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玩《大富翁》有感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你看,虽然每个人的出场资金都是一样的,每个人的出场道具也是一样的,但这个看似公平的规则下,还是蕴含着许多不公平的地方。比如你非要抢约翰乔这个人物,想要比我们抢先一步买到商店和保险公司的股票,但是你却没有想到,出门第一天就是星期天,股市不营业,而你更没有想到,自己的手气居然会这么差,好死不死一开始就扔了个6点,刚好被狗咬进医院。诶,开卷同学,你不要用这么凶恶的目光看我,愤怒这种情绪,对改变战局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与其跟我生闷气,不如想想待会儿要怎么才能把局面扳回来……”

    侯开卷早上被秦风一个飞弹炸懵逼后,直接输了一局。

    可这小子生性争强好胜,根本容不得秦风赢得那么潇洒,午饭过后,硬是要拉着秦风再来一把,当真是白瞎了这么阳光明媚的一个周末,一群人大老远跑来杭城,竟要把时间全都花在陪这货玩《大富翁》上,也不知是作的什么孽。只不过运气这东西确实没办法琢磨,侯开卷越是想赢就越是霉运不止。下午刚开了第一把,这熊孩子刚出门就出师不利。

    侯开卷气得都哆嗦了,秦风却还在叨逼叨个不停,继续折磨着熊孩子的神经:“人生就是这样,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言。但你如果非要站在弱者的立场上去看待这个问题,总是怨天尤人觉得外部环境限制了你的上升空间,那么你就永远也不可能翻身。真正强大的人,是不会在乎这种不公平的,因为这种不公平,恰恰就是机会。比方说有些富二代,生来就有钱,可万一他是个纯粹的煞笔呢?你想想,这是不是就为别人提供机会了?富二代,有钱,但是蠢;你,没钱,但是不蠢。你看,这个公平和不公平,其实是相对的。弱者只会看到富二代有钱有势,强者却能利用自己的智商,一点点把局面扳回来。就像我现在的情况,我虽然是第二个出场,但是我距离宝箱近啊!来,要几点有几点,开~”

    秦风用特别贱的腔调,扔出骰子,然后吃掉了近在眼前的宝箱。

    侯开卷看得眼睛都红了。

    周珏不忍侯开卷被秦风这么欺负,开口声援道:“但如果富二代又有钱又聪明呢?那你又该怎么办?”

    秦风微笑道:“没事,人生这么漫长,意外和惊喜无处不在。就像我们的开卷同学,技术好,脑子灵光,熟谙规则,还有你这个潜在的盟友。但你算不准他什么时候就被狗咬了啊!一个人穷,不要紧,关键是要有耐心,咬得住牙,吃得了苦,不放弃希望,人生中只要能抓住一次机会,就有翻盘的可能,抓住两次机会,就能完全改变命运,抓住三次机会,那你就是人上人了。”

    “你上辈子干过传销吧?”周珏吐了个槽,拿过鼠标,扔了个1点,然后撞上一个在开局阶段极牛逼的大福神,平白多奖励了两张很有用的卡片。一张红卡,一张冬眠卡。

    秦风被周珏这无敌的手气吓住了。

    侯开卷张狂大笑道:“秦风!你完了!”

    秦风却嘴硬道:“孩子,玩游戏要淡定,关键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见得能赢啊。损人不利己的思维要不得,不然日后必成煞笔。”

    侯开卷翻翻白眼。

    关彦平这时又挤过来,扔了个6点,撞上一个买地不花钱的土地公,顺便踩在某随机抽卡片的位置上,开局就被奖励了2万块钱。

    侯开卷忽然沉默了。

    他看了看秦风,看了看周珏,又看了看关彦平。

    每个人出门都利好,只有他出门被狗咬。

    “啊——!妈|逼|啊!不公平啊——!为什么只有我被狗咬!”侯开卷突然陷入崩溃,双手抱头嗷嗷直叫。

    这时边上伸过一只雪白的手,按在侯开卷头上揉了揉。

    侯开卷止住了狂躁,转头看了苏糖一眼,得寸进尺道:“阿蜜姐,我还需要一个安慰的抱抱。”

    “好的,我给你。”秦风从身后抱住了他。

    侯开卷瞬间抓狂:“滚开!你个恋童死变|态!”

    秦风放开他,淡定道:“初中生已经没有资格自称儿童了,同学,装嫩可耻啊。”

    侯开卷愤愤道:“老子是童男,你不爽啊?”

    关彦平呵呵道:“真巧,我也是童男~”

    周珏白了关彦平一眼,没好气道:“你贱不贱啊?当我是空气呢?”

    关彦平继续呵呵呵。

    秦风这边又把注意力放回到游戏上,掏出路障道具来往商店上一放,顺带买了1股的商店股份,成为了商店的董事长。接着手气爆棚地扔了个6点,很及时地进入了商店这个改变游戏平衡的地段。进入商店后,他的运气持续不减,买到了随机刷出的黑卡和复仇卡,刚好限制住了周珏刚才奖励获得的两张卡。

    周珏嘴上说无所谓,可真玩起游戏来,状态却很认真,见秦风刚好又克制了她,立马眉头一皱。

    秦风笑眯眯地在商店里血拼完一圈出来,开局才不过两个回合,就建立起了不可动摇的巨大优势。周珏一看场面不对,马上开口指挥道:“看来得三个人围剿你才行了啊……”

    侯开卷狂点头道:“弄死他!”

    但就在这关键时刻,关彦平的手机忽然响起。

    平哥接完电话,风风火火地就要跑路,对苏糖道:“老板娘,你帮我玩一下,我有急事要出去。”

    “哦。”苏糖很愉快地接过关彦平的锅。

    于是平哥一走,屋里的局面就变成了秦风和苏糖的夫妻店VS侯开卷和周珏的伪夫妻店。

    ……

    接下来的2个小时里,周珏一个人苦苦支撑着局面,可还是没办法阻止秦风的扩张。但秦风只是赢了游戏也没什么,主要是他的嘴一直就没停下来过,持续不断地碎碎念着,让周珏简直有拔插头的冲动。

    “人这一辈子,手里一定要保留两种牌。一种是自保的牌,比方像这个复仇卡和免罪卡,前者防小人,后者防老天,不求金山银山,但求风调雨顺。还有一种是反击的牌,而且使用的时候一定不能心软,打算反击了,就要往死里下手。就比方这个梦游卡和陷害卡,叠加在一起用,保证效果欲|仙|欲|死。另外如果在反击之前,能再用抢夺卡和均贫卡把对手的剩余价值榨干,这样的操作应该就可以称得上完美了。既占了别人的便宜,还剥夺了对手反扑的机会。所以说手里如果有好牌,一定不要藏着掖着,一定要抓紧机会赶紧打出去,不然套牢了就很痛苦。所谓两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一鸟在手不如有个女友……”

    秦风叨叨着,就把周珏的人物整进了牢里。

    周珏忍无可忍,沉声道:“闭嘴。”

    秦风配合地点了点头:“好的。”

    然后沉默地过了十几分钟,周珏的游戏人物先行破产。

    安静了半天的秦风又有话说了:“开卷同学,你看,虽然你们很重视对股票资产的把握,也从股市里赚了很多钱,但事实证明,资金这个东西,只能起到和对手拉开距离的作用。所以想彻底击垮生意上的敌人,最终还得落到实业上。人无横财不富,但只靠横财必死。做生意啊,还是得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等你把整条街都买下来,把市场都垄断了,股市里的那点钱算个鸡毛啊。你别以为华尔街那群人有多风光,真要来了金融危机,带头跳楼的也是他们。”

    侯开卷道:“你信不信我会买凶杀人……”

    秦风配合地点了点头:“信。”

    三分钟后,侯开卷扑街。

    秦风叹了口气,指着屏幕上变成乞丐的约翰乔,目光深邃地问道:“开卷同学,到底是胜利总是站在正义的一方,还是正义总是站在胜利的一方?心中要是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那就永远也算不上长大啊。”

    侯开卷鸟都不鸟,直接掏出手机,默默拨号,嘴里嘟囔道:“妈的,老子现在就找人弄死你……”

    周珏一把从侯开卷手里将手机掏走,按断了拨号,训斥道:“输个游戏就要死要活的,干嘛呢?”

    侯开卷委屈地瘪了瘪嘴,生着闷气不说话。

    周珏叹了口气,对秦风和苏糖道:“你们俩,先出走一走吧,今天有点玩过头了。”

    秦风很配合,拉着苏糖平静地走出了房间。刚走出没几步,身后的屋子里就传出了侯开卷的哭号声,这种被人摁着搞到死的经历,这熊孩子估计还是此生第一回。

    苏糖颇有点担心道:“会不会有什么事啊?”

    秦风很淡定地摇了摇头:“他以后会慢慢习惯的。”

    苏糖弱弱道:“你这么欺负老板的儿子,将来会不会不得好死……”

    秦风:“……”

    这时手机忽然响起,安靖来了电话。

    “秦总,节目的录制场地和时间都已经安排好了。明晚7点半,地点就在三潭印月那边。如果您觉得不需要化妆的话,晚上7点左右到场就可以。还有明天现场要问的问题,我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了,您看一下,如果有哪些问题是觉得不合适的,请尽快通知我。”

    “好的,安老师。辛苦你们了。”秦风客气回答着,和苏糖手牵手走到二楼南面的大阳台。

    极目远眺远处的西湖,青天碧水斜阳,风光一片大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