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秦马会(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大侠,现在什么情况?”刘慧普晚上刚下飞机回到公司,一听说直播已经开始了,马上便跑进技术部,跟光头强哥打听消息。

  强哥无视纪律地在机房里叼着烟,眯缝着眼,盯着屏幕上正吹得昏天黑地的自家老板,然后扫了眼边上另一台显示着实时后台数据的机子,抬手把烟从嘴里拿出来,满嘴喷着尼古丁毒害一整屋子的人,沉声回答道:“信号没问题,老板也没问题,节目也没问题,不过我估计等下服务器就要出问题了,这都挤进来快100万人了,我们技术部压力巨大啊……”

  刘慧普听着光头强这傲娇的语气,不由嘴角一咧,笑问:“你这是抱怨呢?还是邀功啊?”

  “都有。”光头强道,又抽了一口烟屁股,然后总算把烟头扔进了手边的水杯里,道,“我说咱们今年年底,奖金应该少不了吧?”

  “那得看秦总的老板是怎么想的了,整天这么累死累活的,我也想多拿点奖金啊。”刘慧普叹道,“不过娱乐盛典那边的支出明细还没出来,公司的今年的账面,现在都还看不清。这两天港台那边,又有些个明星在坐地起价,我听湘南卫视那边的人说,有几个事儿逼,嫌自己的出场费比内地演员低,说不想过来了,真是受不了这些个人,作品没多少,架子倒不小,成天到晚就知道耍大牌……”

  “不来就滚啊,还真以为咱们缺了他们就办不成事情了怎么着?”光头强显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一副强硬姿态道,“就咱们公司现在这势头,还用得着靠那帮戏子来撑场面?我看就咱们秦总和他媳妇儿,两个人就能顶一台晚会了。”

  “这话也不能说这么大,咱们公司也不是一锤子买卖,社会影响力还是得尽可能持续建立才行。”刘慧普拿了张椅子,坐到光头强身旁,指着显示后台数据的那台电脑道,“对了,刚才你说服务器怎么了?不是半月个前就说要换的吗?怎么还没换啊?”

  “别提了,本来是打算咱们自己买一台,干脆就不租了,省得出什么安全问题。可是前些天常有性不是被秦总给开了么,这事情就突然间没人负责了。这个星期你们这群老总,又全都忙着到处跑,我想找个人签字都找不着。新来的那个赵总,办事情又小心,不肯先把预算给我。我原本打算赶在娱乐盛典之前把这事情给办了,谁能想到啊,今天这么一个直播,服务器直接就吃不消了。你看,好多人已经在底下叫,说视频打不开了。”

  光头强把网页拉下来,指给刘慧普看。

  “这是大事情啊,连硬件设施都保证不了还像话吗?”刘慧普直摇头道,“这么着,我明天就让赵总把预算拨出来,你抓紧把事情办了。”

  ……

  刘慧普和光头强叨叨个不停的时候,杭城直播室现场,安靖已经在导演的催促下,把话题带进了“第二句话”。事实上此时后台的节目组主创人员简直庆幸得要死,幸好节目一开始,他们就让安靖把谈话的内容限定在了“三句话”的框框里,不然以秦风和马老板这种吹起来就没完没了的风格,90分钟绝对不够用。而且话说回来,这90分钟本来也就不是全都拿来给这两位大爷扯闲篇用的,今天现场来的这200位观众,可是花了真金白银买的门票,所以现场问答这种环节,再怎么着也得给预留个20分钟左右。所以这样一来,时间就更紧了。

  “眼光和胸怀奠定创业格局,两位,你们同意这个观点吗?”安靖直接省略掉了串场的空话,单刀直入道,“马总,这回不如您先回答吧。”

  “好。”马老板也是爽快人,马上侃侃而谈道,“我觉得这个观点,或者说这个说法,应该还是成立的。就像我一开始做阿里,我把我的团队拉起来,第一次开会我就说,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全世界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当时98年,我们公司的注册资金一共就只有50万,但是我凭什么敢说这么句?我不是吹牛,我想说在当时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意识到,国内的市场是很大的。电子商务平台,可以服务大型企业,也可以服务中小企业,体系成熟之后,甚至可以用来服务个体户。就像现在的淘宝,这就是服务个体户。每一个人,只要你有这个想法,淘宝就能为你提供创业机会,为你提供创业平台。现在中国的人口是13亿人多一点,这就意味着,只要我们这个社会有意愿,阿里就能成为13亿人的创业平台,每个人都可以当老板。而且我哪怕退一步说,哪怕全中国,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有这个意愿,那么阿里的直接服务对象,就至少有1.3个亿,这么庞大的市场体量,放眼人类历史,我们将是第一个,甚至有可能会是唯一一个。另外,阿里肯定也不会只满足于国内市场,我们的业务早晚会走出国门,走向美国、走向欧洲,甚至有一天走向非洲、走向南极洲、走向火星和月球。”

  马老板这牛逼吹得好激昂。

  刘慧普听得乐不可支道:“今晚这是在说相声吧?”

  光头强扫了一眼马老板身边的秦风,补充道:“嗯,对口相声。”

  直播现场掌声一片,安靖插话道:“那么马总,您认为阿里集团大概什么时候能走出国门?”

  马老板举起双手,比划了一下,很认真道:“十年之内,最慢十年。”

  安靖马上问:“那最快呢?”

  马老板马上答:“最快5年。”

  “也就是……2010年?”安靖露出有点难以置信的神情。

  马老板解释道:“你可能还没听说过,就在今年,就在刚刚过去没多久的10月份,我们阿里已经接管了中国雅虎的所有工作。各位现场的朋友,还有屏幕前的朋友,我想在这里很认真地告诉大家,我们不是要在未来和世界接触,而是我们现在已经在和全球接轨了,我们加入WTO已经有好多年了,如果有谁到现在还觉得,全球贸易、全球合作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那你明显就是已经落后于世界、落后于时代了。我觉得一个对未来有憧憬的人,或者一家对未来有期待的企业,这样的想法是绝对不能有,尤其是做商业的以及做高新技术的,甚至还有做媒体的,要这么想你们就完蛋了!”

  安靖被马老板狠狠怼了一通,却没时间尴尬,又追问道:“所以,马总您的意思就是,阿里的目标,就是要做到全球最大?”

  “对。”马老板挺直腰杆回答。

  京城这边,至少来百家IT企业的老总,看着屏幕上的马老板,或冷笑、或沉思,众生百态。

  而安靖这头问完马老板,紧接着便问秦风道:“秦总,您怎么看?”

  秦风心里很想说我躺着看,不过眼下并非扯淡的好时机,只能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同意马叔叔说的,尤其是站在他的立场上,具备国际视野,应该只是最起码的要求。而且我也相信,阿里早晚能成为一个超出我们现在想象的伟大公司。”

  安靖追问道:“那马总说的,要把阿里做成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这点您也相信吗?”

  秦风微笑反问:“为什么不信呢?”

  “可是据我所知,您的母公司,东瓯投资集团公司下属的京东商城,似乎也是电商平台吧?您在直播节目里,这么公然支持马总的企业,不怕被集团领导打屁股吗?”安靖小调皮地问道。

  秦风很镇定地回答道:“首先第一点,阿里能否成为全球第一,和京城是否能成功,以及我到底是支持京东还是支持阿里,着几件事之间,完全不存在任何实质上的关系。哪怕阿里成为全球第一了,但这完全不会妨碍京东的成长。一来,京东目前的运营战略,和阿里是不一样的。二来,现在全球有70亿人,中国有13亿人,这么多的人口,你真以为阿里能把市场份额吃得干干净净,中国电商市场真能被阿里一家垄断了?我们其他做电商的企业,有那么无能吗?还是全国人民都把我马叔叔当成了真爱?”

  观众们呵呵一阵笑。

  秦风继续道:“13亿这个数字,从纸面上看,其实是很抽象的。只有具体到一个行业,才能真正感受到这个数字的分量有多么沉重。一个企业再大,也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就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我举一个可能不是特别恰当的例子,就说说我们的国企,我们的四大行,试想如果一家银行就能满足所有人的储蓄和借贷需求,我们国家为什么要开四家银行,而且事实上远不止这四家对不对?中央的加上地方的,可能四百家都不止,几乎每个地级市都有自己的银行,底下还有规模更小的农村合作社。所以大家想想,作为一个充分享受国家政策的国有金融机构,垄断地位天然存在,并且市场永不枯竭,就是这样的企业,连它都做不到垄断13亿人的市场,其他行业的其他企业有可能吗?绝对不可能。而且我还要说,银行垄断不了市场,并不是它不想垄断,关键在于什么?关键是无能为力啊!13亿人的市场,光服务成本就得有多少?一个能服务13亿人的机构,规模如此庞大,它得需要怎样一套精密的制度才能运行得起来?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垄断中国市场的,就只有一个机构。这个机构的名字就叫作中国政府。”

  杭城西郊省委家属大院1号楼内,老省长听到这里,呵呵一笑。

  然后接着听秦风滔滔不绝:“我们东瓯市最近几年制造业发展得很好,很多服装品牌和鞋业都拿到了全国知名商标和驰名商标,全国还有很多地方和东瓯市一样,也有很多耳熟能详的品牌,再加上每年无数的从外国进来的国际名牌,光是衣裤鞋帽这些东西,我们每年制造出来的还有进口的,总量就难以计数,但是有谁见过,因为大企业光芒万丈,小企业就因此倒闭的吗?肯定没有。小企业倒闭,不是因为大企业太大,而是小企业自身出了问题,你设计的东西不受市场欢迎,你的质量不行,这才是你活不下来的原因。所以电商也一样,阿里的强大,并不是阻碍其他电商企业发展的原因,恰恰相反,因为阿里的强大,它做大了市场,所以才让其他电商企业有了更多的机会。因此我们瓯投旗下的京东,不仅不害怕阿里做大,相反的,我们期待阿里做大,阿里做的越大,市场的电商市场蛋糕就越大,我们的机会就越大。这种良性的竞争关系,将带动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而我们共同的敌人,既不是国内的同类企业,也不是国外的亚马逊和易被,而是那些破坏行业规则的人,比如卖假货的,比如网络骗子,这些人才是京东将来真正需要防范和警惕的。至于阿里,当然还有马叔叔,我们只要真诚地祝福他们就好了。”

  马老板听到这里,向秦风抱了抱拳,连声道:“多谢多谢,看到瓯投有你这样的CEO,我真是特别替瓯投感到高兴。”

  秦风十分不要脸地回答:“客气客气,不过我同意你的想法。”

  现场一阵爆笑。

  安靖的耳机里又传出导演催促的声音,她急忙道:“秦总,时间关系,咱们对阿里和马总的未来展望,就先说到这里吧。咱们抓紧一下时间,再来谈一下您是怎么看待您的公司的。您对秦朝科技的未来,有什么期待吗?”

  秦风道:“我对秦朝科技的期待很简单,现在秦朝科技主要就两块业务。一个是大家都知道的微博网,另外一个是最近刚刚收购的酷浏网。微博网这块,我们的目标是做到全国第一,成为国内最大的社交服务平台,将来在应用功能上,肯定会有所扩充,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有简单的发布消息还有偷菜的功能。”

  现场观众们配合地笑了笑,秦风接着网下说道:“另外酷浏网的话,眼下国内的视频网站,大家都是处在刚刚起步的阶段,所以我对酷浏网的期待要更小一点,因为每个公司的机会都差不多,所以我的期待就是,能把酷浏网做成全国最大的几个视频网站之一。”

  这话就比较谦虚了。

  安靖点了点头,再问:“那么您自己呢?您对自己又有什么期待?”

  “我自己啊?”秦风转头看了眼苏糖,笑道,“早点毕业结婚生孩子啊。”

  苏糖鼓了鼓嘴,轻轻给了秦风一记粉拳,表情和动作都十分可爱,看得屏幕前的群狼齐声嚎叫。

  安靖忙纠正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您对自己将在创业这方面有什么期待?”

  “创业啊……”秦风眼珠微微一转,笑道,“我在东瓯市开了一家餐馆,我希望以后能把那家餐馆做大,最大的心愿是,能把它做成一个城市的记忆,伴随几代人一直生活下去。”

  安靖问道:“您的餐馆叫什么名字?”

  秦风轻轻握住身旁苏糖的手,跟她对视一笑,柔声回答:“糖风。苏糖的糖,秦风的风。”

  狗粮漫天。

  全国各地屏幕前,单身狗汪汪汪嚎成一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