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秦马会(中)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我95年开始做互联网创业,在这次创业之前,我的主要工作是英语教师。当时我三十岁出头,教学工作应该来说做得还算可以,还获得过杭城十大杰出青年教师这样的荣誉称号。所以今天回过头来想,如果我当年大学学的不是英语,而是管理类的或者其他文史方面的专业,我可能就不会那么早,就得到去国外看一看的机会,更不可能接触到当时的美国互联网产业,或许这辈子就是个教书先生了。但是我很幸运,我的专业,我的特长,恰好为我带来了机会。其实在95年之前,我就已经有过一次创业经历,当时是一边当老师,一边办了个翻译社,创业的核心要素,或者说那个最原始的驱动力,正是源于我的专业。而也正是因为有过这样的创业经历,我95年年初从美国回来后,就有了做互联网的念头。因为我当时觉得,互联网肯定会改变世界。现在大家也都看到了,互联网已经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了,而且以后随着产业和技术的发展,这个改变的趋势还会越来越强。”

    马老板说起自己的创业历程,稍微一带点情绪进去,就有点跑偏的意思。

    安靖赶紧打断了一下。

    马老板又笑着把话题扭了回来:“那么说回到大学专业本身对我的创业的影响,当然是非常非常大的。除了带给我扩展眼界的机会,事实上还在很多关键的节点上,起到了几乎是一锤定音的作用。我从95年开始做中国黄页,后来在行业内有了一点知名度,做出了一些成绩后,我的公司就受到了外经贸部的邀请,帮他们制作一些网页。在当时来说,有一定的可能,我们这个团队的核心成员具有扎实的外语功底这点,也是受到外经贸部青睐的一个原因。而在外经贸部工作的那段工作经历,不管是对于我个人来讲,还是对我的团队来说,都是十分弥足珍贵的。正是在那段时间里,我学会了如何用宏观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我跳出了井底,不再是井底之蛙。然后到了98年,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中国的电子商务做起来,因为我清楚地知道,中国市场,中国电商,蕴含着极大的潜力。

    我刚开始做电子商务的时候,为了寻求投资,跑了当时全国大大小小几十家投资公司,但是并没有得到重视,有些投资公司甚至觉得我是在骗人,说我是骗子。我没有办法,只能去国外找资金。很幸运的是,那时我的专业特长又派上了用处。1999年年底,我自己一个人出去,给当时资金短缺的阿里拉来了一笔救命的资金。大家现在可以试想一下,如果我不会说英语,我那时候出国至少得带一个翻译。可是在2000年之前,咱们国内具有现场直接翻译水平的那种翻译,要价通常都是非常昂贵的,按天来算,可能每天要收你两三千。所以我会说英语,我的这个专业特长,确实为创业节约了很大一笔成本。所以刚才主持人问我,大学专业对我的创业帮助大不大,我的回答是大,帮助肯定很大。我从1991年开始到1999年,三次创业,大学专业全都派上了用场。我要感谢我自己,坚持不懈的地考上了大学。”

    马老板倚马千言,现场响起一片掌声。

    安靖笑道:“马总的创业经历,我以前大概知道一点,不过今天听您自己说一遍,才感觉特别精彩。我觉得您的专业特长肯定不止英语那么简单,应该还包括给人讲课和讲故事。”

    马老板笑道:“国内大学应该没有讲故事这个专业,而且讲故事也不属于专业特长,应该是天赋才对,会的人不用学,不会的人学了也白学。就像咱们秦总,我觉得小秦这方面的天赋肯定不错,又会拉投资,又会讨女孩子开心,嘴皮子肯定利索。”

    “马叔叔这么说就片面了,我拉到投资确实是靠嘴皮子,不过讨女孩子开心那绝对是靠外表的,关键还是长得帅。”秦风恬不知耻地来了句。

    场内观众一阵轻笑。

    然后导播马上给了秦风和苏糖一个大特写,安靖紧跟便问苏糖道:“苏小姐,是这样的吗?”

    苏糖挽住秦风的手,看他的眼神那叫一个虐狗,微红着脸声道:“以前没觉得,最近好像是越来越帅了。”

    “我草,老子不看啦!”瓯医寝室内,林手谈双手抱头,边上其他一群单身狗全都在鬼哭狼嚎。

    直播现场,安靖适时地打住了这个话题,笑道:“关于两位的感情问题,咱们几天先不谈,还是留给我们娱乐版的同事来深挖吧。那么秦总,既然马总都说到您身上了,接下来咱们就聊一聊您的这个……学习情况吧。我们都知道,您今年才上大一,在大学专业这方面,积累的知识应来说,还非常有限。而且您也不像马总那样,在创业之前就拥有非常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工作经验。可以说是要经验没经验,要阅历没阅历,要学历没学历,完完全全的一穷二白。在这种条件下,您到底是靠什么白手起家的?您觉得您现在所学的大学专业,对您目前的工作有帮助吗?还是您觉得您身上有其他什么特质,才是更加重要的?”

    “安老师,您这是几个问题啊?”秦风笑道,“一下子问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不对,不对,我要打断一下。”马老板插话道,“我觉得小秦的专业知识水平,不是积累得不够,而是比积累得太超前了。我看过他写的那三篇论文,就是前阵子在网上吵得很火的那三篇,说实话,我在他现在这个年纪,别说写出来,你就是那给我看,我也不见得真能看懂上面的意思。也就是这几年,我接触的事情多了,再来看小秦写的这些东西,才觉得真是厉害,像互联网的渠道本质,这个说法真的是让我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现在国内能有人能把互联网产业理论研究到这个深度,而且还是像小秦这样的年轻人,我确实是由衷地感到佩服。而且我也一直都很好奇,小秦,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这问题问得有点敏感,尤其眼下关于“秦三篇”网络骂战的硝烟还未完全散去。

    秦风也没料到马老板会突然来这么一下子,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如果我说是自学的,肯定会有人不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的。每个人理解事物的能力和方式,是有差异的。有的人惯用直线思维,看到什么就是什么,思维方式更感官化,更具象。而我在了解一件新事物的时候,更喜欢用抽象的、概括的、理论化的思维方式,因为我小时候总觉得把一件所有人都明白的事情,说成大家都听不懂的样子,特别显得有文化、有水平。后来接触到互联网也是这样,我的第一直观反应就是望文生义,互联网,不就是互相联通的网络吗?再后来看到了马叔叔您的淘宝,这样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出于一定的好奇心理吧,我也在网上看过一些人对淘宝模式的分析,这些分析,大概就是我最初的关于互联网产业理论的养分了,再到后面,高考之前那段时间,我又花了很大的力气来学习基础的哲学理论,多方面结合起来,我就渐渐有了一套自己的理论总结经验。所以大家不要觉得我好像没上过大学,就是没好好学习过。其实读书上课,只是学习的一部分,一个人只要有心学习,生活中处处都是课堂。我的理论认识,是从日复一日的工作中认真观察出来的,是从反复的抽象思考中提炼总结出来的,也是在掌握基础理论的枯燥过程中一点点训练出来的。自己读书也好,在学校上课也好,工作也好,和行业内部的从业者交流也好,这些全都是我的学习途径。而且我今年高考考了584分,分数过了一本线,所以我的文化基础,其实远比许多人想象中的要扎实牢固得多。另外,我在这里还要特地感谢一下姜文教授。是姜教授把我领到了学术圈的边缘,我的那三篇论文,军功章有姜教授的一半。原本我是希望让姜教授署第一作者的名,但是姜教授不在乎身外之名,今天借着这个直播的机会,就再次说一声谢吧,感谢姜老师在学术上的提携,我也表个态,以后一定好好学习,绝对不给姜教授丢脸。”

    东瓯市某豪宅内,姜文坐在电脑桌前,轻抚山羊胡,笑得很愉快。

    而坐在秦风对面的安靖,却被秦风这一大通话说得连节奏都丢了。

    “秦总这个口才,和马总旗鼓相当啊,我现在真的是好怀疑今天的90分钟时间够不够用。”安靖笑着扯了个淡,硬掰把话题掰回来,问道,“那么秦总,您觉得,您现在学的大学专业,对您现在的工作帮助大吗?您觉得创业者最重要的素质和能力,是在于其专业素质吗?”

    “专业素质这方面……”秦风说了半天,思路开了,话就有点停不下来的意思,略微一思考,就马上回答道,“我先这么跟你说吧,在我们东瓯市,很多现在已经做得很大的企业,创始人的学历都并不算高。有些老板甚至只有小学或者初中文化。从这点上来讲,马叔叔刚才说专业素质帮了他很大的忙,但我觉得这可能就是风云际会,因为很明显的,在八十年代下海经商大潮的初期,创业者最需要的能力和素质并不是专业水平。你们现在随便去东瓯市找个老板采访一下,十个人当中可能有八个人会告诉你,做生意作重要的是讲诚信,或者吃苦耐劳。”

    京城,徐国庆不住点头。

    秦风这边则继续侃侃而谈:“当然了,我相信,如果一个人能在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前提下,再出来创业,他创业成功的可能性,理论上是肯定要高于文化水平较低的其他创业者的。尤其当社会发展到了今天,知识水平对创业者来说,绝对是越来越重要。这也是我为什么在辍学之后,又选择重回学校的原因之一。而对我个人而言,目前在大学里学到的那些知识,我想肯定也是有帮助的,但这种帮助,不见得是对生意本上起到多大的积极作用,而是有可能从间接上,为我带来一些机会,或者为我提供一些新的解决问题的思路,还有观察和了解这个社会的新的角度。所以不过不管上大学对我的工作没有没帮助,我觉得这件事起码是有意义的。我曾经读到过一句话,大意是人的这一生,很少能有一段完完整整的、自由自在的、长达四年的时间,可以用来积累学识、修身养性、思考人生、转变观念。我想四年之后的我,肯定要比两年之前的我更加成熟和智慧,上大学对我的意义不在于为我提供创业的本钱,它的意义是让我成为一个更加纯粹的、高尚的、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一番话说完,安靖又停顿了几秒。

    像秦风这种说了半天却仿佛都没回答的能耐,安靖也是给跪了。

    接不上话,冷场半天。

    安靖听到耳机里导演急促的提示,才又忙接着说道:“所以您的意思是,您觉得大学的专业特长对创业的影响不大,是这样的?”

    秦风想都不想就回答道:“我没有说大学的专业特长对创业的影响不大。我只是认为,现阶段下,它对我个人的影响,表现得并不那么明显。至于以后会不会产生影响,那得耐心等待。”

    “滴水不漏啊……”东瓯市行政中心4号楼内,狄晓迪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屏幕叹道,同时暗暗佩服侯聚义目光如炬,竟能从茫茫人海中挖出秦风这么一个人才来。

    安靖这边又追问道:“那您觉得对创业者来说最重要的素质和能力是什么呢?”

    秦风拿过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润了润喉,然后接着说道:“创业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创业规模,不同的创业方向,对一个创业者又有完全不同的要求。比方我自己,一开始摆路边摊卖烤串,这是创业。现在得到了投资,做微博网,做酷浏网,做这种大规模的新兴科技产业,这也是创业。同样是创业,卖烤串和做it,能放在一起说吗?完全是两个概念对不对?所以创业者需要那些素质和能力,这个话题真要细说起来,我觉得可能一天都说不完,而且也不可能说全说透。”

    “那你就举一两个例子,简单说一下你的理解好了。”马老板歇了半天,忍不住要跳出来客串主持人,笑着说道,“我还挺好奇你是怎么理解创业这件事的,不知道和我的理解是否一样。”

    秦风玩笑道:“不一样就要现场辩论吗?”

    马老板道:“必须的。”

    秦风轻轻摇头,苦笑不止,“那我就简单地说一下自己的理解吧。我认为创业者,尤其是像我这样一穷二白、白手起家的创业者,最重要的素质在于两点。第一,胆识,第二,韧性。”

    说完,看了马老板一眼。

    马老板愕然道:“说完了?不展开来分析一下吗?我发现我很喜欢听你说话啊,你有做脱口秀节目的潜质啊!你要是不说,那可就轮到我了,要是轮到我,我又要问你这些东西是哪里学来的,你接下来半个月就没好日子过了。微博网的娱乐盛典你们应该还打算搞的吧?”

    全场哄堂大笑。

    “马叔叔,你下手太狠了啊。”秦风直摇头道,“那我就再多说几句。先说胆识吧,我觉得身为一个创业者,创业的第一步,不是在于你对这个行业有多大的认识,而在于你把握机会的能力。很多新的行业,其实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总有人能看出来,这东西能挣钱,至于怎么挣,大家都不知道,所以你不进去看看,又怎么能知道呢?所以创业的第一步,就是你得有胆子进场。但这个胆子,并不意味着傻大胆,进场不等于盲动、不等于冒进。虽然完全不知道具体的操作方法是怎么样的,但是你至少得先有一个思路,有自己的市场战略,有自己的初期目标和远期目标,有了这些,接下来才是建立团队,摸索市场,寻求合作。所以这世上聪明的人很多,但创业者却是少数。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大家都知道这东西将来会赚钱,但就是不敢下手,连下手都不敢,还何谈创业?或者就是傻大胆,市场调查也不做,具体目标也没有,急匆匆地就想赚快钱、赚热钱,那这就不叫创业,这叫投机,创业是进入市场,投机是下油锅。油锅都敢跳,你不死谁死?”

    现场观众又发出轻笑声。

    “投资有风险,入场需谨慎。这句话挂在证券交易市场的墙上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但是进去买股票的那些大叔大妈们,真的都懂这句话的意思吗?不见得吧?”秦风继续道,“如果我们把创业也理解成炒股的一种,有些人创业属于投资,有些人创业其实就是赌博。胆识胆识,既要有胆子,也要有见识。五六年前,全国的投资者都知道互联网产业将会带来新的商机,入场的人也不少,但现在五六年过去了,商店这块却只有阿里一枝独秀。为什么?就是因为我阿里的创始人,不但有胆,而且有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面对机遇,既能保持冷静又敢于下手的人,才能取得成功。历史不会等待任何观望者,你站着看一会儿,创造历史的机会就永远失去了。所以我真的很佩服马叔叔,马叔叔,您是我的学习榜样。”

    马老板微笑点头,对秦风的马屁照单全收。

    现场观众却全都是一脸严肃。

    见过吹牛逼的,可是把“创业”这种事情吹到“世界潮流、浩浩荡荡”这种高度,秦风算是他们这辈子见到的头一个。

    秦风又喝了口水,接着道:“创业者除了胆识之外,我认为第二重要的就是韧性。就像我刚才说的,五六年前投资互联网的企业有很多,投资电商的也不在少数,但为什么只有淘宝留下来了了?我觉得这就是创业者的韧性。有些人有胆识,但他吃不了苦,这个苦不但包括物质上的窘迫、资金上的压力,还包括精神上的折磨。因为看不到前途啊。就像一个群人开着一艘物资有限的船,明知道大洋的彼岸就是遍地黄金的新大陆,可大洋那么大,旅途艰辛、还随时有可能翻船,你光有胆识有什么用?你必须得能熬得住,你这艘船上的人得想办法先活下来,这样到达彼岸才有用。所以很多人创业,其实就是死在了半路上,有的人是真的被风浪拍死了,这属于不可抗力,死得不怨;但另外一部分人,其实是自己放弃了。真正的创业者,应该有永不放弃的心态。今天你的船遇到了20级大风,船坏了,漏水了,船上的淡水全都没了,食物只够再吃三天,船员减员三分之二,但是!那又怎么样?你要坚信,再过24小时,你们剩下的人就能抵达新大陆。如果24小时之后,你们还是没看见新大陆,没关系,手里至少还有2天的食物,船员还有三分之一,你们要相信,或许再过半个小时,就会有一只大的舰队路过,他们的船长会向你们伸出援手。而如果半个小时后,你们等来的是海盗,他们把你们的船拆了,把你们的人杀了,还抢了你们仅存的一点食物,只留给你一片木板,但那又怎么样?哪怕只有一块木板,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船员,只要你还有一口气,你就要坚信,靠着洋流也能飘过去。而且万一中途得救了呢?创业的路就是这么残酷的,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但后天或许会很美好,很多人死在后天的太阳升起之前的黎明,真的是因为被30级大风吹垮了吗?不是的!是他们自己放弃了!被压力压垮了,被困难吓退了!”

    京城二环某小楼内,郑跃虎听到这里,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他媳妇儿还当出什么大事情了,匆匆跑上前问,担心地问道:“怎么了啊?”

    郑跃虎一脸便秘的样子,咬牙道:“妈的,老子是不是撤得太早了……”

    他媳妇儿看了眼屏幕,听里头的秦风继续说道:“创业者的胆识和韧性,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我之所以觉得这两种素质最重要,是因为我觉得胆识和韧性都是天生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而其他诸如专业素质、自律性、学习能力、认知能力,这些全都可以通过后天训练来获得,专业知识和可以积累,学习能力会随着你的基础素质和经验阅历的提高而慢慢变强,自律性可以反复纠正,某些信念甚至可以通过洗脑获得。所以这些后天可以获得的东西,并非是必须的。先天的素质才是最重要的素质。因为先天的素质就相当于是本能啊,这世界上还有什么素质比本能来得更强大、更重要呢?”

    秦风发问。

    全场寂然。

    就像一个大学老师,如果一口气把一整章的内容全都讲下来,就算是学神也得花时间稍微消化一下。

    安靖傻傻地看着秦风两秒,转头问马老板道:“马总,您同意秦总的看法吗?”

    马老板答非所问道:“我对他那句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十分感同身受。说出了我身为创业者的心声啊。”

    “所以您觉得,秦总是一个优秀的创业者吗?”安靖问道。

    马老板笑道:“要是连他都算不上优秀,我们这个世界,那是有多人才过剩?”

    秦风却贱兮兮地摆着手装谦虚道:“马叔叔,我已经不是纯粹的创业者了,我现在的主要工作是给别人打工。”

    不料马老板也跟着叹了一句,道:“我又何尝不是啊……”</p&gt;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