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保送资格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杭城一年四季各有各的美,但对苏糖而言,最关键是有秦风陪着她。难得浮生半日闲,小两口在杭城玩了一下午,给爸妈和果儿买了点小礼物,又去看了几个景点,中途苏糖只被人认出来一次,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貌似是独自出来旅游。发现两位“名人”后,小姑娘并没有表现得多么亢奋,只是一般程度的高兴,还透着一分中奖的愉悦。她拉着秦风和苏糖,分别拍了一张合影,用的数码相机,像素比眼下的手机摄像头高多了。然后很是自来熟地邀请苏糖和秦风关注她的微博,还特地把自己的微博帐号写在纸上,很郑重地交给了秦风。

    秦风估计这小姑娘应该又是哪家的大小姐,最次也应该是个大城市中产阶级家庭出来的孩子,随口一问,果然是从沪城来的,家里头老爸经商、老妈是公务员,基本可以断定,是秦建业和叶晓琴夫妻组合的升级版。三个人在绿化率极高的城市公园中结伴而行,关彦平开着车,在秦风屁股后面慢吞吞跟着,一直轧了大概40分钟的大马路,小姑娘和秦风聊得不错,就给秦风留了个手机号码,还让秦风有机会去她家里做客。接着等那位名叫何葳蕤的姑娘一走,没大没小管人家叫了一路“小何”的苏糖,立马就忍不住问秦风道:“这两个字读什么?”

    幸亏秦风今年上了医学院,还蹭了几堂中医学的讲座,凑巧听某位专家说起过这两个字,于是这会儿刚好能拿出来显摆,在媳妇儿面前装学问道:“葳蕤,是一味中药,别名也叫玉竹。”

    “哦……原来是中药啊,怪不得听着这么高深……”苏糖恍然点头,又随口问道,“这药是治什么病的?”

    “好像是治感冒的吧……”秦风有点摸不准,“大概是的。”

    “这你就都知道?”苏糖显得很惊喜的样子,抱着秦风的胳膊,咯咯笑着耍流|氓道,“小|弟|弟真有才华,来,姐姐亲你一口,算奖学金!嗯嘛~”

    只是她刚要把脸贴上来,秦风忽然一扭头,苏糖一下就亲在了秦风嘴上。

    反正路上也几个人,秦风顺势抱住媳妇儿,来了个深吻。

    苏糖被吻得脸颊通红,等秦风松开她,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轻声道:“干嘛呀,在外面呢……”

    秦风微笑道:“情难自禁。”

    “讨厌。”苏糖又羞又喜,这热恋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过去。

    关彦平整天看老板和老板娘有事没事的瞎腻歪,基本也习惯了。

    倒是有个跟拍的小狗仔,见到这画面赶紧按快门,今天的新闻标题瞬间都想好了——秦风左拥右抱,微博女神主动献吻疑似讨好。

    拍完这几张照片,那狗仔又退回刚才拍的几张看了看,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那是一张苏糖的侧身侧脸照,长发飘飘、长腿笔直,挽着秦风的胳膊,神情娇俏可人,午后的光晕打在脸上,美得就跟PS出来似的。

    “镇社之宝啊……”狗仔兄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又看,简直无法自拔。

    关彦平早就发现了这货,知道只是个跟拍的,也没声张——都是混口饭吃,不容易。再说以苏糖每天必发自拍的自恋之心,被人偷拍这种事她也不见得真的在乎,所以他一路上就装作没看见。关彦平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就按了下喇叭,探出脑袋冲秦风和苏糖喊道:“老板,快到吃饭的时间了,陈书记可能过会儿就要过来了。”

    秦风停下脚步,转头问苏糖道:“回去吗?”

    苏糖乖巧地点点头,“你的事要紧,回去吧。”

    ……

    秦风觉得自己已经不算井底之蛙了。

    但是等一个市|委|书|记亲自登门拜访,还是免不了有点小紧张。

    早早地回到酒店吃了晚饭,秦风洗过澡,就一边看电视,一边在心里打腹稿——虽然不知道陈荣到底要说些什么,可是把自己最近所接触过的各类业务归纳总结一下,应该还是有必要的。

    心不在焉地盯着电视看了半个来小时,等到晚上6点半,房间的门铃响了起来。

    秦风神色一正,整了下衣服,站起来去开门。

    苏糖被秦风影响到,也怯生生地跟在他身后,走了过去。

    打开门,屋外站了4个人。

    其中一位秦风认识,东瓯市副市长蒋鹏飞,国庆节那天的光学材料项目启动大会,两个人同坐主席台,秦风还现场怼过他,后来想起这件事,秦风都会不由自主地心里发虚。要知道蒋鹏飞可是分管东瓯市经济的常务副市长,自己一个生意人,跪舔都来不及了,居然还把他的风头给抢了,这差不多算得上是变相自杀了。

    至于今天的正主陈荣,秦风不认识他这个人,但却认得他的脸。

    甫一照面,秦风就忙伸手道:“陈书记,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

    陈荣在气场上要比已经调走的陈朝德和蔼许多,他微微笑着,不轻也不重地跟秦风握了握手,道:“是我们打扰你了,听说你本来是今晚的飞机对吧?让你又得在这里多耽搁一晚上。”

    “哪里话,陈书记要找我,我就是隔着千山万水也要想办法出现在您面前啊!”秦风上辈子伺候小官僚的经验丰富,马屁话张口就来,然后身子一侧,让开路来,把几个人迎进了屋。

    进了客厅,苏糖拿来几瓶矿泉水,小心翼翼地先递给陈荣。

    陈荣接过来,多看了苏糖一眼,笑得很开心道:“今天真是荣幸,没想到还见到传说中的微博女神,真是不虚此行!”

    “不是,不是。”苏糖红着脸直摆手道,“都是公司的营销策略……”

    “这营销策略好啊,一下子就引起市场关注了。”蒋鹏飞笑道,“而且还把广告代言人的费用都省了,一举两得!”

    “策划再厉害,也得有实际基础啊,关键是咱们苏糖同学,确实当得起‘女神’这个称号,现在东瓯市上上下下,大家都在说苏糖同学是东瓯市第一美女呢。”边上一个年纪大概三十四五岁的中年人,目光炙热地看着苏糖说道。

    蒋鹏飞随口介绍了一下:“这是陈书记的秘书,周正同志。”

    周正对苏糖点点头。

    苏糖却还是脸嫩,口不由心地谦虚道:“我算什么美女啊……东瓯市的美女还是很多的……”

    “诶,这话就不对了。历史上美女也很多,可为什么就只有四大美女啊?这就是时势造美女!”蒋鹏飞话还挺多,坐下来就开扯,“苏糖同学,你现在可不仅仅是秦朝科技的形象代言人了,还是我们东瓯市的形象代言人,我昨天还跟陈书记聊天,说咱们东瓯市建立这么多年,还真没出过一个像你这么全国闻名的大美人。你是历史上第一个啊!你不是东瓯第一美女,还能有谁?”

    秦风眼见着这仨老流氓打进了屋就拿自己媳妇儿当话题,赶紧拿着一个电热水壶走上来,打断道:“陈书记,我们候总给了我一包12年的白茶,我原本是打算等过年的时候,拿出来拍领导马屁的,不过今天您既然来了,那我就不等过年了,早点拍完,早点安心。”

    一边说着,把电热水壶插上,又接着道:“我怕酒店里的水壶不干净,特地让人又去超市买了个新的。不过喝茶的砂壶没来得及买,各位领导就将就一下吧。”

    “哪有那么多讲究啊,我们也是附庸高雅,平时在家什么瓷杯、不锈钢杯、塑料杯都随便用,也就是在单位里,摆个样子给人家看看,显摆一下自己的文化品味。”陈荣笑呵呵地说着大实话。

    四人个之中,那位半天没吭声的,约莫五十多岁,显得很有学者气息的老男人,这时沉声来了句:“白茶是好东西啊,一年的茶,三年的药,七年的宝,这包12年的,每天喝两口,能活九十九。”

    “潘教授这话说得好,要说有文化,我们都是装的,不过潘教授那是真有文化。”蒋鹏飞笑着奉承道。

    这时秦风忙完了杂活,走回到苏糖身边坐下,正对着陈荣一行四人,紧张感差不多已经没了,微笑问道:“潘教授是在哪里高就?”

    “秦总不认识潘教授吗?”陈荣笑道,“来来,我先给秦总郑重介绍一下,这位是曲江大学人文学院政经系的系主任,潘建伟教授。潘教授可是咱们国内政治经济学领域的大专家,省里好多领导,还听过他的课呢。”

    秦风赶紧上前握手:“潘教授,幸会、幸会。”

    “秦总不要客气,这专家和女神一样,都是大家封的,你们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潘建伟笑着说道,和秦风用力地握了握手。

    等秦风坐回去,他又接着说道:“我和姜文教授是老同事,你的那三篇文章我看过,写作的思维方式上,确实是老姜的风格,不过那几个关键点,我看还真不是老姜能想出来的。国内现在搞互联网产业理论研究的人不多,秦总,你的理论研究成果,算得上是在学术上迈出了很大的一步啊。这么年轻就能有这样的学术研究能力,有没有兴趣以后来当我的研究生?”

    “当然有啊!”秦风想都不想就先答应下来,“不过就怕水平不济,到时候万一报了名却考不上,那就比较尴尬了。潘教授,我考试能走后门吗?”

    潘建伟哈哈笑道:“走什么后门,就凭你这三篇核心期刊的论文,都够资格保送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