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五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对周珏的印象一直在变,初次见面觉得她是一个特别“稳”的姑娘,说话稳妥、办事稳健、做人沉稳,但是最近接触下来,才晓得天下乌鸦一般黑。人家在你面前显得“稳”,那纯粹是因为没混熟。要是混熟了,年轻人挤在一起,基本上都一个德性。初步混熟就能开点小玩笑,完全混熟就能说些荤笑话,如果熟到不能再熟了,那你丫就完了,等着一天到晚被人家损吧。

    周珏和秦风现在属于初步混熟的阶段,不过问题是这小娘皮天生附带自来熟属性,初步混熟阶段就能使用“混熟究极体”的技能,刚一上了车,便马上揶揄起秦风来,而且语气还显得特别真诚:“秦总最近的气场越来越足了啊,看刚才那些人见着你就跟见到国|家|领|导|人似的,话都不敢说了。看样子我们今天出现的还挺是时候,刚好给你当一当陪衬。”

    关彦平这货不嫌事儿大,紧接着就说道:“难怪我今天特别想戴手套,原来是受到秦总强大气场的感召。”

    “喂,你们两个行了啊。”秦风听这俩货说的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抗议道,“别搞得我好像要篡党夺权似的,我可是一片丹心向明月,全心全意听候总的话跟候总走。”

    侯开卷张口道:“黄秋静他老婆也叫明月,真不要脸,居然打长辈的主意!”

    苏糖的脑子完全跟不上这种对话的套路,眨着大眼睛弱弱道:“你们能正常点说话吗……”

    车里一阵安静。

    周珏轻声一咳,从前排给秦风递过一份文件,道:“你店里的情况我看过了,需要调整的地方比较多,大致的思路我都写在上面了,你要是觉得可以,接下来‘糖风’这块就给我把关,不过人事和财务这两块,你都得放权给我。”

    “公司的钱你随便用,只要不亏本就行。人事这块……你可以调整岗位,但如果想开除员工,事先得跟我打招呼。其他的你可以说了算。”秦风没有马上翻开周珏的报告书,而是先讨价还价了一下。

    周珏道:“行,有你这句话,我办事也轻松点。罗进和王佳佳,以后就归我直管了,你有什么事情要了解的,以后直接问我就行,省得政出八方,把事情搞乱了。”

    秦风不由笑道:“我这算不算被你架空了啊?”

    周珏道:“你这要算架空,那我侯叔叔算什么呀?秦朝科技那么大的摊子扔给你,常有性你说废就废,你这么个搞法,就没考虑过叔叔和阿姨的脸面?”

    秦风闻言,顿时心头一虚,弱弱道:“候总和阿姨这次回来,就是为这件事?”

    “谁知道呢~”周珏一脸“关我毛事”的样子,置身事外得十分轻松道,“要是我能猜出他们俩想干什么,我就不用给这小子当保姆了啊!”

    侯开卷马上抗议:“什么保姆,你的主要工作是给我暖被窝!”

    “皮痒了是吧?”周珏转过头,目光阴森森地对坐在最后排的小猴子道,“小心我跟你妈说……”

    “啊!啊!我错了!我错了!”侯开卷毫无疑问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柄被周珏抓在手里,连忙求饶道。

    周珏呵呵一笑,又望向秦风,不满地问道:“喂,你怎么不看啊?”

    秦风严肃道:“老师说了,在车上看书,会影响视力!”

    周珏这一刻好想把秦风这个恶意装嫩的家伙一把掐死。

    苏糖忍不住笑出了声,拍打着秦风的肩膀咯咯重复道:“老师说了……哈哈哈……你太可爱了……”

    后排的侯开卷看着苏糖直往秦风的怀里扑,肚子里泛着酸地暗暗嘀咕:“这有什么好笑的啊……”

    关彦平从后视镜里看着笑闹的几个人,嘴角微微上扬。

    周珏忽然又频道一换,说起了正经话:“糖风不能再走低端路线了,不然这招牌就毁了。我看要不就趁着那条巷子在装修,咱们把店铺也装修一下。以你们两个人现在的知名度,还有东门街那个地理位置,干脆我们就走高档餐厅路线。”

    秦风马上道:“我3个月前才刚刚装修完啊,大姐!还有装修的钱去哪里搞?我口袋里可没几个铜板了。”

    “看你这心眼儿小的,钱的问题,也能算问题吗?”周珏不客气道,“我过几天回来,再跑几个银行,装修费可以从螺山那个宾馆项目的款项里划出来一部分。就你那间小店面,就算是精装修,顶多也就50来万。”

    秦风把头歪在苏糖肩上,小声嘀咕:“你看这些大老板,说50万就好像说50块似的。咱们以后可千万不能这么教育孩子。”

    “谁要跟你生孩子……”苏糖娇羞地把秦风的头推开。

    周珏把身子转了回去,表示受不了这么撒狗粮的。

    “小玉玉,不要烦,慢慢你就习惯了。”关彦平很不厚道地说出了周珏的小名。

    周珏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习惯个屁啊,你还打算给他开车一辈子啊?”

    关彦平呵呵道:“有什么不好的吗?一个星期就工作两天,有吃有住有工资,还有社保和医保,人生足矣啊~”

    作为一个已知的纯血红三代,关彦平的思想居然如此diao丝,令秦风十分刮目相看。

    秦风忍不住道:“平哥,你这个思想境界很高啊!”

    关彦平知道自己已经被周珏泄了老底,也不装了,回答道:“高个屁啊,也就是我爷爷年轻那会儿胆子大,跟对了人,要不然哪有我这社会主义八旗子弟的美好生活。我现在对人生算是看透了,什么叫幸福呀?幸福就是,但凡只要有条件混吃等死,就坚决不艰苦奋斗。”

    “对,我也这么想!”侯开卷马上道,“我已经决定了,等初中毕业就去当兵,然后在部队里混十年回来,咱们兄弟俩一起混吃等死,一起做社会主义的造粪机器!我要和万恶的应试教育抗争到底!”

    话音刚落,周珏手里立马飞出一支笔,准确地敲在侯开卷的脑门上。

    然后冷冷说道:“你初中毕业了,去不了部队,你妈已经在加拿大给你安排好学校了。咱们家,有一个文盲就差不多了。”

    说着,拍了拍关彦平的肩膀。

    “我草,老子识字的好不好!”关彦平很不服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