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螺山镇出人命了(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把宝贝媳妇儿送回寝室,两个人在屋里没羞没臊地磨蹭了十来分钟,才磨磨唧唧地下了楼。关彦平很贱地鄙视了秦风一回,歧义满满地表示居然真的只花了十分钟,简直丢男人的脸,秦风懒得跟这贱货斗嘴,直言说你丫要是不想干了,老子明天就去买本驾照回来,反正车管所那群王八蛋只要给钱就办事。关彦平听了,装出一脸委屈说你个死鬼老板真没良心,说不要人家就不要人家,把秦风给恶心得不要不要的。回到瓯医住宿区外,秦风让关彦平赶紧滚蛋,然后自己提着行李箱,慢慢走回了瓯医的1号寝室楼。早上十来点钟,正是瓯医上下最清静的时候,学生要么是正在上课,要么是已经下课回寝室补觉了,所以住宿区的小路上人烟稀少,只有寥寥几拨在学生会当差的未来鹰犬,迈着急匆匆的步子,朝各自的集合地点跑去。其中个别几条狗腿恰巧迎面碰上秦风,然后便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用仰视的目光凝望大神归来。

    秦风回到自己的寝室,走廊里安安静静的。

    眼视光专业的这群牲口们近来应该是进入闭关状态了,甭管有课没课总是在图书馆里泡着,基本上只有睡觉时间才会回来,走廊尽头的阅览室就那么空着,资源浪费得一塌糊涂。

    秦风推门进屋。

    屋里阳台的门开着,空气不错,没有独居男性卧室里固有的“孩子的气味”。

    秦风放下行李箱,先看了看自己这半边居住区的积灰情况,指头在桌子上一抹,桌面上居然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床上的被子也跟他离开时一样,保持着没被动过的状态。

    “哎哟,还挺有良心,居然能想着帮我打扫卫生……”秦风自言自语地笑了笑,然后不紧不慢地打开行李箱,拿出里面的衣服裤子,一件一件放回橱柜里。

    悠哉悠哉地整理完毕,秦风这才把笔记本的插头插上,掀开屏幕,按下开机。

    然后趁着开机的这么丁点时间,秦风又打开装礼物的袋子,拿出一盒不便宜的山核桃,还有一盒体积更小但价格更不便宜的龙井,轻轻摆在了林手谈桌上。这次秦风带回来的礼物数量没苏糖带的那么多,一共只准备了20份,眼视光这边的室友们发一下就算,至于自己班里那群平时基本不接触的同学,想想也就算了,反正意义不大,袋子提着还重。

    不到20秒,笔记本响起了开机音乐。

    秦风算是忙里偷闲,这会儿终于能上网挥霍一下时间。

    习惯性地先登上qq,刚一打开就是不停歇的申请加好友的滴滴声。

    秦风直接把音量关到最低,任由右下角没完没了地闪啊闪,然后打开微博网,看了看最近微博盛典的准备情况。见热搜上没什么实质性的消息,又拿起手机给刘慧普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有关场地筹备的事情。刘慧普笑着回答说沪城政府已经松口,不过就是有点漫天要价,外滩某处的大广场,一晚场地费要价300万,再算上搭建舞台至少也要一天,这笔场地费的费用就高达至少600万。

    “那京城呢?”秦风又问。

    “京城就别提了,空气质量不行,室外根本办不了,室内暂时又找不到地方,央视大楼也联系过了,人家不肯借演播厅给我们。”刘惠普道。

    “湘城呢?”

    “湘城那条件怎么跟沪城比啊,这回起码来几百个明星,我看除了京城,也就沪城能衬得起这规格了。”

    秦风一听也有道理,点点头道:“那就再跟沪城那边谈谈。还有,钱的问题是一方面,安保这块,你们也一定要交代好,这笔安保费用得沪城政府出,不然我们干脆就在杭城办,反正杭城也不是没有地方,而且人家曲江卫视还巴不得我们把活动场地移过去呢。你们谈的时候尽管硬气一点,没事儿,离12月月底还有半个月,实在不行,我们就把微博盛典的时间调到大年二十九,不怕和春晚打个擂台。”

    “行!您说了算!”刘慧普很干脆道,又说,“对了,那些明星的出场费,我们已经把预算研究出来了。是这样,我们就打算分三档。第一档就是那种天皇巨星级的,现在一共确定了16个人,每人给100万,对外就称作‘邀请费’。第二档就是成名级别的,一共确定了102人,每人给10万,对外名目是‘出席费’。剩下来的不管是几线的,全都只给1万,名目是‘交通和食宿补贴费’。照这样算下来,这次活动明星的出场费总共是3000万左右……”

    两个人聊了十来分钟,秦风大概地了解了一下微博盛典的筹备情况,确定一切顺利,也就没什么进一步的要求,让刘慧普尽管放心去办就好。挂了电话,屏幕右下角乱闪的头像终于不再变化。秦风点开消息提示,强迫症满满地从上往下扫了一遍,见全都是来抱大腿的路人甲乙丙丁,才关掉了界面。

    伸了个懒腰,秦风站起来走了走,走到阳台上吹了一会儿冷风,脑子里终于冒出了自家的小生意,忽然又想打电话给周珏,问问东门街到底是什么情况。话说这小娘皮胆子忒大,自己老板都还没开口,居然就自作主张把店给关了,要换了是苏糖敢这么干,秦风顶多也就晚上换个姿势惩罚一下,不过周珏嘛——确实有点不好处理,打狗还得看主人,更不用说从某个角度来讲,周珏也勉强可以算作秦风现在的小主子。

    所以人世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复杂,秦风明明是在给侯聚义打工,但侯聚义的养女现在却从他这里领薪水,真是妈拉个蛋的,这都叫什么事儿?!

    秦风吹够了风,走回屋子里。

    随手拿过摆在桌角的记事本,想梳理一下接下来的工作日程。

    然后很下意识地按了一下f5,屏幕上的微博页面一刷,热搜上冷不丁跳出一个新帖子。

    上面触目惊心地写道——

    《赶尽杀绝!东瓯市强拆出人命,当地党委书记为秦风亲叔!》

    秦风不由得眉头一皱,赶紧放下手里的笔,点开帖子看了看内容。

    接着稍微往下一拉,便瞧见了陆博那条断骨外露的残肢。秦风瞬间被那惊悚的画面吓得一声我艹,然后再一看文字,只见上面用十分情绪化的词汇,跟说书似的把这件事的大概轮廓讲了一遍。但仔细分析起来,这篇文章却是通篇废话,基本就是冲着煽动情绪去的。至于事件的细节,比如发生原因、伤亡情况,还有地方政府的处理结果,什么都没有。

    “真的假的啊?”秦风看了下发帖时间,帖子是大概半个小前发上来的,差不多也就是他刚才从外面进来的时候。难不成是车子刚刚开进去,那个扛煤气罐的大侠就被拆迁办的人干死了?

    秦风有点疑惑,又瞄了眼这条长微博的转发数量。

    一看居然有3000多次转发了,不由摇了摇头。

    不管这次这条微博是真是假,反正东瓯市这回铁定是背锅了。

    权衡了一下形势,秦风既没有给公司打电话,也并不打算跟秦建业那边打听情况。

    反正不管知道真相与否,对他都没什么实在的好处,反倒可能多点麻烦。

    至于对微博舆论的管控,那就更没什么好操心的——话说他自己成天在微博上被人骂成狗了都没理会,现在哪还会没事找事地去关心东瓯市的城市形象。再者微博本来就是发声的平台,除非人家政府真的下红头文件要求删帖,不然这种得罪市场的事情,也就只有白痴会去做。

    微博网眼下刚起势,可千万不能被人贴上“政府走狗”的标签。要知道,这世界上除了齐思丽,可还有千千万万靠搅浑水吃饭的人。所以微博网和政府之间的合作关系,这个尺度必须把握好。

    人家不找你,你就绝对不能自己贴上去。

    这是原则底线。

    而秦风,毫无疑问的,绝对是个讲原则、有底线的人。

    ……

    很心平气和地关掉了这条长微博,秦风玩了一会儿偷菜游戏,到了午饭饭点,也没等林手谈回来,就又蹬着自行车去瓯大找媳妇儿吃饭去了。中午时间,瓯大的食堂里照旧埋伏了一群狗仔,秦风和苏糖的闺蜜们坐了一桌,洋洋很客气地向秦风道谢,说苏糖带回来的小礼物她很喜欢,思思和慧慧就放开得多,问秦风一份小礼物值多少钱。秦风估算着说平均大概150块左右吧,那龙井是1000块钱一斤,这回每包装了二两,光一盒茶叶就值200块了。

    洋洋拿出手机,用计算器按了半天,惊声道:“那你们这次不是花了将近一两万块了?”

    慧慧快人快语道:“花了这么多钱,还有人说你们小气呢!”

    秦风笑道:“那感情好,赶紧把名单给我列出来,下回再带礼物回来,可以省好多钱。”

    “下次不带了,东西根本不够发。”苏糖郁闷道,“买便宜了不是,买贵了也不是,以后再也不带礼物了。”

    “就是说!”思思大口扒饭,表情义愤填膺道,“这可都是我们阿蜜辛辛苦苦挣来的,那些人知道阿蜜每天晚上要和秦总努力到几点吗,白给还有意见,真是不要脸……”

    思思这浑然天成的污力值也是没谁了。

    苏糖听得满脸纠结,幽幽道:“思思,你早点去死好不好……”

    充满欢乐的午饭,吃了大半个钟头。

    秦风和苏糖也不接着腻歪了,吃完就回了自己寝室。林手谈和汪大冲他们中午依然没回来,秦风乐得安宁,美美地睡了个午觉,等睡醒起来,已经是下午2点多。

    秦风原本计划着下午去东门街看看,但睡醒之后,又觉得时间有点来不及了。就算马上让关彦平来接,等到了东门街,最起码也是3点多,然后回来还要40分钟,这么一计算,秦风觉得实在没什么必要。这么一念想,秦风干脆泡了杯茶,老老实实在寝室里养生一下午。

    跟个老头子似的往电脑桌前一坐,秦风扫了眼桌上的教材,暗暗叹了口气。

    其实这个时候,复习一下功课也是可以的。

    只可惜,他根本不知道这些课的上课重点到底在哪里,总不能整本书都背下来吧……

    电脑再次开机。

    秦风又点了开微博,扫了一眼,发现早上那条热搜还在上面,而且转发数量已经突破了2万,眼见着破3万就只是时间问题。

    秦风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打开百度,搜了一下几个论坛。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立马就把秦风看得毛骨悚然,标题基本都是这样的——

    《东瓯市螺山镇光天化日拆迁致死,一家五口惨遭活埋,现场指挥称打死活该!》

    《东瓯市拆迁工程草菅人命,村民举报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存在利益输送关系!》

    《冤!冤!冤!一家三口惨死工程车下,户主阻拦被挖掘机活活碾死!有图有真相!》

    《螺山镇牛逼啊!村民抗拆,拿煤气罐和拆迁队同归于尽了!壮烈!》

    《监管何在?法律何在?公正何在?政府何在?老天你到底什么时候开眼?》

    《推翻暴政!打倒星星星星星星!》

    秦风看得眼皮子都跳了,一边十分奇怪,为什么事情都闹得这么大了,东瓯市这边却安静得连个屁都没有。要知道,螺山镇可就在大学城隔壁啊!

    秦建业这维稳工作做的,也太牛逼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秦建业真有这么大的能耐,能稳住这种场面?

    还是其实事情根本就没这么严重,而是被脑残舆论放大了?

    “到底什么情况啊,到底死没死人啊,又是活埋又是挖掘机碾的……”秦风回忆着早上的画面,印象中,现场似乎只有那好汉一个人而已。不至于全家死光光吧,

    再说了,螺山镇的拆迁队哪有那胆子。

    政府部门,最怕的就是闹出人命。

    要说光天化日搞死人家一户口本,这不纯属扯蛋吗?你当玩lol呢?

    秦风忍不住好奇,又翻回到微博。他再次看了看发布时间,心里估摸着,这条长微博应该就是最初的出处。再看一眼微博马甲,名叫【风行天下】,后面的职业标注是记者,不由得就皱起了眉头。不怕媒体不说话,就怕媒体乱说话。

    为防万一,他终于还是拿起手机,给京城那边打了个电话。

    王慧接到电话,听秦风把情况一说,马上问道:“要删帖吗?”

    “没用。”秦风语气很笃定道,“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拦是拦不住的,再说咱们也没必要替政府部门出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王慧问道。

    “这样,你先去查一下这个【风行天下】到底是干嘛的。不用查的太细,粗略地核实一下身份就可以。我们就做个备忘,人家东瓯市政府要是问起来,我们也好让他们知道,这件事不是微博网的责任。关键是不能把我们也给卷进去。”秦风嘱咐道。

    挂了电话。

    秦风盯着电脑屏幕,愣了好一会儿。

    十年之后,所有人都觉得互联网这玩意儿好弄。

    仿佛只要把钱砸下去,就能随随便便、简简单单把钱赚进口袋里。

    但是,真是有这么简单吗?

    一家大型的互联网企业,每天面临的用户数量多达百万、千万,随便出一点问题,就会影响到企业的声誉。而在成千上万家这样的企业中,又有几家能做大到无视诋毁、无视舆论的规模?

    微博已经不是那个微博了,接下来势必还会有很多事物,将偏离原来的历史轨道。

    秦风并非不够自信,但他确实已经不能确定,十年之后,微博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默默地关了电脑,秦风拿出手机,给关彦平打了个电话。

    还是去市区走走吧。

    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格局,或许很快就要变得连亲妈都认不出了。

    所以趁着自己还能跳一会儿大神,必须得赶紧把底子打好。

    将来谁主沉浮无关紧要,要紧的是,不管以后谁冒了头,自己口袋里千万不能没有钱。

    至于螺山镇的破事,静观其变就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