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入党邀请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杭城连下了三天雨夹雪,到了周三早上,终于放晴。

    折磨了秦风整整48小时的潘建伟良心发作,领着秦风和苏糖,去逛了逛曲江大学的西溪校区。走在宁静又湿滑的湖边,潘建伟俨然已经提前进入了导师的状态,语重心长地嘱咐秦风,等回了东瓯市,一定要好好把高数和英语这两块要命的短板补上去,还有专业方面的书籍,他老人家会列一个书单出来,叫秦风至少要精读一遍。秦风装着孙子一一答应,心里很是感慨这两天的学习过程。潘建伟不愧是当老师的,在学术上的要求,要比姜文不知道严格到哪里去。

    陈荣让秦风写的文章,秦风其实当天就写好了,定名为《信息产业时代下的市场新抓手:风投与流量》。写完后落到潘建伟手里,便开启了五易其稿的漫长修改过程。

    潘建伟对这篇论文的重视程度很高,不仅以曲江大学的名义,从省经信局那里弄来大量的第一手统计数据,还特地找了个博士生,让人家熬通宵赶了个统计学的结果出来,大大提高了这篇论文的逼格和学术含量。原本交完差就打算置身事外的秦风,日子也不比那位被拉壮丁的博士生好过多少,陪着熬了两天,搜肠刮肚地又掏了不少私货出来,才总算把文章定稿下来。用潘建伟的话来说,除了字数不合标准外,一般人靠这篇论文,应该勉强能从曲江大学的政经系硕士毕业了。

    在曲江大学待了一个早上,到了下午4点左右,周正就找来了,告诉秦风说杭城的2006年经济建设工作大会已经开完,陈书记一行人连夜就要赶回东瓯市——

    越到年底,省里对各市的考核任务也到了冲刺阶段,所以在这个关键时期,陈荣必须坐镇东瓯市,一来督促各条线赶紧把活干完,二来也防止工作出意外。

    潘建伟没屈尊降贵到要再送秦风一程,只是临行前告诉秦风,如果以后再有什么“有趣的想法”,大可以来杭城和他谈谈,他随时欢迎。秦风呵呵笑着说当然,心底里却很怀疑自己是否会这么干。说到底,做学问这条路还是太窄了点,虽说对将来可能会有帮助,但毕竟和他目前的生活和工作情况,联系上并没有那么紧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回酒店收拾了衣物,晚上6点,关彦平开车送秦风和苏糖到了机场。

    陈荣和蒋鹏飞已经先一步从贵宾通道上了飞机,但好在机舱的头等舱没满,秦风三个人又加了点钱,临时换了机舱,总算和陈荣顺利会师。

    陈荣特地跟关彦平换了座位,坐到秦风身边。

    等飞机一起飞,他就小声跟秦风攀谈起来,主要就是想打听打听,秦风有没有办法再挖几家IT公司到东瓯市来落户。秦风想了想,认真回答道:“陈书记,我说实话,咱们东瓯市的区位优势,确实没办法和大城市比。现在东瓯市能拿得出来的政策,其他城市也拿得出来,而且说不定政策比我们更好。更别提除了政策,我们其他方面的资源就更没办法和京城、沪城这些地方比。要我说,东瓯市与其把精力放在扶持IT产业发展上,倒不如想办法继续发挥我们东瓯市已有的产业优势,从制造业上面动动脑筋。”

    陈荣被秦风说得有点迷糊,道:“怎么动脑筋?你具体说说看。”

    秦风道:“我举个例子吧,就像螺山镇接下来就要开建的光学材料研究中心,这个研究中心,表面上是一个科研机构,但是事实上呢,这是我们瓯投在为以后的发展铺路。我们预计再过不久,手机行业可能会迎来一次产品*****到时候全球的手机,都会朝触屏式的操作模式发展,所以就会需要大量的特种玻璃。就像这样……”

    秦风掏出自己的手机,给陈荣做了做演示动作。

    “直接在屏幕上划?”陈荣微微皱眉,若有所思。

    “对,就是直接在屏幕上划,键盘这部分就不要了。国内个别手机厂,可能已经做出来一批这样的手机了,只是现在还没流行开。不过估计最慢两三年内,市场上就能看到。”秦风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又继续道:“所以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不仅是高端核心技术的发展,还是市场营销模式和硬件终端的发展。所以在信息产业时代,制造业同样具有改革和转型的空间,而且这个空间事实上非常大。除了手机,可能将来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所有一切我们能想到的电器,都会朝智能化的方向发展。”

    “智能化?”陈荣似乎又听到了一个新词,“你说的这个智能化,具体是个什么意思?”

    “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信息互联吧。”秦风道,“就像我们现在的电脑一样,将来的电视机或许也可以上网,只是在功能上,更强调影视内容。”

    “那洗衣机呢?洗衣机要怎么上网?”陈荣好奇道。

    秦风笑着硬扯:“可以在洗衣机上嵌个平板电脑嘛!”

    “这算哪门子智能啊,这就是打包嘛!”陈荣笑道。

    秦风道:“陈书记,洗衣机该怎么智能化,早晚会有设计师想出来,我现在讲的,主要是这么一个方向。所以我的意思就是,以东瓯市现有的基础,其实我们不一定非要直接和IT产业死磕,我们其实完全可以坐享IT产业的成果,只要能搭上这班车,大家最终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所以做特种玻璃,做和电脑相关的配套元器件,做这些上游产品,或者做点‘智能化’的终端产品,都可以成为东瓯市传统制造业企业的新出路。但关键就是要趁早做。像我们现在掌握的消息,深镇已经有很多企业在搞山寨手机了,做电脑零件的企业也不好,人家在智能产品的代加工方面,就明显比我们起步早了啊。”

    说到这里,秦风忽地又想起来自己手里头还有1%的加蓝科技的股份,算算时间,差不多还要七八年才能套现。蛋疼得紧。

    陈荣多少有点听明白了,微微点头道:“这倒是个思路……”

    紧接着,他忽然又话锋一转,问秦风道:“对了,小秦啊,你入党了没?”

    秦风怔了怔,有点搞不清陈荣什么意思,简单地回答道:“没。”

    “哎哟,那我可得抽时间跟你们学校党委谈谈这个问题了。”陈荣道,“像你这么优秀的人才,应该趁早入党才是啊。你要是觉得在学校里入党太麻烦,不如我推荐你,把入党申请书交到我们市委组织部这边来。交了申请书,直接就是预备党员,观察时间一年就能转正。怎么样,有这方面的意向吗?”

    秦风被陈荣这转折搞得一头雾水,连忙道:“陈书记,您这么忙,这种小事怎么能麻烦您,我自己来,我自己找学校。”

    “入党可不是小事情啊。”陈荣很政治正确地说道,“不过你自己跟学校说也行……”

    坐在秦风另一侧靠窗位置上的苏糖,戴着眼罩装睡,却压根儿就没睡着,一直竖着耳朵偷听老公和领导的对话。听到秦风和陈荣说着入党的事情,她的嘴角不由微微一翘,心里骄傲得不要不要的。要知道瓯大的大一新生们为了一个“入党积极分子”的名额,一个两个争得都跟斗鸡似的了,这下自己家的秦总倒好,压根儿连个入党申请书都没想到要写,人家市委陈书记居然就亲自来请了。这事儿要是让她班里的同学知道,那他们还不得气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