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五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关朝辉远没到不需要打扮的年纪,但她显然更喜欢素面朝天。在杭城国际机场大厅3号接机口的通道外,她清清爽爽地扎了个马尾辫,一身颜色很素的风衣,戴一副棕色墨镜,仅仅是站着,就让不远处的《曲江日报》安靖一行人感到深深的不自在。

    气场这东西,并不源于一个人本身有多大能耐,而是当一个人到达某个高度时,其所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完全不在乎周遭人群的自信,给他人造成的无形的精神压迫。人的名树的影,关朝辉在国内露面不多,名声也几近于无,但当半年前东瓯投资集团公司在杭城成立,关朝辉作为集团董事长,俨然已经替侯聚义扛起了“浙南顶级财团之一”的大旗。便是眼下某位号称全国首富的饮料集团老总,在关朝辉面前,也不见得能挺直了腰杆说话,更别提安靖这群吃公家饭的准中产阶级。

    安靖只见过关朝辉一次,但以关朝辉的身份,以及作为一个不可多得的中年大美人,安靖绝对不可能记错关朝辉的样子。站在远处观望了片刻,安靖定了定神,才慢慢走上前去,想要打个招呼。只是刚走近几步,马上就有两个穿便服的年轻人,从来来往往的人群里走出来,一左一右挡在了安靖的身前。

    安靖见状一怔,前方关朝辉转过身来,摘下墨镜,微微一笑,问道:“有事吗?”

    “呃……”安靖这电视剧般的即视感吓了一跳,嘴里不禁有点打颤地喊道,“关总你好,我是《曲江日报》的记者,我叫安靖!”

    “记者?”关朝辉盯着安靖看了几秒,微微点了点头。

    两个年轻人马上转身离开。

    安靖松了口气,匆匆上前,对关朝辉道:“关总,您是来接秦总的吗?”

    “接我儿子,顺便接他。”关朝辉微笑这回答,然后又说,“我们集团成立那天,你也在现场吧?我记得你。”

    安靖闻言,不禁有些受宠若惊,笑道:“能让关总有印象是我的荣幸。”

    关朝辉淡淡地笑了笑。

    安靖急忙又接着道:“秦总这回要来杭城录个节目,是我们《曲江日报》主办的,和阿里的马先生一起……”

    “嗯,我知道。”关朝辉淡淡道,“这回给秦风那孩子出头,你们《曲江日报》也出了不少力吧?改天我会去贵社拜访一下,我们的事情,叫你们费心了。”

    “哪里哪里,秦总的事情……也算是半个政治任务,主要还是秦总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全完是按上头的意思在办事。”安靖也不怕跟关朝辉说内幕,反正她知道的,关朝辉没理由不知道。

    果然,关朝辉接着就道:“我也听说了,好像是论文被省里的大领导批示了吧?”

    安靖点点头。

    关朝辉笑道:“这孩子真是……我都看不懂了,也不知道他肚子里的那些货是哪里学来的……”

    安靖笑道:“可能是天才吧。”

    “天才?但愿是吧……”关朝辉轻叹道。

    安靖小心翼翼地多打量了一会儿关朝辉的表情,可关朝辉把墨镜一戴,又完全遮住了眼神,叫人看不出她此时的内心变化。

    两个人沉默了片刻,安靖小声问道:“关总,瓯投今后的市场战略,会主要放在新兴产业上吗?”

    关朝辉既坦率又聪明地回答道:“市场瞬息万变,每个决策,都要看情况而定。”

    得,问了等于白问。

    安靖干脆问点有用的,道:“我们接下来的节目,主要就是想对秦总做个专访,请问您对秦总是怎么看的?”

    关朝辉反问道:“哪方面?”

    “整体……”安靖道,“大概印象,或者给他贴个标签……”

    “这个啊,我想想……”关朝辉还真配合,仔细地思考了半分钟后,笑道,“非要形容的话,我对他的印象就是四个字,不学有术。”

    “不学有术?”安靖重复了一次,心中仿佛有了种拨开云雾般的恍然。

    关朝辉对秦风的概括,确实很切中本质了。

    不论是自学一年考上一本,还是无师自通地在学术这块上有所建树,以及最引人关注地小小年纪执掌一家大公司。秦风身上最引人注目的要素,似乎全都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

    只有苏糖除外。

    如果再加上苏糖这个要素的话,安靖觉得这标签还能再换一下。

    换成“真尼玛命好”想来不会有人反对。

    这时大厅里的显示屏忽然一闪。

    安靖忙道:“到了!”

    关朝辉轻轻嗯了一声。

    安靖又道:“关总,我们已经给秦总他们订好了房间,您要不要……”

    “退掉吧,我已经给他安排好了住的地方。”关朝辉道。

    “好。”安靖点点头,不再说话。

    等了约莫五六分钟,关彦平和秦风推着两个行李箱从通道里出来。

    苏糖怯生生地挽着秦风,身后跟着侯开卷和周珏。

    关彦平眼瞎,完全没注意到安靖和关朝辉。

    秦风却是一眼就望到了安靖和她身旁的那位,尽管关朝辉戴着墨镜,可还是马上就认出来了,举起手来挥了挥。

    侯开卷第二个发现,急急忙忙从通道里跑出来,飞奔到关朝辉面前,大喊一声:“妈!”

    关朝辉摘下墨镜,把侯开卷抱进怀里,使劲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想死我了。”

    可能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红三代近在眼前,安靖忍下叫老吴上来拍照的冲动,迎着秦风几个人走上去,笑着欢迎秦风道:“秦总,您总算来了,我们总编念叨这件事好几天了。”

    “让领导伤神了,看来我罪过不小啊。”秦风笑着,和安靖握了握手。

    安靖又转身一指关朝辉,飞快道:“关总说已经给您安排好了住处,那我们这边就不搞麻烦事儿了,等明天信号调试完毕,后天什么时候正式录像,我们再具体通知您。”

    “好。”秦风道。

    安靖又转头看了看苏糖,又不禁被狠狠地惊艳了一下,心说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真人居然比照片更亮眼,忙伸手道:“苏小姐,幸会。”

    “啊……”苏糖傻傻地跟安靖握了下手。

    安靖边说边走,很快就走到了关朝辉的跟前,她马上又识趣地告辞道:“关总,秦总,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秦总,咱们后天见。”

    “好,不见不散。”秦风微笑着点点头。

    安靖很快走远。

    关朝辉也牵着侯开卷的手,转身朝机场大厅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秦风和苏糖赶紧亦步亦趋地跟上,关彦平和周珏却还是淡定如常。

    这下总算能看出来,到底谁是老板,谁是打工的。

    “都还好吧?”关朝辉没头没脑地问了句。

    秦风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在问他。

    迟疑了两秒没回答,周珏替他吭声道:“一切正常。”

    “正常就好。”关朝辉微笑道,又转头问关彦平,“你玩够了没?”

    关彦平一脸视金钱粪土的样子道:“我还能再玩半辈子。”

    “唉……差不多了啊,你这么混日子,和烂泥有什么区别啊?听我的,要么去区里上班,要么出国,两条路,你自己选。”关朝辉说话的句式,明明就没给关彦平留余地,可偏偏口气却像是在和他商量一般,听得秦风相当佩服。

    关彦平却是油盐不进,道:“我现在就挺好的。”

    关朝辉立马眼神一凛,不客气道:“好个屁!我再让你多玩两个月,等过完年,你就跟我出国。”

    关彦平不吱声了。

    关朝辉又对秦风道:“小风,跟我简单讲一下微博网的大概情况。”

    “微博网的发展速度比我预期得要快很多。”秦风马上脱口而出,然后又放慢了语速,缓缓道,“这次的微博舆论事件,对市场的推动,完全不在我的预计中。不过好在结果是正面的。从现在的数据来看,我们的第一步市场战略应该算是完美达成了。现在我们已经在市场中植入了特定印象,大部分人一说起微博,马上想到的就是我们的产品,秦朝科技、微博、微博网还有偷菜游戏,还有我家阿蜜,这些符号全部都已经画上了等号。从内容到平台到文化符号,说是已经全面占领市场也不为过,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进一步拓展使用人群,把微博从个体用户向群体用户做推广。要是顺利的话,我想明年之内,国内的活跃微博用户突破1亿肯定没问题。”

    “群体用户?”关朝辉道,“怎么个群体用户法?”

    “就是各种企事业机构,私营的,公家的,每个机构全都注册一个机构官方微博帐号。”秦风道,“简单来说,就像我们东瓯市市政府,市政府本身可以弄一个东瓯市政府的官微,市政府的下属机构,比方市府办、市各直属事业机构,甚至机构下的每一个办公室,都可以有一个自己**的官微,当然,以政府部门的严谨,肯定弄不出那么多那么细的微博,不过**注册到某个专门的科级单位,应该还是不难的。”

    “那照你这么说,明年这时候,活跃用户应该不止1个亿吧?”关朝辉道。

    秦风笑道:“我怕牛皮吹大了。”

    “你还会怕这个?”关朝辉故意调|戏道。

    秦风做了个擦汗的动作:“当然怕啊……”

    关朝辉笑了笑,“行了,就算牛皮吹破了,我也不会拿你怎么样。你侯叔叔对微博网最近的发展很满意,他明天过来,特地来的,想和你聊一聊。”

    秦风猛地心头一跳。

    关朝辉拍拍秦风的肩,算是压惊。

    然后她又转向苏糖道:“阿蜜,秦风最近有没有天天欺负你啊?”

    “欺负”这个词意味深长。

    苏糖微红着脸摇摇头,细弱蚊声道:“他很忙的,一个月也没几天在东瓯市……”

    “哈哈,影响你们谈恋爱了吧?”关朝辉笑道,“不过你也不用着急,反正年纪还小呢,以后有的是时间在一起。等微博网这边的事情忙过去,他接下来应该就没有什么大任务要忙活了。”

    秦风听关朝辉这么说,不禁有点奇怪,看了看她。

    关朝辉解释道:“今年手里的子弹全都打出去了,明年等着收获。”

    秦风了然点头。

    不是卸磨杀驴就好,哥忙活了大半年,除了那点遥遥无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现的期权股份,可是连个屁都还没捞着呢。

    扯虎皮做大旗,侯老板的大旗,肯定是抗得越久越有利。

    毕竟这种接近成精的大老虎,满世界都找不出几只来。

    而且就算找到了,也不见得都愿意配合着让自己狐假虎威一下……

    话说这辈子能赶上侯聚义这趟,秦风还真得感谢党和国家以及老秦同志,给了他一个宝贵的东瓯市中心区的非农户口。

    一行人走出机场,机场外早有车子候着。

    一辆大大的7座保姆车,算上司机,刚好够坐。

    但关彦平和周珏却没打算上车,说想先四处玩玩。

    关朝辉也没拦着,跟他们说了下酒店在哪儿,就带上侯开卷,还是秦风和苏糖小两口上了车。

    车子缓缓驶上马路,关朝辉和秦风并排坐着,说了句:“你侯叔叔给你拉来一个大赞助商,今晚我带你去见一下。”

    秦风好奇道:“做什么的?”

    关朝辉也不卖关子,微笑道:“诺基亚副总乔布莱恩,大中华区总负责人。请他过来,可花了你侯叔叔不小的力气。”

    秦风听得有点发傻。

    05年的诺基亚,可不是15年的那个弱鸡。

    上辈子,李郁同学就经常管芬兰叫“诺基亚国”,跟秦风科普说诺基亚一个企业撑起一整个国家70%左右的GDP。

    所以秦风一直对诺基亚崇敬有加,哪怕后来它被微软收购了——

    听着就好像美国买下了芬兰似的。

    “怎么忽然想到和诺基亚……”秦风回过神来,又产生了些许疑惑。

    关朝辉便解释道:“根据这半年来的全球市场调查,我们打算把集团最后的流动资金,全部投进智能手机制造业。我们跟诺基亚接洽过,他们愿意提供技术开发方面的支持,条件是由我们在中国国内为他们铺路,先做一下初步的合作尝试。”

    “我们……说了能算?”秦风问了个蠢问题。

    关朝辉笑道:“微博难道是放着看的吗?”

    秦风恍然大悟。

    侯聚义这步棋下的——微博在他眼里,估计和扳手这玩意儿差不多,充其量就是个道具吧?

    我草,侯老板站在云端俯瞰众生啊……

    秦风心里嘀咕着,觉得05年这个历史的弯,拐得稍微有点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