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听司机说那过去的事情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陈荣“堂堂”的正厅级身份,在航空公司眼中显然只有“区区”的高度,所以很正常的完全享受不到编制以外的任何特权。从杭城到东瓯市依旧没有直达的班次,飞机在祖国腹地饶了一圈,中途转道汉东省京州市,停留40分钟后,才磨磨唧唧飞往东瓯,等最终降落在东瓯市机场,时间已经是深夜12点出头。

    东瓯市委办公室的主任,晚上7点过后,就带着陈荣的专职司机在机场大厅的贵宾通道外守候。除了他们俩,还有另外两位生怕陈书记不知道他们是在拍马屁的处级干部,也非得跟着过来凑热闹。秦风和苏糖同陈荣一起下了飞机,从VIP通道出来,恰好被这群人堵了个正着。

    托前些天“秦马会”全国直播的福,加之前天《东瓯日报》又友情助攻把“东瓯市青年企业家秦风开创全国首次网络节目直播”这件事报道了一回,现在秦风和苏糖两口子,在东瓯市的地界上可谓声名大噪。于是从机场大厅到停车场短短几百米的路上,秦风和苏糖耳边的奉承就没停下来过,搞得秦风心里头不得不感叹,这两位40岁出头的处级干部真是一心求上进的好同志,当真一点都不放过拉拢人脉资源的机会。好在秦风的假笑神功也已经练到了极致,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两位大老爷扯着,到了停车场,等关彦平把自家的豪华大奔开出来,1号处级大人又指着车屁股说秦总这日子过得真是舒心,2号处级大人却看着苏糖,意味深长地附和说是啊是啊。

    秦风就当没听懂,打着哈哈赶紧和陈荣道别,然后急忙钻进了车里。

    等车子开出几十米,小两口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苏糖道:“真受不了这些人……”

    秦风道:“这些还算好了,顶多是衣冠禽兽,有些禽兽平时可是连衣服都不穿的。”

    关彦平也跟着道:“其实咱们曲江省的官员,素质还算比较高的。我小姑跟我说过,有一年她去西部有个省份开煤矿,那些地方官才叫恶心。你一年赚1000万,他们能从你身上刨下一半来。”

    秦风好奇道:“阿姨这种红二代,也会被欺负?”

    “红二代也是分种类的。”关彦平道,“我爷爷不是死的早吗,我大伯又是在部队里任职,地方上的事情也插不上手。所以家里没个掌实权的人,很多时候根本就说不上话,人家才不管你是红还是黑。而且再说了,部队和部队之间,山头派系的风作也是相差很多的。我有个高中同学,他家里的亲戚大概十年前去南疆包了一块地,也是想去挖煤。当时和当地的政府签了合同,说好了这块地的采矿权是20年,一开始前头五年吧,那个煤矿的产量一直还挺稳定,就是一个中型煤矿的样子,一年下来净收入大概七八百万左右,后来到了第六年,那个煤矿的产量忽然上去了,那边的政府又找人重新探测了一下,探测结果显示,那地底下更深的地方,原来是个大型煤矿。你猜后来怎么着?没过两个月,南疆那边的部队就来人了,管你合同不合同的,直接把我同学的亲戚从矿区里赶了出去,最后就给了大概2000万,就把那个矿的采矿权给买下来了。我同学跟我说,他家亲戚为了包下那个矿,前期投入就差不多有5000万,这还没回本呢,好端端的合法生意就被端了,可是人家手里那是真有枪,你敢不听话?”

    秦风和苏糖听得瞠目结舌。

    苏糖好奇地追问道:“那后来呢?你那个同学的亲戚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关彦平笑道,“当然是回来了。设备机器就贱卖给了当地政府,工人就地解散,最后运气还算不错吧,算下来那5年大概还赚了100来万,没破产。”

    秦风轻声道:“那个时候就能凑出5000万的钱,有这资本,那5年就算在东瓯市摆地摊,挣的也不止这点钱吧?”

    “是啊。”关彦平也跟着唏嘘道,“所以我小姑经常就说,哪里也没家乡好,乡里乡亲的,再害人也有底线。可去了外面,不管是省外还是国外,那些人可真是吃人不吐骨头,敲骨吸髓,完全不给人留活路。就说我同学他亲戚去开煤矿,你别看这生意赚钱,其实大头永远纂在当地人手里。我们过去就是给人探路、搭台子,等到摘果子的时候,你能保住本就算运气不错了。产煤的地方,政府官员的心基本上都和煤一样黑。你说你手续齐全、一切合法,但架不住人家地方上的公检法司全都装瞎啊,你要真敢闹,人家就真敢让你死不见尸。”

    “好可怕……”苏糖弱弱道,“说得我都不敢出门了。”

    关彦平笑道:“不至于不敢出门,只要你不挡人家的财路,人家也不会无缘无故动你的。”

    苏糖仍然心有戚戚,下意识挽紧了秦风的胳膊。

    这时车子途径一个十字路口,关彦平放慢了车速,问秦风道:“老板,去螺山宾馆还是王朝酒店?”

    “王朝吧。”秦风看着不远处金碧辉煌的那座高大建筑,轻声道,“不早了,就别开那么远的路了。我们明天早上自己坐公交去学校。”

    “还是我接你们去吧。”关彦平道,“周珏说你们两个人最近太出名了,坐公交我怕出意外。”

    秦风点点头,不坚持道:“也行。”

    关彦平打了个哈欠,穿过十字路口,1分钟后,便停在了王朝酒店门前。

    酒店看大门的保安熟谙各种车型,一见跟前这辆大奔,立马上前给秦风开了车门。

    秦风和苏糖从车里出来,被冷风一吹,顿时清醒不少。

    然后跟关彦平挥挥手,小两口便转身进了酒店大门。

    苏糖住酒店住得多了,对这种高消费场所慢慢也习惯了,不再像几个月前那样,不管去哪里都浑身绷得紧紧的。

    半夜时分,酒店大堂里没多少人。

    值班的经理见秦风和苏糖进来,先是被苏糖的长相惊艳了一下,紧接着立马就认出两个人的身份,笑嘻嘻地小跑上前套近乎。

    秦风和苏糖强打精神应付着,一边开了间大床房。

    那经理专门叫了服务生,帮两个人把行李箱送上去,等秦风和苏糖一进电梯,好久没见过“明星”的前堂工作人员,马上就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

    “真漂亮啊,果然还是对面对看真人,才能看得出漂亮不漂亮。”

    “而且个子好高,起码比秦风高这么多,起码五六公分……”

    “可是我看网上好多人说她是整的。”

    “我看她的样子挺自然的呀,看不出哪里是整的。”

    “废话,你要能看得出来,那人家医院还用做什么生意?”

    “不过就算是整的,能整成这样也很不错了。我要能是整成她这个样子,就算砸锅卖铁也要去整……”

    “整容也得看底子的,芙蓉姐姐再整也整不成苏糖这个样子。”

    “诶,最近好像都没听人说起芙蓉姐姐了,我怎么感觉苏糖好像比芙蓉姐姐还红了。”

    “废话,芙蓉姐姐那根本就是……芙蓉姐姐怎么跟苏糖比啊,别人又不瞎!”

    “你们说那个什么微博娱乐盛典,会不会请芙蓉姐姐?”

    “除非秦风疯了。不过我觉得苏糖有可能会去,怎么说也是微博女神嘛!”

    “不过她应该还不算娱乐圈的人吧?”

    “什么算不算啊,有秦风这样的男朋友,想红还不简单?”

    “唉……说到底还是嫁得好啊。”

    “你首先得长得漂亮,才能嫁得好吧?”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