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生意场是残酷的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瓯投近来的日子顺风顺水,除了在沪城某地块的争夺上吃了港区老李家的一个暗亏,其余基本上没什么烦心事。秦风听南乐清提起那位号称亚洲盖茨的大老板的名字,心中的波动已经小了许多,毕竟明天就要去见马叔叔真人,而某大大也隔空降下过投影,所以接下来就算巴菲特、索罗斯之流的传说级人物现身,秦风估计自己就算再有什么惊叹,程度肯定也有限。好歹哥们儿也是国内一流财团的董事局成员了啊,身为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膝盖献出去,比尔盖茨尚且不惧,更何况低配版的李超人乎?

    秦风肚子里各种重新给自己定位。

    晕晕乎乎间,时间便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侯聚义现场敲定了集团旗下一套物流基建和零售业的项目方案,便宣布会议结束。双腿略微发飘地跟在侯聚义和关朝辉身后走出会议室,一群东瓯市本土大佬看秦风的目光已然完全不同。

    瓯投董事局从13人增至14人,秦风排在倒数第二顺位,倒数第一的是徐国庆。

    除此之外,秦风还升任了理事会副理事长,在理事会中排位第四。

    这一巨大的人事变化,无不向与会的所有人传递了一个信号。

    侯聚义这是要拿秦风当接班人来培养了,虽说公司最终肯定还是要交给侯开卷,不过在侯开卷有能力撑起这片天之前,秦风显然将扮演一个更为举足轻重的角色。至于说等侯开卷上台之后,秦风是要被卸磨杀驴还是被过河拆桥,又或者功成身退、善始善终,那些至少也是十年之后的事情,眼下根本不值得本土大佬们去为此伤神。

    关朝辉从人群中脱离出来,领着秦风和常有性,单独进了一部电梯。

    片刻后,电梯在大楼的5楼停下,出来后是一间巨大的办公大厅。

    前台小姐美貌如花,见到关朝辉忙60度鞠躬问候,关朝辉微笑着点点头,风风火火地快步前行,走进了许久没来过的董事长办公室——侯聚义是公司老板,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刚才开会的时候,他也自称行使董事长职责,但明面上,关朝辉才是瓯投的法定拥有者。

    屋里早有集团法律部的工作人员在等候,关朝辉没什么废话,让人拿出文件,分别让秦风和常有性签了字。

    秦风下笔的力道稍大,差点把纸面划破。

    一式两份交接完毕,常有性跟关朝辉微微一弯腰致礼,便面无表情地走出了办公室。

    他坐火箭般的升职进程,到今天差不多就该结束了。

    以后要是没有大的机会,在瓯投内的地位恐怕很难再有提升。

    “加上这0.75,你现在手里就是4.25%。”关朝辉等旁人都出了门后,帮秦风小算了一笔账,“秦朝科技上市后的市值要是能突破10亿美元,你现在手里拿的就是4000多万美元,想好怎么花了吗?”

    秦风笑道:“老婆、孩子、热炕头,上市之日,就是我退休之时。”

    关朝辉笑道:“小小年纪就考虑退休问题,哪有拿钱就走这么轻松的事情。我跟你说,至少帮我们做到40岁。40岁以后,随便你爱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去!”说着便把秦风的那份期权文件塞进她自己的包里,然后都不给秦风回话的机会,就哐哐作响地踩着高跟鞋出了办公室。

    秦风心思复杂地跟着关朝辉下了楼,侯聚义就在大楼外的车里等着。

    关朝辉打开后排的车门坐进去,秦风跟着坐上副驾驶座。

    侯聚义淡淡地随口问了句:“事情都办好了吧?”

    “好了。”关朝辉回答道,又对关彦平说,“彦平,先送小风回去,我们再绕点路。”

    关彦平奇怪地转头问道:“你们还要去别的地方?”

    “忙着呢!”关朝辉道,“今天马上就要回一趟东瓯市,中心区的东瓯广场用地批下来了,得回去签合同。开卷你给我盯一下啊,昨天星期五已经请了一天假了,星期一可别再让他请假。外国语中学本来就课程紧,落下一两节得好几天才能补回来。”

    秦风很分裂地听着关朝辉在几十亿的大项目和儿子的学习成绩之间来回切换,心说我家阿蜜肯定懒得费这脑子——小孩子学习成绩之类的事情,及格就万岁了嘛!

    20来分钟后,车子在庄园大门口停下,秦风独自下了车,然后便目送侯聚义和关朝辉直奔机场而去。手上拿着关朝辉交还给自己的期权转让书,秦风微微叹了口气。

    想起关朝辉刚才的40岁之约,他心里又是一阵嘀咕。

    这相当于卖身了吧?

    在庄园大门口坐上庭院代步车,秦风几分钟后回到落脚的别墅。

    上了楼,刚走到房间门口,就听到房间里头侯开卷正在猖狂大笑:“哇哈哈哈哈,胜利总是站在正义的一边!”

    秦风轻轻推开门进去,只见苏糖、周珏和侯开卷挤在同一台电脑前面。

    侯开卷此时正背他做着动感超人的招牌动作,显然是赢了什么游戏。

    苏糖则一只手支着脸颊,垂头丧气的,都没察觉到身后有人。

    秦风轻手轻脚走上前,瞥了眼电脑屏幕,见三个人居然在玩老掉牙的《大富翁》,不禁微微一笑。

    他搭住苏糖的肩膀,弯下腰贴着苏糖的脸,小声道:“又玩这个?”

    苏糖一惊,扭头见是秦风,原本怏怏不乐的脸上,立马焕发出了笑容。

    她转身搂住秦风的脖子,高兴道:“会开完了?”

    “嗯。”秦风道,“侯叔叔开会效率很高。”

    周珏问道:“他们人呢?”

    秦风先把苏糖抱起来,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挺直腰杆回答道:“他们先回东瓯市了,有个项目的合同要签。”

    周珏点了点头。

    侯开卷很受不了秦风刚一回来就和苏糖搂搂抱抱,大声问周珏道:“游戏还玩不玩了?”

    “不想玩了。”周珏十分耿直。

    侯开卷瞬间满心憋屈,喊道:“我都快赢了啊!你做人怎么能这样?还有没有一点契约精神啊?”

    “契约个屁。”周珏笑着站起来道,“我本来就是被你硬拉过来凑数的。”

    侯开卷却不依不饶地拉住周珏的衣角,犯起牛脾气道:“不行!不通关就不许走!”

    周珏望向秦风,满脸无奈。

    秦风笑了笑,放开怀里的苏糖,道:“我来吧,我替周珏姐打完。”

    侯开卷盯着秦风看看,这才放开周珏,但脸上还是余怒未消的样子,道:“不打完不许走啊。”

    “嗯,嗯,大富翁这么充满人生智慧的游戏,绝对不能半途而废。”秦风随口胡说八道着,就占了周珏的位置坐下来。

    苏糖也跟着坐下来,挽过秦风的胳膊,紧挨着他,指着屏幕上已经扑街的那位“糖糖公主”诉苦道:“猴子玩游戏超赖皮的,就盯着我一个人出阴招。”

    “我这是战术好不好?”侯开卷烦躁地说着,还借着秦风的话揶揄苏糖道,“像这种充满人生智慧的游戏,以你的水平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周珏站在他身后笑道:“什么人生智慧啊?你说给我听听啊?”

    侯开卷沉思两秒,然后果断转过脸,对秦风喊道:“就是啊!什么人生智慧啊!你倒是说给我听听啊!”

    苏糖被侯开卷这不要脸的德性逗得扑哧一笑。

    秦风却很淡定地点先点开周珏的道具栏看了眼,见里头有个飞弹,二话不说掏出来对准侯开卷,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地砸了下去,微笑道:“《大富翁》守则第一条,生意场是残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大爷啊!”侯开卷尖声喊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