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可惜是个平胸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周四早上的东瓯市市区一片晴朗。太阳一出来,位于马路两旁小区房的窗外就晒满了各种冬衣和褥子,个别性子比较着急的人家,甚至连腊肉、腊鸡之类的年货都挂出来了,隐隐的,年关似乎就在眼前。关彦平把车速控制得刚刚好,此时是9点出头,刚过了早上高峰期,交警们又恰好处在开罚单状态正佳的时候,路上车少危险多,所以身为司机,关大爷眼下必须夹紧尾巴当孙子。但与此同时,平哥心里另外还有一丝怨言。

    关彦平今天起得很早,为了不耽误秦风和苏糖的上课时间,他差不多7点20左右就到了王朝酒店。只是进门后给秦风和苏糖打了好几个电话,两个人愣是全都没接。想直接去楼上敲门,但前台的工作人员又死活不相信他是秦风和苏糖的司机,坚决不告诉他房门号。关彦平没办法,只能无奈地在楼下大厅里等着,最后一等就等到8点40,等秦风和苏糖拉着行李箱下来时,苏糖的皮肤看起来那叫一个红润明亮有光泽。

    然后前台一报账,得,一晚上用了仨超薄杜蕾斯。

    就这运动量,早上能起得来就见鬼了。

    “今天早上又不用上课了吧。”关彦平故意揶揄着后排那对不考虑单身狗感受的狗男女。

    苏糖臊得抬不起头来,暗想下次出来开房,一定要自己准备工具。现在这些酒店的前台也太讨厌了,收钱办事不就好了,干嘛还要在对讲机里说一声。而且退一万步讲,在对讲机里讲也没关系,可是就不能把音量调低一点吗?现在好了,早上付钱的时候酒店大厅里站了一排的狗仔队,这下全世界都该知道她昨晚又和秦总啪了好几次。网上那些无聊的人,今天又有话好说了。

    秦风就完全没有苏糖的纠结。

    那些狗仔爱写就写,反正他和苏糖都订婚了,出来开房本就天经地义,既不违法也不会造成什么负面的社会影响,顶多就是让一群没本事又不允许别人比他们有本事的庸人眼红一把,网络那么大,他们制造的那点噪声又能掀起多大的波澜?

    “不上就不上了,反正一个星期的假都请过来了,也不缺这一两天的。”秦风很淡定地说道,“我争取过了年就让你永久放假,老让你给我当司机,我心里也焦虑得很。”

    关彦平却呵呵一笑,道:“秦总,你想多了,其实南总派我来是给你当保镖的,司机只是兼职。”

    “南总派你来?你说瞎话的时候敢把眼睛闭上吗?”秦风道。

    “这还真不敢,我现在一闭眼,搞不好直接死一车。咱俩死了倒无所谓,老板娘要是挂了,我估计她的粉丝能把我家的祖坟挖了。”关彦平贫个不停。

    苏糖对生死没什么忌讳,被关彦平这毫无笑点的话一逗,嘴角一弯,笑问道:“谁有那胆子敢去挖将军家的坟?”

    “哎哟,老板娘,你还真别高看将军这身份。”关彦平嘴碎道,“你知道有多少将军是被狂热粉丝砸的家吗?”

    这话题略凶险,秦风轻咳一声,很硬地岔开话题道:“诶,平哥,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啊?不着急吗?”

    “找个屁啊。”关彦平的思路被秦风一句话带跑,垂头丧气道,“你还真别以为我家这破背景能给我提供什么帮助,我要是想找个姑娘谈恋爱,总不能一上去就跟人家说,诶,姑娘,我爷爷是将军,我大伯再过几年早晚也是将军,我小姑家有几百亿财产,你做我女朋友吧。风哥,换了你是那个姑娘,我要这么自我介绍,你会不会觉得我脑子有病?”

    秦风听完居然有点替关彦平感到蛋疼,无语地点了点头。

    苏糖咯咯直笑道:“何止有病啊,简直就是刚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

    “所以说嘛,这些杀手锏根本没机会用啊。”关彦平满脸纠结。

    秦风笑着道:“不过你也用不着一开始就讲这些啊,完全可以等混熟了之后,再慢慢的,一步一步地让人家知道嘛。”

    “哪有什么容易啊……”关彦平满脸无奈道,“秦风,我实话跟你说,我这人吧,虽然没什么理想,但在找老婆这件事情上,绝对是宁缺毋滥的。我现在就想找个和我老板娘不相上下的,比老板娘差一个档次的,也勉强可以接受,不过差两个档次的我肯定就不能接受了。但问题是,我看得上人家,可人家看不上我啊。你瞧我现在,一个月拿5000块的工资,听着好像不少,可房租伙食烟钱网费一扣,一个月下来基本上口袋就空了,再加上我学历也没有,也不像你好歹有张小白脸,什么妞能给我和她混熟的机会啊。所以我不是不想找,我是不想凑合。前几年我还在当兵的时候,我大伯也给我介绍过几个,都是部队大院里出来的孩子,我去,那一个两个,那眼睛哪是长在头顶上,我看她们都恨不能抠出来当卫星用了。相了几次之后我就想啊,这找老婆确实是门大学问。想找个你喜欢的、又喜欢你的,刚好两个人脾气、性格各方面都合得来的,那几率简直就跟中彩票似的。太难啊……”

    秦风听完关彦平的抱怨,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话要是普通老百姓说说,那倒也就罢了。

    可关彦平这身家背景,说这些就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平哥,叔叔和阿姨他们,都没给你介绍吗?”秦风问道。

    “他们哪有这闲工夫。”关彦平笑道,“不过我不急,反正周珏也还没对象。”

    苏糖脱口而出道:“周珏不是猴子的童养媳吗?”

    “童养媳?”关彦平用“你特么逗我”的眼神,在后视镜里看了苏糖一眼。

    秦风握住傻丫头的手,小声道:“阿蜜,以后这种鬼话,随便听听就好,千万不要当真。”

    关彦平笑道:“就是说,他们这姐弟俩,和你们两个可不一样。周珏的年纪比开卷大了足足一轮,哪家的家长会把大一轮的姑娘嫁给自己儿子啊,更不用说像周珏那性格,开卷能治得住她才怪了。他们两个,那是真姐弟,这姐弟恋根本玩不起来。”

    秦风这时有点好奇地问道:“平哥,周珏和叔叔、阿姨,具体是什么关系啊?”

    “这个啊……”关彦平犹豫了一下,缓缓道,“这事情说起来有点惨。周珏她爸妈原来是给我小姑和姑父办事的,听说两口子都是很厉害的人物。后来有一年在国外谈合同,刚好遇到当地政变,稀里糊涂就死掉了。之后我姑父和小姑就把周珏从国内接出来,一直带在身边当亲女儿养……”

    苏糖心有戚戚地叹了口气。

    关彦平忽然又笑了笑,轻叹道:“说起来我和周珏其实挺像,都是有车有房、父母双亡,只可惜她是个平胸,可惜啊,可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