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螺山镇出人命了(中)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建业这人虽然能力一般,但这并不妨碍他获得一部分人的欣赏。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身上有一股江湖气。谁对他有利,他就给谁笑脸,谁给他好处,他就投桃报李。这种包含在利益交换关系内的有情有义,并非什么高尚的品格,但在现如今这个年代,也已经十分难能可贵。所以有的时候叶晓琴偶尔也会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是秦建业辞去公职下海,而是她辞掉了自己的副科级职务。

    如果当初两人的角色调换一下,现在她家的条件肯定要更好一些。

    叶晓琴没跟秦建业说过自己的想法,不过如果早点说出来的话,秦建业或许也会同意她的这个观点。但是现在嘛,情况肯定就不一样了。

    秦建业自打当上了螺山镇的党委书记,就觉得当初他们夫妻俩的路没走错。

    甭管是借了谁的光,但能做到现在这个位置,秦建业觉得先还是因为自己有这个水平。

    自从今年国庆节以来,他每一天都过得十分愉快。

    接下来螺山镇的几个重点项目马上就要开工,只要施工过程中不出什么篓子,等工程结束后,他靠着这份躺着赚来的成绩,肯定跑不了又要再官升一级。还有等到明年,只要能搞下来一个编制,他就有九成以上的把握,能把邹雅丽弄到自己身边来。而现在唯一的烦恼就是,他不确定秦风到底会不会去跟叶晓琴告密这件事。

    秦建业这几天每每想到这点,就不由得心虚叹气。

    秦风不再是以前那个秦风了,就算想提醒他,但是该怎么措辞,该用什么语气,该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下去谈,秦建业都需要慎重考虑。

    辗转反侧了许多天,秦建业最后决定,还是等到过年的时候再找机会跟秦风通通气。

    而现在,关键还是得先把邹雅丽的编制问题落实下来。

    今天早上,秦建业简单交代完镇里的工作后,1o点钟便出了螺山镇,直奔区委组织部而去。

    虽说编制这玩意儿的名额是掌握在编办手里的,但区里的组织人事安排,总归还是逃不过组织部的一张嘴。所以该下的力气,绝对不能不下。当然了,秦建业也知道讨要一个正式编制不是那么轻松简单的事情,今天要能磨下来,那就最好。如果磨不下来,那就当跟人家组织部部长交流感情了,顺便耗能消磨一下难熬的工作时间。

    秦建业坐在车里,酝酿着等待会儿见到组织部部长吴尚可,自己该说些什么。然后看一眼窗外马路上那些慵慵懒懒的人群,嘴角微微上翘,心里满满都是身为领导干部的优越感。

    然后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建业看了眼,见是镇拆迁办副主任小周打来的,不紧不慢地按下了通话键。

    只是平时见到他毕恭毕敬点头哈腰的小周,今天却没有像平常那样先问好,而是一开口就无比慌张地说道:“秦……秦书记,死人了……”

    “死人了?”秦建业先是一怔,一秒后反应过来,顿时吓得白毛汗都出来了,惊声问道,“谁死了?!怎么回事?”

    “6……6主任被人用煤气罐砸死了,骨头都裂开了,现在满地都是血……”那头的小周看了眼现场,声音就像快要哭出来似的。

    秦建业忙追问:“除了6主任,还有别人吗?”

    小周道:“没有,就6主任被砸了了。”

    秦建业听到这里,心里居然长长地松了口气。只死了一个就好,死的不是拆迁户就更好。要知道这年头网络上传播消息的度越来越快,万一死的是拆迁户,那民愤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搞不好他头上这顶官帽直接就被摘了。不过现在嘛,既然死的是6博,情况就稍微好办些,安抚住6博家属的情绪就好,网上那些刁民,顶多也就是骂两句“死了活该”,反正无关痛痒,他们爱骂就骂。至于6博这边的赔偿,这些都可以谈。甚至争取给6博弄个烈士之类的称号,也不是没有可能。很没良心地完全把同事的死讯放在一边,秦建业思考了大半分钟回过神来,才吩咐小周道:“小周,你听好了,你现在马上去叫救护车,只要还有一丝机会,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地把6主任抢救回来。还有,肇事者现在马上给我控制住,现场给我保护好,不许任何人拍照,知道了吗?”

    “知道,知道。”小周忙不迭回答着,又问道,“要不要汇报给区里?”

    秦建业又想了想,沉声道:“你们不用报,我现在亲自去跟区里汇报。”

    挂了电话,秦建业马上就给区长金定国拨了过去。

    他运气不错,金定国这会儿没在开会。

    老头子一听说螺山镇的拆迁办主任被钉子户干掉了,也是吓得大惊失色。

    正问着秦建业到底是什么情况呢,秦建业的车子已经到了区政府门口。

    秦建业匆匆道:“金区长,我到区里了,咱们当面细说吧。”

    “好,好。”金定国显得有点紧张道。

    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情,由不得他不着急。

    片刻之后,等秦建业到了金定国办公室,区里头没出门的几个主要领导也都到了,其中就包括金明月的顶头上司,区政法委书记何元科。

    主管维稳的何元科不等秦建业把气喘匀了,劈头盖脸就问道:“你们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秦建业倒不是一问三不知,好歹这户拆迁户的情况,6博前天还跟他汇报过。于是秦建业简单地把情况说了一下,并且总结道:“那就是典型的暴力非法抗拆,我们的人在工作过程中,完全没有失职和违法的地方!我们6主任今天要真死了,那就是殉职,是为国捐躯!”

    “要是死了?”何元科瞪眼道,“那到底死没死?”

    “我再打个电话问问。”秦建业掏出了手机。

    几个领导立马凑上来,金定国忙指挥道,“开免提!”

    秦建业拨通了小周的号码,干脆把手机往桌上一放。

    那头响了十几声,小周终于接通了电话,听声音似乎是哭了,喊道:“秦书记,6主任还没死,只是休克了。瓯医的校长助理王主任来了,他说6主任现在还有生命危险,要马上送去医院抢救。”

    “同志,我是金定国!”金定国不等秦建业开口,张嘴就吼,“你跟瓯医的王主任说,一定要尽最大的力量,保住6主任的生命!”

    “啊……好!”小周听到区长大人的指示,赶忙答应,紧接着又道,“瓯医把校车开出来了,现在马上就要送6主任去医院了。”

    “你一起跟过去,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们这里汇报,就打这个电话!”何元科紧跟着又来了句。

    风风火火地结束了这通电话,金定国紧皱眉头道:“这件事一定要严肃处理啊。”

    何元科道:“先把嫌疑人控制住。”

    秦建业回答:“我已经跟小周说过了。”

    何元科不客气道:“你再给螺山镇派出所打个电话,刚才那个同志办事,我看还靠不住。”

    官大一级压死人,秦建业没法子,只能听何元科的。

    然后一个电话打完,秦建业又问金定国道:“金区长,咱们要不要先报到市里?”

    “这个啊……我先请示一下苏书记。”金定国此时已经稳了不少,只要6博还没死透,那这件事情就还没到不能收拾的地步,他拿起座机,给中心区区委书记苏友芳打了过去。

    两个人在电话里交流了半天。

    金定国挂了电话,吩咐秦建业道:“苏书记说了,这件事啊,咱们先观望一下。具体的信息呢,先这样,咱们不是刚刚弄了个应急联动的系统吗?建业,你让你们镇里,先把这件事反应到系统里面去,不用写得太详细,大概地写一下就行,字数控制在3o个字以内。”

    “3o个字?”秦建业不解道,“3o个字能把话说清楚吗?”

    “所以我说让你叫人写个大概嘛!”金定国没好气道。

    秦建业想了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来了句:“金区长,说实话我们镇里笔头好的人半个都没有,这3o个字的报告,我估计还真没人能写得出来。要不您直接说,我记下来报给他们。”

    “开什么玩笑,这点东西都写不出,你们平时报告都是怎么写的?”金定国有点生气道。

    秦建业很淡定地隐瞒了自己招了个研究生助理的实情,然后丝毫不怕丢脸地说道:“报告还不就是那样嘛,拿前面写过的报告,段落前后换一下,数据改一改……要不您明年再给我们弄个编制,我招个专业的文秘。”

    “你们还真得弄个文秘了,连这点东西都写不出,螺山镇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做啊?你回头去组织部找吴部长说一下。”金定国不愧是当区长的,这编制一句话就答应了下来,然后随手拿过桌上的本子,打开来沉思了半天,憋出一句:“今晨1o点半,我镇一职工在工作过程中,因抗拆行为受伤。肇事者已得到控制。”

    一群人围上来看了眼。

    秦建业问道:“就这样?”

    金定国反问道:“还不够详细吗?时间地点事情都说清楚了,处理反应也有了。”

    “我看可以。”何元科马上道。

    金定国冷着脸指挥秦建业道:“就这样,让你们镇里的人,赶紧把这个上来。”

    秦建业孙子似的点点头,赶紧去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

    金定国又吩咐何元科道:“老何,区里的这个应急联动,是你们线上的吧?”

    “对。”何元科道。

    金定国道:“那这样,待会儿你们那边收到螺山镇的消息,就这样回给市里。你们就说,已派工作人员前往核实情况。”

    何元科等了两秒:“然后呢?”

    “什么然后?”金定国道,“都派人过去核实了,还不够吗?”

    何元科想了想,服气道:“够。”

    正在打电话的秦建业,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金定国两句话不过5o个字,就把区里的责任摘得干干净净。你市里要是追究起来,他大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

    我们不是没有汇报吧?我们可是第一时间就汇报了!

    我们不是没有采取措施吧?我们可是第一时间就采取措施了!

    我们不是没有重视吧?我们可是第一时间就集体开会了!连螺山镇的党委书记都大老远跑来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至于这件事的结果——那就等着看6博的死活吧……

    金定国把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等何元科这边把信息反馈到市应急系统,大家总算松了口气。

    ……

    秦建业干脆就在区里吃了午饭,中午的时候,还顺便去组织部那边,用金定国的名义把编制的问题基本确定了下来。到了下午上班时间,秦建业接到小周的电话,说医院的大夫告诉他,6博的命基本是保住了,不过手术还没做完,接下来还要把他的断肢给接回去。

    秦建业把这事情跟区里的领导们一说。

    金定国想都不想,就大手一挥,道:“我们一起去医院等着!”

    区长带队,一群中心区大佬浩浩荡荡地就去了附二医。

    院长见到这阵仗,赶忙亲自出来迎接。金定国也不客气,干脆让人家安排了一个大会议室里,一群领导就在里面等着,顺便讨论一下,接下来这件事该怎么处理。说到兴奋处,金定国忽然冒出个点子,说不如干脆就借这次的事故来个专项拆迁行动,“挟官愤以令刁民”,把区里头好几处一直想拆但就是拆不掉的地方给拆了。听得秦建业佩服不已。

    到了下午4点,6博的手术终于做完。

    一大群领导赶紧又去确认死活。

    到了重症病房门口,金定国拉着人家主刀医生问了半天,确定6博一条小命算是保住了,这下终于彻底放松。

    在众人的簇拥下,金定国昂挺胸出了医院。

    然后刚坐上车,市里的市委秘书长刘可安就打电话问责来了。

    然则金区长此时已然胜券在握、八风不动,底气很足地跟刘可安汇报了情况。

    刘可安反正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听了金定国的解释,立马就原话不动转告给了陈荣。

    陈荣听完,忙叫来市政法委的工作人员,叫人把那个应急系统打开给他看看。

    最后看到上面那句“已派人前往核实”,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年头底下人的甩锅技能居然点得这么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报给市府办,不报给市委办,也不汇报给宣传部和公安系统,居然在应急系统里了这么一句话,就把市里给打了。

    “呵,人才啊……”陈荣嘀咕了一句,然后抓起座机,直接亲自给金定国打了过去。

    金定国一瞧是市委一把手的办公室打来的,赶紧坐直了身子。

    然后接通电话,那头开嗓就是一通破口大骂:“金定国!你当这事情解决了是吗?你现在去网上看看!看看微博上都传成什么样子了!这回这舆论要是压不下去,我看你这区长也别当了!”

    金定国听得一头雾水。

    还想再问,陈荣已经挂了电话。

    金定国这下慌了,急急忙忙又下了车,拉着院长问道:“你们这里的电脑能上网吗?”

    院长忙回答道:“能,当然能。每个科室的电脑都能上网。”

    秦建业拍马心切地贴上去问道:“金区长,怎么了?”

    金定国神色凝重道:“陈书记说微博上有舆情,你跟我来,我们一起上楼去看看。”

    秦建业一听到微博这两个字,顿时眼睛一亮,不假思索道:“金区长,您别急,别的我不好说,但微博上东西,咱们还真不用怕!”

    金定国疑惑地看看他。

    这时边上的附二医院长挺身而出,十分慷慨地助攻秦建业装逼道:“金区长,微博这个网站,就是秦书记他侄子办的,我们瓯医的人全都知道。”

    “哦……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金定国露出一脸喜色,拍拍秦建业的胳膊,大声道,“你这个侄子,是个了不得的人才啊!”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