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秦马会(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周六凌晨,一股强冷空气南下,长江以北的非供暖区一夜之间冻成了冰棍。

    杭城的部分区域,十分罕见地出现了雾凇现象,一茬又一茬的冰雪浇筑在旅游区的树林里,把林子里的小松鼠们惊吓得简直怀疑鼠生。然而松鼠好歹有厚厚的皮毛护体,加上树洞的保温效果其实还算可以,所以世界观变化得不算大。真正南方的冬天产生颠覆性认识的,其实还是一群头回南下,来此地出差的北方老爷们儿。徐小宁这辈子走过不少地方,但很不凑巧地偏偏就没越过秦岭淮河这条线。因此在某种根深蒂固观念的支配下,他这回赴杭,甚至连大衣都只准备的一件,生怕自己接受过北方寒冬锤炼的强壮身躯,会适应不了南方冬天的“高温”。

    然后,感冒的结果完全可以预见。

    周五下了飞机,徐小宁就被冻成了徐小狗。

    但由于对这次“秦马对话”的直播相当重视,徐小宁周六当天,还是顶着38度的体温,忙前忙后全程无停歇,一直到场地、设备、信号、人员、广告细节全部准备就绪,彩排演练顺利完成,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宾馆,体能和精力消耗之大,甚至都忘了打电话去跟秦风邀功。然后到了凌晨2点多,他就突然体温直奔40度,最后被黄芳菲和赵春雄两个副总连夜送去了医院,折腾到清晨快6点才总算歇下来。

    徐小宁这么拼,当然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一来,现在酷浏网已经被瓯投全资收购,秦风摇身一变,成了他的老板。因此身为一个纯粹的打工仔,他就必须履行好打工仔的责任和义务。说起来,徐小宁还是多少抱了点希望,想回购一部分酷浏网的股份的。因为最近两个月瓯投搞出的动静,酷浏网将来上市的可能性,简直无限接近100%。

    二来,眼下“微博网2005全球华语娱乐盛典”项目很快就要启动——湘南卫视那头的动作很麻利,目前国内但凡有点名气的娱乐圈明星,基本上都已经通知到位,至少已经能保证活动当天现场最起码出席100位以上能让随便路人叫得出名字的大明星;而另一方面,根据内部消息,秦朝科技自己这边寻找赞助商的工作,也开展得非常顺利,从晚会主持人的衣裤鞋帽,到现场来宾的饮料供应,以及其他各种可以挂商标的玩意儿,整体上已经接洽到了80%左右的进度,刘慧普、王慧几个高管这些天正到处天南海北飞来飞去签合同,现在就等杭城、沪城或者京城随便一处地方政府的一纸批文下来,定下最终的活动场地和时间。这件事,听说瓯投派出的游说团,也已经和沪城政府接洽得差不多了。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原本就要参与“微博娱乐盛典”直播的酷浏网,相当于是在这个星期又得到了一次极为难得的练兵机会。

    因此,身为这个项目执行责任人的徐小宁,这会儿要是敢不摆出一点奋斗姿态,基本就相当于自认智商余额不足,就算秦风不开他,瓯投总部也不会放过他的。

    秦风听说徐小宁差点因公殉职,周日早上带着苏糖,特地去宾馆看望了一下。

    徐小宁果然病得不轻,在暖气十足的房间里依然裹得就跟大粽子似的。见到秦风和苏糖,他不住地唉声叹气说今晚不能去一睹秦总和苏小姐的绝世风华,心中遗憾远胜当年高考落榜。秦风笑说这马屁拍得虽然很硬,但态度日月可鉴,等明年开春瓯投再开董事会,试试看能不能把酷浏网的股份匀出来一点,分给广大打工群众。徐小宁听说回购股份有望,顿时欣喜得泪水涟涟,高呼秦风英明神武。

    秦风在徐小宁的房间里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走了。

    重感冒的病人,还是少接触为妙。

    杭城早上下了一场小雪,秦风出了酒店,就让关彦平送他去断桥看看。

    结果刚到苏堤,秦风就感觉像是进了菜市场。

    大冷的天,断桥前前后后居然挤满了人,根本找不到拍照的地方。

    秦风当场就对那座最多三四米宽的小石桥死了心。

    之后绕着西湖,秦风和苏糖又路过了一下今晚的直播场地。

    三潭印月景点旁,已经搭好了一个临时的摄影棚,棚子算是半露天的,如果晚上天气好,就可以把一面拆开,使用三潭印月来当背景,如果下雪,那就把墙合上,使用另一台机器拍点外景。棚子外面,很大一片区域已经被戒严,站了好些个警察在那儿维持秩序。不少从各地赶来的记者,正在外面拍照留念。棚子上密布着微博网、酷浏网、淘宝网和《曲江日报》的logo,这回仗义出手为直播提供卫星信号的曲江卫视,也在上面贴了个大大的台标。

    只是秦风没下车的意思,隔着老远看了眼,便直奔《曲江日报》大楼而去。

    来了两天,不去打招呼是不礼貌的。

    于是周日一下午,秦风的时间基本就花在了和《曲江日报》还有曲江卫视的老总们吹牛逼上,一直吹到日落西山,秦风和苏糖才匆匆吃了点东西,然后回庄园换了衣服。

    至于侯开卷和周珏,因为侯开卷明天还要上课的关系,早上已经提前回东瓯市了。

    ……

    秦风在密集的行程之下马不停蹄,千里之外的东瓯市,茫茫多的人也一直在翘首期盼着夜晚的来临。林手谈下午自习到了4点钟,书就看不进去了,索性回寝室刷微博,坐等7点半开播。瓯大苏糖的寝室那边就更不用说,除了洋洋、思思和慧慧,晚饭过后,甚至连系里的辅导员钟初惠都来了,要跟姑娘们一起凑凑热闹——说起来,瓯大建校这么些年,能上卫视直播的,苏糖即便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近十年来,可能也是独一份了。

    还有秦建国和王艳梅,王安和谢依涵,秦建业和叶晓琴,东门街店里的伙计们,老秦家老太太那边的乡下亲戚们,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林林总总,在各种口口相传、喜闻乐见的八卦之心的推动下,这一晚,将近小半个东瓯市市区的居民都坐到了电脑前,打开了酷浏网。

    晚上7点整,秦风和苏糖穿着东瓯市某名牌赞助的服装,准时出现在了录影棚里。

    一亮相,就把围在先到5分钟的马老板身边的一大半记者给吸引了过去。

    半数看路数就知道是娱记出身的记者,镜头盯着苏糖咔咔拍个不停。

    秦风拉着苏糖挤到马老板跟前,张口就不要脸地招呼道:“马叔叔。”

    马老板欣然接受,伸手道:“终于见面了,久仰啊。”

    “马叔叔客气了,是我久仰您才是。”秦风和马老板握了握手,记者们又是一通狂拍。

    这时安靖走上前来,看了眼时间道:“马上就开始了,大家先坐吧。”

    秦风笑着问道:“安老师,今晚您当主持人吗?”

    “什么主持人啊,就是串串场,抛砖引玉,主要还是听你们两位说。”安靖显得有点亢奋,笑着又问道,“你们那几个问题,都……准备过了吧?”

    “我不用准备。”马老板笑道,“反正都是一样的问题,等下我先听小秦说,我要是不同意他的观点,那就现场辩论。”

    秦风马上装怂道:“您要是不同意,那我就现场认错,辩论就免了。”

    马老板哈哈一笑,指了苏糖道:“带着女朋友来的,这么丢脸真的没关系吗?”

    秦风笑着回答道:“没事,我们在家里一起干的蠢事多了去了,互相掌握着对方的黑历史,不差多那么一件半件丢脸的事情。”

    苏糖给秦风使了个娇娇俏俏的小眼神。

    马老板哈哈大笑。

    安靖指挥了半天,终于把今天的记者和买票进来的观众全都哄到了座位上。

    秦风和马老板,则很淡定地坐在沙发上,聊起了家长里短。

    到了7点20分,曲江卫视开启了直播信号,等了大概3分钟,现场画面出现,京城酷浏网总部内一片欢呼沸腾。

    她盯着摄影机下的红灯,一遍又一遍地做着深呼吸。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现场的工作人员还在忙着让观众们安静下来,而就在安靖紧张到几乎要失神的时候,她的耳机里传出了导演的声音:“开始。”

    安靖心头一跳,却马上进入了状态。

    “各位观众晚上好,这里是由《曲江日报》、曲江卫视以及酷浏网联合出品的,全新谈话类节目《对话精英》的直播现场。今天是我们节目的第一期,节目组非常有幸地请到了最近几年来,最炙手可热的两位创业精英,分别是阿里巴巴集团总裁马骁云先生,还有秦朝科技的ceo秦风先生!欢迎两位!”

    现场掌声一片,镜头一转,对准了坐在主持人对面沙发上的三个人。

    安靖渐渐放松下来,接着说道:“除了这两位之外,还有我们最近非常红的一位女士,就是我们传说中的‘微博女神’秦风先生的未婚妻苏糖小姐。”

    马老板和秦风非常淡定地点点头,苏糖则多少有点紧张,笑容略显僵硬。

    安靖继续道:“众所周知啊,马先生和秦风,你们两位都是非常优秀的互联网创业者。所以我们今天准备的谈话主题,就是关于互联网创业。我们节目组的策划,在准备今天这个节目之前,内部讨论的时候有人说过这么三句话。第一句话是,能力和素质决定创业成败。第二句话是,眼光和胸怀奠定创业格局。第三句话是机遇和时势,造就创业高度。我们一致认为,这三句话说得还是比较有道理的,所以我们不如就从这三句话谈起,请两位分别来谈一谈自己对互联网创业的理解。那么……两位,谁先来?”

    马老板表情十分鸡贼地指了指秦风。

    秦风微微坐直了身子,说不紧张,但还是免不了有点小哆嗦,他清了一下嗓子,微笑道:“刚才我和马叔叔在后台的时候,他问了问我家里的情况。我告诉他说,我家本来是单亲家庭,只有我和我爸。所以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凡事让长辈出头搞定,不然说错话有可能扣零花钱。所以我一般都不喜欢先开口说话。但是后来——大家对我的事情都应该有所了解,我辍学了一段日子,卖烤串去了。摆路边摊嘛,大家都知道,一定要脸皮厚,得懂得吆喝,才能吸引到客人。所以有的时候就算人家明明不想买,路过我摊子前面的时候,我也会没事找事喊一声,帅哥,今天不吃点啊?通常一喊一个准,因为路过我摊子前的大部分都是我们学校的同学,学生这个群体,真的是最容易搞定了。”

    现场观众发出一阵轻笑。

    秦风接着道:“所以后来我就慢慢养成了一个习惯,无论在什么场合,都喜欢多说两句。”

    这时秦风耳机里传出导演抓狂的声音:“秦总,我们一共就一个半小时,您收着点儿啊,先说正题呀!”

    秦风马上就把导演的话转达出来:“导演催了,让我先别说废话。安老师,您问吧,我先来。”

    安靖被秦风这举重若轻的节奏一带,整个人也放开了,说道:“那就先说说第一句话,能力和素质决定创业成败。您先来告诉我,您觉得这句话,说的对不对?”

    “这句话吧……”秦风略微一思考,很快就回答道,“不能说错,但肯定也不是完全正确。因为决定创业成败的因素是有很多的。创业者的能力和素质,确实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但这并不意味着,只要一个人的能力和素质足够高,他就可以创业成功。我想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创业者需要的能力和素质,只要刚好够用就行了,我们创业,需要的不是很强的能力和很高的素质,而是达标的能力和达标的素质。那至于说怎么才算达标,就得看具体的创业环境,看你这个能力,是否足以支撑你在竞争中活下来。创业,先活下来是最重要的,是否能做大做强,那得先活下来再说。”

    一旁的马老板听得频频点头。

    活下来这三个字,看似简单,但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这才是最难的。

    素质和能力固然重要,但如果死在天亮之前,任你才高八斗,那也都是扯蛋。

    “那这么看来,您的素质和能力,肯定是达标的。”安靖笑着接话道。

    秦风很小心地回答道:“目前来看,是的。至于以后,肯定还得继续学习,不能掉以轻心。”

    安靖问道:“您说的以后继续学习,是指上大学吗?”

    秦风回答道:“上大学是学习的一部分。”

    安靖忽然转头,把马老板也引入了话题,道:“马总,我觉得想起来,好像你们两位的求学历程都挺特别。我听说您好像高考考了很多次才上榜,但秦总他是主动辍学之后,又通过自学,一年时间就考上了一本。在这样的对比之下,您是否有觉得,秦总的素质可能比您要高一点。还有对创业者的学习这件事,您又是怎么看的?”

    这个问题不在原计划中。

    后台的导演却兴奋地拍了一下手:“问得好!”

    马老板明显也是被安靖问懵了,一脸“说明情况”的表情,看着镜头道:“今天是直播吧?这个问题怎么事先给的那个条子里没有啊?你们是不是和小秦串通好了,合伙来玩我?”

    “没有,没有。我们的问题是一样的。”秦风从口袋里拿出自己那张纸条,递给马老板。

    马老板接过来看了眼,见秦风没说谎,笑道:“你们这风格也太奔放了,哪有直播临时改问题的,我要是答得不好,那算直播事故啊!”

    现场又是一阵笑。

    安靖笑道:“马总,出事故没关系。秦总就是酷浏网的老总,天塌了有他顶着,您尽管说。”

    马老板转头问秦风:“你顶不顶?”

    秦风道:“顶,谁让我比你长得高呢。”

    苏糖来了句:“安高度来算,应该我来顶。”

    全场爆笑。

    安靖赶紧把话题扯回来,道:“好了好了,身高的事情咱们录完了再谈。马总,您还是先回答我刚才那个话题吧?您觉得您和秦总,谁的素质和能力比较高?”

    “你这不是往我伤口上撒盐吗,我这几年好不容易赚了点钱,才刚刚从高考的阴霾中走出来好不好……”马老板扯着淡,然后慢慢回答道,“能力和素质这个东西啊,对于创业者来说,确实是很重要的。但是就像小秦刚才说的,先活下来才重要,死了,就不用谈素质了。那我们两个人的公司,阿里还有微博网,现在毫无疑问,都还活着。所以从活着的角度来看,我们的素质和能力,应该是不相上下的。至于谁的能力和素质比较高,高考考几分,那只是反应能力和素质的一个参考,最终看谁厉害,得看终生成就才对,要看若干年之后,谁的公司发展得比较好……”

    “马总,您这回答有点不准确啊。您都说到创业高度上面了,这是我刚才讲的第三句话的内容。”安靖提示道。

    马老板道:“那你具体的,到底想听我谈谈什么?”

    安靖道:“那就……先谈谈高考之后选择的专业吧。我想大学生活,应该是每个人积累专业素质和能力特长的第一站吧。您觉得您的大学专业,对您的创业帮助大不大?”

    “大,当然大!”马老板脱口而出,“我几乎就是靠大学学的英语专业,才让阿里在一开始最艰难的那段时间里活下来的!”</p&gt;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