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国之栋梁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陈书记,咱们就事论事地讲,如果单从账目上看,东瓯影城目前的状况,确实不知道要比酷浏网好到哪里去。 .”秦风还没开吹,却先来了招以退为进。陈荣的脸色果然好了不少,紧接着就听秦风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东瓯影城现在具体的经营状况,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就是东瓯影城现在绝对是处在一个盈利的状态中。而反观我们酷浏网呢,现在不仅没有半分钱的盈利,每年还得投入大笔的资金,来维持网站的正常运营,事实上,如果没有瓯投这次的收购,酷浏网上个月就已经倒闭了,是瓯投集团,把酷浏网从破产的边缘救了回来。”

    陈荣听到这里,正要张嘴,秦风马上就道:“陈书记,我知道您一定想问,为什么我们要花这么一大笔钱,买下这样一间几乎只剩空壳的企业。这个原因呢,稍微有点复杂,但简单来讲,主要是两点。第一,是瓯投高层有it扩张业务的需求,买下酷浏网,只是单纯的顺势而为。第二点,是我个人对互联网视频产业发展前景的一个判断。我的判断是,互联网视频产业,完全可以开辟出一条全新的盈利模式。而这种盈利模式,恰恰是和传统的盈利模式背道而驰的。现在,咱们市的东瓯影城,采取的就是传统的盈利模式。但我认为,传统盈利模式在信息产业的这个新经济周期里,会很快被时代淘汰,新时期,需要新方法。我认为东瓯影城的发展潜力有限,并不是从它的产业内容这个角度来看,而是从它的市场格局和运营模式的角度来看,东瓯影城和游戏茶苑一样,现在看似盈利,但事实上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你这什么都还没分析呢,怎么就先给人家定性了。”蒋鹏飞笑了笑,笑声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心里很强烈地觉得,秦风或许只是一个刚学会夸夸其谈的小孩子。只是时势,将他带到了东瓯市建设发展的前沿舞台之上。

    秦风却是淡淡一笑,很从容地说道:“好,那我现在开始分析。”

    陈荣和潘建伟都轻轻点头,前者面无表情,后者面带微笑。

    “这样吧,在分析东瓯影城为什么难以发展这个问题之前,我先来解释一下我所提到的互联网时代的新盈利模式。为了方便理解,我来打一个比方。”秦风的思路渐渐打开,侃侃而谈道,“比方说,现在的东瓯影城,就好比一个游乐园,我看它生意不错,觉得自己开个游乐园,应该也能赚钱,所以也打算开一个。但是呢,现在的问题是,市场里愿意花钱去游乐园里玩的客人,数量是有限的,所以就算我拉来了投资,把游乐园建起来,最多也就是分流掉它一点客人而已,投资大,赚的钱却最多只有人家原来的一半,还不如直接入股来得省心。于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想出了一个极为行之有效的办法。什么办法?免费!”

    坐在秦风对面的四个人,除了潘建伟之外,其余三人全都瞪大了眼珠子,简直不敢相信秦风刚才说了什么。只有苏糖一颗丹心向明月,不管秦风说什么都觉得没问题,转头看看他,露出一个好奇的笑容。

    周正震惊完毕回过神,忍不住问道:“这也能算办法?长期免费吗?”

    “这个长期不好定义,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永久免费的。”秦风笑道。

    “永久免费的话,还有办下去的意义吗?”周正这位大秘,看来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在老板面前,还要抢着说话刷存在感。

    “别急,让秦总先把话说完。”潘建伟慢悠悠来了句。

    陈荣也开口道:“小秦同志,你继续说。”

    “好。”秦风微微一点头,继续道,“免费的事情,我等一下再解释。我先说说我的新游乐场建成之后,可能会发生些什么。第一,假设去游乐场游玩,是我所在的这座城市的一种比较普及化的休闲方式,那么毫无疑问,如果我的游乐场是免费的,那么原先在那座老游乐场里玩的游客,肯定会很快就被吸引到我这里来。从市场战术的层面上来讲,我首先就扩大了我这家游乐园的市场份额,扩大了我这家游乐场的市场影响力,这一点,大家应该能认同吧?”

    陈荣几个人点点头。

    秦风接着道:“然后是第二点,由于我这家游乐园是没有收入来源的,而游乐园设施的维护和员工的报酬支出,又是一笔很大的开销,那么同样毫无疑问,我必须得找到投资方来帮助我维持这家游乐园的日常运转。这里我再做第二个假设,我假设这个投资方已经找到了,而且拿到的第一笔钱,大概足够我活一年。所以至少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的免费经营模式,是可以稳定维持的,这一点,各位也能认同吧?”

    “瓯投这么有钱,你肯定不止活一年。”蒋鹏飞打趣道。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蒋市长的意思我懂,不管投资方给的资金有多少,但长期不盈利的话,投资方迟早还是要撤走的。所以归根到底,游乐园还是必须要盈利。那么,我们该怎么才能在永久免费的情况下,实现盈利呢?”

    说到这里,陈荣的眼里终于浮现出了一丝认真。

    秦风笑了笑,状态越发松弛:“要实现这个目标,理论上来说,其实是完全可行的。不过执行设计上,要至少分三步走。而且每一步都不能出错。第一步,我们首先要稳住已经被吸引过来的这批游客,要让他们对我们的游乐园产生归属感。那么这世上什么样的归属感才是最可靠的呢?我认为是身份上的认同。所以我的设计是,先设计一套会员制度,来我游乐园玩的这些游客,每个人自愿选择,要不要成为我的会员,如果成为会员,那么每天来签到,就能获得相应的会员积分,日积月累,有些人的会员等级就会从1级会员慢慢升级到100级会员,而等级比较高的会员,就会享受一些特权,比方说,排队的时候能省更多的时间,或者有些项目,不是会员的人,一天就只能玩一次,会员却能一天玩好几次,等级最高的那个会员,可以玩到想吐为止。”

    “所以你是想,通过收取会员费来实现盈利?”陈荣沉声问道。

    “不,还没到那个时候。这套会员制度,是完全免费的。一分钱都不要。”秦风道。

    “那它的意义在哪里呢?”陈荣又问。

    秦风微微一笑,稍微放慢了语速,仔细地解释道:“陈书记,这个会员制度的意义,至少有两点。一个是激发游客的选择和参与意识,另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让游客产生认同感。

    具体来讲,在我们这个游乐园,我们是有明显的等级划分的,但和别的地方不同的是,在我们这里,一个人想获得等级,他并不需要有什么实际的付出,只要每天来报个到就行了。而游客一旦在我们这里注册了会员身份,他就很难停下来了。人和人之间是存在天然的攀比心理的,那些注册早的人,为了守住自己的等级优势,肯定不会轻易给别人超过他的机会,所以他不得不每天都来我这里报道,哪怕他实际上并不怎么想玩。而注册晚了两天的那些游客呢,这群人如果想赶上前面那些人的等级,为了能和人家平起平坐,同样的,也必须每天过来报道。

    这些会员来我的游乐场的次数越多,去隔壁游乐场的次数就会越少。

    然后慢慢的,直到某一天,他们中的某些人,可能就再也懒得去隔壁的游乐场了。

    因为去隔壁要花钱,而到我这里来玩不用花钱。去隔壁玩完全没好处,但到我这里可以签到升级,虽然没什么实际作用,但他们就是想要这些虚的东西。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在他们每天来报道升级的这个过程中,在他们的脑海深处,已经根治下了一个牢不可破的念头。那就是,他们是我们游乐园的会员。想想看,如果一个人花了365天来我里签到,好不容易从1级升到100级,他还会轻易舍得离开吗?这100级的会员级别,可是他们日夜辛苦的劳动所得啊!”

    秦风说到这里,对面几个人全都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潘建伟笑道:“有点意思。”

    秦风跟着笑了笑,然后喝口水清清嗓子,继续道:“刚才说的第一步,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吸引和稳固市场。这一步完成了,接下来的第二步就是强化会员概念,同时增强游乐园的硬实力。

    先说强化会员概念吧。这一步的作用和意义,和第一步的意义是完全一样的。也是增强游客的参与感和认同感。但之所以要再强调,是因为具体的做法不一样。

    第二步的具体策略,是增加各种会员活动。

    比方说连续签到多少天,就可以获得一定的抽奖积分。会员使用抽奖积分,当然就能去抽奖。不过这个奖也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能抽的,一定要等到特别的日子。比方说国庆节啊,过年啊,甚至某某游乐项目引进啊,具体怎么安排,当然是游乐场说了算。

    而抽奖的奖品呢,可能也就是一些味精、厕纸、洗衣粉之类的东西,很便宜、不值钱,但是你们不要小看这点东西,因为最关键的是,这些东西是免费的。

    那么这么干的话,又会产生什么结果呢?

    我认为这个结果应该是不言而喻的。首先,已经是会员的那些人,他们肯定会继续当我们的会员;而不是我们会员的那些人呢,估计也会忍不住来注册一下。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进一步地把极个别的,仍然在隔壁游乐园里花钱游玩的那部分游客,也慢慢地吸引过来。然后这批人上了我们的船,基本也就不会想着回去了。这其中的消费心理,各位领导应该能感同身受吧?”

    陈荣微微紧皱着的眉头,这时已经舒展开来许多,微笑道:“完全可以理解。去你们这个游乐场,不仅能免费玩,还有好处可以拿,人家尝过甜头,肯定就不愿意再回去收费的那个地方了。”

    “陈书记说的很对。”秦风微笑道,然后接着往下说,“继续强化会员概念,这是第二步的一个方面。然后第二个方面,就是增强我们游乐园的硬实力。

    其实这一点,才是整个策略设计中最至关重要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产品质量才是一个企业存活下来的根本。那我接下来就不用游乐场做类比了,干脆就说回到视频这个行业吧。

    对于视频产业而言,内容就是硬实力。比方说人家网站没有的视频,但我们这里有。人家放的是清晰度不怎么高的盗版视频,而我们这里是正版授权的原声高清晰视频。别人家网站仅仅只有视频,可我们的视频网站除了视频,还有以视频为基础所延伸出的各种互动功能。

    有了这样的对比,市场才能更加相信我们的服务能力。

    再加上会员的服务体系,再加上我们永久免费的策略,各位领导,试想如果在硬实力、服务水平和客户体验三个方面我们都能全面超越竞争对手,那么市场还有什么理由不选择我们的平台呢?采取这种营销策略,是不是很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占据极大的市场份额?”

    “对,这个分析很在理。”陈荣道,“但是,你还是没有解决盈利的问题。”

    “所以最后,我们还要走出第三步。”秦风道,“第三步,最后一步,就是区分会员类别。”

    陈荣和蒋鹏飞双双全都面露不解。

    秦风解释道:“所谓的区分会员类别,事实上就是另外设立一套会员制度。简单来讲,就是把收费会员和免费会员区别开来。”

    “哦!”潘建伟眼睛微微一亮,笑道,“这是图穷匕见了?”

    周正却皱眉道:“那这不照样是收会员费?和东瓯影城有区别吗?”

    秦风却微微一笑,反问道:“但问题是,当我依靠投资方的资金走到这一步的时候,东瓯影城还活着吗?你认为他的游乐场里,还能剩下多少人?”

    周正被秦风问得勐然一怔。

    蒋鹏飞皱眉问道:“这算不算恶性竞争?”

    “当然不算!”秦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挺直了腰杆,对面前的两位父母官说道,“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承担了所有的市场风险,而且投入的资金来源完全合法,市场操作上,也不存在强买强卖,所有人从头到尾都是自愿选择。这怎么会是恶性竞争?”

    “蒋市长,这是风险对冲啊。”潘建伟点了一下。

    蒋鹏飞恍然大悟,直拍额头道:“对,对,对,是风险对冲,是风险对冲。”

    陈荣听到这么高大上的词,也忍不住接话道:“咱们东瓯市的企业,其实很多也是玩的这一手,不过资金基本是向银行贷款,而且策略设计上,也远远不如小秦的巧妙。与其说是风险对冲,倒不如说是放手一搏。小秦今天这个想法,有点教科书的味道啊。”

    听一把手这么一讲,周正立马改口,道:“都说秦总水平高,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各位领导客气。”秦风谦虚了一句,继续道,“所以咱们现在把话说回去,为什么我刚才讲东瓯影城活不久,其实就是这个道理。因为它太心急了,只想挣快钱,却不知道该怎么培养市场。它现在还在盈利,只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起步早,定位准,就只想赚一部分东瓯市市民的钱,二是和市广电局合办,有政策上的支持,所以在东瓯市范围的推广效果很好。但是我要提醒的是,纯粹的私营视频企业,很快就要发展起来了。而且到时候肯定不止一家,像东瓯影城这样的企业,到时候要面临的可不是一匹狼,而是一群狼,所以它要么现在就改变,要么就等死。”

    陈荣认真地点了点头。

    秦风又道“还有游戏茶苑,我为什么说他的策略是对的,就是因为它把先期的重点放在了培养市场上面。免费的市场策略,在互联网时代是永远正确的。因为互联网经济时代的核心连接点,不是资金、不是人才、不是技术,甚至不是政策,它的连接核心是流量,是买方市场。只有免费,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最有效地吸引市场的目光。先免费培养市场,再收费回笼资金,这才是正确的发展步骤。甚至当一家公司的用户达到较大的规模时,投资者还能找到更好的套现途径。就是公司上市。所以互联网产业,将来将在很大程度上,和金融产业紧紧捆绑在一起更确实来说,已经不是将来了,就现在,全球所有的高新技术企业,早就已经走上了这条路。而咱们国内,我想从今年开始,就会有无数企业,前赴后继地跟上国际大企业和这个时代的节奏。而我们的市场,我们的生活方式,也都会随之发生巨大的变化。

    因为新的消费方式,会形成新的消费理念,新的消费理念,又会演进为新的消费习惯,而新的消费习惯,又将催生新的消费环境,在新的消费环境下,最终将诞生新的消费文化。我预计互联网时代的新消费文化,十年之内就会形成,但我不知道这种文化,又能持续多少年。不过就像昨晚上马骁云说的,我们的企业,所追求的不是服务一片人,而是服务一代人,在空间上,我们没有上限。”

    秦风站在陈荣面前,情绪激扬地说完了肚子里的话。

    陈荣盯着他看了几秒,慢慢放下手里的茶杯,轻轻鼓起了掌。

    啪啪啪……

    “不虚此行,今天不虚此行啊。”陈荣拍着手站起身来,然后上前一步,主动握住秦风的手,另一只手拍了拍秦风的胳膊,显得格外兴奋道,“年少有为,国家栋梁之才啊!”

    “陈书记夸奖了。”秦风客套道。

    陈荣却很认真道:“绝不是客气!你今天是真给我结结实实上了一堂好课!”

    “小秦这水平,现在就可以来做我的研究生了。”潘建伟起起身道,“我今天也是获益匪浅。”

    两个大佬一起身,蒋鹏飞和周正也赶紧站起来。

    苏糖瞧这阵势,虽然不明白,可也跟着弱弱地走到秦风身边。

    一屋子的人有沙发不坐,站成一圈热闹了一阵。

    陈荣忽然道:“小秦,今天很可惜这节课没有录音,要不然改天有空,我请你去我们市委再给我们全体班子上一节课,你看行不行?”

    “不行不行,这事我可不敢,今天咱们是闲聊呢,哪敢真的去市里跟领导们指东道西的。”秦风半真半假地推却着。

    一旁的潘建伟又笑眯眯地来了句:“小秦,这课我可以替你去上。不过你得把今天说的这些,写篇文章给我。你今天说的这个互联网产业的新盈利模式,还有市场培养的三步走,都是很有指导意义的东西,我可以帮你拿去发了,保证发文章的期刊,比老姜发的还高级。”

    “姜教授这话在理,好的想法,还是得形成系统的书面理论才算完工。”陈荣马上道,“小秦,要不你看这样,你这星期就先别回东瓯市了,安安心心留在这里,把这篇文章弄出来,等我这会开完了,我陪你一起回东瓯市。”

    秦风看着陈荣热情的样子,总觉得这厮有什么阴谋。

    但市里一把手这么诚挚的要求总不能拒绝,秦风想了想,便笑着答应下来:“陈书记给我布置任务,我当然要认真完成。不过写出来的东西要是水平不行,那可不能赖我啊,我书读的少,现在就高中文化呢。”

    这玩笑话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潘建伟接着话茬道:“没事,你放心,我这个水平,怎么着也肯定比老姜高一点,保证你这文章做得漂漂亮亮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