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螺山镇出人命了(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东瓯市的天气变幻无常,哪怕是冬天,也能时不时就给你来点阵雨。

    午后4点,天色渐渐转暗,二十余位东瓯市天字号的大佬们互相谈笑着,从市会议中心大楼里出来。张开混在这一大片大老板里头,显得毫不起眼。但身旁的个别领导,对他的态度却比2个小时前要热情了许多。陈荣昨晚刚回来,今天下午就组织市委开了个扩大会议。会议内容有两点,第一是传达这次全省经济建设会议的主要精神,这点对张开而言,其实没太大意义。

    所以关键的是本次市委扩大会议的第二个议程,关于明年的人事安排。

    市委宣传部的前任老大李金农今年已经60岁了,照理说早该去人大养老。不过由于东瓯市的一把手换得勤快,所以他们在人事方面通常是能不动就不动,免得又得罪了谁,或者捅出什么篓子,这件事一直也没人提。不过这回陈荣却不像前几位那样纯粹是来镀金的,他显然对东瓯市的经济发展规划还有点自己的想法,希望能在短暂的任期内做出点成绩。所以他今天不但提了,甚至还提得十分不委婉,要求“尽快按照组织的人事制度,科学合理地重新调整市委领导班子”。

    这样一来,李金农也算识趣,会上就表示请辞领导职务,同时推荐了接替人选,自然就是在宣传岗位上混了大半辈子,现任市委宣传部二把手的张开。

    当然了,市委领导岗位的接替也不可能说完成就完成。

    一方面李金农和张开之间需要有些时间完成工作和权力的交接,另一方面市委宣传部部长属于副厅级序列,这种级别的人事任免,还需要省委组织部发文通过。所以张开估计最快也要等到过年前后,才会被正式任免。但张开一点都不急,三十年他都等过来了,还会差这2个月吗?

    出了会议中心大楼,各位大佬们就各往各的山头去。

    张开跟着李金农,慢慢朝自家的市委3号楼走去。

    两个人说着些不痛不痒的客气话,忽然一滴雨水落在李金农头上,李金农摸了摸脑袋,呵呵一笑:“哟,这老天爷也催我少说废话,赶紧回去跟你交接工作呢。”

    张开笑道:“金农主任哪里的话,您就算退了也是我的领导。”

    “你现在这话说得好听没用,将来我求你办事你肯帮忙才是真的。”李金农哈哈笑道,迈着大步,匆匆前行。

    两个人疾走慢走,走到楼里,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湿了外衣。

    气氛有点微妙地一起走到4楼,张开的办公室在外,李金农的办公室靠里,两个人相视一笑,张开推门进了自己的屋。

    没有关门,他走到内室,拿了条毛巾擦了擦头。

    等擦干脑袋,居然破天荒地拿出了扫把,把办公室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

    接着,他又拿起电热水壶,去卫生间灌了一壶水。

    趁着等烧水的功夫,张开顺手打开了电脑,但却没往电脑桌前坐,而是十指交叉着坐在沙发前,直愣愣地盯着那呼呼直叫的热水壶,眼神一动不动。

    良久,热水烧开。

    张开下意识地站起来,然后站着傻了半天,终于想起来是要泡茶。

    他走到放茶叶的柜子前,盯着里头的好几罐茶叶看了半天,最后从柜子的最深处,拿出一包常年舍不得喝,专门用来接待上级领导的上好龙井,给自己美美地泡了一壶。

    醇厚的茶香,瞬间在办公室里弥漫开来。

    张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心头的躁动,终于被压制下去了。

    他端着茶杯,坐到电脑跟前。

    现在市里头习惯电脑办公的领导不多,他算是少数之一。

    最近市委宣传部的任务不多,因为没什么重大舆情需要处理,所以市里除了应付省里的宣传工作考核,就是盯紧下面区县的宣传任务。总之就是上头要求我们学习领会多少会议精神,我们就转达给下面,组织号召大家一起学习领会,所以依此类推,区县一级肯定会把任务分摊给乡镇一级,而乡镇一级就只能硬着头皮去组织村委会和居委会的大爷大妈们把事情办了,所以也就有了一些我们经常看到的,十分无聊但又不得不参与的社区宣传活动……

    张开用不着装模作样地先开个会议文件当掩护,他喝着茶,直接就点开了IE网页。

    然后登上了微博。

    东瓯市的市委宣传部,已经有了自己的官微,属于全市第一批。只是略微尴尬的在于,这第一批总共也就两家,除了市委宣传部,就是东瓯市公安局——就这,还是前些日子他们特地为了给秦风平反开通的。到现在为止,市公安局的那个官微,除了发了几条“依法批捕非法造谣人员”的声明,以及另外一条关于“犯罪嫌疑人方思敏留美博士学位涉嫌严重造假”的说明,就再没发过别的东西。

    所以东瓯市机关单位开通第二批官微的日子,看样子是遥遥无期了。

    因为现在市里头的各大机关单位,对微博这个工具都挺蔑视的,觉得这玩意儿就是个明星和脑残粉的互动平台,作为政府机关,使用这种东西太掉身价。

    张开见大家都不怎么乐意用,也没有要义务为秦朝招揽生意的心思,便安安静静地自己玩自己的。不过还真别说,自打用了微博,张开发觉市委宣传部好多任务指示的下达都顺畅了许多,区县以下的乡镇街道,现在干了什么工作,大多都会通过个别工作人员的私人微博发出来,底下到底办没办事,张开全都能一目了然。为此他还加了不少基层科员甚至是临时工的微博关注,把那些小科员和临时工激动得简直不要不要的。最近几天,个别乡镇乃至区县的领导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这个现象,目前正在大批大批地加他关注。而且发微博的时间和内容都掌握得极好,不是周末加班就是深夜加班,巴不得他这位市委领导能给点个赞。

    像往常那样,先翻了翻底下区县和乡镇个别同志的微博动态,见没什么要紧的,张开便点开了微博热搜。

    他一目十行地看下来,快到第一页最后一行的时候,忽然“螺山镇”三个字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接着细细定睛一瞧,张开瞬间就冷汗下来了。

    “有图有真相!螺山镇强拆造成一人死亡,该镇党委书记系微博网总裁秦风亲叔!”

    张开吓得赶紧放下杯子,匆匆点开了这条微博。

    先看了眼时间,居然是早上11点发出来的,距离现在已经有足足5个多小时。

    他嘴里骂着秦建业的亲妈,心说这煞笔居然连这么大的事情都敢瞒报,要不是老子看见,天晓得他能瞒多久。然后一边骂一边往下拉,冷不丁的,张开猛地看到了那张陆博断肢的大特写,胃里一抽,差点直接吐了。

    “艹!”向来温文尔雅的张开,忍不住骂了一声。

    然后没来得及多想,就赶紧快步跑到李金农办公室门前,砰砰砰敲了三下,喊道:“金农主任,螺山出大事情了。”

    李金农打开门,见张开一脸慌张,不由问道:“出什么事了?”

    “听说是死人了。”张开沉声道,“强拆死了人,网上照片都出来了,早上11点多发上去的。我看了一下微博的转发量,已经快要破万了。”

    李金农脸色一变,问道:“螺山镇没报上来吗?”

    “没有。”张开摇摇头。

    “这个秦建业,这个官儿他还想不想当了!”李金农沉着脸,转身就回了房间,直接给陈荣打去了电话,“陈书记,我这里有一件要命的事情想向您汇报一下,是这样,螺山镇那边搞拆迁,听说是搞出人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