟杭城,你们两个人,顺便趁这两天把江滨街道也走一遍,等我周一回来,交两份街道调研报告给我,没问题吧?”

    王佳佳和罗进面面相觑。

    周珏紧跟着又来了句:“等秦总回来,我们这个项目就上马动工。还有螺山镇那边的宾馆项目,估计也快启动了。时间不等人,接下来每天都会很忙,你们两个人都要有心理准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